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奇袭倭港
    左右的士兵收到熊文杰暗语的命令后,开始向身后和左右的船只打出旗语。

    后面的浮山军船只开始飞快地散开,向着港内的船只包抄而去。

    “武田君,这么多的船只进了港,这次可以收到很多停泊金了!武田君的功劳可是大大滴!”一个叫小犬一郎手下满脸堆着笑,拍着武田多吉的马屁。

    “是滴!小犬君,你滴,也是功劳大大滴!”武田笑着拍了一下小犬一郎的肩,得意地回头向后面望去。

    一望之下,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只见身后的船成一个弯弯的“一”字型,已经接近了港内外围的所有船只。

    他猛地感觉有点不妙,急忙大吼道:“海盗#盗来了!”

    他话音刚落,六七个黑乎乎带木柄的铁柱就扔了过来,“轰轰”地在武田等人的小船上炸开。爆裂的铁片,直接将船上的人全部炸成了碎片。

    爆炸声就是命令!爆炸声响起后,各个船上的浮山军士兵,纷纷向面前倭船上的人发起攻击。

    “冲过去!手榴弹招呼!”黄海清满脸涨得通红,大呼大叫地指挥着军队作战。

    一队又一队士兵的开始冲上靠近的倭船,在各自队长伍长的指挥下成小组作战。

    “轰”、“轰”、“轰”!爆炸声在各处纷乱地响起。手榴弹爆炸后,浮山军士兵开始冲进船舱里,清杀未死的倭狗和伤员。外围的倭船很快被一队队的浮山军控制和占据。

    后面的士兵和水手则通过搭在船上的木板,快捷地向前冲去,以便操控前面的倭船,向更里层的倭船发起攻击。一时间,福江港内一片惨叫和混乱。

    “快!快,快!马上靠岸!这次老子绝不能让狗日的龙五占先了!”朱磊站在船头上,满口粗话地下着命令。

    “把总,这边船靠不了岸!怎么办?”一个队长急冲冲地跑过来向朱磊报告。

    “笨蛋!靠不了岸,你不知道游上去?每一人拿一截木头,跟着老子游上岸去。”朱磊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抓起一个一个木头扔进海里,然后自己吊着一根缆绳滑了下去。

    其余的人看他这样,开始有样学样,找了木块扔下海,然后一个个地通过甲板上的缆绳吊入海里。

    朱磊下海后,赶紧吩咐水性好的人在海中接应后面的人下船,自己则亲领一队二十多人的小队开始从海边的杂草中上岸。

    上岸后,朱磊马上带领士兵排列成防御队形警戒,同时接应后面的人下船上岸。

    经过一刻多钟,朱磊带领的一百来人终于一个不漏地上了岸。

    稍事整理后,朱磊也不管大多数人还是落汤鸡,就开始下达命令:“分成三队,跟着老子往港区中间冲!杀光路上遇到的所有倭狗!别给老子又落到龙五的后面!”

    不过,龙尽虏这支人马显然就比朱磊这边顺利得多。他们的船冲到岸边时,刚好在一个石崖边,虽说和礁石猛硌了一下,有两个倒霉蛋不小心被簸进了海里。但很快就由船上的人放下木板救了上来。

    他们整支人马通过搭在船头和石崖上的通行木板,小半刻功夫不到,就全部上了岸,很快就整好队形向着港区中部冲了过去。

    浮山军的船队进港时,倭寇海商头子左左木正和另一个倭寇头子铃木太郎正在“樱花楼”一边看着歌伎跳舞,一边痛快地喝着清酒。

    “樱花楼”总共有三层,虽然每层都不高,不过这倭人长得也矮,楼层就是矮点,却也并无甚大碍。

    但是总共三层的高度,在福江港中就算是最高层的建筑了。一帮海盗海商头子都以到“樱花楼”来喝酒找歌伎为荣。

    “铃木君,这次您可是赚的不少!听说你们,还拿下了明狗的一个小村庄!请让左左木敬您一杯!”左左木奉承地向铃木太郎敬着酒道。

    “左左木君!你滴过奖了!不过,那中国的女人铃木可是玩过几个了。五十多岁,三十多岁,十多岁的,我都领教过了!玩完就全杀了!”铃木太郎淫笑着说道。

    “哟西!铃木君大大的威武!下次让左左木和铃木君一同去吧!”左左木点头哈腰地说道。

    他只有一条海船,十多个跟班。这铃木太郎可是有三条大船,手下海寇六十多人的大团伙首领,由不得他左左木不巴结。

    “好滴c滴!”铃木太郎点点头,望着远处海面上驶进来的浮山军船队说道:“你滴看,这才是我倭国的大海商,几十多条大海船!嗯,可能是大将军幕府的船队吧!”

    “以后铃木君也会有样的大船队!只需要多去明国抢几次就可以了!铃木君大大的威武!”左左木继续点头哈腰地迎合道。

    “轰”、“轰”!铃木太郎正在享受左左木的恭维时,海边突然传来一阵阵的爆炸声。

    “什么人打炮的干活?”铃木太郎疑惑地问道。

    “是海盗!大股的海盗来了!”左左木惊恐地大喊道,然后掉头便往楼下冲去。

    海边的那艘中型倭船可是他全部的家业,他可不能让海盗抢了去。

    “操刀子,海盗来了!快,快快!跟我回船上去!八嘎!你的笨得象猪,快给我走!”铃木太郎冲到樱花楼的一楼酒馆里,对着一干手下的倭寇吼骂道。

    五十多个倭寇在铃木太郎的喝骂下,开始急急忙忙地往回赶去。

    每个倭寇心中都十分着急,因为他们在岸上去喝酒,好多人都是没有带武器的。那怕带了武器,也不过是短匕首而已。如果遇到全副武装的敌人,你叫他们拿什么去抵抗?

    可是他们实在是运气不好,跑出两百米不到,就和朱磊带领的三个小队撞了个正着。

    朱磊一看五十多个倭狗男子向海边跑去,就知道他们是想上船,当即大吼一声道:“三小队堵住往海边去的路!其他人,跟老子冲,杀光这股倭寇!”

    “杀呀!”、“杀倭寇!”训练有素的浮山军士兵兴奋地叫喊着冲了过来。

    他们一伍为一组,对着几乎手无寸铁的铃木太郎这伙倭寇便展开了屠杀!半刻钟不到,五十多个倭寇便被血淋淋地杀死在海滩上。

    “快,快快!重整队形!往房子多,人多的地方杀!等海军那帮人上了岸,你们他娘的,连汤都喝不上了!”朱磊虽然也很受王瑞重用,不过作为有血性的高层军官,谁又不想表现自己呢。

    看王大人现在这个架势,要钱有钱,要背景有背景,手握近万强军,肯定是会大有发展的。封侯封王也未必没有可能。咱可要紧紧跟上,不能落伍了!

    朱磊在这边争功奋进,龙尽虏在另一边也并未示弱。他最先上岸,担心轻兵冒进,被敌人反咬,所以选择了稳扎稳打的战法:就是彻底打垮、杀光自己遇到的每一股倭寇后,才再往下一个地点攻去。

    他遇到的情形也和朱磊遇到的情形类似,这些上岸玩耍的倭寇大多数人都没有带上兵器,有的也只不过是一些小刀匕首而已。

    这就让龙尽虏这支人马的屠杀活动进行更加顺利。在慌乱中没有组织、没有完整武器的倭狗们,很快便被冲锋过来的浮山军杀掉了五六百人。

    “杀呀!杀!”,“我杀了十一个倭狗了!老子要领潘少爷的奖金!”,“老子杀了十三个了,谁敢和老子比?”被杀戮刺激得两眼发红的浮山军士兵们大喊大叫着,跟着长官四处追杀眼前的倭狗。

    “黄副连长,安排人守船,接应大人和潘少爷上岸。其余人,全部跟老子上岸,杀光你们眼前看到的任何倭寇!把潘少爷的奖金全给老子领回来!”熊文杰大吼着下达命令。

    “怎么又是我?”黄海清嘀咕道。

    不过,熊文杰却没有听到他的嘀咕,他正在骂骂咧咧地喝令海军连的士兵上岸:“那个谁?你这个小队下船为什么这么慢?快快!给老子冲上去!晚了,别说潘少爷的奖金,汤都让其它的兄弟部队喝完了!”

    近三百人的海军连,除了一百来人留下守船,其余的两百多人也很快全部上岸,结成五个小队,分别向港内房多人多的地方杀去。

    “大人,黄副连长派人前来报告,除了被炸沉的两艘船,倭寇的海船全部都俘获了!熊副连长正带领海军连的士兵上岸作战.熊连长评估,您可以上岸了。”陈松跑到船头向王瑞报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