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装逼至死
    “还不是因为缴获的那匹宝马!这小子特别喜欢!“陈铭回答道。

    ”你说那匹汗血宝马呀?那确实是匹宝马!“王瑞点着头道

    ”三哥,你还不知道,这小子可是一刻不离的围着这匹马儿转。哼,就他也敢痴心妄想!”陈铭愤愤地回答道。

    等到众人吃过了饭,王瑞带着一众军官来到院前,只见一匹一个成年男人高的大马正拴在院前。

    它体型饱满优美、头细颈高、四肢修长、皮薄毛细,体形高挑优雅,再衬以弯曲高昂的颈部,勾画出它完美的身形曲线。

    仔细看着这匹意外得来的汗血宝马,王瑞一下子也有些发呆。

    “大人,这就是马克狮啊!真的是一匹汗血宝马哟!”黄海清的声音从旁传来。

    “马克思?”王瑞一怔,突然想起当时那孔和尚好象是说的这个名。

    “大人!就是说象只狮子!比狮子还厉害!那个马匪头子说这马就叫这个名!”黄海清忙向王瑞解释道。

    “哦”,王瑞应了一声,走近到“马克狮”身边,轻抚着它光滑的皮毛,心中分外的喜欢。

    他回头看到龙尽虏失落的神色,突然招手叫他过来:“尽虏!这匹马儿,你可喜欢!?”

    “喜欢。但小的不敢奢望。只有大人才配骑乘这样的宝马,带领大军征战!”龙尽虏正色拱身说道。

    “这宝马,我也喜欢!但我希望配给我最优秀的骑兵去作战。尽虏!我把这匹马儿交给你!你负责给我组建一支骑兵出来!你可愿意担起这个重担来?”王瑞扶起龙尽虏道。

    “大人厚恩!属下没齿难忘!属下一定忠心耿耿跟着大人干,给大人带出一支最厉害的骑兵来!大人指向哪,属下就打向哪!如果哪日我龙五违背了今日的誓言,定叫马蹄把全身踩成碎片!”龙尽虏满脸热泪地跪在地上,向上天拱手发誓。

    “尽虏,勿需多言。你去挑选一百五十个会骑马或者说爱骑马的士兵出来,先组建一个骑兵连。我亲自担任连长,你和陈铭担任副连长!”王瑞郑重地吩咐道。

    “遵命!”龙尽虏兴奋地大声应道。一众军官,都两眼嫉妒地向他看来:你娘的,你才从亲卫队下放多久?居然就当了副连长,还带最好的骑兵连!

    龙尽虏正在兴头上,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他好象没看见,兴高采烈的牵着“马克狮”走。

    王瑞又安慰了陈铭和朱磊几句,就让大家下去训练休息,自已也回到公事房为发展骑兵做相应的计划和筹备。

    第一件事,财大气粗的王瑞决定高价向外买马。虽然都说大明少马,在王瑞看来,以其说是少马,不如说是少钱!沙漠中的拉斯维加斯,还到处是水池喷泉呢。

    隆庆年间的北方马价平均在七两五左右。隆庆五年(公元1571年)顺义王进贡留边马近五百匹,因系初贡价格有所优待,每匹马十两左右。由此可知,从永乐至隆庆年间马价波动不大,建文四年的贡马以当时上马价计算,十匹马价银六十二两。到了天启七年物价有所上涨,

    但据王瑞多方了解,也最多不过二十两一匹,顶级的好马,也超不过三十两一匹。

    “老子就按三十两一匹算,两千匹好马,也才六万银子嘛!老子养到崇祯二年,所有费用也超不过二十万两嘛!到了崇祯二年,满清建虏入侵,流贼纷起,老子有的是大显身手的机会!老子有了后装枪迫击炮,一千多骑兵,老子还用怕谁!?”王瑞得意洋洋地想到!

    “至于要花银子花钱?老子现在不是还有玻璃和镜子吗,光这两项生意的暴利就足够了!对了,最好是也卖到海外去!哎,海军呀海军,也他娘的是要用钱来堆!”王瑞放下笔来,喝了口茶,舒服地闭上了眼。

    “大人,我要求见大人!快让我进去见大人!人命关天呀!”龙尽虏从外面风急火燎地冲了进来,被认识他的亲卫拦左,开始大呼大喊。

    正做着美梦的王瑞登时被他的大叫惊醒,走出门来时,看到是龙尽虏,便挥挥手让亲卫将他放开。

    王瑞皱着眉说道:“尽虏,你怎么变急燥了?现在说说吧!有什么事情?”

    “大人,请您去较场看看!人命关天呀,大人!”龙尽虏急急地说道。

    王瑞听了,脑袋里更乱,眉头也皱得更紧,很是疑惑的问道:“什么人命关天?”

    “大人,陈把总要拿这些马贼让新兵作刺杀训练!”龙尽虏补充道。

    “这事我知道呀,一直我们就是这样干的嘛!你这么着急倒真是奇怪!”王瑞一下子轻松了起来。

    “大人,这些马贼都是会骑马的,是骑兵的好兵源啊!”龙尽虏焦急地说道。

    “哦!”王瑞微笑着站了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对龙尽虏说道:“走吧,去看看你说的好兵源!”

    司马烂和四十多个马贼正在跪在较场之上。他没有想到王瑞并不因为自已是个秀才,就格外优待,竟然要和这般粗人一起杀完。

    就连昨日自已大败官军的锦囊妙计,也没有引起这个年轻的军官注意。司马烂不由得在心里暗骂:“可惜老夫张良计!奈何武夫不识金镶玉!”

    此时见王瑞进来,陈铭等人都围了上去,司马烂明白王瑞是这群人中最大官。他不禁心中大喜,就寻思着要引起王瑞的注意。

    “红日出东方,将军如太阳!伟业泽万方,士子来帮忙!”司马烂一甩脸上的白发,引颈高歌,一副士子的潇洒模样!

    王瑞早就知道他是一个大明版的芙蓉姐姐,王瑞的认识是:一个大明的文人,放在现代,也就是一个懂古文的人而已。王瑞还真没想出能有多大个用。

    不过,看他在自已面前装逼,王瑞也就起了调侃一下的兴趣。

    “哦,何谓士子来帮忙?先生何以教我?”王瑞微笑着问道。

    “大人客气!古今凡欲成大业者,当结民以恩义,优待以收天下士子之心!如此高洁之士云集,海内豪杰纷至,大业方可期也!”司马烂昂着头朗声道。

    “先生先随薄大老板,后侍孔大头领!可谓之高洁!?本官今日便全你高洁之名!”王瑞嘲笑道。

    嘲笑完后,王瑞自己也觉无趣,便回头对陈铭道:“这酸丁真是装逼至死!砍了他的狗头吧!”

    陈铭一挥手,两个士兵冲了上去,也不顾司马烂哭喊哀求,两下三下就将其刺死。

    “大人,这些马贼就饶他们一命吧!这些人都会骑马,可以训练成骑兵!”龙尽虏赶紧向王瑞说道。

    “好吧,只要没有作过恶、没有人指控的,就可以看管起来培训!”王瑞说道。

    陈铭马上把二十多个女子叫人带来,一一叫出来指认,凡是指认出来的,就拉出去跪在另一边。

    经过这一通折腾之后,这伙马贼中居然只余下了一人。

    王瑞又叫女子们一一出来讲述自已被马贼抢去后的遭遇,许多人讲着讲着,便开始大声的哭泣不已!

    参加刺杀训练的新兵们,个个都听得气愤填膺,双眼圆瞪地恳求道:“大人,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王瑞转身看看龙尽虏说道:“你,去指挥执行吧!”

    在一遍惨叫声中,这四十多个马贼被新兵们杀了个干干净净,算是完成了他们最后的一点利用价值。

    王瑞又带着龙尽虏等人走到余下的这个马贼面前,问这个马贼道:“你为什么没有对这些女子做坏事?”

    这个马贼劫后余生,一脸惶恐地回答道:“大人,俺是和娘子小人儿一起上山的。俺不会去欺负她们的!”

    “哦!那你的娘子和小人呢?”边上的陈铭问道。

    “昨晚官军打来时,被火烧死了!”这个马贼脸上立即堆满了悲愤,流着泪回答道。

    “所以呀,不是他不作恶,是没有机会作恶。还有,他和其他马贼下山去就不作恶了?在马贼窝这个大染缸中染过的,能有几个干净的?他的家人死于我们攻打中,他就能不记恨?”王瑞转头笑着对龙尽虏说道。

    “大人教训得对!小的冒失了!”龙尽虏一脸羞愧。他回头走到这个马贼身边,猛地抽出戚家刀,一刀将他劈翻在地!

    “很好!尽虏,你就和陈铭一起在战兵中去选兵吧!”王瑞一脸欣慰地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