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不留余力
    明太祖朱元璋立军卫法,“度天下要害之地,连郡县者设卫。大率五千六百人为卫,千一百二十人为千户所,百有二人为百户所。”

    明永乐年间,在山东沿海设营,做为都指挥使司和卫的中间军事指挥机构。山东共设三个营:一是即墨营(即墨),二是文登营(文登),三是登州营(蓬莱)。三个营管辖山东全部二十四个卫所,即墨营管辖安东卫、灵山卫、鳌山卫、大嵩卫共四个卫和石臼、夏河、胶州、浮山、雄崖、海阳六个千户所。

    营中设守备(指挥使、正三品)、指挥同知(从三品)、指挥佥事(正四品)等武职官员。把总为各营长官,与指挥同知、指挥佥事共同掌管总营事。

    现在有了这即墨营守备官身,王瑞可是乐开了怀。这纷乱的明末,什么才是最可靠强悍的存在?当然是一支绝对受自已控制的铁血强军。连俄虏胡毛都知道这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王瑞当然也是知道的。

    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也就几千年,熟读史书的王瑞可是知道,这没有战争的年月,可还真没有多少年!说战争和民族生存竞争是人类发展的主线,可是一点都没有错!

    还好,老子现在是守备了,怎么说,也得要让这即墨营的兵丁满员满编!王瑞在送走刘猛之后,得意的想道。

    哦,满编那够?现在江南缙绅,豪门大户,奴仆下人还有过千的呢。老子怎么样也得弄它两倍的规模才行!

    得嘞,老子再招它两千五百人!多了?超编?老子那是辅兵,是临时工!!王瑞可是实足的学到了后清的无耻嘴脸。

    如果其它的大明军官,知道有王瑞这样一个奇葩存在,可能每个人都得笑掉大牙:你娘的,我大明还有他这号的傻瓜!

    众所周知,这大明军将喝兵血,吃空饷可是司空见惯的,甚至戚少保这样的大明战神都不能例外!这大明的兵丁,从来就只有不足额的,那有军官还想着如何满员满编的?至于说超编?脑袋偏!

    王瑞正想得口舌生津、哈拉子快流出来时,马举和朱磊等几个军官从外面走了进来。

    “三弟,哦!大人,想啥喜事呢?”马举笑着问王瑞。

    “哦,你们来了,都坐吧!”,王瑞笑道:“我有一个让你们每个人都会感到兴奋的安排!”

    “陈松,快快,给大家泡茶!”王瑞又习惯性的吩咐道。

    “大人,快说呗,你看大家这急的!”龙尽虏和大家一样争切地望着王瑞。

    “这个好消息就是,我们要扩军了!在即墨营,在浮山前所,在镇海堡,合计再招两千五百人!”王瑞有力地挥着大手,显得很是威武。

    “太好了!以后咱们浮山前所和即墨营就是一支雄壮大军了啊!”龙尽虏两眼放光,他虽是农户出身,跟了王瑞后才一步步做到亲卫队长。

    但他和几乎所有的中国人一样,都是一个坏毛病,喜欢人多!可不?人多了,排个队形都威武雄壮!

    这一点王瑞是深有体会的,以前人家听说他开公司,就爱问他:“你公司多少人呢?”

    大一统国家里,民众潜意识里,就是有一种好大喜功的观念。以前王瑞一听这个就很烦,尼玛!人多,不吃饭,不发工资的吗?不过现在在明末,要精兵,更要大军!

    王瑞又想起异时空后清时,以“妓划生育”这一巨大阴谋对汉民族的阉割。提出这主意和理论的是回子马某人,后来的“妓生委”主任又是一个满人。

    我造他娘的!王瑞恨恨的骂道。土狗真是一帮傻比!

    回想历史上的每次灾变来临,哪次汉民族的巨大人口基数没有起到过重要的作用?现在王瑞有机会当权,有粮有钱。在建设军队方面,他可不会留有余力。

    “当兵快去即墨营,天天都吃大白面,月底还能领银钱!”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满大街的孝手拿白面馒头,成群结队的四处叫喊。

    各家的大人都觉得很好玩:这守备官王大人真是失心疯了啊!这香喷喷的白面馒头,就一个孝发一个?

    哦,看来还真是这样的。得嘞,我家大娃、二娃、大丫、二丫呢?赶紧的,到即墨军营前排队领馒头去!

    孩子们领了小馒头,满大街的喊着口号去宣传,一个个欢天喜地。家里的大人们也跟着乐呵呵的。这馒头虽然不大,但也是白面做的不是?

    军户见自家孝得了好处,很多人很快便忘记了前些时日里,浮山前所军在大街上对动乱的家丁青皮们的血腥屠杀。大家放下恐惧,慢慢对守备大人有了更多的好感。

    许多人也不管这王大人招兵的条件是不是真的,反正先看看热闹去!

    这些军户叫了自家小子,和周边七里八乡的民众一样,从四面八方往即墨营的兵营涌去。

    兵营外,早就排着几排长长的长队。一些浮山军的兵丁,五人一小队,正在维持着秩序。

    边上还有三口大锅,六七个炊事兵正在热火朝天地煮着香喷喷的咸菜肉片粥、蒸着又白又大的馒头。

    香气弥漫开来,引得众人口水直流!

    瘦高的刘老三夹在人群之中,有些紧张,又有些期盼,还有些害怕。他自已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情绪。

    队列好象移动得特别的缓慢,看着前面那些很健壮的兵油子,都垂头丧气的被赶了出来,刘老三心里嘀咕道,看来俺是没有机会了!

    他耐着性子流着口水,排了快一个时辰,总算轮到了自己。

    “姓名?“

    “刘老三!不,刘有财!“刘老三赶紧回答道。

    “家里几个人?”

    “六个人。俺爹俺娘,还有大哥二哥和小妹!”刘老三老实地回着话。

    “你家是干啥的?”负责招兵的熊文杰又问道。

    “俺家是军户,给原来的守备刘大人种地的。”刘老三唯唯诺诺地回答着。

    熊文杰又按照王威写的招兵细则问了好些问题。刘老三脑袋一团乱麻,也不知道自已到底回答了些什么。

    他心里觉得这长官问得真怪。还问俺喜欢什么?咱穷军户,不就是喜欢吃饱饭吗。这有啥问的呢?

    正胡思乱想的嘀咕之间,刘老三又听到那长官说道:“好样的,你征上了。去那边吃饭吧!”

    在一个兵丁的引领下,刘老三过去领到两个大白馒头,一大碗杂粮粥,香喷喷的吃了起来。

    吃了一个馒头后,刘老三心里变得纠结万千。这大白馒头,就着粥里的咸菜,实在是太好吃了。

    他很想把另一个也吃了,但是小妹的眼睛老是跳进他的脑海来。要是把这大白馒头带回去给小妹,小妹得有多欢喜!

    他把馒头从怀里拿出来,又放进去,如此好几遍。

    “吃吧!等下你回去时,还可以再领到两个!”一个气度非凡的军官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温和地对刘老三说道。

    “都吃完,等下都回去和家里人做一个交代,算是一个告别吧!明天就到兵营来。”王瑞大声地向狼吞虎咽地吃着饭的新兵们挥着手交代。

    “弟兄们!守备王大人来看大家啦!从此以后大家就吃守备大人的饭了!我们以后就要效忠王大人了!”龙尽虏跟着进行了思想动员。

    只经过短短的三天,王瑞就在即墨营把一千五百人的计划兵员招满。这一个月一两银子饷钱,外加吃饱饭的诱惑,在这兵荒马乱,饿殍遍地的明末真的是最好的征兵条件。

    王瑞又把龙尽虏打发回了浮山前所,让他回去组织先行招兵。这才找来马举朱磊等一众军官,安排按照训练大纲,开始为期一个月的新兵集训。

    于是,在这即墨营又有了新的一景,一众闲人都跑去观看这王大人的新兵训练。但是,看了几天之后大家就觉得索然无味了!

    为啥呢,没看头啊!这王大人好象就会三板斧:围着即墨营跑两圈,有时是傻傻的排着队站,更多的时间是喊着“一二一”“左右左”在操场上走来走去。

    有当过家丁之类的老军户不由得嘀咕,这练站练走路,有啥用呢?好歹你得练一下刀枪,打一下拳啊!

    有依老卖老的老头子去求见了王瑞,说了自已的意见,顺便也想为家中子侄寻个前程。这王大人倒是没什么架子,客客气气的见了,茶水点心的好好招待。不过,就不见他这练兵方式做过什么更改。

    哎,由着他去吧!几个满头白发的老军一边说着这事,一边摇头叹息!

    老军们在叹息,这所里的孝子们却是每天都有了新的去处。这王大人还组织了儿童团,一帮小屁孩去排个队,站一站,唱唱歌,就能每个人领到一个又香又甜的“窝窝派”。

    且说这王大人一来,就开始在浮山前所大把大把的花钱,除了闹事的那些人以外,每个军户都得到了好处,心理很是感谢守备大人的恩典。

    不过,大家隐隐也在为他担心,这流水一样的花钱,金山银山也经不起搬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