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趁乱逃脱
    侏等人看到的这一幕,不但让他们心胆欲裂,也让他们困惑不已。

    只见这些正黄旗的人喊着“诛除叛逆”的口号,用着从末见过的犀利火器,对手无寸铁,爱看热闹的镶蓝旗士兵们进行了惨烈的屠杀。

    无数的镶蓝旗建奴兵哀嚎着哭喊着,在子弹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中倒在血泊里,稀里糊涂地就丢了狗命!

    侏虽然也很激愤,不过还是猛地一下子想起了哈布隆冬走时的叮嘱,便打定主意决定先逃回沈阳再说。

    他扫了屋子里的二十多人一眼,大吼道:“咱们出去沒有用!这伙正黄旗狗贼的火器太厉害了,不是我们能抵挡的。逃回去把这里的情形报给二贝勒最要紧!”

    “主子,我们难道就这么走了!不管哈布隆冬主子了吗?”其中一个甲兵对哈布隆冬颇为忠心,两眼巴巴地问道。

    “快走!都去牵马!跟我先回去!这是哈布隆冬主子早就安排好了的!”侏一边着急地吼道,一边招呼大家往后面的马厩冲去。

    “主子,我们的兵器衣甲还在那边屋里。”几个甲兵说道。

    毕竟他们都是在兵营里,不可能时时穿着甲衣还拿着兵器。

    “不管了!快走!再晚就走不了了!蠢货!”侏着急地骂道。

    他们在往兵营北面的后门跑去时,龙尽虏和汤效先各领着两百多浮山军的骑兵,也正从左右两边包抄过来。

    侏等二十余骑刚冲出兵营后门,便和先冲过来的汤效先部撞了个正着。

    “开枪!打他狗日的!”汤效先兴奋地吼道。

    “砰砰啪啪”的枪声零乱地响起,滑膛枪射击精度本来就差,加之骑兵们又是在颠簸的马背上开枪。虽然打出去的有好几十发,但却只打中了侧面最后的两人。

    “冲过去!砍他狗日的!”汤效先将骑兵用的火枪放进马背上的褡裢里,拔出自己的马刀,带头冲了过去。

    其它的浮山军骑兵一看有建奴的骑兵被射中倒地,这股建奴都吓得不敢回头作战,就都有了信心,跟着拔出马刀叫喊道:“冲过去!砍他狗日的!”

    此时正是午时,汉城北门大街上的行人摊位也还很多,这就迟缓了侏一伙逃跑的速度。

    很快,汤效先和十多个骑兵,就追上了被塞在尾巴上的四五个满虏兵。汤效先手起刀落,锋利的马刀划在一个满虏兵的后颈上,这个建奴的颈子上顿时喷出一股鲜血,歪着身子倒下了马去。

    其余的浮山骑兵虽然也有人失手,不过他们是从后面追击,攻击位置更好一些,所以还是砍倒了六七个建奴兵。

    另有三四个建奴兵,虽然躲过了后面追兵的攻击,可是却陷于了浮山骑兵的包围之中。

    这几个满虏兵虽然个人武力都不错,可是却没有带全趁手的兵器,在浮山军骑兵的围欧之下,也全部被劈倒在地上。

    狡猾凶残的侏一看这样下去不行,拔出顺刀大吼道:“跟着我往城门口冲,挡我者死!”

    话音未落,他就手起刀落,将一个挡在自己前面,躲闪不及的朝鲜女子劈倒在地。

    他身后的几个建奴见状后,也跟着有样学样,对着挡路的朝鲜人就是一通乱砍乱杀!

    “快跑呀!建奴杀人了!”,“快闪开,满虏来了!”见此情形,街边的许多朝鲜人开始大喊大叫了起来。

    街面的人听到大喊后,都纷纷四散逃开去。这满虏的凶残,在汉城可是能止小儿夜啼的!

    侏等逃跑的满虏见状,赶紧猛抽战马冲出城门。不过,在这个过程之中,仍然有三四个跑在最后面的满虏兵被汤效先的骑兵追上,让他们围在中间砍杀了。

    不过还算好,合计有五个满虏兵跟着侏冲了出去,总算是趁乱逃脱了。

    呼吸到城外的新鲜空气后,侏觉得自己总算捡回了一条命。他也来不及多说什么,直接就吼道:“都别回头,快点打马走!”

    侏逃出城门时,龙尽虏这一部也冲到了兵营后门。

    他走的这一边距离比汤效先远,路上摊位行人又多,急切之间也没有想到象侏这股满虏一样,将街上的行人全部砍杀了。耽搁之下,晚了一会儿才赶了过来。

    “第二队,留一百人,堵左门,不许任何一个满虏出来。其余人跟我去追击!”龙尽虏很快做出了安排。

    等他带人赶到北城门口时,见到汤效先正在收拢自己所部的骑兵。

    “龙把总,建奴马快,让他娘的跑掉了五六个!”汤效先有些不好意思的过来报告道。

    “兄弟们有没有伤亡?”龙尽虏皱着眉问道。

    他这习惯是跟着王瑞学的,仗打完后,第一个要了解的情况,就是部下的伤亡。因为既可以表达对士兵的关心,又可以最真实地从侧面了解到作战的情况。

    “除了三个小子被满狗咬了一口,没有其它的伤亡!我们是从后面追着满虏杀的!不过,这些满虏骑马的技术真他娘的好!”汤效先回答道。

    “让朝鲜人关闭这个城门!你先带着你的这一部守在这里,等候大人命令!”龙尽虏吩咐道。

    此时的王瑞,已经在亲卫队的护卫下,和方元一起进入到了建奴在汉城的兵营里。

    了解完战斗的情况后,王瑞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徐福!打得很好9有李仁军,表现也很不错!下去要多总结。以后我们的主要对手,就是这些狗建奴!”

    王瑞高兴地拍了拍徐福和李仁军的肩,示意他们下去安排。

    等两人走后,他看着张二和二狗子等人还在,便笑着道:“这次你们军情处的人,表现得也非常不错9有二狗子,你这次的表现也特别出色!对了,在这兵营里有捉到朝鲜人吗?”

    “大人,有!据说还是个朝鲜人的大官儿!”张二报告道。

    不一会儿功夫,郑梅和姜弘立这两个朝鲜的“带路党”便被押了上来。

    这两人昨天过来向哈布隆冬通报了仁川的情况,因为没有得到答复,所以今日就又再来,没想到却被留守的建奴告之:哈布隆冬带人去了仁川还没有回来。他们便只好暂时先呆在满虏的兵营里等着。

    两人等了一个多时辰也没见到哈布隆冬回来,却意外等来了徐福带队杀进来的假正黄旗,还稀里糊涂地当了俘虏。

    看到徐福所部手法狠辣地处死建奴的重伤兵,砍下死去的建奴首级。他们被吓得脸色苍白,不断在心里嘀咕:“这些狗建奴,真是野蛮胡虏!对自己人也这么狠毒!”

    不过还好,这伙新来的正黄旗建奴没有牵扯到他们,总算是把狗命保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