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杀人比赛
    “潘总指挥!这帮小子把道路打扫干净了,我们上岸吧!”王瑞笑着和潘学忠开起了玩笑。

    “上岸!马上上岸!老子也要去杀他娘的几个倭寇!”潘学忠一兴奋,直接就骂出了粗话。

    其实,潘学忠平时很讲究风姿气度,可是从来不会骂粗话的。

    不过,他此时正处在得意之中,对自己的失态完全浑然不觉,完全就是一副活脱脱的“富二代”嚣张作派!

    在五十多名亲卫的护卫下,王瑞和潘学忠一起上了岸。

    等王瑞来到福江港的码头上,脚踩着倭国的土地时,他忍不住一声大喊:“小日本儿,老子来了!都给老子死啦死啦的!”

    众人看着王瑞也突然大喊大叫了起来,心道:大人今日怎么也这么兴奋了呢?看来这兴奋也会传染。

    他们却不知道,王瑞这个后世另一时空穿越过来的人,可是最了解倭狗在华夏大地制造了多少惨案和暴行。

    特别是抗战胜利后,哪怕是进入到二十一世纪,倭狗也还是不承认自己的暴行,还对华夏进行无数次的欺侮和挑衅。而后清虏朝的抗议部,却只能从周一抗议到周五。

    而现在王瑞得以亲领我大汉强军,第一次踏上了倭国的土地,历史终于可以在这里反转过来,怎能不让王瑞激动万分呢?

    “大人!我也想领潘少爷的奖金!”王瑞正在激动之间,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寻声望去,却是那个因为得了一等白刃突击勋章,调进亲卫队的尹迪尹大弟。

    “大弟,不许胡言乱语!我们亲卫队是保卫大人安全的亲军。不是你想去哪就能去哪的!”陈松因为聪明伶俐,学习很快,所以被提拔成了亲卫队的小队长。

    他一看尹大弟不合时宜地跳出来请战,赶紧出言制止道。

    “哦!是尹无敌呀!你也想拿潘少爷的奖金?”王瑞笑着看着尹迪问道。

    “嗯!大人,好久没杀敌了。手都快要木了!”尹迪傻笑着大着胆子说道。

    “好吧,陈松,你留下二十人保护我就好了。其它人跟尹大弟去,给老子参加杀人比赛!”王瑞手一挥,直接将陈松这边的二十人留了下来。

    “杀倭寇去喽!”尹迪象一个刚得到心爱玩具的孩童,兴高彩烈地冲了上去。

    “男儿自当杀人行,岂因儒寇误此生!大弟等等,本少爷要和你比比!”潘学忠说完后,也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疯了!都疯了!”王瑞看着潘学忠的背影,苦笑着说道。只好赶紧吩咐潘家的随从武师跟上去护卫。

    说起杀人比赛,不得不说到在王瑞所在的前一时空,两个日本刽子手的百人斩杀人比赛。

    王瑞记得自己以前学历史的时候,历史书上有一张图片,说的就是两个日本人比赛杀中国人,看谁杀得又快又多,被称为“百人斩”。

    这件事的主人公是两个日本少尉,名字叫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事情发生在南京大屠杀之前,他们是从上海奔向南京途中,一路上路过无锡、常州就比赛杀中国人,一路杀杀杀……

    最后向井敏明杀了106人,野田毅杀了105人。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是谁先杀到100人,就说要不我们重新比赛吧,看看谁先杀到100人。这件事被称为“百人斩”,当时还上了东京朝日新闻。

    这俩狗东西犯下这种滔天罪行,但是他们毫不在意。他们在杀人过程中武士刀口都砍卷了,他们认为这是一种骄傲。还把砍卷了的武士刀送给了东京朝日新闻,保留存证,表示他们确实是杀了这么多人,不是吹牛。

    日本战败东京审判时,中国代表团有一个人叫高文彬,他在东京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份记录着这俩刽子“百人斩”的报纸。高文彬十分气愤,马上通报了南京国民政府。

    先总统蒋公中正看到之后也特别气愤,说一定要把这两个沾满了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引渡到中国来,接受中国人民的审判、执行枪决。

    在大量人证、物证事实存在的情况下,公审法官判处二人死刑。1948年,在南京的雨花台,对向井敏明和野田毅二人执行了枪决。这两个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终于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报应。

    大概在1971年的时候,有一个朝日新闻的日本记者重提此事,痛斥了侵华战争中残杀中国人的罪行,其中就提到了“百人斩”的这两位主人公井敏明和野田毅。

    在2003年的时候,公井敏明和野田毅的后人居然起诉了这个记者(已经30年过去了),说他歪曲事实,颠倒是非黑白,让他赔偿33万美元。最后日本法院因为证据不足驳回了原告起诉。

    这种起诉理所当然要被驳回,这两个刽子手是在中国处决的,早在1948年就已执行了枪决。他们的后人不敢告中国政府,就去告这个30多年前痛斥战争罪行的无辜的日本记者——这真是挺可笑的一件事情。

    王瑞从这件事中得出一个结论:无论是倭国鬼子,还是建奴鬼子,一有机会,就应该对其进行斩草除根的斩杀!无论是襁褓中的婴儿,还是满婆腹中的胎儿,都不可以有半点妇人之仁去轻易放过。

    君不见建奴这个奸细民族,日本鬼子来了,立马跳将出来配合侵略者要成立伪“满洲国”!

    那些辛亥革命时带了我汉人民脂民膏逃往海外的爱新觉罗满遗后代们,等到另一时空的后清虏朝时,又摇身一变跑回来投资拍电影电视,不惜余力歪曲历史。更将屠夫杀人狂努尔哈赤多尔衮等人,美化为英明神武的开国之君、千古名将!

    王瑞和所有有血性的汉人民众一样,对这种胡言乱语都是嗤之以鼻的。他真想对这帮禽兽崽子们骂一句:“放你娘的臭狗屁!”

    今天王瑞穿越了过去,他可不想学后清虏朝的假仁假义。对黑白外夷点头哈腰、四处撒钱,对自己的民众却是敲骨吸髓、凶残无比。

    王瑞要的是以铁和血,重塑中华历史。他甚至想,后世的人是不是要称他为“铁血大帝”?

    “潘少爷,我杀了四十六个了!”满身是血的尹大弟一刀将一个漂亮的倭人妇女劈死,憨笑着对不远处的潘学忠吼道。

    “你真是一个傻瓜!这么漂亮的倭狗女人,你都不知道玩玩再杀?哈哈!你这个傻兵!”潘学忠哈哈大笑着,又一刀将一个倭人老者劈死。

    “潘武!我杀了多少个了?”潘学忠回过头问跟在身边的一个家丁。

    “少爷威武!杀了三十五个了!”潘家家丁潘武回答道。

    “哎,看来是比不过这个愣小子了!由他去吧!”潘学忠甩甩酸痛的手臂,有点疲惫地叹息道。

    “哇哇,我捡到宝啦!杀呀!杀!”尹大弟看到前面逃出来一家倭人,大约有七八个,立马兴奋地哇哇叫喊着,提刀冲了上去。

    他不管不顾地大力砍杀,十息功夫不到,就将这一家人全部砍死在地上。

    “四十六,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五十……,四十六,”尹大弟抓着脑袋数起了数,可是他的算术水平好象有点差,数了半天,还是没有数清楚。

    “真是个傻兵!潘武,你去跟着他,一边保护他,一边帮他数数吧!”潘学忠哭笑不得地命令道。

    “是,少爷!”潘武应了一句,就往尹大弟的方向跑去。

    “傻兵!你杀了五十四个了!快走吧,你尽管杀,我帮你数数!”潘武说道。

    “谢谢潘少爷!”尹大弟还是憨憨对着潘学忠一笑,又撒腿向前冲去。潘武赶紧提刀跟在他后面。

    尹大弟脑子一根筋地想着要拿潘学忠的奖金,登陆的浮山军士兵中这样想的人也不在少数。毕竟这一百两银子可不是一个小数!

    要知道浮山军的军纪极为严酷,私藏缴获可是杀头的大罪。以前可是有好几个人的脑袋,因为违背军纪,被割下来挂在浮山湾出海的大路边木杆上的,它随时随地提醒出海征战的士兵遵守军纪。

    不过每次出海作战,都有几倍于月饷的海外作战津贴,所以绝大多数的人,都能很好地遵守军纪。

    不过这一百两银子,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有了这一百两,任何一个家庭都可以直接奔个“小康”了!哦,明代还没有“小康之家”的说法。

    何况这杀倭寇,杀得越多,大人也越高兴不是?说不定大人见了高兴,就把咱调入亲卫队了呢。

    再说了,这奖金可是潘少爷给的,大人也赞同的。一回到浮山前,就可以领到白花花的银两回家去。这是多美的事呀!

    许多士兵在金钱的刺激下,疯狗一般地追着进入自己视线的任何一个倭人拼命砍杀。

    “五十二”,“七十八”,“快帮我数数!”福江港内到处是一边杀人一边计数的浮山军士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