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血汗工厂
    “嗯!差池不了!”王瑞细细的将现代的流水线生产方式以及品检制度,和马举解说了一番。

    马举虽然听不懂什么“流程”、“制度”这些从王瑞嘴中冒出来的新鲜名词,但他后来还是在走进制作弓弩的作坊时,惊叹不已!

    王瑞将长弓和强弩的制作安排在了两个车间。每个车间都有一条完整的手工流水线。从原料进入作坊,就有两组人在进行着品检,每一组在找出一个实实在在的毛病时,都可以得到一两银子的奖金。而这笔奖金,却是要从制作的工人和另一组品检的人的薪金中扣发下来。

    在这样的制度下,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时时注意着每一个部件的品质。

    一两银子,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够让全家老小吃上若干天的!

    长弓和强弩上的各种器具,则被王瑞分解成不同的小组去制造。初看到这个状况时,马举甚至担心最后能不能组装得了。这各造各的,最后能拼到一起?

    马举可是和各种铁匠木匠打过交道的。他知道,这些匠人们,谁没有自己的一套规尺呢?

    但这个问题,却被王瑞完美地解决了。每个环节的墙上,都挂有一套全新的规尺和称盘。每个环节前后,都有一个王瑞称之为“品检员”的红衣人,拿着相同的工具在称量。

    如果换到现代,王瑞军器作坊的管理可以说是最为严酷的血汗工厂。

    每个人制作的部件都有识字的少年用“蚯蚓”般的数字作好记号,如果品检发现有失误或是疏忽,制作的工人,就会被鞭打罚钱。而罚下来的钱,则会成为品检员们的奖金。

    品检员和每个环节的组长检查完,才可以传往下一个环节,下一个环节的品检员又要进行相同的品检。如果发现有不合格的,上一个环节的品检员,则会被被鞭打罚钱。罚下来的钱,又会成为另一个品检员的奖金。

    如此严酷地环环监控,层层品检,确保万无一失!

    “三弟!你这可是秦制?”马举问道。他少年时也曾跟着家中经商的长辈走过一些地方,可谓见多识广,觉得王瑞的这一套和古代的秦制很象。

    后世考古研究人员发现,在秦国的兵器上刻着一些文字,它们大多是人名,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相邦吕不韦”。吕氏春秋是秦国最重要的一本历史文献,它的编撰者就是吕不韦。

    吕不韦是当时秦国的丞相,相当于今天的国家总理。吕氏春秋上说:物勒工名。意思是,器物的制造者要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所制造的物品上面。对于历史学家来说,这些看似普通的文字,透露的正是秦**事工业的管理机密。

    吕不韦作为内阁总理,是兵器生产的最高监管人。他的下面是工师,就是各兵工厂的厂长,监制这只戈的厂长叫“蕺”。在厂长的下边是丞,类似车间主任,这位主任的名字叫“义”。而亲手制作这只戈的工匠,叫“成”。

    专家由此推断:秦国的军工管理制度分为四级,从相帮、工师、丞到一个个工匠,层层负责,任何一个质量问题都可以通过兵器上刻的名字查到责任人。

    秦国众多的兵工厂能够按照统一标准大批量制作高质量兵器,金字塔式的四级管理制度是根本的保证。

    当世界上大部分地方仍被荒蛮和蒙昧包围时,我大汉民族先秦人就以独特的思维方式和智慧,创造出了那个时代最强大的兵器制造业。

    想到这里时,王瑞不禁一声叹息:纠纠老秦、煌煌大汉的子孙竟被野人般的满虏欺凌屠杀,另一时空中更是被西方邪教组织矮化为一朵楔,成为低贱的四等公民!

    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老子要以杀止杀!老子要让历史在这里转个弯!王瑞眼露凶光的暗暗发着誓。

    “三弟!你又怎么了?”马举见王瑞又习惯性发呆,知道他的思绪又飘到了九天之外。

    不过,好在马举做人非常宽容达观,所以,也不会非要问一个明白。

    “哈哈,我又走神了!是秦制,是秦制!只有我大汉先祖,才能建立起如此高效的工匠制度。我只不过是照抄而已。”王瑞急忙打着哈哈。

    两人刚走出工坊,陈铭就跑了来报告:“大哥,三哥!军营内的会场布置好了!下午就可以开庆功会了!”

    “军属都请来了吗?”王瑞问道。

    “请来了!按你吩咐都请到了。现在他们正等在军营外呢。”陈铭回答道。

    “好!大哥!我们都去看看!可不能让乡亲们等久了!”王瑞高兴地招呼着马举一同前去。

    “嗯。三弟,把这些士兵的家人请来干吗?会不会惊动乡里?”马举的性格在几兄弟中是最稳重的,所以总能时时对王瑞进行提醒。

    而这一点,恰恰便是王瑞现在最需要的。因为有了马举随时随地的帮衬和提醒,他才可以更快更好地融入这个时代,改变这个时代!

    “会。还会有轰动!不过这正是我所需要的!”王瑞得意地笑着说道。

    “王大人到!”执勤的亲卫队员一见王瑞马举一行走来后,就一同大声为两位大人呼喝开道。

    军营外广场上的老老少少,一听有大官来了,都吓得诚惶诚恐地跪了下去。

    今日千户大人的亲兵们到了众人家里,说是千户王大人要请他们前去开会。这些旧军户,老百姓,都是没有太多见识的,也没有听说有这样的事,哪会相信真的是千户大人有请呢。

    许多人一路上就心上心下地犯着嘀咕,是不是自家儿子或是男人在军中犯了事?

    “诸位乡亲!快快请起!快快请起!”王瑞笑着一个虚托,示意大家站起。

    待众人乱七八糟地站起来后,王瑞又大声说道:“这次请大家来,没有别的事,就是请大家过来吃个饭。同时呢,也到军营里看一看、了解一下,你们的儿子、你们的丈夫,在本官的军营里,日子是如何过的。”

    “啊!”众人悬在嗓子口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王瑞又回头看着陈铭,笑着骂道:“四弟,你这怎么搞的?笨蛋!怎么让乡亲们在这里等了这么久9不快快送上茶水吃食来。”陈铭红着脸一挥手,十多个辅兵马上抬出七八个大木框跑了过来。

    放下大木框后,士兵们便从框子里拿出一个一个的大木托盘,装上各种吃食一一分给大家。

    每个托盘里都有一小碗咸菜加肉,一个鸡蛋,一个大饼,一碗小米粥。

    一些人拿到托盘后,立即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他们夹一块肉,吃一口饼,吃得满嘴流油。而另外有些人,则忙着要把蛋和大饼塞进衣服里,好带回去给家里人。场面一片欢乐的混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