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棒子干的
    其中一个长相象金秀贤的白净瘦弱武士,无疑便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

    “渡边君,不要侮辱武士的荣誉!现在是到了为主家尽忠的时间到了!”黑滕敬二冲着这个白净瘦弱的武士吼道。

    “不,物头大人!我害怕,我才二十岁,我才刚娶妻,我还想活着……”这个小白脸武士泪流满面地哀求道。

    他的娇妻原来是武田的佣户家仆的女儿,虽然早早被武田那七十多岁的老父破了身,但也是皮肤白皙、又娇又媚。想到这些,他那里还愿意剖腹自尽!

    “八嘎!你这个懦夫!胆小鬼!快快滴剖腹,时间不多了!高丽棒子马上又要扔炸雷了!”黑滕敬二催促着小白脸武士道。

    “要剖腹,你自己去剖腹!蠢货!”小白脸武士突然满脸狰狞地骂道,然后猛地举刀朝着黑滕敬二劈去。

    黑滕敬二站着,比小白脸“金秀贤”高些,促不急防之下,直接被砍在腿上,倒了下去。

    “该死的懦夫!去死吧!”黑滕敬二忍着剧痛,猛力一刀向小白脸武士劈去。小白脸武士急忙用刀去挡,可是他手上的力气实在太弱,手中的刀直接便被黑滕敬二劈飞了。

    “轰”外面又传来一声巨响,该死的高丽棒子又在往院内扔天雷了!

    黑滕敬二开始着急起来,蠕动着身子,离小白脸更近一些,奋力又是两刀,终于将这个丢武田家武士脸的懦夫劈死在血泊之中。

    劈死了小白脸后,虽然时间紧急,黑滕敬二仍然以最庄重的手法开始了剖腹。

    一分钟不到,他就最后一个倒在了血泊之中。至此,对浮山军打枪放箭的武士全部都剖腹自杀谢罪了!

    其实,这还真怪不得这个耽误时间的小白脸。因为剖腹真的是一种很痛苦的死法,连死都要死得不安生,真不知这些变态倭狗们是如何想的?

    剖腹这种世界上少见的自杀方法是很痛苦的,且不容易致死。武士们之所以选择身体这个部位进行自杀,是因为要以此方式,对主子剖开红心见忠诚。

    新渡户稻造在他的《武士道》一书中这样写道:“打开灵魂之窗请君看,是红还是黑,请君自公断。”

    剖腹自杀,曾经是武士们挽回名誉和解决各种复杂问题的必要手段,除了在战败时,为了免遭被俘的耻辱而剖腹自杀外,还有“追腹”(主子死了,殉死尽忠而剖腹)和“诘腹”(受到舆论的谴责而剖腹)。

    武士们不但用它来表示对主子的忠诚,还用它来表示自己对某项重大错误、不当行为的负责精神。忠、智、仁、勇是武士的精神支柱,忠勇的具体表现则是复仇。

    “快快滴!快快!将他们的尸体送出去给这些该死的棒子天兵!”看到外面又扔进来了恐怖的“天雷”,武田长东赶紧吩咐道。他也不管身边的武士们还在那里兔死狐悲。

    半刻钟不到,又扔进来几个装了黄火药的大铁弹,炸死了武田庄院里的**个人。武田庄院上这才又升起了白旗。

    得到浮山军的确认后,倭狗们这才打开庄门将十多个替死鬼的尸体送了出来。

    “哟西!朱磊,你滴,带了你的人马先进去,控制住院内各个要点,收缴倭狗的武器!”王瑞得意地学着倭狗的腔调命令道。

    朱磊一听王瑞这个怪里怪气的腔调,也是觉得超级好笑,不过玩笑上司可以开,他作下属的可不敢乱开,这可是在战场!

    “是!大人!”朱磊大声应命后,开始指挥士兵冲进庄门,清缴庄院内倭人的武器。

    又过了一刻钟后,朱磊押着武田长东全家到庄门口跪着,恭迎作为浮山军将主的王瑞进入庄院。

    “哈哈!想不到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普通人,也有如此神威的一天!”王瑞一想到这里,就不由得意万分,便大步流星便地向庄门走去。

    走到庄门边时,王瑞微笑着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武田长东一家。众倭人俱胆战心惊、不敢直视。

    不过武田长东十八岁的大女儿,居然对着王瑞妩媚地浅浅一笑。我靠!这些倭狗真贱!

    王瑞也不理她,跨过庄门时,突然想起一首以前自己在网上写的诗句,便脱口吟道:“蓝玉逐鞑临瀚海,羽林系首归长安t陵葱茂汉魂在,铁马金戈破楼兰!”

    “雄主!世之雄主哉!学生东平政秀不才,此生愿为将军门下之犬!肝脑涂地以报将军焉!”跪着的倭人中突然冲出一人来,对着王瑞以头抢地地叩首,陈松等亲卫赶紧挡在王瑞身后,不敢让他接近。

    “哦!愿为本将军之犬?你是明人?”王瑞看他居然是一副大明士子打扮,有点困惑地问道。

    “小人自然愿意生为明人,然学生却是流着这倭人的贱血,愧焉愧焉!万望将军怜悯才是!”这个东平政秀泪流满面地说完,又砰砰啪啪地叩首,弄着额头上满是鲜血。

    “哦,要做我的狗,这可还得看你的表现!陈松,带他下去,好好看管x去后先交给张二,让他先教授倭语。”王瑞当即吩咐道。

    “妈的,这倭狗就这么想给人当狗?”陈松一边嘀咕一边让亲卫把东平政秀拉到一边。

    后世的人因为看的是满清奴才张廷玉编的明史,又受了猪尾巴辫子戏的污染,想当然地就认为明朝好象是很差劲。

    其实这完全就是个黑白颠倒的事,那个时代的大明周边四夷可是哭着闹着想做明人的!那会象后世虏朝,一帮傻x女人居然还去嫁给黑人!

    (广州女孩子们表示:这锅我们不背!鬼知道那些嫁黑人,引进黑人的是哪些傻比!)

    闲话少说,且说王瑞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在武田宅院里转了一圈,见院子还算是精致,王瑞当即便决定,就以武田宅院作为全军的临时指挥部。

    只不过这武田家宅院,比起大明的院子来就好象小了一圈,仿佛象是一个信版。嗯,倭狗人都矮小!

    不过,院子房内的用具设置却颇为精美。看来这武田家依仗着处于贸易线上的便利,可没少赚到金银。

    天快黄昏时,龙尽虏和朱磊先后前来报告:港内的倭人,没有逃掉的全部杀完了。

    “哦!”王瑞闻言后,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

    “南京的同胞们,王某今日开始为你们报仇了!”他在心中默默感叹道。

    龙尽虏和朱磊刚离开去安排军队警戒及用餐宿营等杂事,潘学忠和尹迪就带着一帮人大喊大叫地从外面走了回来。

    “三弟,你的这个傻兵真是厉害!杀了一百一十八个!哈哈!”潘学忠的声音大老远就传了进来。

    “真的杀了这么多?哈哈,二哥,你可记得要给他发奖金!”王瑞大笑道。

    当日晚间,王瑞由武田长东的大女儿陪寝,总算是把自己在明代的处给破了。

    当然潘学忠和朱磊龙尽虏等一众军官,也去寻了武田宅院中的女人去折腾了一晚。

    第二日早饭后,王瑞又下令将武田家中的女人全部交给浮山军慰安,让所有参战的士兵们都爽上一番。

    王瑞可不象以前看穿越小说时看到的傻比主角,会圣母婊的把后世的观念带到明代。

    作为一个前世的创业小老板,王瑞可没有道德洁癖,他只有铁和血!

    倭狗对中国人民做过的事,他王瑞有什么不能做回来?他又不是假仁假义的黄俄虏朝!自己爽了,肯定也得让兄弟们爽上一番。王大人可是爱兵如子滴!

    “大人!潘少爷下令杀光武田家所有的人,连给你侍寝的那女子也不放过。到底杀不杀?”王瑞正在胡思乱想之间,龙尽虏和朱磊走进来询问道。

    “我在海上的军令是如何的?”王瑞微笑着问道。

    “此战一切听从潘少爷指挥!”两人一同立正回答道。

    “那还不去执行军令!滚!”王瑞少见地发了火。

    两人黑脸一红,立马急急火火地跑了出去。

    片刻工夫之后,武田家宅院内外各处都是一片哭声和惨叫声。

    “武田,对不住了,我是答应你了,可是中国人民不答应,潘少爷不答应!再说这可是高丽棒子干的!”王瑞微笑着自言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