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长弓强弩
    “大哥,难道就没办法了?”王瑞失望地搓着手道。

    “哎,也不是没办法。只是我却要违了这传诸十多代人的祖训了。”马举叹息道。

    “啊!”王瑞还是有点不明白。在他这个穿越者看来,什么祖训不祖训,有本事还不让拿出来使?

    “三弟,让人给我布置香案,某要焚香禀报先祖及墨家一脉!”马举吩咐道。

    “啊c、好好!尽虏,快快!马上叫人给我准备香案!”王瑞高兴地命令道。

    他有点怕马举反悔,催促着龙尽虏快去。当然,马举这个有魏晋君子风范的人,是不可能出言反悔的。

    一刻钟之后,一个香案便在浮山千户所内准备好了。

    马举沐浴更衣之后,一边念念有词地禀告先祖及墨家巨子,一边很是肃穆地三拜九叩。马举礼数周全地一通折腾,不下于小半刻钟,方才礼成。

    王瑞在旁凝神观看,也受到了这个庄严仪式的影响。看来,这古人对这祖训什么的,可不是象现代人那般轻忽的!

    “三弟,礼成了。这强弩,可是老祖宗留传下来的好东西。今日某便去造将出来,以为贤弟复兴大汉之业!罢了罢了,某哪怕舍去二十年寿命,也要助三弟成事!”马举完成祭拜之后,神情激昂地对王瑞说道。

    王瑞一看马举如此神情,知道作为大明人的马举是极遵祖训的,也就明白了他心里的痛苦纠结。

    他当即肃然起身,神色庄重地向马举深施一礼:“大兄高义!小弟代我汉家无数在苦难中挣扎的儿女谢过大兄。大兄祖师先辈,如有神明,亦当恕兄今日违誓之举!”

    “罢了罢了!谁叫你我兄弟情深,俱是为我大汉一族做想,哪怕是粉身碎骨,某也去了!”马举扶起王瑞,满腔悲情地说道。

    “大兄……”,王瑞突然觉得这个时代是如此的美好,虽然有太多的苦难,太多的灾祸在发生,但他却在这个时代收获到了满满的兄弟之情!

    “我!王瑞,大汉子孙,天之后裔!今对天发誓,如能达成功业,复我汉家神威,定不负大兄一分!他日如违此誓,当如此箭!”王瑞手指苍天,说完后突然拿起边上的一支弓箭,“啪”的一声,箭支一折而断!

    “三弟n需如此?何需如此?”马举见王瑞折箭发誓,心情也是十分感动,热泪盈眶地和王瑞抱在一起。

    周边的亲卫听到两人对话,也是眼中带着泪花!自己这些人平时只想着吃好点、穿好点,按时领到月饷,两位大人却想着如何舍身忘命,复我汉家河山!这是什么?这就是大人平时讲的“境界”啊!

    不过,王瑞和马举,可不知道这些亲卫们的感慨,他们马上就进入工坊制作了起来。

    他们两个都是动手能力极强的人,马举又将祖传技艺拿了出来,在十来个木匠铁匠的配合下,很快便制造出一种长弓和一种强弩。

    长弓的形状类似于王瑞见过的苏格兰长弓的仿制品,不过王瑞试了试,发觉用起来比苏格兰长弓却要更强悍更省力。因为苏格兰长弓,前一时空时,王瑞也是玩过的。

    马举的这支长弓,却是比苏格兰长厉害得多,堪堪地射出了后世三百来米的射程。

    王瑞一边想着如何运用这长弓作战,一边感叹不已道:“咱们大汉民族能在这个世界挺立千秋,果然自有不凡!瞧瞧,这些老祖宗的好东西!”

    王瑞忍不住想起那些后些不学无术的草包奴才专家,吹嘘什么“女真满万不可敌”。

    好吧,给双方相同的武器!让这帮野人和我大秦锐士对战一下如何?和骠骑将军的大汉铁骑对战一下如何?这可都是几千年前的军队!

    而马举造出的强弩,就更加让王瑞觉得惊奇。一试之下,竟然射出五百多米的射程。我的天!这是何其强大的存在!王瑞心中感慨道。

    其实王瑞并不知道:弩在汉代就发展至了顶峰,也许是太过先进,此后便没有太多根本性质的改变和发展了。

    后世考古发现,在三国魏晋南北朝时,仍在沿用带机郭的汉式铜弩机。只是不知何种原因,唐宋弩机至今便再无实物出土,而弩也发生了缓慢的退化。

    直至宋朝时,带机郭汉式铜弩机、望山刻度的消失,可以说是汉弩退化的重要标志。只是,这一退化可能在唐时业己发生,亦或是更早。

    北宋时,沈括也是在观察了出土的弩机实物,才见识到带有望山刻度的带机郭汉式铜弩。

    悲催的是,代表宋代制弩最高水平的神臂弩,最早竟是党项人李宏所献的一种偏架弩。弩力不详,相传是采用了极为机巧的机械保证其威力,射程最远三百四十步,合四百五十多米,而汉代同级十二石大黄弩可射四百步,合五百五十多米。汉弩显然威力更强。

    也许是神臂弩为了保证对北方重骑的杀伤力,它采用了相当重的钢制箭头,这便使射程较为缩短了。但不得否认的是,虽然宋代各种制式弩与特种弩如百花齐放般出现,但总体技术水平早已逊于前代。

    而传至明朝,明朝的文官这样评价弩箭:“弩利守城,不利野战。”这让王瑞实在无法将明弩与平步天下的汉弩联系在一起!

    总而言之,自战国以来中国人对手持弩持续不断的发展,到西汉发展到顶峰的改进成果,从唐朝后便渐渐失传,最终在明朝回到了原点。也许弩在明朝时也该离开了,这个世界战争的主角,终将是火器。

    弩黯然离开,不甘地离开了战争的舞台,随它一同逝去的的,是一个真正铁马金戈的时代,我大汉民族傲视天下的时代!

    但今天,马举重新把这些老祖宗的宝贝复原了!这怎么不叫王瑞和所有亲眼见到这一切的亲卫和工匠们惊叹不已!

    王瑞赞叹了一番,对马举说道:“大哥造出来的弓弩果然厉害!不过小弟还要再给它加一些黑科技!等我加好后,大哥再看!”

    马举一愣,问道:“什么黑科技?”

    王瑞所谓的“黑科技”,其实就是要运用黄火药,用马举的强弩来投掷。同时,通过反复细致的试验,来确定最精确的射程和射击诸元。然后根据这些试验数据,制定出最科学的训练手册。

    相比而言,古人制作和运用器物却是凭经验,遇到聪明厉害的人,用起来就是宝!可是遇到笨蛋,再好的东西就都成了草!

    但是,有了王瑞这一整套制度的保障,就能做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人使用,都能发挥出大致相同的战力。

    王瑞吃饭时,曾和马举讨论过一个问题:按理说,大明工部或匠作监也有这样的制作图纸,为啥不见在大明军队的实战中发挥作用呢?

    马举哈哈笑着拍了拍王瑞的肩:“三弟,我有时真的不明白,多数时间,你睿智无比!有时,你又会问出很‘那个啥’的问题!”

    “很傻的问题,对吧?”王瑞也笑了。是的,有时他确实不太明白这大明社会的事。

    “就说制作这军器吧!本来是一张弩是要花一百两银子才能制作好的,现在好了,从户部工部就开始漂没,到了工匠手头上时,供应的原料器物可能只有二十两银子的了。你叫这些工匠如何制作得出来?只好偷工减料的应付了事。上面当官的不知道吗?这些狗官可是明白得不得了。不过,他们可都是在中间贪没过的了!所以,最后你看,鸟铳打不响,或是一打就炸膛。刀枪弓箭,也是一堆破烂。如何去和建奴打?所以,大明这帮当官的,就是一帮混账!”马举越讲越气,忍不邹恨地骂道。

    “大哥放心吧!我们的作坊制作军器可是按流程走,有制度保障的!任何一个环节,都差池不了!”王瑞自信地说道。

    “都差池不了?”马举有点不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