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兄弟之间
    “大弟!现在是吃饭时间,你莫胡言乱语!”陈松冲尹大弟吼道。

    他对这个酗伴很是无语,说话做事总是很直接,或者说没有一个好歹。现在见他居然跳出来当着大人的面问着潘学忠要钱,赶紧出言制止。

    “哦!是尹迪啊!对对!二哥,你说话可不能不算数!”王瑞对尹大弟的印象极好,也笑着开起了潘学忠的玩笑!

    “哈哈!原来是你这个傻兵!你就不能有点追求?对,就是你们大人讲的那啥‘觉悟’!放心吧,本少爷有的是钱,少不下你的赏银!对了,除了你这个傻兵,都还有谁杀的倭寇超过了106个的?本少爷这次一并打赏了!说好的,有一个算一个,一个都不拉下!”潘学忠哈哈大笑着道。

    “大人,潘少爷!除了尹大弟,只有一个叫做刘老三的!”陈松报告道。

    “只有两个人超过了这个数目?”王瑞有点疑惑。

    不过他很快明白了过来,福江岛总共才三千多倭寇,上岸的浮山军士兵可是近六百人,平摊起来一个人才能分到五个,不跑得快点,早就被其它人杀光了。

    潘学忠确实豪爽,和王瑞回到公事房后,当即叫人唤来尹大弟和刘老三,直接让财叔将承诺的赏金兑现了。

    看着两人眉开眼笑地拿着银子出去,陈松还问:“大人,潘少爷,要不要再开个表彰大会?”

    他在王瑞身边时间久了,知道王瑞凡事都讲究个誉论宣传,所以就有此一问。

    “哈哈,还开什么表彰大会?!本少爷经此一事,早就臭名昭著了,你小子还要本少爷再来个黑史留名?”潘学忠哈哈大笑着道。

    不过,他确实没有说错。后世的史书上是这样记录的:潘学忠,原倭国福江岛大屠杀组织者和实施者。这是大汉海军走向海外后,有据可查的第一战,它用倭人的血泪树立起了大汉“拓殖队”的赫赫军威。

    当然,也有其它的研究表明,潘学忠仅仅只是这一事件的替罪羊而已,具体的主谋可能另有其人。

    后世如何记录王瑞可管不了,他也不愿意再就此事召开一个表彰会。说到底,这军队可是他王瑞的私军!

    这一点潘学忠可就比其他人看得更加明白,他才不想因为这样的小事来引得王瑞不快。他甚至还有点后悔,自己跳出来乱开赏金,是不是有点越俎代庖了。

    所以,潘学忠赶紧制止住陈松的话语,将话题转到去登州为王瑞办事的情况上来。

    事情果然不出潘学忠所料,有了这些倭寇首级,又送上了大笔的银两,王瑞升莱州游击的事很快就办了下来。

    新上任不久的孙国祯正愁着如何改变自己在新皇眼中的形象,摘掉阉党的帽子呢。现在好了,有了王瑞送来的首级,他赶紧让幕僚写了篇花团锦簇的奏报,随同倭寇首级一起送到京师,给新皇报喜去了。

    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其实这当皇帝的也是一样。这但凡有新领导登了场,都得弄出一点响动来不是?不然如何显得圣天子在位,气象更新呢。

    因此朝廷很快就批复了下来:擢升王瑞为莱州游击,且不用去京师报备,只需要在当地继续练好强兵,以保莱州一地安宁。

    “二哥辛苦了!今日晚间定要多敬二哥两杯!”王瑞听了后心中大喜,急忙站起来拱身向潘学忠致谢。

    “三弟见外了!要谢,你可得谢石大公子才是!”潘学忠客气道。

    “哦!石大公子这次怎生没随二哥同来?”王瑞好奇地问道。

    这石大公子和潘学忠关系极好,每次潘学忠去登州后,必定跟屁虫似的跟来。这一次没来,王瑞便颇感意外。

    “他呀,此时正值秋闺,这次是来不了啦!”潘学忠叹息道。

    “哦,来不了就来不了吧!趁着现在空闲,咱们兄弟俩可得好好算算账了!这次福江岛一战,二哥出力最多,功劳也是最大!我可不能不分给二哥银两啊!”王瑞笑着道。

    “哈哈!你还记着这一碴!不过,你这么说,却是小看哥哥了!三弟大业初兴,为兄自当鼎力相助才是,些许微薄之劳,还提什么分银两!三弟以后可切莫再提及此事了。这事如若传将出去,你我兄弟都得让外人笑话了!”潘学忠笑着责备道。

    “二弟,你可是要陷三弟于不义乎?”马举刚好从外面走了进来。听到二人谈话后,他笑吟吟地插上了一句。

    “大兄教训得是c吧!哥哥不要钱!为兄只要三弟答应:将你这边出产的货品,都交给二哥我销售就是了。我只卖往南直隶江浙这几个地方就可以了。其它地方为兄暂时就不插手了。以后生意好了,三弟可要优先供应我潘家的商号。”潘学忠对马举深施了一礼,这才微笑着对王瑞说道。

    奸商啊,奸商!怎么潘学忠这种英俊潇洒、浓眉大眼的人也是如此奸滑呢?

    看来浙江后来能出胡雪岩马云这些人,可是有历史和文化传承的。你看这潘学忠,明着不要钱,可是他却将最富庶的三个地方占为了自已的垄断市场。

    王瑞现在的这些货品可以说只要生产出来,就不会愁没有销路。就是后面出产的棉布,这些大工业生产出来的成品质量和成本,岂是松江的手工作坊,家庭式生产可以比拟的?

    有了这些或独一无二,或者说竞争力超强的货品,赚钱,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可是就潘学忠要赚钱,却是赚得光明正大的。而且还充分的考虑到了对方的利益,特别是还很大气的连本来该给他自己的钱都给拒绝了,你面对人家这样的条件和气度,还能说出个啥?

    “二哥客气了!如此小弟就承情了。多谢二哥了!”王瑞虽然心里腹诽,不过还是站起来对潘学忠深施了一礼。

    “哈哈,兄弟之间,就该这样!”马举赞道。

    王瑞又派人叫了陈铭回来,中午几人一起饮宴,整个一派兄友弟顺的恩义场面。

    因为这次潘学忠过来的日子也不少了,他便着急着要马上离开。毕竟如果没有他的销售回笼资金,王瑞的各个工坊就不能正常运转了。

    所以,当日下午,王瑞便下令抽调一千士兵,在少年工作组的组织下,全力为潘学忠装船。

    这次潘学忠除了带回去数量更多的玻璃制品和更多更大的镜子外,还运走了海量的机织棉布。江南的“棉布大战”,指日可待了!

    王瑞算算时间,现在已是天启七年十月了,留给自己的准备时间最多只有一年半了。所以他也希望潘学忠快去快回,省得每次他返航前自己都牵肠挂肚的。

    他能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打造出后装定装弹的火枪吗?还有那什么迫击炮!王瑞觉得时间已经非常的紧迫了。

    再说了,这些枪炮造出来后,如果要列装部队,还需要进行训练,甚至是实战的检验。不然,谁知道行不行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