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敲骨吸髓
    仁川海边枪声传来时,龙尽虏带领的骑兵连刚好经过仁川城门。

    “枪声就是命令!”龙尽虏拔出刀来,一指仁川衙门的方向,大声命令道:“冲呀,跟我杀向州衙去!”

    马蹄声隆隆响起,势不可挡地向州衙冲去,沿途无数朝鲜人被浮山军的马匹撞倒踩踏而死。突发的事变,让仁川的居民恐惧不已,去年藩胡建奴才作了乱,谁都想不到现今又有满寇杀来。

    一些士绅贵族很是疑虑:不是说朝廷和建奴和谈了,结成了兄弟之盟吗?现今看来,这些胡虏蛮兽实在是毫无信义。

    骑兵连在龙尽虏的带领下,一路砍杀,五分钟不到就冲到了州衙门前。

    仁川州衙的守门兵丁突然见到大队凶神恶煞的骑兵杀来,顿时吓得大惊失色,胆战心惊地四散逃去,根本没有人想着要去关这沉重的大木门。

    “汤排长快去控制北门!其余人跟我杀进州衙里!”龙尽虏翻身下马,果断地命令一个叫汤效先的排长道。

    “是!效忠游击大人!”汤效先有点别扭地行了一个龙尽虏创立的元首式军礼,带着一百多名骑兵,风驰电掣般地往仁川北门杀去。

    龙尽虏又一招手,一个排的士兵便在军官们的带领下迅速冲了进去。立时,仁川州衙里响起无数杂乱的枪声和朝鲜人的惨叫声。

    跟在龙尽虏后面的步兵,也在徐福等军官的指挥下迅速控制了仁川城门。他们一边接应后续的军队入城,一边分出几支小队追缴溃逃的朝鲜乱兵。

    等到王瑞和方元在亲卫队的护卫下进入城门时,整个仁川,都已进入了浮山联合作战队的控制之中。

    王瑞刚到仁川州衙,龙尽虏便前来报告,说是已经顺利控制住了府库。

    作为紧邻朝鲜首都汉城的一个州城,虽然城池面积在王瑞这个后世来人看起来还是挺小,但却颇为富庶,白银、粮食、布匹等物堆满了仓库。

    王瑞当即下令,逮拿朝鲜壮丁,将所有值钱有用的东西一股脑儿全部搬上船去。

    抢钱抢粮抢东西的同时,王瑞又命令徐福驱赶朝鲜壮劳力去海边构筑胸墙壕沟,建立好部队撤离时的防御工事。

    做完这一切后,王瑞往府衙大堂上的太师椅上悠然一坐,笑着对方元道:“本官如此安排,先生以为如何?”

    “大人是菩萨心怀,却是忘了这仁川城中还颇多大户,何不尽没其家产,收为我浮山所用?”方元皮笑肉不笑地建言道。

    真是书读越多越可恶啊!看来这干坏事,要干出水平来,还是要多读书才行。

    谁他娘的说读书无用?我呸!王瑞在心里发笑,嘴上却是说道:“文渊高见!如此便依先生之言!”

    “陈松,传我军令,抽调一百人的部队,交由方参随全权指挥行动!”王瑞唤过陈松命令道。

    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已者死。我辈文人,谁不盼遇明公焉?方元心中很是激动。

    这做谋士的,主公言听计从,就是最大的赞赏啊!只见他手捋美髯、轻噎扇,得意洋洋地领命去了。

    为了在王瑞面前表功,方元带领着一百人的士兵,闯进三十多户士绅大户家里,开始了敲骨吸髓的掳掠。他下令将这些人的金银珠宝、粮食布匹等物,全部抢夺一空。

    但凡敢有反抗者,便被方元下令血腥屠杀,弄得仁川全城,一时尽戴缟素!

    天黑时分,陈松两眼晃光地前来报告:“大人,这方先生抢回来的东西也太多了,金银珠宝都堆得象小山了!”

    陈松话音未落,方元满脸红光地走了进来,举止优雅地拱身一揖道:“大人,这仁川城真是富庶,现在已为我军取得金银物资无数。学生幸不辱命,前来向大人交令!”

    “文渊辛苦!待我大军凯旋,定当依律为先生论奖!”王瑞高兴地拍着方元的肩道。

    方元高高兴兴地受了,看着王瑞左右亲卫,脸上带着一种古怪神秘的微笑。

    其实他颇不习惯王瑞这拍人肩膀的习惯,只不过相处日久,方知这是王大人和人表示赞赏关怀的方式。

    有时他忍不住在心中嘀咕:这是不是王大人学自昆仑化外的礼数?

    边上的陈松尹迪等几个亲卫,也都神情古怪地看着方元吃吃发笑。

    王瑞见他们这种情形,不由得一时蒙了,忍不住笑骂道:“你们这帮小子!笑什么笑!文渊先生这事确实是做得漂亮!”

    “大人,方先生这次,可是做得太漂亮了!”尹大弟还是那种直言直语的习惯,憨笑着粗声粗气地抢先说道。

    “对呀,对呀,先生这次真是太厉害了!”陈松也一语双关地说道。

    其它的亲卫队士兵们闻言后,又跟着一通哄笑。

    看着方元面露尴尬之色,王瑞正色喝令众人安静后,方才轻声笑着道:“文渊,你我名虽主从,实为知交。文渊如有事,但讲无妨!”

    方元老脸一红道:“学生抄没士绅家时,寻得美女四名,今便献与大人,以为大人铺床暖被所用!”

    “哈哈,我道是何事?文渊真是有心!某心甚慰!”王瑞又走过去拍了拍方元的肩。

    这才高声笑着对陈松吩咐道:“哈哈,陈松,去给老子带进来!”

    几分钟不到,四名女子低着头聘聘婷婷走了进来,虽然身着宽大的朝鲜服装,仍然掩盖不了她们的身姿曼妙。

    “这便是我家将军!尔等还不快快上来见过!”方元装腔作势地吩咐道。

    “奴家见过大金将军!”四名女子仪态万方地微微一蹲身,齐齐道了一个万福,看得边上的亲卫士兵们个个面红耳热。

    “免礼!抬起头来!”王瑞笑说道。这个时代可不能做美容手术,这高丽棒子国还能有啥美女?

    不过,等这四人抬起头来,王瑞的眼睛就瞪得老圆了!

    这哪里是美女!这他娘的是超级美女,好不好?!

    对了,最左边的,是全智贤!这个王瑞最有印象。她边上的,朴信惠嘛,后世的资深宅男都知道。

    最右边的,哦,林允儿!挨她边上的,这个王瑞也有印象,宋慧乔!

    王瑞在脑海中给这四人一一对上了号,心道:这才是美女嘛!而且还是没有整过容、纯天然的。

    看着王瑞两眼发光的将四人看到,方元心道,学生的这次事情可是办得极妙,回去再也不用理陈铭、龙尽虏等人的臭脸了。

    至于方元为什么有这般心思,此事就说来话长,在浮山湾一众高层军官看来,这方元未曾出过一策,整日只是在那里画画地图,有时教教一帮亲卫和少年,但却极受大人礼遇。这就让跟随王瑞颇久的众人很不服气。

    因此平日里,大家对方元这个自认的“首席谋士”便不太搭理。这可让心气极高的方元颇为不喜,便在心里暗暗较上了劲。

    看了良久之后,才听到亲卫们低低的嘻笑,王瑞心道:想不到老子这个在后世看过无数坦胸露乳美女明星的正人君子,居然也在众人面前失态了!

    “咳咳咳,咳咳,”王瑞定了定心神,对陈松道:“先行领将下去,好生看管好了!”

    等陈松领了四名女子出去,王瑞笑着对尹迪等一众亲卫道:“哈哈,你们都流口水了!”

    “哈哈!”众人又眉开眼笑地跟着一通哄笑。

    “大人,不知明日有何计较!”方元虽然这个马屁拍得很准,心中十分高兴,但也没有忘记自已作为参随的身份,连忙提醒道。

    “文渊提醒得好!尹迪!传令各级军官前来参加作战会议!”王瑞命令道。

    一时刻钟后,龙尽虏、熊文杰、黄海清、徐福等一众军官纷纷赶到,兴致勃勃地相互讲起自已所部军队的作战事迹,仁川州府大堂内一时欢天喜地。

    王瑞笑着看着大家,并不言语,待人都已到齐,这才笑着说道:“你们一个个的都高兴晕了?每个人的工作,都按预案做好了?”

    “大人,都做好了!”众人纷纷说道。

    王瑞又具体问了每一个人负责的地方,这才满意地说道:“很好!取得胜利时,更是不能大意了。对了,尽虏,你来说说,按照我们的预案,下一步该如何进行了?”

    “按照作战预案,取得战果后,该是返航了!”龙尽虏回答道。

    毕竟这是第一次大规模跨海作战,王瑞对这次行动所定的目标并不高。不过这建奴都还没有遇到,难道就这样走了?

    “张二!从那些仁川的官员士绅口中可曾审出什么情况?周边的军队防御怎么样?”王瑞望向永远坐在角落里的张二问道。

    “大人,现在,我来报告。仁川周边的朝鲜军队,最近也在百里开外,只有千人之多。所以,这股军队不足为虑。但是呢,整个汉城府的驻军可是不少,大约得有两万人以上。最重要的情报是,汉城里还驻有一支近两千人左右的建奴军队!”张二细致地回答道。

    “建奴军队?”王瑞并不意外,便又问道:“确定是镶蓝旗的吗?”

    “都说是镶蓝旗的,统兵的将领叫那个啥?梅勒额真!”张二回答道。

    “镶蓝旗,镶蓝旗,”王瑞一边来回走了几步,一边冷静地思考着,半晌突然说道:“咱们能不能干掉这个建奴镶蓝旗驻防朝鲜的军队?”

    “这建奴在汉城里,咱们也不能打进汉城去啊!”龙尽虏困惑地摇摇头道。

    “打不进去,咱们能不能把他们引过来呢?或者说这伙建奴会不会主动跑到仁川来?”徐福抓着脑袋思考道。

    “文渊可有妙计?”王瑞看方元微笑不语,知他定有妙计,便转向他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