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海军初战
    这日晚间,王瑞照例叫了马举和陈铭过来一起为潘学忠接风。

    酒足饭饱之后,潘学忠笑道:“三弟,你不是说要去打倭国的吗。这次可否出发?咱二哥好跟你一起去!”

    “二弟!切莫胡言乱语!现今我们这若大的军队和产业,没有三弟坐镇怎成?你可还记得‘白龙鱼服’的典故?以后切勿如此言语!”作为大哥的马举考虑事情最为周全,直接训了潘学忠一通。

    潘学忠最近一直春风得意,没想到今晚被马举一通批评,他期期艾艾红着脸,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大哥放心,我和二哥都不去!我要留在浮山大炼钢铁。这次我就派海军连的小子们去转一转,让他们先探探路!”王瑞赶紧出来打着圆场。

    “传令海军连,做好出海作战准备!七月初七准时出发!”第二上午,王瑞正式向熊文杰和黄海清下达了出击的命令。

    他特意选定七月七日这一天开启对倭作战,就是要让倭国的历史上也留下一个“七七事变”!

    两日之后,海军的儿郎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唱着军歌陆续走上八艘海船。潘学忠带来的部分水手船工也随同海军一同前往,他们中的许多人是老走海的,所以便被潘学忠派出去充当航海顾问和向导。

    王瑞会同马举潘学忠等人前来为海军儿郎壮行。看着意气风发的兵士,王瑞却是面色严肃,沉默无语。

    良久,他才回身走到熊文杰和黄海清等人身旁。王瑞一一和每个士兵点头致意,有时还会说上几句,或是理理他们的衣裳,拍拍他们的肩膀。

    最后,王瑞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拍着熊文杰的肩叮嘱道:“自由选择目标!打一下就好!也不用离海岸线太远!风浪太大就返航!”

    如果此行顺利,王瑞算是在中国的历史上打响了主动攻击倭寇的第一枪。

    虽然王瑞对这次首战,没有规定任何目标,熊文杰和黄海清还是决定,不能空手而归。

    不过,老天仿佛不做美,他们在海上航行了好几日,居然一条船都没有遇到。

    他们想找一支小船队打一打、练练兵的想法,眼看就要落空了!

    “这走了这么远,还是遇不到船。要不,我们往朝鲜那边靠,肯定就能遇到船队了!至少不会象现在这样,无头苍蝇似的在大海上乱跑!”熊文杰指着海图说道。

    “好!不打一下,回去和大人如何讲?难道说没遇到船,我们就只好回去了?这得让战兵营,近卫营的那帮小子笑掉大牙!”黄海清也附同道。

    于是,两人又带着船队,蒙头蒙脑地往朝鲜那边靠。

    经过两天航行之后,这日午间暸望手前来报告,说是前面发现了一个小岛。

    “连长,咱们有菜来了!冲上去打这个岛吧!总不能打都没有打就回去了!”黄海清说道。

    熊文杰原来一直呆在王瑞身边,接受了王瑞的民族主义思想。按王瑞的说法就是,只要离开了大明国境,那谁都可以作为攻击的目标。

    两人一合计,当即便下令突击小岛。

    这个小岛上只有五十多人的模样,见到有大的船队攻来,岛上的人一片慌乱,有些人着急地往海边的船上跑,有些人则往岛上的小山上逃。

    熊文杰指挥船队左右包抄,把想逃的两条船全部给堵在了港湾内。

    训练有素的的海军连未上岸前就先来了一通强弩攒射,将在留在海边阻击大队上岸的海匪们,射了个干干净净。

    在“马举强弩”的掩护之下,黄海清亲自带领一排四十多人冲上岸去。他们接应第二排上岛后,便开始在全岛对海匪展开追击。

    经过一个时辰的扫荡,除了在追捕中被杀掉的海盗外,活着的人便全部被集合到了海滩上。熊文杰挑出倭寇装束的人,二话不说就先杀了。

    其中一人在临死前用汉语大喊道:“军爷!我叫张铁林,我也是大明的人,我也是汉人呀!”

    “堂堂汉家儿女,竟作倭人装扮,与猪狗为伍,你死得不冤枉!”黄海清愤怒地骂道,随手给了他一刀。

    把倭人海盗杀光后,熊文杰又将朝鲜人挑了出来。然后让他们相互举报,凡是杀过汉人,去过大明沿海打劫的一律都杀了。

    这不,又有两个作大明人打扮的海盗小头目被挑出来杀了。

    经过这几轮痛杀之后,最后余下十人不到。熊文杰这才和黄海清一起,对余下人等进行细细的审问。

    审问后得知,这个只是作为海盗据点的岛虽然很小,不过储存的粮食却不少,再加上还有几艘海船没有跑掉,收获很是不小。

    黄海清等人一边杀人一边审问,还从山洞里搜出几千两现银。

    “副连长,现在有了这些收获,我们可以高高兴兴地回去了!”黄海清开心地说道。

    “回去了?大人给我们定了目标和返回的时间了吗?”熊文杰反问道。

    看着黄海清摇头,熊文杰得意地笑道:“我刚才也审问了,这里是朝鲜的大黑山群岛了!离木浦都很近了!老子在想,要不要来票大的,去打一下木浦城?”

    “打木浦城?去抢劫?”黄海清听了,惊得目瞪口呆,这他娘的也太胆大包天了。

    他心道,以前咋没发现这个副连长如此胆大包天呢。这木浦能说打就打了?!打不打得过故且不讲,就不怕引起邦交纷争吗?

    “对!老子现在是倭寇,老子就是来抢劫的!传令,改换着装,以倭寇的名义袭扰!”熊文杰果断地吩咐道。

    木浦,位于朝鲜半岛西南端,是全罗南道的一个小港。它向北与务安接壤,向西濒临西海岸诸岛,又比邻鱼米之乡灵岩地区。

    崇祯年间的木浦,是一个县治,县城外一里还有一个类似大明千户所的军队驻防。说是千户所,其实所内兵丁早就是农夫了,军官们忙着吃空饷、种田做生意,把大明卫所的腐朽学了个全套。

    虽然听王瑞说过朝鲜的军队都是渣渣战力,但远涉异国的熊文杰和黄海清两人还是分外小心。

    申时刚到,他们便挂着朝鲜水师的军旗,到达了离木浦十里外的一个偏僻小渔村。

    为了保守军队到达的秘密,两人豪不客气的下令屠灭了整个渔村。当然,他们也没忘了留下一些倭人的用品,好让朝鲜人发现是倭狗干的。

    两人一边下令兵士就地休息,吃点热饭热菜,一边派出两条小船前往木浦刺探城防和驻军情形。

    顺船前去负责侦探的李天昊,扮成四处售卖的哑巴货郎,不但去看了城外的卫所营地,还进到木浦县城内溜达了一圈儿。

    听完李天昊介绍后,黄海清兴奋地说道:“想不到这木浦县城,居然如此空虚,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干他娘的?”

    “现在还不能去!”李天昊摇着头笑道。

    “你小子是小看我们海军?怕我们打不赢?”黄海清有点不服气地说道。

    他本来就不太待见这个亲卫出身,负表军情的小队长,说起话来口气就不太好。

    “他不是怕我们打不赢,他是担心打完了掩盖不了我军的痕迹!这大白天的,肯定会有漏网之鱼跑掉。如果有人跑出去报告这是大明的军队干的,可能就要给大人带来麻烦了!”熊文杰耐心地解说道。

    “那可如何是好?”黄海清问道。

    “白天不能去打,咱们不能等到晚上吧?你黄大胡子的脑子坏了?”熊文杰笑骂道。

    熊文杰想了想,又问李天昊道:“天昊!这个木浦的城墙高不高?”

    “这个,我还专门注意了!这高丽棒子的城墙最多也不过两三丈,扔个飞钩就爬上去了!”李天昊得意地说道。

    “哦,这就好办了!留下一个排守船,其余人分成两队,亥时同时攻打卫所和县城。对了,海清!爬城梯和飞钩记得要准备好。”熊文杰仔细吩咐道。

    亥时中分,也就是后世晚上十点钟左右,熊文杰带着八十多名海军匍伏到木浦城下。

    七八个士兵轻脚轻手地举起登城梯,慢慢地竖起,靠牢在城墙上。

    熊文杰一招手,两个壮实的士兵,动作轻快地一前一后爬了上去。

    两个士兵椅了一下登城梯示意安全后,便持刀紧张戒备。城下的士兵开始一个一个的登上城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