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要雨得雨
    “二哥,绘之,你们什么时间来的?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也好和大哥去海边迎接!”

    王瑞人还没有进入千户公事房的大门,就在院门外大喊大叫了起来。

    “哈哈!王大人,久违了!学生睹诸兄俱忙,故而未敢打扰。不过,来得早不如还算巧呀。今日学生算是看了好戏一场!”石绘之哈哈大笑着拱手走了出来。

    而王瑞的二哥潘学忠,眼带玩味地站在他的身后,脸上永远带着他那千年不变的优雅微笑。

    “绘之贤弟,怎可唤某大人!某就是一个粗鄙武夫!只识舞刀弄枪,写不就锦绣文章!贤弟一声大人之称,实在是折煞愚兄了!”王瑞快步上前,亲热地拉着石绘之的手,往公事房里走去。

    其实来自后世的王瑞,是不太适应明代的这种手拉手的亲近方式。

    不过,他穿越过来和马举潘学忠等人混得久了,也就慢慢入乡随俗了。

    几人落座后,石绘之又道:“王兄过谦了!学生观兄排兵布阵,笼络人心,可是精熟于心,肯下血本呀!又岂是粗鄙武夫所能为?”

    “某苦读戚大帅兵书而已!戚少保,可谓我大明军神,如能学得少保一二,即可练就强兵!”王瑞把话题转到戚继光这个大明军神身上。

    戚继光,字元敬,号南塘,晚号孟诸,汉族,山东登州人,祖籍安徽定远。明代著名抗倭将领、军事家,与俞大猷齐名。其父戚景通曾在山东鲁桥漕运官员,戚继光亦出生于此地。

    他率军于浙、闽、粤沿海诸地抗击来犯倭寇,历十余年、大小八十余战,终于扫平倭寇之患,被现代中国誉为民族英雄,卒谥武毅。世人称其带领的军队为“戚家军”。

    隆庆二年,戚继光以都督同知总理蓟州(今河北蓟县)、昌平、保定三镇练兵事务,后又为总兵官,兼镇守蓟州、永平、山海诸处,并督帅十二路军戎事,因屡立战功,万历二年升左都督,七年加太子太保,录功加少保。为当国大臣高拱、张居正等倚重。

    戚继光在蓟州十六年。加固长城,筑建燉台,整顿屯田,训练军队,制订车、步、骑配合作战的战术,形成墙、台、堑密切联络的防御体系,多次击退侵扰之敌,军威大振,蓟门平静。时人誉为“足称振古之名将,无愧万里之长城”。

    戚继光在张居正死后受到排挤。万历十一年被调任广东总兵官。十三年以年老多病,谢职归家,十五年病逝,著有《纪效新书》、《练兵实纪》两部军事名著和《止止堂集》等。

    可既便天才如戚帅,在写给张居正的奏报中,也得自称“门下沐恩走狗”云云。大明的文贵武贱,可谓是到了一个丧心病狂的程度。

    尤其可恨的是,大明的这帮满口仁义气节的文人,特别是作为代表的东林党,最后国变之时,直接来了一个:闯来降闯虏来降虏!

    而所谓的节操,早就象后世的荒淫官员一样,哗啦啦地碎了一地!

    所以,崇祯帝最后说“文官尽可杀”,可说是对这帮无耻之徒最正确的评语。

    现在王瑞象一粒尘埃,悄悄地飘落到了这大明时代,他可不介意用铁和血来洗涤大汉民族。

    东林党、晋商、盐商、海商、孔家、宗室这些挖大明墙角的败类,因为自己的自私自利,丧心病狂地向流贼满虏输送投靠,最后陷大汉民族于胡尘。王瑞期待着在适当的时机,将这些人一举诛灭!

    不过,现在尚不是表露自己想法的时候,他还需要小心翼翼地“潜伏”在大明,一点一点地提高自己的官位,以便积蓄自己的实力。只待手握铁血强军,放马尽诛贼虏!

    潘学忠发现王瑞发愣,便插话道:“三弟竟能学得戚少保之能,当浮一大白哉!”

    他和王瑞交往日久,也和马举一样,发觉了王瑞这个思想走神的毛病。

    “哈哈!王兄,恭喜恭喜!我就不卖关子了。你又升官了:即墨营守备官!看来,你想要成为戚少保的梦想,可又更近一步了!而且这官服告身,我们都给你一并带来了!”石绘之哈哈大笑着说道。

    “我还以为办不到呢。”王瑞虽然自己定了这样一个升官的目标,但却没有想到就这样轻易而举地达成了。

    我的乖乖!这真是“要雨得雨,要风得风”的节奏啊!

    在他看来,他浮山前所千户的官职虽然已是正五品,但这即墨营守备却是正三品,这要连升数级,确实是王瑞想都不敢想的。

    其实王瑞是不知道,在明代末期,官场已是极为**混乱。说白了,其实就是王瑞的银子使够了。

    这个时代,送朝中大员,哪怕是阁老一级,也不过是几千两银子而已。王瑞这次让潘学忠去帮着活动时,带去的金银珠宝折算下来,可是超过一万五千多两了。

    何况,还有几百个倭寇脑袋呢,这可是实打实的军功!

    所以,要升这个正三品的守备,还真不算个事。何况王瑞这人,平时也只见他给上司送银两,送军功首级,却从没见他跑去要过军饷。这样的“傻比”,不让他升官,也说不过去啊!

    再说了,还有声名显赫的望族石家在居中调和呢。

    后世时,全世界都已进入文明社会,不也照样出现十五岁参加工作、二十八岁当了副县长的奇葩事吗。所以说,还真是就应了那句俗话“凡事皆有可能”!

    “全仗石老大人情面,又亏石大公子多方周旋!三弟,快快谢过绘之贤弟!”潘学忠赶紧向王瑞说明道。

    王瑞赶紧谢过,又唤过亲卫,让厨房备下酒宴,叫来陈铭马举两人作陪。几人痛饮畅叙,好不快活!

    特别是这石绘之,在登州虽然也可以外出会友喝酒,但却因就在家门口,感觉上总有些放不开。如今到了这爹娘不管、“天高皇帝远”的浮山前所,仿佛又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他是酒到则干,喝得十分痛快!他这一放纵,很快便喝得酩酊大醉。

    几人将喝得烂醉的石大公子送去客栈安置好后,马举王瑞潘学忠等几人这才回到千户公事房泡上一壶清茶,继续商议来年的发展大计!

    因为现在马上就要到腊月了,潘学忠这一去之后,肯定得春节过后才能返回了。

    四个兄弟之间实在是有太多的话要说,有太多的情要叙。世之知交莫逆,不过如此而已!

    “二哥这次回去,正月底能否返回?”王瑞出声问道。他对潘学忠的行程非常关心,因为这关系到他的资金运转状况。

    王瑞的团队,就好象一个正在创业中的小公司,每一笔资金的回笼,都得经过周密计算,做到步步为营。否则,一有差池,他就得资金枯竭。

    “如果顺利,正月底前肯定能返回。我有信心。”潘学忠笑道。他其实对于回去的销售早已心有定计,是成竹在胸的。

    “三哥的船还是得回去,如有可能,再花三万两银子,为小弟另购些海船可行?船工船匠,也可以招蓦一些!至于安家银,还得三哥帮我先行垫付才是!工钱,就比照当地的标准,加多一倍便好。当然,粮食,铁料,硫磺等各类物资也不能少。”王瑞托付道。

    他计划着先建立一支海军,这样可以远赴倭国打劫,所以这没有船工船匠,可是不行的。

    现在浮山军处于大发展时期,物资的需求量也是极为庞大的。而这一切,要想不显水不露水地做到,就非潘学忠莫属了。

    早已在心中将自己的前途和浮山前所联系在一起的潘学忠,自然是一口答应。

    王瑞便定下次日让自己的少年工作组,整理出详细的采购清单交给财叔办理。工作组的少年们没有让王瑞等人失望,他们很快便将清单交到了王瑞手上。

    不过这份采购单的数字,着实很是疯狂!因为需要采购的物资,足足多达白银七万两!王瑞看了后,毫不在意地大笔一挥,又加上了价值两万两白银的物资数量。

    潘学忠和财叔接到这份采购清单后,饶是他们见多识广,也还是被惊得张目结舌!

    我的乖乖!实在是太疯狂了!总价值九万两的物资,却仅仅是浮山前所两月的物资消耗量!他王瑞一个千户的花销,可是比一个挂印总兵都还要强上若干倍了。

    何况这王瑞还要在当地采购呢。现在的浮山前所外海港湾里,运了各种货物来销售的海船可是增加了不少。

    浮山前所所城周边,现在已经新修了不少的商铺客栈,为往来的客商和本地军民服务。因为王瑞的工厂作坊需要的人数不少,又能保证这一带的安全,所以现在浮山前所已经成了商家重点拓展的好地方。

    王瑞和潘学忠又陪着石大公子在浮山前所视察了好几天。期间王瑞还邀请他到浮山前所的学堂讲了好几天课,让他过足了传播圣人之学的瘾!

    当然这都是为了让他在以后,能更愿意动用家族的影响力,来继续为王瑞办些事情。

    因为这石绘之是个绘画的天才,王瑞便玩了一个心机,找了一干心机灵巧的少年来向他学习。来自后世的王瑞知道,如果军中有很多能绘制地图的人,作用可是非常巨大的。

    石绘之和几乎所有的人一样,他也需要得到尊敬和关切,也希望在更多的人面前表现自己。王瑞便很好地满足了他的心理感受,专门对选拔出来去学习的少年训了话,让他们用最尊敬的礼节侍候好石绘之。

    石绘之见到有这许多的少年喜欢绘画识字,心中很是高兴,整日里去学堂教授一众少年绘画读书。晚上则和王瑞潘学忠等人饮酒吟诗,日子过得畅快不已!

    他倒是玩得开心,随行前来的家仆却是颇为心急,好几日独处时,都提醒他快快回去。这古人讲究“父母在,不远行”,这都年关了,是该回去了!

    潘学忠安排好随从清点装运好从浮山前所贩回去的货品后,也决定尽快启程返航。

    他呢,还是老规矩,顺道把石绘之又送了回去。

    望着潘学忠带着满载货物的船队远去,送行的王瑞对身边的马举说道:“但愿二哥此行顺利!”

    “会顺利的!”马举拍拍王瑞的肩道。

    其实王瑞心中是没有底,谁说这玻璃制品和镜子,就真的是畅销无比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