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掐指一算
    次日清晨,浮山军开始全员装船,一包包的金银物资被打包编号装船。

    来自后世的王瑞极善于组织这类大型活动,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都有不同系统的人监督和管理。王瑞将每次出海作战,都当成了渡海和满虏作战的预演和训练。

    除了战斗经验和士兵见血这些军事方面的收获外,这次缴获的物资也是让所有人激动不已。

    光黄金白银的总价值,粗略估计就超过了五十万白银。还有王瑞最需要的铜料也有二十多万斤,粮食更是超过了五千担,上好的琉璜也有两万多斤。绢料布匹等物品更是无数。

    这趟回去后,王瑞终于可以在资金方面喘口气了。除了搞到的这些飞来横财,纺纱厂,棉布厂也可以开始出货卖钱了。

    这十多个工厂进入正常运转后,王瑞可以宣布自己引领的初级工业时代正式到来了!

    如无外力打破,浮山军的前景将会是无限光明的。不过,放眼山东境内,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具有和浮山军一战之力了。

    不过,预知历史走向的王瑞还是有着深深的不安感,毕竟大明最终的结果还是:在流贼建奴和大明朝廷的内耗中轰然倒下了。

    基于这个无法告之于人的忧虑,王瑞现在变成了一个“升官迷”,他需要提升自己在大明体系中的官职,以便可以光明正大地扩充军队和实力,以应付将要到来的惊天巨变。

    “二哥,这次能不能升一个莱州游击?”王瑞笑着问潘学忠道。

    “哈哈!有什么不能的?先别说有装在船上的这五百颗倭寇首级,咱们就是拿几万银子去买,也能买到了!”潘学忠自信满满地说道。

    “哦!”王瑞不好意思地一笑,他对大明这时代的事情确实还是不够了解。想想也是,一个王朝的末期,从上到下都烂到了根子里。买个游击,算个屁呀!

    吴三桂刘泽清这些人,可能也是二十岁不到就做到守备游击了吧。不过,王瑞记不住这些历史的细节。

    从这一刻起,他决定要更加强势地融入到大明这个时代中去。自己现在每个月有海量的金银进账,手握近万强兵,还有什么不可为的?

    “二弟,三弟,你们终于回来了!出大事了!”马举看着大包小包从船上搬下来的金银物资虽然也是分外高兴,不过还是想要马上把最近发生的紧要事先告诉王瑞。

    “大哥,你先别忙说,让我猜猜看!”王瑞决定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装装逼,显示一下自己未卜先知的本事。

    潘学忠和跟在王瑞身后的军官,以及前来迎接的人,都瞪大了眼睛,等着王瑞说出他猜测的事。

    看着众人都好奇地盯着自己,王瑞姿势优雅地举起右手,几个手指不断地相互点击,装神弄鬼地作出一副掐指一算的神秘姿势。

    半晌之后,他才微笑着缓缓问道:“是不是新皇登基了?我这刚好给新皇陛下准备了一份贺礼。”

    “啊”马举和身后的陈铭徐福等人都大吃了一惊。因为他们刚刚收到邸报,天启皇帝朱由校驾崩,信王朱由检登基为帝。

    但王瑞是怎么知道的?半个多月前,他就带着军队出海了。而且,浮山军除了在登州有一个办事处外,并没有其它的消息来源啊。

    “大哥,真的是这样吗?”潘学忠等人左看右看之后,满脸疑惑地问马举。

    “是的!是这样子的。所以,我怕有什么变故,这才着急盼望着快点你们平安回来。”马举可没有心思装神弄鬼,直接将实情说了出来。

    “三弟,你是如何的知道的?”潘学忠这次出海,几乎时时和王瑞呆在一起,他确信在此期间没有任何人给王瑞送来陆上的消息。所以,他便将这个所有人心中的疑虑问了出来。

    “哈哈!天机不可泄漏!”王瑞哈哈一笑,然后又说道:“我在昆仑山时,先师曾教某鬼谷之术,不过掐指一算而已。”

    众人见多了王瑞身上的神奇之能,都在心里相信王瑞真有这些神鬼不测之能。于是,众人对他变得愈发崇敬和信任。

    马举更是用自己的家传出来佐证:“举家父有言:我墨家和鬼谷一门虽同兴于战国初秦,然鬼谷一门后世几无传人。不曾想,三弟竟能习得鬼谷子真传!实是万千苍生之幸!”

    现在的浮山少年近卫营里,能识字算数的少年,几乎超过了一千人。文明的种子在慢慢地发芽,虽然未曾长成参天大树,但是清点物资,核算账目这些事,却是可以由强子这类学习优秀的少年,指挥着工作组轻轻松松地完成了。

    将这次缴获的金银物资入库之后,王瑞当即请潘学忠带上五百个倭寇首级和价值三万两的金银珠宝,再次前往登州为自己谋求升官。

    因为这次死伤的兵士颇多,战死六人,轻重伤也达到了十四名。有感于明末的武人地位低下,许多士兵从军死后,家里人基本上得不到抚恤银。作战受伤的士兵,也得不到照顾和补助。王瑞决定就从这次开始,用丰富的抚恤和补助来提高军人的地位,同时也凝聚所有将士的忠心。

    虽然只是带回了这些战死士兵的骨灰,王瑞还是举办了一个隆重的祭奠仪式,并允许百姓旁观。

    “大家都知道了,我们有六名战士在这次征伐倭寇的战斗中以身殉国了。他们在作战中,英勇无畏,无愧于军人的荣誉9有十四名在战斗中受伤的士兵,他们同样在战斗勇猛杀敌,他们胸前的伤痕就是最好的证明。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聚会,就是要继承英雄们的遗志,要更加勇敢地去面对强敌。现在我宣布,对每一个战死士兵的家属,发放一百两银子的抚恤银。受伤的士兵,则由军队安排医治休养,另外发放三十两补助银。现在就开始发放!”王瑞宣布完后,一队亲卫士兵马上手捧亮晃晃的白银,向站在前排的战死士兵家属和伤兵们走去。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呀”家属们都跪了下去,伤兵们则泪流满面地向高台上的王瑞行礼致敬。

    “各位乡亲,都请起来吧!现在,我们一起去安葬我们这些英勇的兄弟吧!”王瑞大声地说完后,亲自走到棺木前,将木担放在自己肩上。

    马举,陈铭,徐福和龙尽虏等高层军官都跟着走了过来,抬起六口棺木向不远处青石修成的六个墓地走去。

    “为战死的兄弟送行!一,一二一!”几千名士兵在各自军官的组织下,步伐整齐地跟着王瑞等人抬着的棺木向墓地走去,许多都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这大明末期人命贱如草,谁能想到一个大头兵,死了后家里居然能得到一百银子的抚恤银。而且守备大人还带了军官们亲自抬棺扶灵。这是多大的荣耀啊!

    “为了王大人,就是死了都值得!”队列中的刘老三脸上流着泪水,觉得自己胸中充满了热血。这一刻,如果王大人叫他去死,他想自己一定毫不犹豫的就会冲上前去。

    安葬完士兵,处理完了积压的军务,王瑞每日的生活又变得和以前一样,充实而又忙碌起来。哦,不!是更忙了!

    这次在武田宅院前的战斗提醒他,如果没有超越这个时代的武器优势,想要干翻强悍的流贼和满虏鬼子,自己可并不一定就有绝对的优势。

    哪怕他王瑞是穿越而来,有更好的组织能力和训练手段。但在残酷军律组织下的建奴百战骑兵,可不是王瑞的步兵和新组建的骑兵队伍能够战胜的。

    王瑞决定沉下心来,不计成本地大炼钢铁。只有炼出优质的钢铁,王瑞造出后装定装弹火枪的梦想才能照进现实。

    这件事虽然很有难度,不过王瑞还是颇有信心。因为前一时空时,他家可就住在重钢边上,交往的钢厂技师工人不少。耳濡目染之下,王瑞还真学到了不少。

    王瑞评估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条件,决定采用平炉炼钢法。此法是法国人马丁于1864年利用蓄热原理发明的一种炼钢法。

    平炉炼钢法对原料的要求不那么严格,容量大,生产的品种多,所以不到20年它就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炼钢方法。20世纪50年代,在世界钢产量中,约85%是平炉炼出来的。

    王瑞觉得如果能顺利的采用这种方法炼出钢来,在钢铁这一项上,就领先了这个时代几百年。自己的军队装备,就能超越这个时代,辗压一切可能出现的敌人!

    来自后世的王瑞很相信市惩商业的力量,所以,他开始提高市价向各地收购铁料铁矿。

    四方的商家听说这“傻子大人”又要大举买铁了,立即便高效率地行动了起来。

    同时,王瑞又从辽东的难民中,选出几十个窑匠和瓦匠来,开始和自己一起试建锅炉。

    因为穿越到明代来后极度欠缺安全感,王瑞还做出了一个令所有军官既兴奋而又不解的重大决定:再次在流民和辽民中招收四千名士兵,将自己手下士兵的规模扩大到一万二千人以上。而且还是要每日操练的精锐战兵。

    王瑞确信,有了这一万二千名每日训练的强悍战兵,至少在山东地面,就可以迎接来自任何势力的挑战了!

    这日下午,王瑞照例在建炼钢厂的工地上忙碌,陈松跑来报告:“大人!有人揭榜了!”

    “哦!带他过来吧!”王瑞继续指挥着工匠们铺砖,头也不回地回话道。

    “晚生拜见大人!”一个面目清秀,背着一个医者用的大木箱的年轻人向王瑞跪拜道。

    “哦!你行医多久了?刀箭外伤你可会治?”王瑞看他年轻,不禁有些轻视,不客气地问道。

    “晚生学医五年了。刀箭外伤,不过是寻常小病,晚生当然能治!”这个年轻人不卑不亢地回话道。

    “哈哈,口气还不小。本官问你,受了伤的伤口,应该如何处理,用什么包扎。”王瑞哈哈大笑着问道。

    “自然是先要用煮过的冷开水清洗伤口,然后才能敷药包扎。包扎最好是用煮过的干净碎布包扎最好!”这个年轻医者答道。

    他话还未说完,王瑞的神情就端正了起来。他娘的,这是一个人才呀!在明代,有几个人懂得这消毒的道理?

    “先生言之有理。本官怠慢了!请问先生高名大姓?”王瑞微微一揖,客气地问道。

    “大人客气!晚生苟盛礼!”年轻医者回了一礼道。

    狗神医?难道是专门医狗的吗?

    “狗神医?哦。本官听你所讲,倒是颇知医理,为何却四处流浪,跑来揭了本官的招贤榜?”王瑞看他衣服破烂,知道他就是一个四处跑的游医,吃了这顿没下顿的。

    “晚生原来也是在济南府开堂坐诊的,只是,只是……”这个苟盛礼突然满脸通红,吱吱唔唔说不出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