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珍品难分
    “出事了?”潘学忠心里一沉。难道还有人敢来闹事不成?

    要说有人跑来耍流氓闹事,潘学忠却是不信的。

    因为,他潘家就是这宁波府的豪门大族,他潘家就是货真价实的“黑社会”!

    所以,潘学忠并不着急。他又耐心地安抚了锦衣胖子这个“中二少年”几句之后,这才不紧不慢地跟着家丁过去。

    只见七八个衣着华贵的商人,正在围着三个潘家家仆分说。

    “哼,狗才!凭什么不让我等进去?可是怕我等少了你潘家银子?”一个中年胖子大声质问几个潘家仆人。

    潘学忠分开众人挤了进去,一看才知,这几人基本上都是潘家熟人。潘家海商几代,在宁波府开枝散叶,走海行商,交往的富商可是不少。

    这个时代可不象后世,有许多的外来户。明代如果在一个城市里,每一条街巷,可都是住了几代人的街坊邻居。可不象后世时,一层楼的人彼此都不认识。

    “各位叔伯!家仆无知,多有怠慢,多有怠慢!有何见教,吩咐学忠便是!”潘学忠拱手见礼道。

    “哦!贤侄可知,我等俱是贵府世交,何曾有被如此恶仆拒于门外之理?”中年胖子白了阻拦的家仆一眼,生气地对潘学忠说道。

    潘学忠一听,脸上又是布满了苦笑,将之前忽悠几个读书人的话又拿出来应付了一番。一干商人总算心态稍平,这才在潘学忠的陪同下,前往另一边的观礼区入坐等待。

    如此折腾好几次,将后面来的好几拔读书人和商人分别请入观礼区入座,潘学忠才心理稍安。

    这时,前头迎候的家仆又匆忙来报:“少爷,知府大人,通判大人来了!”

    潘学忠一听,也不敢怠慢,急忙返回雅乐居里,去请父亲和伯父出去迎接。

    一众宁波府高官、朝廷致仕大员、以及前辈进士举人,总计大约十来人,开始陆续到来。

    潘学忠的这个伯父也是中过进士的,现在是宁波府同知。因为家族有钱,最近正在四处打点,据传有望调入杭州为官。有了他的接待,一个个来宾都觉得很是光彩。

    而且这次的接待方式,也很是新奇,来宾会在四周“吃瓜群众”的观礼下走过长长的红地毯。这种在众人仰望的目光中走过的感觉,实在是给每个人都带来了最舒心的成就感。

    这个“诗歌品鉴会”,弄得极为高端大气上档次。众人入内之后,潘父先是来请各位来宾入座小酌。

    酒,是产自西域的醇美葡萄酒。杯,是晶莹透明玻璃杯!

    玻璃杯这个东西,哪怕最好的,后世在商店里也就是二十多块钱一个而已。不过在这个时代,它却是稀世珍品般的存在。

    众人学着潘父的模样,轻晃着玻璃杯,看着红色的葡萄酒在杯中轻轻晃荡,感觉如同做了新郎一般的美妙!

    喝着葡萄美酒,观赏着精美的玻璃制品和宝镜,众人不禁诗如泉涌!马上便有好几人吟出几首华美精妙的诗句,潘父当即邀请众人写将下来,交由在后厅等待的春楼红牌姑娘们学唱。

    众人品鉴完后,潘家伯父又请众人继续坐下饮宴。

    酒过三巡,菜过五道,便有红牌姑娘们轮流出来,吟唱众人刚才写就的诗词。

    有华章传世,为红牌姑娘传唱,人生如此,岂不快哉?

    众女唱罢,更是侍于桌边,亲为作诗者斟酒。有佳人在则,一众人等兴致更是高昂,不时有佳句妙语传出。

    雅乐居内,一时欢声笑语,正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待众人差不多酒足饭饱,潘父再次来到展示台上,请求众位官员显贵评点姑娘们所唱诗词,言道排名前三位姑娘潘家定会赠与重礼。

    众人交头接耳一番品议,如同后世选秀节目上的评委,争论小半会,才选出三位排在前列。她们分别是:琼瑶,桐华,照薇三位姑娘。

    三女闻听后,都是开心雀跃不已。

    随后又举行了颁奖典礼,分别由宁波府知府,同知,和一位致仕的吏部给事中为三位姑娘颁奖。这借鉴了后世大赛的花样,让颁奖的人和得奖的人都感觉到无比的荣耀。

    获得头名的琼瑶姑娘,得到的是一面精美宝镜。她拿到手上后,也差点吓呆了,因为她从镜子里清晰地看到了自己,每一根头发丝都看看真真的。

    如此宝物在手,琼瑶惊喜得脸都红了。忍不住拿着镜子照来照去,爱不释手。

    而其余两位姑娘,则是一副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如此儿女之态,引得众人又是一阵欢笑!

    另外两位姑娘则得到了两件玻璃制品,两人拿到后,也是分外的惊喜。两人都是春楼红牌,见多识广的,哪能不知道这是贵重的东西。就连前来参会的来宾,对这几件奖品也是颇为媳,只是碍于面子,不好表露而已。

    潘家伯父又请众人选出三位诗词优胜者来,几经评论后,最议定知府大人,致仕给事中,另位一回乡省亲的杭州府同知的诗词最为精妙。

    这次潘父就更为大气,分别送上宝镜一面。众人心中羡慕,又是一片交口称赞!

    潘父也没有让其它人失望,又命潘学忠上来一一拜见各位前辈故交,给其它各人分别送上一只玻璃杯子。

    众人心里高兴,对潘学忠不吝言词地夸赞了一番。潘学忠知道父亲是要抬举自己,所以表现得很是彬彬有礼,言行举止分外优雅周到。

    古人重视长子,往往将其作为家族传人培养,象这样的诚,本来是应该让长子到场的。可是,这事是潘学忠一力经办,所以这个风头只能由他来出了。

    这可不是什么后世的机关的例会、或是公司的招待会,对于一个家族的后生晚辈,从某种角度讲,差不多就是立其为未来家主的宣示。

    琼瑶,桐华,照薇三位姑娘看着英俊儒雅的潘学忠,也一脸娇媚地上前来一一见礼,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如此家世人才的好郎君,若能伴他身侧,方是人生幸事!三个美人芳心暗许,脸颊微微红了……

    不过一些到会的来宾却心里犯了愁:这宝物虽好,却只有一件。这回去家中,真不知该给谁。这些老爷们个个都是三妻四妾的,你让他们如何行厚此薄彼之事?

    当然,事情还真是如此,众人带回家之后,还真是珍品难分,闹出无数争风吃醋的笑话。

    如果后世有傻比导演在,想来又可以拍出无数的宫斗剧。不过,你还真不能小看宫斗剧,那也是要斗智斗勇的!人家争的可不是物品,乃是老爷的心!

    众人心中正在为难之时,潘父又出来宣布,次日会在镇海楼举办展销会,今天的参会来宾都可以免入场费去买上一件。

    对,就是入场费!可不是人人都能有购买资格的,你得先交上十两白银的入场费,而且这入场费还是不会退还的。

    众人闻言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等到他们第二日派人到镇海楼去买时,传回去的消息却让他们一个个张目结舌!

    因为他们得到的这件赠品,已经卖到了几百两以上,而且没抽到签的人还买不到。甚至还有人出几百两银子来买他们的购物资格。哎,真是太疯狂了!

    当然,这就更加让今天来的一众人等得意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