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七嘴八舌
    在等待李天昊回报消息的几天时间里,方元每日都安静地呆在王瑞安排的客栈里。

    他知道浮山前所一定有暗线在对自己进行监视,故而每日吟诗作画,耐心等待千户所的探查结果。除非王瑞相邀饮宴,除此之外他便从来不离开客栈半步。

    等到第四日午后,黄海清带了亲卫过来道:“方先生安好!我家大人请您到公事房去!”

    “哦!”方元笑笑,叹道:“大人查清了,总算是放心了!”

    “先生真是神机妙算!大人也是这样说的:查清了,总算是放心了!”黄海清有点口无遮拦地说道。

    等方元到达浮山前所公事房前时,王瑞已亲自迎到大门之外。

    他老远望着方元就哈哈大笑着道:“方先生,海清这个二愣子,啥都和您说了吧!哈哈哈!”

    等到和王瑞一起走进公事房,方元很意外地发现,公事房里还坐了十多个盔甲整齐的军官,全部正襟危坐着在等待。这些人看到方元和王瑞手拉手走了进来,也是颇感意外。

    王瑞和方元坐定,王瑞当即宣布召开战前军议会。方元面带微笑,眼光扫过每个军官,就象一个共事很久的伙伴一般。

    王瑞用眼睛余光看着他,对他融入环境的能力不禁暗暗称奇。

    “大人!这次该我们上了吧!咱们今晚便把这伙山贼消灭掉!”熊文杰首先站出来请战。

    “胡咧咧啥,哪次你们没吃香的喝辣的?这次是我们浮山前所的菜,你这筷子又伸上来了?”陈铭见又是亲卫队的冤家,忍不住翻着白眼道。

    “你们都太轻敌了,这可不是好事。”王瑞皱着眉说道,大家这才收起性子,不敢乱“放屁”。

    “文渊,我们这开会讨论时,就是这么七嘴八舌、乱哄哄的。不过决定下来的事情,就能不折不扣的执行。”王瑞等众人安静下来,笑着对边上的方元解释道。

    “这些匪贼都在山区。我们以前练过山区行军吗?更不要说夜行。这在山区作战有什么难度?还需要注意些什么?大家想过吗?”王瑞仔细地提醒大家道。

    “大人,我们的兵多数都是从浮山前这个周边招来的。都是能吃苦耐劳的山民和军户,对这附近的山川地形也算是颇为熟悉,行军当不是问题。”陈铭想了想,解释道。

    王瑞听了,不禁点头微笑了起来。看来自己这个四弟,最近可是进步了不少,学会了多方面的分析和思考。

    “大人,我们的士兵一直伙食很好,吃了很多的动物内肠,那啥‘夜盲症’可是减少了不少!十个人中,现在至少有七八个可以走夜路了。现在我们每旬也有好几次夜间拉练。真要夜战,将士兵挑选挑选,也可全力一战!”徐福也跟着补充道。

    “文杰,你也说说!”王瑞点名叫自已的这个新晋亲卫队长说话。亲卫队除了用于保护王瑞的安全,更是一个人才培养的摇篮。

    王瑞将优秀的士兵和基层军官调到自己身边,手把手地调教,同时也通过亲密的相处,进一步增强他们对自己的忠诚感。

    毕竟,他王瑞现在还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守备官,可不敢弄出个军官学堂出来。

    “大人,依我看,咱们还就给这伙山贼来个夜袭!打他一个出其不意!省得白天去,让他们事先发现跑掉了。”熊文杰想了想说道。

    “文杰,要夜袭,不了解地形,没人带路可不行呀!天昊,你来给大家讲讲这双峰山的地形吧!”王瑞又对坐在墙角边的李天昊吩咐道。

    李天昊和张二一样,都是在隐蔽战线上做事的,一直就在暗中行事,所以那怕是军议,他们也习惯性地坐在角落里。用毒蛇一般的眼睛注视着每一个人,阴阴的让人不舒服。

    “这伙贼人大约两百多人,盘踞在双峰山也是好多年了。双峰山前山山路相对较为平缓,但整个前山是一个光秃秃的石山,如果正面进攻,很容易就早早地暴露在山贼眼前了,行踪完全无法遮掩。”李天昊说明道。

    “那能不能从后山攻上山?”徐福问道。

    “可能很难。后山虽说草木多些,容易遮掩,但是地形陡峭,差不多是无路上山的。”李天昊回答道。众人听完,都失望起来。

    “先生,可有何妙计?”王瑞看着方元一直面带微笑,知道他定有妙计,便决定听听他的意见。

    “双峰山后山有一条小路,学生曾经走过一遍。双峰山原有一清风道观,青云道长亦喜诗画,学生曾多次受其指点。故曾和其走过几遍。哎,却不想这伙山贼强占了双峰山,道长竟为贼人所害!悲莫甚焉!”方元说完,满脸俱是悲哀。

    “你们这些读书真是啰嗦,你就直接说有这样一条路嘛!我还问你哟,你还记不记得这条路?”黄海清心急地插话道。

    “海清,不得无礼c好听方先生讲。”王瑞很看重方元这个人才,可不想让手下的这帮粗汉把他给吓跑了。

    “学生当然记得。还可以画出来。”方元自信地说道。

    “这种山路,画出来,也没得啥子用咯。”黄海清上下看了方元一遍,又大大咧咧地说道:“看先生这副读书人的小身板,想叫你带路去,是没得指望了!”

    突然啪的一声,方元一拍面前木案,大声愤怒说道:“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外五十州!虽大漠万里,男儿亦无惧焉,何论一小山哉?某领尔去也!”

    “文渊,某这些手下粗鲁无礼,先生切不可因气犯险。”王瑞急忙劝告道。

    不过方元却坚持请战,王瑞便不好再驳他颜面。当即便安排陈铭带了军士,陪同他做山地行走训练。

    王瑞更是拿出五支精工连发木驽,交由陈铭、徐福等五个对射箭最有天份的人先行熟悉操练。

    经过三日充分的准备和训练,军队终于在次日午时出发前往双峰山。

    双峰山匪贼首领赵笨三却并不知道杀机正一步步地到来,这日晚间正在大摆生日宴。

    “小蠢羊”,“老瓜爹”一众小喽啰匍匐在清风观大殿内,乱七八糟的叫喊着“赵大大英明”,“三胖叔身体健康”。反正是一派胡乱恭维,谄媚宛如呓语。

    “给我去叫寨母来!”赵笨三一下子兴奋了起来。这寨母名叫吴园园,本是这莱州地面一乡土歌女,每逢大户人家老人忌日,便去唱些歌功颂德的杂曲,以求老爷夫人们打发碗剩菜剩饭。

    因为其颇有几分姿色,便被这赵大大抢上双峰山做了压寨夫人。不过上了山后,因为这赵笨三喜好音律,和这吴园园闲时吹拉弹唱、跳跳二人转,也算是琴瑟和谐。

    一帮山贼下人,鬼哭狼嚎般地高呼道“赵大大爱着吴麻麻”!场面一派庆祝盛世般的欢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