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各方应对
    “大人,咱们这联合作战队中可有会讲满语的?”方元问道。

    “有的,先生!军情处就有的。我们有专门挑选从辽东过来会讲满语的士兵。”张二说明道。

    “如此甚好!”方元轻噎扇说道:“某有一计,当能斩这股建奴一翼!”

    “先生快快请讲!”一众军官催促道。

    方元看王瑞点头示意,便站起来将心中设想大致和众人说了。

    “先生好计!孔明伯温也不过如此!”王瑞听完后,兴奋地一拍面前的书案。众人闻言后,也是跟着一片叫好。

    “大家一起,把整个计划想周全了,下去后做好细致的安排。我还是那句话,大家都知道的。细节决定成败!先虑败者方能不败!”王瑞当即作出了决定。

    然后,他开始带着大家七嘴八舌地完善着次日的作战计划。一帮不搞阴谋诡计不舒服斯基,很快便完善了每一个作战细节。

    等到布置完后,众人俱是饿了,王瑞便命人将晚饭送上。

    众军官心情甚好,都狼吞虎咽地边吃边笑。

    “大人,方先生妙计若成,可是立下大大的功劳了!是不是要金钱美女奖励一下?”龙尽虏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开着玩笑。

    “金钱?这得依军律!美女嘛,这个还是可以有的。当然军律也是不许的。”王瑞笑着说道,众人听了,也是哄堂大笑。

    等众人笑完,王瑞却又说道:“不过方先生非是军人,故可不遵军律。陈松,去将四个美女带来,今日便奖与文渊先生,也好让先生有个铺床暖被的!”

    “大人!学生实不敢受!”方元诚惶诚恐地站起来推辞。

    这几个美女,要说他从来不曾动心,那肯定是假的。不过他这人野心勃勃,一心想做那从龙之臣,所以才会想到把几个美女献与王瑞。

    不曾想,这年轻气盛、龙精虎威的王大人,谈笑之间,竟然便将如此世间绝色赏给了自已,他岂能不又惊又喜!

    惊的是王大人的定力和胸襟,因为王瑞见到这四个女子蝗的“猪哥相”他也是看到了的。喜的当然是收得如此美女,都是男人嘛!人生如此,岂不快意?何况,这也是大人的一番心意。

    “文渊不必推辞!”王瑞扶起方元,又转头对众人道:“诸位,今日我等兄弟一起同舟共济,复我堂堂汉威!君不负我,我不负君!荣华富贵、金钱美女,人人都会有的!”

    众人闻言,眼中一片热切!跟着这样的主公,有前途呀!

    不一会儿,陈松便将四女带来,引得大堂里一片口水,还有狼一样绿油油的眼睛。

    不过,王瑞却很是体贴,当即吩咐方元先行下去歇息。

    看到方元带着四个绝色美女出去,龙尽虏又是嫉妒又是调侃地说道:“累死他这个好色的狗东西!”

    “对对,对!只是可惜了四颗好白菜呀!让猪拱了去!”陈松也跟着说道。

    “哎哟!大人别打呀!”话音未落,他一声大叫,飞快地躲到了尹迪的身后。

    “你小子这些怪话都是从哪学来的?看老子不打你!”王瑞一边笑骂着,一边做出一个要敲他脑袋的姿势。

    “不都是从大人你这里学来的嘛!”陈松摸着脑袋嘀咕道。

    岂不说夜御四女的方元如何风流快活,是一枝梨花压海棠,还是四枝海棠压梨花,但说这建奴大军在仁川登陆的消息传到汉城后,便成了惊天霹雳,雷得朝鲜朝廷一干重臣一时外焦里嫩!

    朝鲜朝堂内,高居王座的朝鲜仁祖李倧愁眉紧锁,一众大臣也是低头不语。

    李倧看着朝班中韩润郑梅两人就是气,丁卯胡乱时,就是这两个带路党把“满州太君”引来的。这两人现在可是“裸官”,小妾儿女还在建奴那边呢。

    “郑爱卿,你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仁祖很不客气地点名道。

    “王上,微臣不知,是不是有啥误会?”郑梅面色平和地回答道,心里却并不惧怕。

    “犬羊胡虏,向无信义,贪得无厌,蛮横暴虐!”大学士尹集手捋胡须,愤愤不平地说道。

    “极是!极是!大学士所言极是!”吴达齐、洪翼汉等西人党中的坚定反金人士也站出朝班附同道。

    “诸位同僚,如今我朝与后金已是兄弟之盟,我等朝鲜大臣断不可出言不逊,伤了兄邦和气!”韩润出班劝告道。

    “哼!斯文败类!”吴达齐、洪翼汉等人怒哼一声,看也不看韩郑二人一眼,便走了回去。

    “各位爱卿,事已至此,争吵于国无益,便说说如今有何定计?”李倧叹息一声,苦着脸问道。众人却是低头无语。

    “王上,如今之计,还是派人前去仁川问问,来的到底是大金的什么人马”左议政金自点说道。

    “对对,对9要派人到大金的军营去,问问他们可曾得到大金传来的消息。”右赞成姜弘立说道。

    这姜弘立也是一个里通外国的。嘴巴上反着大金,做起事来全是对大金有利的。

    “如此就好,那便劳烦郑爱卿、姜爱卿,你等二人前去操办此事!”仁祖吩咐完,不等太监高呼散朝礼,便黑着脸拂袖而去。

    郑姜二人对望一眼,赶紧收拾收拾,带上几个随从便往“满州太君”的军营而去。

    “什么?我大金正黄旗的人占了仁川?”镶蓝旗驻防朝鲜都城的梅勒额真哈布隆冬闻言后也是大感惊奇,还外加一头雾水。

    “是的。梅勒额真大人!据仁川逃过来的人说,是我大金正黄旗的人。也不知为何,就抢了仁川府库,杀了不少的人!”郑梅回答道。

    “这正黄旗的人,难道没说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哈布隆冬又问道。

    “有仁川逃人说是正黄旗的主子,此来是要收取今年的岁贡!”姜弘立补充道。

    “这事我却不甚知晓,不知两位大人此来有何事相商?”哈布隆冬对这两个名为朝鲜高官,实为大金奴才的“带路党”颇为友好,口气平和地问道。

    “烦请将军派人到仁川城去,也好问个周详!以免误了兄弟邦交!”郑梅急忙打了千回道。

    “如此甚好!某这便差人前去探个究竟!两位既然来了,便与本将喝上几杯!等咱们酒足饭饱,事情也就问清楚了!”哈布隆冬笑着道。

    “如此,便依主子所言!”姜郑二人都在大金呆过,这声主子应得颇为顺畅。

    哈布隆冬当即命人下去准备酒菜,又对亲信的牛录章京哈包尔说道:“哈包尔,你带几十人到仁川去,看看是正黄旗的哪一位主子带人来的?也问下所为何事,是不是大汗派来的。”

    哈布隆冬是阿敏的心腹,做事很是稳妥持重。所以,去年阿敏返回辽东时才把他留在这里。

    “是!主子,奴才这就带人去!”哈包尔一脸恭敬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