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引蛇出洞
    第二日在镇海楼举办的展销会,潘父完全就交由了潘学忠去主持。

    因为有了头一日成功的预演,现在整个宁波城都已经知道,潘家这次找回来的货品确实都是精美的新奇珍品。

    于是,不只是城里的富商财主,就连周近的地主士绅们也都纷纷赶了过来。

    潘学忠本来以为光这入场费,每人就要收银子十两,他觉得这一点实在太过离谱了。那有这来买东西的人,还要交了入场费才能有抽签资格的?

    更坑爹的是,交了入场费后,如果没有抽到签,一样的还是买不到!

    但事情就是这样,当日光入场费,竟收到了两千多两。江浙的富庶奢靡,由此可见一斑!

    按照王瑞给潘学忠讲述的小米公司“雷布斯”发布产品时的情形,潘学忠今日来了个照虎画猫,将它学了个一模一样!

    只见丝竹鼓乐声中,大红幕布次第拉开,潘学忠手摇羽扇走了出来。其风姿神采,让一众人等赞叹不已。

    “良辰佳时,群贤俱至,学生幸甚!请容学生与君一鉴珍品!”潘学忠微微躬身一揖,开始为大家介绍起玻璃制品的精美来。

    潘学忠本是口才极佳之人,今日的集会他早就经过了精心的准备,此时又引用了昨日那些官员鸿儒的诗句,演讲出来时,真的是极为精妙。众人闻听后,都是喝彩不断、大呼过瘾!

    待潘学忠讲完,春楼红牌琼瑶,桐华,照薇三位姑娘又手托货品环场一圈,一一展示在众人面前。

    在场内通亮的灯光映照下,这些玻璃制品显得分外精美,加之又置于佳人之手,更是让人心动不已。许多人心中暗暗发狠,今日无论如何,也得买上一件。

    最后展示镜子时,潘学忠让人先将灯关掉不少,只余下几盞灯照亮。然后,他拿出镜子来反射亮光,光柱在房间里飞来飞去,引得众人惊叹不已。每个人都和身边的人夸赞着此物的神奇,信誓旦旦地一定要买到。

    玩完这个王瑞笑称的“孝儿游戏”,潘学忠也是颇为得意,总算是给这帮土包子们见证了奇迹。

    等重新点亮其它的灯时,潘学忠又叫三位春楼红牌姑娘出来绕场展示。一些人从镜子中看到自己的清晰样子后,更是惊奇不已,表情很是有趣。

    如此窘态,有好几次,都引得展示的红牌姑娘们吃吃地媚笑不已。

    全部介绍展示完后,潘学忠才提示大家注意看自已手中的入场卷,因为每个入场卷上都有编号,抽到编号的人方才可以付银购买。

    虽然每件玻璃制品被潘父“黑心”地定价为五百两一件,镜子则是一千两一面,但这次展销的玻璃制品和镜子加起来却只有九十多件。

    其中另有十来件还不参与抽签,是留给昨日参加过品鉴会的贵人前辈的。所以,真正公开卖的只不过八十多件而已。

    抽到签的人个个高兴不已,还不忘四处向人展示自己手中的入场卷。没抽到的人,则更加有趣:有捶胸顿足的,有四处打听的。

    有些人当场就在大呼大喊,愿意出高价购买抽到签的入场卷!

    叫得最欢的,正是昨天想进入雅乐居的年轻胖子!

    潘学忠看着他,突然想起王瑞说过的一个词“铁杆粉丝”!

    王瑞当时解释说,就是一种对一个物品或是人物特别入迷的称呼。今天看来,这个死胖子就是!

    最终的销售成绩是喜人的!潘学忠以三分之一的货品,卖得白银七万多两,另外还收了入场费两千多两。巨大的利益让潘家上下从此对他刮目相看,每个人都恨不得参与到他的这个生意中来。

    潘学忠这里销售顺利,王瑞在即墨营却迎来了又一次危机。

    这日,张二来报,说有人要煽动以前即墨营的兵丁闹饷作乱,要给王瑞一个下马威!

    听了张二的汇报后,王瑞静静地思考着对策。不过片刻功夫,他脸上便浮现出他那招牌式的优雅微笑。

    “哦?是这样!那就给成全成全他们吧!大哥,做一下准备,找个时间把军饷发了!”王瑞想了想道。

    “好,把军饷发了,看他们还闹不闹!”马举轻松地应道。

    “发了,他们才会闹!”王瑞笑着补充了一句。

    这个道理就好象后世的劳动密集型工厂,罢工闹事,一般都是管理人员在背地里挑头的。所以说,不是把军饷发放了,闹饷的事就能解决了。按照王瑞的方式发,闹饷的事,反而会马上发生。

    “哦?不会吧!”马举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显的有悖常理嘛:饷都发了,还闹什么闹?

    不过,聪明的马举细细一想,很快弄明白了王瑞的真实用意,他这就是一招“引蛇出洞”之计。

    王瑞这几日对即墨营也有了许多的了解.说是登莱沿海三大营之一,其实可用之兵四百人都不到。这军饷一层层的漂没分润下来,整个所,也就能领到一小半的军饷出来。

    营里的一众军官再一喝兵血,这兵丁的军饷几个月才能领到半两银子来。

    不过此次还好,这李嵩李大人对王瑞甚是不错,还让石绘之帮着带了一个月的兵饷来。

    这说起来,也是王瑞的巴结迎奉见了成效,加之他的这支人马还颇有战力,甚得巡抚大人看重。不然,这样的好事可不会让王瑞遇上。

    这一日,王瑞让下属几个千总将所有兵丁招集到演武场来。

    等了约摸半个时辰,也就是后世的大约一个小时,即墨营的兵丁才算到齐。这些来了后,零零星星的乱扎堆站着,人数倒是不少,大约有五百来人。

    这些人中,除了花白头发的老军汉,还有瘦骨嶙峋的半大孩子,他们乱哄哄地吵嚷着,盯着王瑞所站的高台乱看。

    其中还有几十个健壮的汉子,许是几个千总百总的家丁,他们分成几团,很是张扬的吹牛打屁。只有浮山前所来的兵丁,排成整齐的三十排队列,稳如松柏般的笔直站立着。

    “别看他们站得整齐,其实就是些样子货!”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轻蔑地说道。

    “张哥说得对,真要和咱们打,咱一冲,他娘的这些绣花枕头就得散!”一个瘦高个儿一脸讪笑着附合。引来一众人哈哈大笑。

    王瑞静静的看着,也不理会身边几个千总百总那种幸灾乐祸,等着看笑话的眼神!

    “开始吧!”看着再也没有人来了,王瑞平静地对马举说道。“是,大人!”马举拱手行了个王瑞定的军礼.走上前去。

    “全体都有!安静!”几十个王瑞的亲卫跟着大声的复诉,校场下面的人群逐渐安静了下来!

    “这是咱们即墨营新任的守备官,王大人!”马举向王瑞一拱手道。下面的浮山军跟着整齐的大喊一声:“王大人威武!”

    其他人看着,都有些不知所措,也有机灵的,条件反射般的也跟着大喊:“王大人威武!”

    王瑞满意的笑笑,举起手来,手掌前伸,大声吼道:“汉军威武!”。

    下面浮山前所军又是整齐的附合:“汉军威武!”

    六百多人的声音更加雄壮有力!

    一众即墨营的军官在边上看着,懂行的是为之赞叹。也有不服气的人,比如刁大达,则在心理想着:不就是些样子货,花花架式嘛!

    估计很多人看到这里,也会这样认为。但其实从心理学上来讲,庄重而又宏大的团体活动和仪式,是可以带来团队精神和群体信仰的。因为在团体活动中可以感受到力量和依靠!

    你,不仅仅是你自已!你属于一个强大的集体!这就是一个盛大的集体仪式的意义。

    马举又喊道:“即墨营的兄弟们!王大人给大家带来了军饷!现在大家排成五排,一排一排的到前面的桌子前,来报名领取饷银!”

    他的话音未落,一众人开始乱哄哄的冲向前面摆着的两张大桌子。

    一时间场中一片混乱,叫喊的,谩骂的,推搡的,什么状况都有。

    “一队,二队,维持秩序!”马举下令道。

    朱磊立即带着两队人马冲了出来.抡起手中的木棍,对着一帮拥挤推搡的兵丁就是一通打。

    有个别强壮的家丁,想要还手反抗,立即就有成小队配合的伍冲过来,飞快的将其打翻在地后,拖去队列最后面。

    又这样折腾了小半刻钟,终于把这五百来号人,排成了五排。朱磊开始在下面招呼即墨营的兵丁,一个一个的过来领钱。

    每一个兵丁领了钱,随行负责军饷发放的少年兵都记下他的名字,说一声:“这些军饷,都是王大人先行垫付给你的!”

    很多人听了,摸着手上亮晃晃的银两,忍不住泪流满面。都年关了,可就盼着领到饷银过年了。

    好多人感动地跪了下来,冲着高台上的王瑞连连叩首,说着各种各样感谢的话。

    一人二两白银啊,实实在在的发下来,发到每个人的手上!这可是以前从来没有遇到的事啊,即墨营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痛痛快快的发过饷了。

    以前这明军发饷,都是一层层的克扣下来,到了士兵手上,真是没余下几个子儿了。这样一次性的发下来,那还真的是:大姑娘上轿,头一份啊!

    好多兵丁眉开眼笑的拿着银子,有的人还用牙咬一咬,都很顺从的被浮山军的士兵引到另一边排队。

    这浮山前所的兵丁们一个个领到饷银后,都开心得不得了。

    不过,这即墨营的军官们,就一个个的都阴沉着脸。这把军饷都直接发了,让他们到哪里去贪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