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独占花魁
    三日后,“潘雷军”的鉴赏盛会在杭州如期举行。

    (鉴于作者本人的恶作剧,故且称潘学忠为明代版的雷军先生吧!哈哈!)

    在宁波举办时遇到的那些幸福的麻烦,在杭州一样没有减少。因为杭州城更大,官绅富人也更多,所以自恃有身份可以参会的人也就更多。

    这里面很多人都是声名显赫的举人进士,不少人和潘家伯父都可以拉上同科同年的关系。这就弄得我们的潘大人不得不忙忙碌碌地出来招呼应承着。

    这明代的同科同年关系,可不象后世的同学关系。后世的人开同学会是升官发财之后,要在原来的酗伴们面前显摆一番,随带着“拆散一对算一对”。

    这个时代的同年关系,却是一种身份的认同、是当官发财的重要人脉。谁如果自外于此,为同年摒弃,或是被众人非议,别说当官,便是在一地生存也会甚为艰难。

    征求过潘家伯父意见后,又经潘父答应,这“诗歌鉴赏会”终于在杭州城最大的“醉仙楼”再次举办,有意前往的士林和富商官绅俱可入场。

    不过呢,也不是没有门槛。比如没有取得功名的人,就得交纳白银二十两方可得到一张入场卷了!

    刚好这浙江巡抚也是潘家伯父同年,故而和他关系甚好,见如此文坛商界盛事,也欣然答应到场。

    这日的醉仙楼万人空巷,以至于杭州知府衙门都不得不派了兵丁衙役前来巡逻站岗。光官员读书人就来了一百多人,富商财主更是超过了两百人之多。

    光是买入场卷的银两,潘学忠就收得脚跁手软,最后统计时是总计五千两。

    嗯,没错!富商财主们合计二百五!

    不过杭州的“发布会”,首先登场就不是“潘雷军”,而是地位最高的巡抚大人,以及同样地位珍贵的布政右使潘大人。

    两人引经据典,吟诗作句地对潘学忠的玻璃器具,特别是玻璃镇纸和镜子作了一番赞扬,这才满意地入座观礼。

    为了制造出一种震撼人心的视觉和听觉效果,潘学忠在全场布满了大红帏帐,乐师鼓手则分布在大厅的四则。

    随着鼓乐响起,帏帐次第拉开,潘学忠带着手捧各种玻璃制品和镜子的十多个红牌清倌人一步步走上前台来。镜面反射的光芒照在走过来的每个人手上,最终连成一道白光,整个场面甚为震撼!

    这事给杭州的好事之徒们送来了最好的谈资,光这个入场式就让大家口若悬河般地吹上了好几天!

    走到前台中央的光圈中站定后,潘学忠礼数周全地向四周拱手环揖,举止之潇洒优雅,让本来就是帅哥的巡抚大人和一众官员都心醉不已,更不要说他身后的一众女子了。

    如果此时王瑞在场,他一定会讲:他娘的!完全就是天皇巨星上场啊!

    “各位父母大人!士林同仁、富商财主,今日为我浙江士林盛会。学生有幸,能为此略尽微力,实喜不甚焉!珍物有价,美人无双,诸君今日不但可一观珍物璀璨,更可见众佳人风姿。还望诸位不吝佳句诗词相赞才是!如有人文采争冠,获佳人青睐,潘家定奉白银万两以为赞!”潘学忠用他那清彻磁性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

    他话音刚落,场中便是一片低语:“哇,文竹兄,今日,你可得好好表现一番!”

    “有此盛事,学生自当全力以赴!”

    “能观此盛况,今生足已!”

    待场内众人稍安,潘学忠这才招呼众女开始轮流环场展示。

    这个展示如同后世的模特表演,不但有音乐相伴,还有用十数面镜子组成的光点,聚光照在绕场的女子身上!

    如此震撼新奇的展示方式,让每一个到场的人都大呼过瘾!

    十多名清倌儿的展示持续了一刻多钟,把场内众人看得如痴如醉。富商财主们在寻思着花多少银两买下这些珍品,文士书生们则在苦思诗词佳句,一些官员则在低声交谈称奇!

    众女退场之后不久,又有一名分外娇美的女子带着两个抬了箱子的小二上场。

    待两名小二开箱退下后,这名女子开始拿出数十个晶莹透明的玻璃杯子,开始小心翼翼地在一张小桌子上一个个垒起,最后垒成一个五层的小塔。众人看了后,更是叹为观止!

    在众人的喝彩声中,这名女子开始用一个透明的玻璃杯子盛满葡萄酒,不断地从上往下倒去,如此十数次之后,竟将每个杯子都倒满!

    这时乐声再次响起,十多名漂亮的清倌儿再次络绎上场,从倒酒的女子手上接过酒杯奉予前排的高官显贵。

    在众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这些官员们学着潘家伯父的样子,和边上的人轻碰酒杯,然后品上几口,又说上几句,最后才一饮而尽!

    待台上收拾清净,潘学忠这才再次上场,请众人上台吟诵写就的诗句。于是场上再次热闹起来,一众士子纷纷上场,要在这些高官佳人面前表现一番!

    浙江地处江南,千百来文风颇盛,故而才子鸿儒层出不穷。这次的盛会也是这样,这些才子有咏物的,有赞人的,有述景的,不一而足,确实写就了不少妙语佳句。

    巡抚大人和几个鸿儒低语商谈,正要定下今日首榜之作。这时,左侧一个狂傲的声音道:“学生观这施酒的佳人最为美妙,已为其作诗一首,以求其芳心相许。学生曾闻学忠贤弟也是秀才出身,可否也赐教一二啦?”

    “赐教一首!”,“学忠兄不可避让!”一些人对潘学忠这个俊美优雅的“官二代、富二代”颇为羡慕嫉妒恨,便想借此让他出出洋相。

    巡抚大人和几个鸿儒颇感有趣,也笑着说道:“世侄可否作诗一首,以应此景?”

    此言一出,连潘父都有些紧张了。自家这个儿子,他是知道的,杂学实务确不寻常,也能写出好的文章。

    但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吟出什么精妙的诗句,还要和其他人相比,那就有些为难他了。

    潘学忠闻言后,心中也有些慌张。因为这挑衅之人写成的诗句,他也是见到了的,确实是意境文笔都很是不错。

    急切之间,他突然想起王瑞和自己喝醉酒时吟过的诗句。当时王瑞还说什么“秦皇汉武不以诗词留名”,对所谓的锦绣文章颇不以为然。

    不过他吟的诗,却真真是千古佳句。王瑞还说这首诗是什么“泡妞神器”,要送予自己一用!

    潘学忠当时也是哈哈一笑置之,却没想到今日居然就派上了用场。

    他微微苦笑着道:“大人吩咐,小侄领命便是!只恐粗陋拙劣之词,污了诸位耳朵啊!”

    “快写!”,“快吟”,“切莫推辞!”许多无聊之人,看热闹不怕事大,也跟着吼了起来。

    见此情形之后,潘学忠知道自己今日是躲不过了,便信步走上台去。

    他故作思索地在台上走了六七步,又看了看倒酒的美妙清倌儿,这才开口吟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他话音刚落,场中一时鸦雀无声。过了片刻工夫,那名女子突然呜呜地哭了起来。场中登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喝彩!

    “古有曹子建七步成诗,今有潘学忠信步恸美,彩!”巡抚大人由衷地喝起彩来。

    场内众人闻声,又是一片喝彩声四起!

    “抚台大人所言极是!此诗工正合韵,意味悠长,感天动人,实乃百年之佳作!”待喝彩声稍停,杭州知府董大人也抚须赞道。

    “是极,是极!我浙江士林后继有人呀!恭喜潘大人!潘氏有此子,定当益加兴盛!老朽不才,今日便为贤侄证媒如何?”学政大人是个爱才的老头,此时看潘学忠的眼晴中好象闪着星星,想方设法要和潘家建立起关糸。

    “诸位大人谬赞了!学生这小侄确是颇有几分灵气,还望众位同僚、前辈日后多多指教!”潘家伯父心中得意,嘴上却是极为低调。末了,还不忘给潘学忠拉近人脉关系。

    潘学忠以前虽然觉得这首诗颇为精妙,却不曾想会语惊四座,甚至让一个红尘女子当众痛哭。见得众位前辈和大人夸赞后,他也不敢托大,急忙过来见礼,口称才疏学浅,还望各位大人前辈多多指点!

    众人见他不但没有世家子弟的纨绔之气,也没有士子读书人的狂傲之色,言行举止极为低调谦和,都对其印象大好。

    一干人纷纷出言指点,祝愿其明年秋闱高中。

    待潘学忠一一谢过后,潘家伯父便延请各位同僚先行退场,去别院设宴招待。当然,每人奉上一件玻璃制品和镜子作“纪念品”是少不了的。

    明明是贵重的礼物,现在却成了“纪念品”,倒也让送礼的潘父送得自然,收礼的众位大人前辈收得舒心。

    好不容易将众位大人送离场,潘学忠才开始折腾他今日的重头戏:“珍品抽签展销会”。

    由于前面的工夫已经做足,后面的销售就变得极为顺利。两百多件货品被潘学忠以总计超过二十三万两白银的高价卖出,而且还另外收下了一些人预交的三万多两定金。

    潘学忠的杭州之行,可谓是成功圆满。不但交接了官宦,赚了个钵满盆满,还独占了花魁,将一美妙清倌儿收入了宅中!

    当然,更为轰动的是他那首应景的大作,很快便传遍了杭州的士林青楼。

    当日与会的众多财主士子,无不以观此盛事而自豪,将当日的情形在其他人面前又大大吹上了一番。

    最为幽怨的却是无数青楼女子,众姐妹虽未曾得见潘公子风姿容颜,却已开始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思念。

    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让多少情怀初开的女子望断愁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