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剿匪练兵
    在这之后的时日里,王瑞一边安排工坊放假过春节,一边发动他的剿匪练兵。

    他将即墨营,镇海堡和浮山前所的各部新兵,一批次一批次地抽调出来,配合老兵出征剿贼。王瑞的新兵很快在实战之中成长了起来。

    由于王瑞推出了军饷加作战津贴的制度,加之军官们又在新兵营中做了不少的宣传鼓动,特别是看到抽去参战的小队都领到了白花花的银子,而且参战归来的兵士很快就转为了正式战兵。

    一队队未曾参战的小队都纷纷向王瑞递上了请战书,王瑞辖下的军队兵士闻战则喜的风气更加得以强化。

    刘老三所在的小队,就很幸运的被抽调了出去,随同龙尽虏朱磊等人率领的剿匪大队前去攻击大珠山的土匪。

    这大珠山的土匪头子名叫周元康,本是中州卖油郎出身,流落到登莱地面后,便靠着吹牛奉承在平度州混得一刽子手之位。

    这周元康颇讲义气,网罗了一帮杀猪屠狗之辈作为喽啰,被这群人尊称为:“康师傅”!

    这“康师傅”仗着自已衙门中人身份,很快勾搭上了城中“央诗台”妓院中的红牌姑娘迎春。一时间,其春风得意马蹄爽,志满意得就臌胀了起来,欲要与捕快头子刁鞑靼争那捕快头子之位。

    奈何这刁鞑靼,却是平度州致仕通判之子。人家是标准的官二代,人脉关系,可不是这“康师傅”所能比的。

    几经运作之后,就给这“康师傅”扣上了一个贪腐作乱的罪名,欲要取其性命而后快。

    无奈之下,周元康只好带着李青城,“两桶油”等一干兄弟们,逃到这即墨县大珠山落草为寇。

    这帮土匪以义气相结,作战甚为勇猛,很快就打出了名气,周元康更是得了一个“大老虎”的威名!

    这日,王瑞带着剿匪大队到达大珠山脚下时,见到这伙山贼整齐的队列也是吃了一惊。我靠,土匪居然也有此阵势?

    王瑞正在惊奇之间,前面的几个哨探飞快地跑了回来,跑到近前后就报告道:“大人,这伙土匪在半山上占据了有利地形,已经摆好了阵势!”

    几个哨探很是仔细地向王瑞作了汇报。

    王瑞当然不会畏惧,当即命令新兵在前,老兵压阵,展开阵形攻上山去。

    两军对阵,周元康便举着刽子手用的大刀,带着李青城、“两桶油”等一干铁杆兄弟,一马当先地带头冲阵!

    从即墨营参军的刘老三就站在前阵第一排,看着土匪们狰狞的面容,听到他们嗷嗷的呐喊,他不由得喉咙有些发干,两脚也在变软。

    “怎么办?怎么办?”刘老三心中打着颤。

    “举枪!”惶恐间突然听到队长一声大喊,刘老三当即定下心来,双手握着长枪,一下子斜举了起来。

    “虎!”所有的士兵齐齐一声暴喊!

    紧张的等待之间,土匪的前队越冲越近,仿佛他们乱七八糟的兵器就要攻将上来。

    “刺!”只听到队长一声大喊,刘老三条件反射地猛力将长枪刺出,锋利的枪头直接刺在对面一个身穿锦衣的方脸大汉左肩。

    其余的前队士兵们战绩也很是不错,差不多将当面的土匪全部都刺翻。

    这锦衣大汉正是大珠山土匪头子周元康,他忍着巨痛,转身大喊:“快退!守住山门作战!”

    后队的土匪闻言后,立马转身乱哄哄往山门跑去。

    刘老三一看这个锦衣大汉居然在指挥作战,当即判断这人是一个土匪头领之类的人物。他脑门热血一涌,猛地冲前一步,对着周元康后背狠狠就是一枪刺出。

    锐利的长枪带着刘老三的冲力,扑噗一声刺穿周元康的后背,将他钉倒在地。

    刘老三冲上前去,踩着周勇康的后背拔出长枪,兴奋的大叫道:“我刺死土匪头子了!”

    众土匪听到刘老三的大喊,心中更加慌乱,拼命的想脱离这股官军逃回山寨,狭窄的山路显得更加拥挤不堪。

    刘老三此时已经杀红了眼了,他兴奋地追在后面,将前面长枪可及的背影一一刺翻。

    王瑞也注意到了前面的变化,只见一个自己军中的瘦高大汉正威猛地冲锋在前,不断的把身边逃跑的土匪刺翻,当即便命令全军冲锋上前。

    刘老三追着逃跑的土匪,前后脚进了山寨,又刺翻了几个跑得慢的土匪,看着土匪在山寨里跑散,这才喘着气停了下来。

    等他停下来后,才想起回头一看。他不看还好,一看后发现竟然没有一个同伴在身边。

    “哎呀!”他大叫一声,两脚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一队队的士兵冲过刘老三身边,追着逃跑的土匪狂刺乱砍,大珠山内血流如海。

    王瑞也在亲卫队的护卫下进入山寨,看到还象狗一样喘着粗气的刘老三后,他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刘老三刚才坐在地上时,才想起自已没有军令就冲了上来,心中有些不安,小声地回答道:“刘老三。”

    “士兵刘老三!挺起你的胸脯来!”王瑞正色大喊道:“本长官再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刘老三猛的站了起来,声嘶力竭的大喊:“报告长官!我是士兵刘有财!”

    王瑞和军官们在战后总结时,每次都要不断的完善剿匪作战的流程和规范。所以攻进大珠山后,王瑞就按剿匪的条例进行了安排。

    一众土匪在审问完后,都交给新兵刺杀练胆,而被土匪抢上山的女子钱粮则登记造册带回浮山前。

    现在这剿匪作战,在王瑞辖下的军队中可是不折不扣的美差。打山贼土匪,没啥危险,但每出动一次,每个士兵便能领到一两银子的作战津贴。各个新兵队中带队的军官,都是哭着闹着要带队参战!

    但凡事都会有个意外,陈铭和朱磊带领的“联合剿匪第二大队”就在大泽山遇到了麻烦。要不是同去的熊文杰和黄海清反应奇快,几乎就要被这伙马贼打败。

    这伙马贼盘踞在大泽山南面,这大泽山山脉绵延,平度境内诸山及莱西部分山峰均属此一山脉。

    这伙马贼所在的这处山寨南面较为平缓,所以能骑马直接上山。而且这山寨北面又有丛林高山和断崖阻断,要攻上来颇为困难。

    这马贼首领孔庆冬,原是胶州北达寺一和尚,但他却受不得佛家的清规戒律。喝酒吃肉逛花街,只要好吃好喝好玩的,他都兴趣盎然。

    尤其是那骑马之事,更是他的至爱。

    这胶州城西南有一车马行,名唤“厚利来”,乃是致仕的原胶州同知之子所开。这薄公子仗着家父余荫,生意做得很开,这胶州城内人人见了都得尊称一声“薄大老板”!

    这薄大老板颇有佛缘,时不时组织一个什么佛会,话里语间常常引用一个什么佛语佛言,在胶州城里这些蠢夫愚妇心中捞足了名望。

    更有破落秀才司马烂,曾被叫去车马行吃了点残饼剩汤,于是就将其吹嘘成了“救世的太阳”!

    这超级马迷孔和尚,便寻了这坏秀才引见,得以出现在薄大老板面前。

    孔庆冬这花和尚在北达寺虽是不学无术之辈,奈何这薄大老板也是借了佛缘装神弄鬼,两人臭味相投,居然相见甚欢,从些便以知已相待。

    不曾想薄老板却因勾结闻香邪教事发,被官府抄家锁拿。孔和尚和司马烂也因此就受了牵连。

    坏秀才司马烂心思转得很快,当即伙同孔和尚裹挟一众马夫盗贼,上山落了草。

    这明末官军都少马,孔和尚这伙马贼又个个马术精湛,加之两人向众马贼灌输了一大堆杀富济贫的所谓宏论高见。

    马贼们受了蒙骗,打家劫舍时,居然颇有使命感,作起战来也很是勇敢。周边的官军拿这伙马贼也只能是干瞪眼。

    时间久了,这两人就寻思着能不能找个机会求个招安。不过这安没有招来,却因为抢了从浮山前所过来的商贩,把王瑞的联合剿匪第二大队引了过来。

    陈铭和朱磊等人都参加过几次剿匪作战,每次剿匪都很顺利。

    因为这每次出去剿匪根本就算不上作战,只要浮山前所的军队一冲锋,拿着乱七八糟破烂武器的山贼土匪就作了鸟兽散,被剿匪大队追着一通狂欧海揙。

    考虑到山贼土匪们低劣的战力,为了达到练兵的目的,王瑞要求每支剿匪大队尽量正面作战。

    没想到这次在大泽山孔和尚的“聚义山”,陈铭朱磊所部军队就遇到了危险。

    虽然也有派出哨探刺探,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伙山贼如此多马,而且还都精于马战。

    这个重大的疏忽,造成了陈铭朱磊等人带了军队就直截了当地冲向了“聚义山”。

    那日午间,孔和尚和司马烂这一对好基友,正聚集一众兄弟胡吹海砍,一个小马贼冲了进来。

    他一边跑还一边喊:“大当家的,官军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