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踏歌而来
    “会顺利的!要相信会有奇迹发生!”

    从海边回去的路上,马举再一次拍着王瑞的肩安慰道。

    哦,这话听着怎么这么熟悉呢?

    “大哥!你也是穿越者?”王瑞脱口而出和马举开了个玩笑。

    不过话音一落,他马上就后悔了:我傻比!口无遮拦嘛!

    穿越这个事实可说是他王瑞最大的秘密,如果马举知道自己来自于几百年后,不知道他会不会把自己当成怪物架起来烧烤了!

    “穿什么?穿越火线?愚兄只闻: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马举摇头晃脑地吟了起来。

    “大哥,这是什么意思呢?”这下轮到王瑞不明白了。

    “空了多读书!”马举笑笑,片刻后他又叹息道:“不过,你这一天忙的,可没有时间!”

    “我丑吗?人丑才多读书嘛!再说了,俺这是没时间!”王瑞自我安慰了起来。

    “好啦,好啦!你是没时间。放心吧,二弟既然有信心,你就要相信他,这笔生意他一定能做好!”马举微笑着道。

    “嗯,大哥说得对!”经过这个插曲后,王瑞也安下心来。

    既然都他能从几百年之后的后清穿越而来,又有什么奇迹不可能发生?就拿现代一些公司的发展来说,也不是相当神奇吗!例子?比如小米公司,比如格力集团。

    余下的时间里,王瑞便放下自己不必要的担心,每日上午进入军营参与练兵。

    他规定,每天训练优秀的小队,就可以在第二日,和王瑞一起进行负重越野五公里。跑完回来后,王瑞还要和他们共进早餐。

    和王瑞共进早餐,其实并不能让大家吃得更好一些。但这却是一份每个队长伍长和士兵们,每日都在打了鸡血般争取的荣誉。

    因为王大人会有一个多时辰和大家在一起,会和这一个小队中的每一个士兵说话。这对于很多士兵而言,能和自已最崇敬的王大人说说话,已经是幸福不已的事了。

    而且王瑞在每一个小队时,还会注意观察这一小队的每一个士兵和军官。表现优秀的士兵,王瑞会当即决定将其调入亲卫队。

    亲卫队那是啥?是王大人的亲军!虽然亲卫队吃穿也和其它的战兵一样,甚至训练还更辛苦一些,也需要承担更多更繁重的任务,但天天呆在王大人身边,可是更容易被王人注意,除了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外,前途无疑也比普通的士兵更宽广一些。

    至于小队的伍长,总旗等军官,也能在和王大人一起训练时受到提点和鼓励。这些能成为基层军官的人,本来就是更聪明更勇敢的人,当然明白这是一个极好的升迁途径。

    所以,这个规定一制定出来后,每个小队都打了鸡血般的拼命训练了起来,就为了获得最优的成绩,以取得和王大人一起越野跑的“福利”。

    除了每日上午和战兵们一起训练、指导训练外,王瑞还会在中午时和少年近卫营一起吃饭,吃完饭后,则是亲自指挥少年近卫营训练和学习,通常这样的时间都不会低于一个半时辰。

    少年近卫营是王瑞最看重的一支力量,他绝不愿意假手他人。甚至连他最信任的大哥马举,也是轻易不会来插手的。王瑞对这些少年们的看重,由此可见一斑!

    和这些少年们折腾完后,王瑞还需要去制作镜子和玻璃制品的作坊,现场了解生产情况,指挥调度生产。

    虽然每个工坊都任命了匠师和管理人员,但这个时代的人,对于设置流程生产、调度安排还是颇不熟练,还需要王瑞这个“老板”亲力亲为的指导提点。

    长弓和弩箭的制作,虽有马举在具体的分管,王瑞还是时不时的要去看看。玩大工业流水线生产,他本人无疑于领先于这个时代的任何一个人。

    经历过后世知识爆炸的时代,让王瑞拥有了更为宽广的视界,考虑事情也更加全面和实在。有时王瑞一个小小的提示,在这个时代就能弄出一个非常巨大的创新出来。

    其实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就是俗话说的:“凡事怕说破,说破不值钱”!

    潘学忠走后,王瑞就这样每天忙碌着,很快便过了十多天。看看年关将近了,王瑞终于决定要尽快前去即墨营走马上任。

    这一日,王瑞和马举带着挑选出来的六百名战兵,在五十名骑马亲卫的簇拥下,浩浩荡荡地前往即墨营上任。

    即墨营的一众营官千总等人,本来对王瑞是不太瞧得起来的。虽说也打听到王瑞在辽东杀过不少建奴,又在前不久刚斩杀了几百倭寇,但因为这个时代杀良冒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所以,既便打死他们,他们也不相信王瑞真能立下如此大的军功。

    不过,这些军官都是在当地扎根久了的,大多数人还都是世袭的军职出身,各种弯弯绕绕,他们可是知道得不少。

    光说王瑞一到登州,就能当一个实职的千户,稍有军功,又能连升数级,这要是没有背景实力可是万万不行的。

    又据传王瑞和登州和一干高官关系极好,这可不是大家轻易得罪不起的。所以,大家只好规规矩矩地前来迎接,并不敢轻易托大摆老资格。

    申时刚过,王瑞的军队果然如约前来。派去先头迎接的军将家丁跑回来报告道:“新的守备大人来了!”

    这时,距离即墨营两里开外,浮山前所六百五十名士兵,正在王瑞和马举的带领下,高唱着大汉军歌,气势雄壮地踏歌而来。

    远在即墨营城门楼上的一众军官,都能清清楚楚地听见:“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弃我昔时笔,着我战时衿,一呼袍泽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齐从军,净胡尘……”

    好雄壮的军威啊!,许多人不由得在心中赞叹,对这位新来的守备官王大人更加好奇了起来。

    一刻钟后,浮山军的队伍开始缓慢地延伸进众人的视线里。

    初看它时,它仿佛只是条黑色的小虫,在缓慢的蠕动。可是等这条小虫,越来越接近城楼时,就慢慢地变成了一条钢铁的黑龙。士兵的铁甲和长矛,就象那长龙的鳞甲和爪牙。

    斗大的红色军旗,在寒风中烈烈作响。兵士们身上的铁甲,也在碰撞中发出清脆的碰响。

    一队十人游骑,一人双马,在队伍前后左右奔跑,极为自信昂扬。战旗烈烈,上书四个斗大的汉字“浮山前军”!

    接近城门百步时,只听一声哨响,六百余人的队伍立时嘎然而止。一个高大威武,英气逼人的军官走了出来,一声大喊道:“全体都有!立正!”。整个队伍又猛地为之一震,几息功夫之间,就重整为整齐的两排,仿佛路边成排的树木一样笔直挺拔。

    做好这一切后,这个军官才和另一个同样高大的军官,在十多个亲卫的护卫下,大步流星地走来。

    如此军威实力,当即让众人惊叹不已,见王瑞等人走来后,赶紧一一上前见礼。这些人一个个礼数周全,并不因为王瑞年纪不大,就在心里有所轻慢。

    王瑞一看自己的下马威起了作用,马上便摆出一副亲民的姿态来。他脸上带着优雅的微笑,双手一拱向众人一揖之后,才客气的道:“各位同僚安好!王某何德何能,竟劳得一众同僚远迎?某心实难安稳呀!”

    原来的守备官刘猛,此次因为要给王瑞腾位置,便被升去了登莱都司府。

    他心情极为高兴,便过来将众人一一介绍给王瑞认识。王瑞也客气地一一见过,还给刘猛送上了一百两贺银,刘大人很是高兴地收了,言语之间对王瑞则是更加推崇。

    这时,家丁头目走过来附着刘大人的耳杂低语了几声。

    刘猛有些难堪的看看王瑞,半晌才讪讪的说道:"实在没想到千户大人会带着这么多号人马过来,兵营尚未收整好啊!万望王兄弟勿怪才是!"

    王瑞听了也很是无语。这大明卫所到了晚期,已是烂得不可救药了。各级军官贪没军饷自已置地置业享受,即便是好一点的人,也是用来蓄养家丁的。

    比如他刘猛,一个堂堂的守备官,也只养得起五十多个家丁。再看看这浮山前所的兵丁,个个神采奕奕,铁盔铁甲,军服崭新,这花费肯定是远远的超过了自已的家丁。

    尼玛,你一个千户,居然就六百多个家丁???鬼知道你带会这么多人来!

    哦,最直观的后果便是:王瑞的这支大军,要被凉在这即墨营外过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