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奇袭仁川
    王瑞将地图放在书案上定睛一看,只见地图上用红笔标明了仁川,汉城等地名,还用红笔标出了浮山军的进军路线。

    “先生是意思是去打仁川、打朝鲜?”王瑞有点疑惑地问道。

    这高丽棒子朝鲜西海岸差不多让王瑞的“拓殖队”抢了一个遍了,这朝鲜能有啥打头?再说了,朝鲜可不是现今的王瑞可以轻易吞并下来的。

    别样不说,就是大明这帮拖后腿的文官们都不可能会放任他去做这事。

    “大人,咱们不是去打朝鲜,咱们是去打建奴!”方元轻摇羽扇,一派卧龙凤雏作派。

    “去朝鲜打建奴?”王瑞可没功夫欣赏他的潇洒姿态,疑惑不解地继续问道。

    “是的,大人!学生说的正是这建奴二贝勒阿敏所部!天启七年,阿敏与贝勒岳托等征朝鲜,连陷定州、安州、平壤,朝鲜王被迫请和,订立“江都之盟”。虽然后来建奴退兵了,不过在汉城还是留有近两千人马。我浮山军可以拿这股建奴磨磨刀练练兵!”方元正色道。

    阿敏往征朝鲜,真实的用意可能在于自立门户,所以当朝鲜国王接受和议条件后,他并不急于退兵,而是对随行的诸贝勒说:“你们愿意回去就自己回去,我是打定了主意要进朝鲜都城的,我一向羡慕明朝皇帝与朝鲜国王居住的宫殿,一直无缘得见,现在既然来了,一定要进去看看。”

    他甚至打算在朝鲜屯居久住,不再归国。但他的意图遭到其他贝勒的一致反对,其中包括他的亲弟济尔哈朗。阿敏欲留不能,怒不可遏,便纵兵掳掠三日而归。

    走时,阿敏还不甘心,留下一个心腹的梅勒额真领精兵两千继续盘踞在汉城。表面上说是监控朝鲜朝野,暗地里却是阿敏给自己留的一个退路和后手。

    “哈哈!先生谋划得好!我还真把这在朝鲜的建奴给忘了。”王瑞拍着脑袋道。

    他又不是历史系的毕业生,或是知道自己要穿越的,谁还去把明史背上一遍?再说了,由东林党、张廷玉这些汉奸写就的明史,可信度又有多高?

    没长脑子的傻瓜们会信,王瑞可是不信的!

    “大人,咱们这次以建奴的名义去打,让在朝鲜的建奴也摸不到头脑。打好打坏,都不会引起任何一方的特别关注。特别是我大明这边,无论是登莱巡抚衙门,还是远在京师的朝廷,都不会收到作战的消息。当然,到时就看大人愿不愿意将建奴的首级拿出来报功了。”方元继续补充道

    “报功?哈哈!升官非我愿,但求能杀虏!便依先生所言。陈松,立即下令各部,做好战斗准备9有,通知龙尽虏,这次骑兵营也要出战!”王瑞哈哈大笑完后,马上下达了战斗动员令。

    考虑到以后的最主要的作战对手一定是建奴,也肯定要进行跨海的骑兵作战。王瑞将龙尽虏的骑兵连扩大了两倍,几乎达到了六百余人,战马一千多匹。

    为了以战代练,王瑞曾将这支骑兵连也分成几轮,调往海外作战。

    作为对建奴作战的预演,这次出征成了最大规模的一次,由五百多名骑兵,一千二百余名步兵以及一百多人的亲卫队组成了“跨海联合作战大队”。

    为了近距离的了解自已这只超过千人的军队战力,王瑞亲自担任了这支军队的指挥官,带着方元、龙尽虏、徐福等左膀右臂不惜亲身犯险。

    十月初八这一天,一支打着建奴正黄旗旗号的大船队,次序森然地穿过永宗岛和大舞衣岛,大模大样地进入到仁川外海。

    朝鲜实力弱小的水师一片慌乱,急忙派出龟船前去刺探,没想到对方并不躲闪,还招朝鲜水师将领前来相见。

    “犬羊之辈,何来如此雄壮的水师?”朝鲜水师游击李正勋一脸困惑地对身边的几个军官说道。

    “大人,我们还是小心些,去岁我国才和这后金女真结成了兄弟之盟,还是不要和此等夷狄犯言语之气。”边上一个亲近的军官建言道。

    一刻钟之后,几个水师军官便上了王瑞的战船。几人进得船舱后,只见一个身型高大的年轻将领正坐中间,便急忙上前拱手见礼:“末将朝鲜水师游击李正勋,见过大人!”

    “狗奴才,我家主子是大清水师甲喇额真萨其玛大人,你等奴才为何不跪?”边上的龙尽虏故作嚣张地吼道。

    几个朝鲜水师的将领吓得腿脚一软,急忙跪下道:“下国末将见过甲喇额真大人!”

    “嗯。都起来吧!”王瑞装腔作势地说道,心中一阵想要呕吐的感觉,仿佛自已如今在演后清时的辫子戏。

    妈的,也不知那些演员傻比演辫子戏时恶不恶心?

    “我等今日前来,是奉了我家大汗之令,接收今年的岁贡军资。你等快快头前引路!”王瑞赶忙尽力忍住,不让自己发笑,同时正色对眼前的朝鲜将领说道。

    对头,老子可是“专业演员”!

    “是,大人!小的这便回去!”李正勋看着这些建奴鞑子就是气,巴不得早早离去。

    “你这个奴才不错!便在我家主子面前侍侯着!那个年轻的奴才,你滴,先回去!传令你们的船,在前面开路的干活!”龙尽虏一指李正勋边上一个年轻一点的家伙吩咐道。

    这建奴鞑子话夹杂着倭狗话,居被龙尽虏很顺溜地融合在了一起.

    王瑞带着众人走上船头,看着那人坐了小船回去,引导着船只进港。他指着朝鲜的十多只龟船,笑着对李正勋道:“你们的船都在这里了?”

    “是的,大人!最近倭寇总是前来袭扰,我们很多海船,都被倭狗抢去了!”李正勋黑着脸说道。

    他想起那些可恶的倭寇,就满眼喷着火光,心中十分气恼。

    “你这奴才,不用如此心伤。待我大金水师日后为你等讨还公道!”王瑞大大咧咧地说道。

    他身旁一众军官和士兵,跟着又是一通哄笑。

    “犬羊之辈,如此粗鄙无礼!这倭寇是那么好打的?”李正勋在心里鄙视不已。

    在朝鲜水师的接应下,王瑞的联合作战部队,顺利的下船上了岸。

    龙尽虏的骑兵连和一个两百人的战兵队,首先在朝鲜水师派出的向导指引下往仁川城而去。

    王瑞则和李正勋等人则站在岸边观看这帮“建奴兵”下船,等到又有两百多人的战兵下了船。王瑞笑着道:“李大人,听闻你们的龟船很是坚固,轻易难以打破,不知此言是真是假?”

    “此言不假!龟船之法,冲突众敌,而敌不能害,可谓决胜之良策。更令坚巧造作,以备战胜之具。”李正勋得意地捋着胡须说道。

    这话王瑞好象在哪听过,觉得牛皮吹得有点过。在王瑞看来,龟船设计上最被人称道的就是它的船背。

    远远的看去,船的上半部包覆着六角形的铁甲,铁甲上有铁锥突出。在这个时代,防止敌人跳帮作战,还是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那某今日便请李大人看看,这乌龟壳到底能不能打破!”王瑞脸上带着戏谑的微笑,突然拔出一支精美的短枪,对着李正勋额头就是一枪。

    只听“砰!”的一声,瞬间迸发的脑浆和血水喷了他身边的两个朝鲜水师军官一身一脸,两人立时吓得目瞪口呆!

    枪声就是命令!听到枪声的联合战队士兵立时行动了起来,举枪向身边的朝鲜水师官兵射击。措不及防的朝鲜士兵纷纷被击倒在地,而离联合战队士兵远的,则惊慌地四散逃去。

    “成小队追击!”王瑞大声的传令。身边的亲卫跟着齐声大吼了起来,充当着王瑞的人体传声器,传播着王瑞的作战命令。

    战兵队的各级军官闻令后,也马上下达了命令,按平时的训练和作战预案展开分散追击。整个仁川港内,立时响起一片砰砰啪啪的枪声,以及朝鲜士兵们临死前的哭喊哀嚎声。

    王瑞的战船听着枪声后,也按照预案向朝鲜人的龟船逼去,成半圆将十来艘龟船包在港内。

    后世的高丽棒子把龟船吹得极为神奇,它自然是有它的许多优点的。龟船结构轻巧、简易而坚固,船速快,火力大,是当时亚洲较为先进的军舰。更是在朝鲜反击倭寇的壬辰卫国战争中起了很大作用。

    朝鲜名将李舜臣就将龟船当作一种近距离突击舰艇,与它过去的功能一样想用来将敌船撞沉。它用划行直冲敌阵,打乱其序列。发动撞击之后,龟船舷侧便向四面八方施放一轮火炮攻击。

    由于此种战术,日本人将龟船称为目藏船,正因为它们会拉近距离,看起来突然爆发似的撞进敌船。这种类型的攻击曾运用在唐浦、玉浦及1592年的泗川海战中。

    与流行的描述不同,龟船并不是非常缓慢的船只。龟船既能运用划桨也能运用风帆推进,而且其相当有限的装甲使它相对的较为轻利。李舜臣将它设计得既快速又轻巧,以适应冲撞敌舰的目的。

    仁川的这支朝鲜水师反应也算是迅速,十多艘龟船,很快便提起速度,向王瑞的海船冲去。

    看着朝鲜水师的龟船很快靠近,熊文杰大喊道:“各船注意,炸药包准备。!”身旁的信号兵马上打着旗号传达到各船上去。

    很快,就有龟船冲了过来,有些更是直愣愣地向浮山军的战舰冲来。龟船上也开始胡乱地放着火炮和火铣。

    一艘联合作战队的海船,就被冲在最前面的龟船撞了个人仰马翻,七八个海军士兵掉落下海。

    “快,扔炸药包!”黄海清气极败坏地大喊大叫了起来。

    “轰、轰、轰”,一个个的炸药包被扔到龟船顶上。威力巨大的黄火药炸药包,把龟船炸得七仰八翻,有些甚至当场炸被成两半。

    经过半个时辰的海战之后,朝鲜水师的战船被尽数消灭在仁川港的海岸边。

    熊文杰在战斗结束后,当即便下令:一边抢救落水的己方士兵和船员,一边让士兵用后装枪对海水中的朝鲜士兵进行最残烈的打靶射击。

    在仁川港海面上一片“砰砰啪啪”的枪声中,无数的朝鲜水师官兵尽数沉入海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