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血洗虏营
    阿格黑正要开口发问,只听得“砰”的一声,一个血洞在他的胸口瞬间绽开!

    跟在二狗子身旁的另外两个军情队员也同样拔出了短火枪,分别对着阿格黑身边的甲兵开了枪。另外两个满虏兵也被击中倒地,命丧当场。

    听到攻击的枪声之后,营内营外的浮山军士兵都在军官们的指挥下开始行动了起来。

    因为按照在仁川时制定的作战预案,就是由先期进营的二狗子负责打响第一枪,他的枪声就是今日发动攻击的命令。

    进入营地的士兵们,首先就抬起密密麻麻的火枪,对着近前的满虏就开枪射击。

    而营外的士兵,除了一部分人继续涌进营内接应外,也从其中分出两队,从左右向军营两边包抄而去,以期达到将这伙残留在兵营的建奴围而聚歼的目的。

    在促不及防的密集火枪射击下,没有一个满虏士兵来得及反应,等浮山军士兵面前腾起一股青烟时,站在边上围观的建奴人群中也跟着炸起一片血雾。

    血雾过后,这些建奴兵就象被扫垃圾似的,被突然而来的暴击一扫而空。

    “快!冲呀!诛杀镶蓝旗的叛逆贼子!”二狗子和身旁的两个同伴用满语大声喊了起来!

    然后,他们一边喊,一边从口袋里拿出几个手榴弹,拉开拉弦便朝着满虏的一个营房扔去。随着“轰”的几声炸响传来,这个营房内的满虏都被炸伤炸残。

    不过,这次浮山军的士兵中却没有人理会他们的叫喊。他们在各自军官的指挥下,很快又完成了装填,密密麻麻的枪杆又黑洞洞地指向两边建奴的营房。

    “快下马卧倒!”在后面的张二着急地叫喊了起来!

    妈的,别把自己人给打杀了!

    他这一喊,还真起了作用。前面的浮山军官都迟疑了一下,二狗子等三人赶忙迅速翻身下了马,扑倒在了地上。

    “打”随着几声嘶吼般的命令传来,无数的枪弹越过他们的头顶,向着满虏的营房射去,将前面的每间房屋都打得如同马蜂窝一样的凌乱。

    又一批建奴在措不及防之下,稀里糊涂地又把狗命丢了。

    不过,还是有一部分满虏士兵反应了过来,有的人手持刀斧长枪冲了出来,有的人则开始对着浮山军拉弓放箭。

    冲出来的满虏还没到近前,便被再次装填好的火枪兵排队枪毙了。很多镶蓝旗的满虏临死都没弄明白,怎么这正黄旗的人就跑到朝鲜来打咱们镶蓝旗的人了?而且他们还使用明军常用的火枪!

    要说来的人是明军,那打死他们,他们也是不会相信的。明军的火枪如果有这么大的威力,能打这么快,那早就不会被我大金的勇士一直压着打了。

    但这些建奴兵的反攻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特别是那些放箭的弓箭手,虽然都是条件反射般的乱拿起箭支便射,不过多年打猎的经验还是带给了他们极好的手感。

    浮山军前排的士兵中便有七八人被弓箭射中,虽然大多数人是被射在衣甲上,连轻伤都算不上。但还是有一个运气不好的倒霉蛋,被一支重箭射中了咽喉,口中发着“咯咯”的声音命丧当场。

    “妈的,居然还有该死的建奴反抗!王根生,给老子手榴弹招呼!”见此情景后,升为百总的李仁军在队伍中大声地吼叫道。

    “好嘞!百总,你就看俺的吧!”王根生顺手从右边褡裢里抄起一个手榴弹来,拉开弦后嗖的一下扔了出去。

    这枚手榴弹仿佛就象被他施了魔法一般,长了眼睛一样的从建奴营房的一个破洞中钻了进去。只听得“轰”的一声响,直接将里面偷袭的几个建奴兵炸得浑身是血,再也没有了动静。

    “好样的!前排的,赶紧给老子装弹。王根生,就他娘的这样打9有左边那个屋!”李仁军见手下的这个掷弹神手发挥了作用,兴奋得大喊大叫了起来。

    “嗖”,“嗖”王根生又是几个手榴弹扔了出去,每颗手榴弹都弹无虚发,将几个屋子里的建奴兵悉数炸死炸残。

    “好!继续给老子扔!今晚的红烧肉,老子让给你了!”李仁军一高兴,又来了一个美食引诱。

    “百总,你可要说话算数!”王根生一边迅速灵巧地扔着手榴弹,一边问着李仁军要承诺。

    “妈的,老子啥时候说话不算数了?快给老子好好打!你这个吃货!”李仁军又好气又好笑地骂道。

    这王根生以前是在辽东给满虏放羊的,从六岁起,就扔着石头圈羊了。十多年下来后,这石头可是扔得又快又准。四五丈内,说打你鼻子,就不会打到你眼睛。

    浮山军因为是以有心算无心,又仗着新式火枪和手榴弹的犀利威力,在周密的组织下,很快攻占了建奴在汉城的驻军兵营。

    不过等到徐福李仁军等人带队冲到兵营最里边时,却发觉有一个后门大打开,看来还是有不少的满虏从这里逃了出去。

    “妈的!狗日的满虏鬼子,他娘的!你们以为逃得脱?龙狗子那杀才正等着你们呢!哎,他娘的,都什么事儿!这小子又得在老子面前得意半个月!”徐福恨恨地骂道。

    其实,龙尽虏的骑兵连除了在仁川进城时冲锋了一下,后面的诱敌入城伏击的大戏,就压根儿没轮上他们。

    因此他们一直憋着一股气,要和这满虏鬼子痛痛快快做上一场才算罢休出气。

    得到包抄夹击的命令之后,龙尽虏便将自已带到汉城来的四百多名骑兵分成了两队,分别由自己和汤效先带领,向建奴兵营左右两边包抄而去。

    其实这股驻防汉城的满虏军队,也有面对各种变故的预案,他们很多人不但是打老了仗的军官,还是经常打猎围捕的好猎人,自然懂得要留有后手的道理。

    比如这哈布隆冬,在去仁川前,便将自己的另一个心腹巴牙喇侏叫到了面前。告诉他,如果自己三天之内没有从仁川回来,或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就让他带二十个甲兵逃回沈阳去,将这里发生的一切报告给二贝勒阿敏。

    所以,哈布隆冬带领大队人马走后,侏就一直约束着二十个甲兵在营房里待命。听到外面叫喊着正黄旗来了后,他和五六个甲兵也趴在窗户后面看起了热闹。

    随着密密麻麻的正黄旗士兵进营,他们很快就看到了让他们惊恐万分的一幕:这些荷枪实弹的正黄旗士兵,突然向营内的镶蓝旗甲兵发动了致命攻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