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军国利器
    王瑞和马举折腾的所谓“黑科技”,其实就是远程打击的武器。

    王瑞想要去袭扰倭国沿海,抢钱抢粮抢物资,没有远程的打击武器,可是很容易就会吃亏的。而且他还打算让自己的海军在海上打劫海船,没有远程武器,就只能跳帮作战了。

    和这些海寇血战拼伤亡,王瑞可是不干的。他还是后世军官的思想,不愿意自己的军队有太多的伤亡。

    按照后世军队的战术战法,要尽可能地减少己方的伤亡,最好的方式当然是实现非接触式作战。而能做到这一点的武器,在这个时代,好象最犀利的就是火枪和火炮了。

    火炮?王瑞觉得暂时自己还玩不了。那就只有考虑火枪了!

    这个时代的明军,其实已经在大规模地使用火绳枪了。王瑞到浮山前所后,就有从几个旧军官手上找来几支。

    为了了解这个时代的火器性能,王瑞特意还让他们的一个很精熟于火枪的家丁,给自己演示了一番。

    这个家丁的操作动作,看起来倒是颇为熟练。不过,在王瑞这个后世的军官看来,整个过程还是耗时太长,操作方式好象也很是不便。

    折腾了大约一分半钟,这个家丁才装填完发射了一枪。虽然火枪射出的小铅弹,将五十步外的木块都有击穿,王瑞还是对这火绳枪有些不以为然。

    打这样一枪的时间,敌人都不知射出多少支箭了。如果再遇上敌方骑兵一冲锋,那就完全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而且使用这种不成熟的火器,会让士兵对火器的使用形成依赖,时间久了就会失去白刃作战、刺刀见红的勇气。这样的战例,在大明和建奴的作战中实在是数不胜数的。

    悲催的是:这个时代的火绳枪,还存在点火时易受风、雨影响,以及点燃火绳时要保留火种,和燃着的火绳不能维持较长时间等缺点。

    比如萨尔浒之战时,明军西路军在萨尔浒山上见努尔哈赤的八旗军来攻,即令各队结营列队以待。当建奴军队进至山下时,即刻下令开炮轰击。战幕方一拉开,雨雪忽止,天降大雾,弥漫山谷,视线不清,咫尺之外,难分敌我。明军个个恐惧,人人心慌,便点燃松枝当火炬。

    这敲把自己完全暴露在建奴军队面前。建奴们利用明军的火光,使用弓箭攻击,箭无虚发,每发必中。

    明军虽有火光易于点燃火枪,但因在明处,难寻目标,非但未能伤敌,自己反吃大亏。加之黑色火药惧潮湿,雨雪中使用不便。萨尔浒之战正好在雨后初晴,湿度最大时,不用火烤干,便无法射击。

    所以,建奴八旗军愈战愈勇,步步逼近,很快攻入明营,一举夺取了萨尔浒山营寨。萨尔浒之战中,鸟铳(火绳枪)的缺陷暴露无遗。

    王瑞前一时空是重点大学化学系的高材生,他完全有信心在这个时代独立做出梯恩梯黄火药,而且作为击发药的雷汞其实也不在他的话下。不过,这都需要花费时间。

    作为一个退伍的军官,又是一个家传的机械厂的创业老板,王瑞自认为还可以造出超过这个时代的火器。

    以前自己的公司运转顺利时,他曾经偷偷地在自已的专用工作室里制作过一款枪。其实就是一种后装击发枪,同时制造过的还有定装的尖型铜制枪弹。

    这算是在穿越前做过的一次预演吧?有时王瑞都怀疑,这会不会是上天一个故意的安排。

    穿越过来后,王瑞无数次地想过自己的军队最终要装备什么样的武器。经过若干个不眠之夜的思虑后,他终于决定,去仿造德雷泽式步枪。

    德雷泽式步枪,是1835年普鲁士的德雷泽发明的一种采用定装枪弹的后装击发步枪。这种枪弹用纸筒作弹壳,将弹丸,发射药和底火集于一身。装填时用枪机从后面把抢弹推入药窒,扣动扳机后,枪机上的击针刺进纸壳,撞击底火。然后,底火引燃火药,射出弹丸。

    这就使得整个装填和发射过程大大简化,可以提高射速4~5倍,达到每分钟1~2发,而射手还能以任何一种姿势或是在运动中重新装填好枪弹。

    德雷泽式步枪一经问世,就显示出了巨大的优越性,当时普鲁士政府马上收买了这一发明,并秘而不宣地进行了秘密生产。直到1848年才为世人所知。

    在普法战争中,普军的后装枪就给了普军很大的优势,将高傲的法国佬打得一败涂地。

    不过,王瑞计划造的枪,却是要采用无烟火药。如果可能,他还想强占倭国的铜矿,以便生产铜壳枪弹。

    但是,这样的枪弹却是现在用精铁打制的铳管无法承受的。所以,王瑞还需要大炼钢铁,炼出能制造这类枪械的钢铁。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试验、调整。王瑞可不认为自己单打独斗的做起来,就会很顺利。

    在他想来,自己如果能在两年半的时间内造出这些武器,并大批量的列装部队,就可以算是牛逼的!

    对,你没有看错,留给王瑞的时间只有两年半而已!到1629崇祯二年,满虏就会入寇大明京师。他们会在大明境内,进行惨无人道地杀人抢掠,象蝗虫一样搜刮任何值钱的东西,将我汉家儿女掳去辽东成为奴隶!

    王瑞期待着在这一年给予满虏雷霆一击,用一边倒的屠杀,教教这帮野兽如何进行“民猪团结”!当然,也报报王瑞以前天天受猪尾巴辫子戏污染的怨气!

    “我造他娘的傻比导演和演员,居然拍这么丑陋的猪尾巴辫子戏!”王瑞每次想到这事,都会恨恨地骂上一次。

    不过,在造出黄火药、后装定装弹的火枪、可用的钢铁之前,至少得花上一年半以上的时间。

    一年半时间,王瑞可不想就这样默默无闻地虚度光阴。他要在这个实力决定一切的时代,去杀倭寇,去打棒子,去抢夺他发展壮大所需要的金银物资。

    原因非常的简单,如果是指望大明朝廷,那多半是“伤心总是难免的”。

    大明将官现在干的事,比如:什么吃空饷、什么开个勾栏酒坊、等等诸如此类的小儿科,在王瑞看来,是完全无法支撑起一支强大的铁血强军的。

    而且,他也不可能去强占士地种地,他既没这个时间,也暂时没这个能耐。

    对,是暂时没这个能耐!要种地,就要有大量的土地,就会和当地的官僚士绅发生巨大的冲突。在这个文贵武贱的奇葩时代,迂腐的读书人和豪强劣绅,可不是现在的王瑞惹得起的。

    他要想在短短的这两年半年的时间里,发展出决定一切的实力,便唯有发展工业,或是大举出海抢掠!

    但是,要在海上或是面对倭寇时能打胜仗,王瑞发觉自己最大的短板是没有远程作战的武器!这让他有一种使不上力气似的焦急!

    细心的马举注意到了王瑞的焦急,在听了王瑞的为难后,他哈哈大笑了起来:“三弟,你呀,就是平时太能干了,把你大哥给忘记了!咱们暂时造不了火枪、造不了火炮,咱们可以造其它的军国利器呀!我敢保证,造出来后,照样能将那些倭寇打得满地找牙!”

    “哈哈!我真笨!我怎么没想到早点找大哥呢!对了,大哥!你不是很会造弓弩吗?”王瑞哈哈笑着问道。

    王瑞知道马举是世代的墨家传人,很是精于弓弩木工器具,所以他一下子就想到了这里。

    “嗯。我马家是墨家传人,精于弓弩制造,我自然也是会造的。”马举点着头道。

    “那就好,大哥!我们下午就开始吧?”王瑞急切地问道。

    “哎!三弟有所不知,我马氏祖训,不可将凶器传诸于世呀!”马举无奈地叹息道。

    啊?什么跟什么!你会造你不造?厉害了,你的哥!这是耍我吗?王瑞瞪着一双大眼睛,一脸困惑地望着马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