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谈倭色变
    朝韩高丽木浦,月夜风高杀人夜。

    等到所有的人登上木浦城后,熊文杰下令点起火把,焚烧城楼,同时向县令衙门攻去。

    “号子给给!”熊文杰带着海军士兵,喊着倭人的口号,冲进木浦县衙,疯狂地见人就杀,整个县衙内血流满地。

    在县衙内搜刮一番之后,熊文杰又带人冲进边上的县衙府库,开始疯狂搜刮府库内的贵重东西。

    粮食、布匹、金银凡是能带走的东西,都被浮山军抢掠一空。从府库出来后,每个士兵都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看看抢得差不多了,熊文杰这才下令点火焚烧府库和衙门。

    众人一边放火,一边往城门杀去,沿途躲闪不及的人群都被斩杀一空,整个木浦到处火起!

    此时的木浦如同一个脱光衣服的美女,在一干强盗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有听到声音冲到大街上的,也被熊文杰的海军一通砍杀,大街上到处都是零乱的尸体。

    这些亲人被杀,房子被烧的朝鲜人,悲惨万分地哭天喊地。

    冲到城门口时,城门的守兵也不知逃到了哪里去了。熊文杰清点了人数,满载而归地顺利出了城,远远地看到卫所那边也是一片火起。

    “看来海清也得手了?”熊文杰笑道。

    “点起火把,冲过去接应!”熊文杰再次下令道。

    “鸭鸡给给!鸭鸡给给!”士兵们点起火把,喊着似是而非的倭人口号,迅速地向卫所那边冲去。

    还没冲到县城到卫所大路的一半,一队人马冲了过来,熊文杰正要问是不是黄海清,那队人马却慌慌张张地四下逃了开去。

    熊文杰也不想多出是非,当即下令军队保持队形,继续往卫所营地冲去。

    “鸭鸡给给!鸭鸡给给!”快到卫所时,一大队人马喊着口号冲了过来。

    “哈哈,是海清他们!”熊文杰笑道。

    语音未落,就听到了黄海清的大嗓门:“哟西,你们,是不是倭寇的干活?”

    “干你个头!快点过来!”熊文杰骂道。

    “头儿,这次我们可是发了!这卫所的军官还挺有钱的。光白银起码得有七八千两,你们那边怎么样?”黄海清兴奋地问道。

    “先不讲这些!你这边还顺利吗?有没有人员伤亡?”熊文杰问道。

    “有伤亡,不过,说出来就丢死人了!有两个小兔崽子去强女干女人,做事时没有防备,被人家的家人打死了。我也是清点人数时才知道的!”黄海清皱起眉头,难堪地回答道。

    “不管了,把他们的腰牌带上就行了。回去总结时,就当成反面例子来教导士兵吧!现在,集合队伍回去!”熊文杰一挥手说道。

    一夜无事。第二日清晨,熊文杰对着这帮背着大包小包的海军士兵们吼道:“兔崽子们,我们回去了!”

    “回去了!”,“回家喽!”一帮海军士兵也跟着兴奋地吼道。然后开始在军官们的带领下,一队队兴高彩烈地上船。

    “也不知这帮兔崽子跑哪里去了?”这日王瑞在浮山湾的公事房里踱着步,对潘学忠等人嘀咕道。

    大海茫茫,人类何其渺小!一想到海军连出去了二十多天,却没有任何音讯回报,王瑞就会莫名的紧张。

    “我这海军连首次出去寻机作战,该不会遇上风暴葬身鱼腹了吧?”

    “大人!我们回来了!”正在牵挂间,黄海清的大嗓门在公事房外吼了起来。

    “回来了?”王瑞一边大声喊着,一边冲往大门外。

    等看到熊文杰和黄海清两人一脸兴奋的模样时,他激动的心情终于平复了下来,微笑着问道:“这么多天,你们跑哪去了?”

    “大人,我们去朝鲜那边,打到木浦去了!”熊文杰眉开眼笑地回答道。

    “大人,这次我们可是发了!白银起码都抢到三万两!三万两呀,大人!”黄海清也兴奋地跳出来献宝。

    “好,好!进来说吧!”王瑞高兴地拍着两人的肩膀。

    这两人还不等王瑞坐定,便开始兴奋地争抢着报告。潘学忠在旁时不时和王瑞交换一个微笑:瞧,还是抢钱爽吧!

    等二人说完,王瑞总结道:“先交接缴获,安置受伤的士兵休养。海军连全员放假一天x来后,每个参战的士兵,都要参加战后总结会。到时我也去听!去吧!”

    “大人!那个,那个,有没有奖励?”黄海清抓抓头,期期艾艾地问道。

    熊文杰则低着头,不敢看王瑞的眼睛。

    “你们去制订一个条例,一个是海外津贴,一个是战斗补助,当然作战有功的,也有奖励。但是也不要弄成纯粹的金钱刺激!”王瑞吩咐道。

    等到两人出去后,一边的陈铭问道:“大人,他们怎么去打木浦?依我讲,最该渡海去打建奴!”

    “打建奴?你们都是这样认为的吗?”王瑞笑着摇了摇头。

    最后见众人都浮现出认可的神情,他这才回头对方元道:“文渊,你来给这帮小子讲讲,为啥我们现在不能渡海去打建奴?”

    浮山湾公事房内,一干和军官和亲卫都望向方元。早就和王瑞探过这个问题的潘学忠也转过头来,众人都用探寻的眼光期待着答案。

    潘学忠明白,王瑞这是要通过方元的嘴把有些话说出来。

    方元手理美髯,享受着这种智商超人一等的快感,动作优雅地收起从来不离手的松石流水画扇。

    然后,他又扫视了众人一圈,这才笑着说道:“不瞒众位,此等方略正与大人的高瞻远瞩有关。大家想想,现在这辽东那边有多混乱?建奴、东江镇、关宁军,各方势力犬牙交错,场面何其复杂纷繁!大人如以一守备之职,远渡辽海参战,打败了,便得自已吞下苦果,说不定还会落个擅自出兵,丧师侮国的罪名!所以,现在我们去打建奴,那是一点都不划算!”

    “先生,以我们浮山军的战力,未必就弱过东江镇关宁军,他们打得,咱们有啥打不得?咱们还有船,打了我们就上船,他建奴再厉害,能跑到海上来?”陈铭反问道。

    “是呀,大人,咱们甲坚兵利,军纪士气可不是关宁军、东江镇所能比的。咱们可以自由挑选时间,打了就跑,用大人的战法说来,就是闪击战加游击战。所以咱们要去打建奴,还是很有胜算!”旁边的徐福说道。

    “这帮小子,讨论起军务来,个个都挺会讲。文渊,你就别介意了,接着讲!”王瑞宽容地笑道。

    “好!大人,我接着讲。还是先讲打不打得赢的问题。咱们现在打的是什么?是山贼,是土匪!这不是正规军,乌合之众而已。建奴军纪残忍,战力还是颇为强横的。而且建奴大多数都是骑兵,我们现在能不能打败建奴,还是未知的。大人肯定不会用我军宝贵的人力物力,远涉辽海去冒这无谓之险。”方元说完,众人皆默然无语,王瑞也沉默地点头称是。

    方元一扬画扇,姿态极为潇洒,又接着说道:“便依众位所言,我军渡海去打,也打胜了。那是不是大家都可以升官发财了呢?事实上,这种情况完全就不会出现。这军功,肯定会被一帮上官贪没了。但是,我即墨营浮山湾的实力,却展现在了一众上官面前。到时今天调你们去关宁,明天调你们去蓟镇,你们说大人去还是不去?”

    众人听了,一个个的都变得垂头丧气。

    王瑞见了后,哈哈大笑起来:“哈哈,看看你们这帮没出息的!酗子们,抬起头来,鼓起你们的勇气!建奴,我们肯定是要去打的,他们就是我即墨营首要的大敌。现在我们去海上、去朝鲜、去倭国,除了抢夺军资,壮大自身的实力,最重要的是实战练兵。比如这跨海作战,如何寻找登陆地点,如何寻找攻击时机,都不是在纸上能写出来,用嘴巴能说出来的!那怎样才能获得这样的战力?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打出去!所以,我们以后要不断的发起这样的攻击,以后人人都有份!”

    一众军官亲卫听了,都赞叹不已,热烈地鼓起掌来。

    方元看到众人如此表现,眼神里怪怪的:这些军官亲卫怎么如此没有规矩?

    “这个鼓掌,就是大家表现赞同和高兴的方式。”王瑞一下子就看透了方元的心中所思,笑着解释道。

    次日,王瑞传令即墨营、镇海堡的驻防军官全部来浮山湾参加军事会议。

    会议上,王瑞正式做出布署:以两百人为单位,轮流在浮山湾参加海战和登陆作战的训练。训练完后,拉出海去实战轮战。

    一时间,黄海之上倭寇又起,大明往朝鲜倭国的商贸基本断绝。

    大明北方海商都开始谈倭色变,摇头叹息不已。谁也不知道自已的海船以及货物人员去了哪里,到底是被这倭寇抢了,还是遇上了风浪葬身海底了。

    不过,在浮山湾的王瑞却天天开心不已:每个月两趟的海上轮战,每次都能抢回几万两白银,以及无数的丝绸茶叶粮食等物品。特别是还有大大小小的海船。哦,现在得叫作战缴获了。

    “看来还是抢钱来得快!怪不得欧洲的白皮鬼子能在近代很快发展起来。去全世界抢,当然来钱快呀,能不快吗?老子也在明末来个有样学样。”王瑞在心里美滋滋地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