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三光政策
    福江岛属于倭国五岛列岛,倭国九州西海岸外群岛。

    现属长崎县。呈东北-西南向。包括福江、久贺、奈留、若松和中通5岛,以及附近众多岛屿(多为无人岛),亦包括福江岛西南约六十公里的鸟岛和男女群岛。

    其中福江岛人口最多,因为处于倭国和大明朝鲜的贸易线上,经济也最为繁荣。明代时,光福江港就有人口三千多人,算是一只“小肥羊”!

    这只“肥羊”王瑞当然不会放过。他这次和潘学忠出来后,虽然也打过几仗,但是因为对手实力实在是太小,打得一点都不过瘾。

    有时遇到的是只有两三条船的小商队,多的也不过六七条商船而已,每次战斗都象这次打倭寇一样,摧枯拉朽般地就打完了。

    虽然抢到的金银物资超过了三十万两,但对于王瑞和潘学忠这两个狂热的好战分子而言,总觉得此次出来还玩得不够完美。

    潘学忠一提议后,王瑞便招集随行的各部军官商议,将攻打倭国福江岛纳入此行的最后一个作战目标。

    “打倭国?好呀!老子早就想去了!大人,这次可轮到我这部人马作先锋、冲前面了吧!”龙尽虏是以王瑞亲卫队长升职为把总的,他一直渴望通过打一场硬战来确定自己在高层军官中的地位。

    这次王瑞和潘学忠亲领军队作战,他软缠硬磨的请战,总算混上了一个出征的名额。

    现在在浮山军和即墨营,人人都知道出海作战是升官发财的好机会,从军官到士兵都在积极争取,要象他龙尽虏这样来插队可是很不容易的。前面还有无数的请战书排着队呢。

    以至于徐福陈铭等人得知王大人亲领大军出海作战,居然是龙尽虏随行后,在喝酒时就拍着桌子大骂:“狗日的龙五,以前在亲卫队老子就不讲他了,那是保卫大人的亲军。现在出来做主官了,还是他娘的尽占便宜!”

    “可不是嘛!他狗日的,上一趟他才去了多久?这次可是轮到你徐老哥上的!就是你徐老哥不去,也得我这个大人的义弟随行不是?”陈铭附和道。

    “你狗日的陈铭也不是好东西!啥叫老子不去?老子去得了吗?大人一句:‘徐福,你小子沉稳,我信得过你,你这次就不去了,好好和马把总镇守家业!’,老子就只得乖乖的呆在这里。”徐福抱怨道。

    “你狗日的‘胡哈儿’,你他娘的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大人如何安排,自然有大人的道理!也是你狗日的可以在背后说道的?”陈铭一下子生了气,拍着桌子大骂起徐福来。

    “妈的,老子俩个在说龙五那个狗日的,现在我他丫的还自个儿吵起来了h酒,喝酒!”徐福突然发笑,举起杯来又找陈铭喝了一杯。

    他们不知道,龙尽虏也在海上挨骂了。

    “尽虏,你这冲动的性格能不能改改?什么情况都不明白,你就要冲前面?让潘少爷先介绍介绍福江岛的情况再说吧!”王瑞皱着眉瞪了他一眼。

    这才转头对潘学忠道:“二哥,你看这帮小子都着急得不行了,你来说说这福江岛的情况吧!”

    “福江岛的人口主要集中在福江港,大约有三千多人,多为海商和水手。也可以说这些人都是海寇,他们平时行商,遇到比自己弱的,他们就摇身而变成了海盗,毫不留情地杀人抢劫。所以,大家可不要轻视他们的战力!福江港成葫芦形,咱们只要顺利接近葫芦口,这些倭寇就一个都跑不掉!”潘学忠说道。

    他之前随叔伯们跑船时,是到过福江岛的。所以,他对福江港的情况是甚为了解的。

    “大人,我有一个主意!咱们让前面的船都挂上倭寇的朱印旗,冒充倭寇的船,这样就可以出其不意地接近福江港,打倭人一个出其不意!”此次随同出战的朱磊建议道。

    哦,这朱磊还挺有脑子!王瑞看了看这个长相和年轻版陈冠希一样帅的英俊军官,满意地点了点头:“嗯,是一个主意!”

    “主意是一个好主意!只是这船进了港,是会有人来接洽引航的。咱们都不会讲倭国话,会不会露了马脚?”熊文杰想了想后发问道。

    “哈哈,这个,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潘家的随从中就有不少会讲倭国话的。”潘学忠笑道。

    “那好!我命令:此战由潘学忠全权负责指挥!潘少爷的每一句话,各部必须当作军令遵守!违抗者,一录军法从事!”王瑞命令道。

    “是!大人!”众军官“嗖”的一声站起来吼道。

    不过,他们每个人都在心中疑惑不已。虽说这潘少爷是大人的义兄,对这倭国的情况也熟悉,但这近六百人的队伍,他能指挥好吗?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来时,王瑞和潘学忠就基本上全部讨论好了。王瑞和潘学忠讲了另一个时空小日本的野兽在中国南京进行的杀人比赛后,潘学忠就恨恨地说要来个以牙还牙!

    当然,王瑞讲述时将事件的发生时间和地点,改在了明代松江的崇明岛。

    所以,潘学忠听了后,也认为这样一个惨事是真实存在的。他便自告奋勇地要代王瑞指挥这次作战,王瑞短暂地犹豫一下之后就欣然同意了。

    后世无聊的史学家对这次事件进了详细的研究,想要找到潘学忠为王瑞背黑锅的证据,但都一无所获。

    不过,当时与会军官们的回忆录,却从不同角度证明:当日所有的作战命令,全部出自后来的海贸大臣潘学忠之口!

    “是!大人!”潘学忠比众军官反应慢,不过他也学着众人的样子向王瑞行了一个军礼。

    等王瑞点头回礼后,潘学忠开始面向众人下令:“我命令,黄海清!熊文杰!你们在前面的船上指挥,用会倭话的人应对倭狗盘问。接近倭船后,立即控船杀光每条船上的倭狗!不要顾惜手榴弹,我们这次回去后,有的是钱造!”

    看到两人应命坐下后,他又命令道:“龙尽虏,朱磊!你们分左右上岸!上岸后立即向中部攻击,阻击倭狗上船!”

    等到两人遵命坐下,潘学忠突然恶狠狠地命令道:“除了守船的人外,全体上岸!对倭狗实行三光政策:杀光!抢光!烧光!自由开展杀人比赛!以一百零六人为最低标准,凡是达到这个数字的勇士,有一个算一个,本少爷奖雪花银百两!”

    “啊!”此言一出,众皆哗然。

    “执行军令!”王瑞大手一挥吼道。

    两个时辰之后,汇合了后面载物的海船后,浮山军将前面的五条船挂上了倭国的朱印旗,组成一只接近二十条船的大船队,大摇大摆地驶进福江港。

    朱印船,是指持有“异国渡海朱印状”,被许可前往安南、暹罗、吕宋、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进行贸易活动的船只。船主主要是西南大名、幕府官员、内外豪商。

    朱印船贸易期间,日本来往于海外的人数约有超过十万多人,称得上是日本的大航海时代。东南亚一些地方甚至还出现了有数百上千的日本人定居,实行倭人自治制。

    朱印船一般认为是文禄元年丰臣秀吉开始的,但是近年来“德川家康说”也得到很多人认可。

    朱印船输入了生丝、绢织物、棉织物、毛织物等中国商品,鲨鱼皮、象牙、胡椒、水牛角、铅、药等东南亚商品。输出物主要是银、铜、铁、硫磺等矿物,其他还有刀剑、工艺品等等。

    明代的日本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产银国,有相当的购买力,对英国、荷兰、西班牙等国的西方商人来说极具诱惑力。

    “当家的,你们是哪家的船?”一个武田家的家将看到有一支大船队进港,就驾了一艘小船过来打听。

    武田家族,福江最大最有势力的家族,港口的许多生意都是控制在他家手里的。所以说这福江港,其实就是武田家的私港。

    “你们滴,什么的干活?我们滴,是大将军幕府的船队!快快滴,开路滴干活!”熊文杰边上一个潘家会倭话的随从装腔作势地吼道。

    “好滴c滴!请随我们来!”这个叫武田多吉的家将一听是幕府的船队,便点头哈腰地招呼道。

    “开路滴干活!”熊文杰和身边的人对视一眼,怪声怪气地吼道。吼完后,他自己脸上都忍不酌笑。

    他们攻击朝鲜时,装扮成倭寇的次数多了,现在可是学得活灵活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