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这锅你背
    将东西全部搬出庄门外空地上后,陈铭开始命令士兵在全庄各处放火。

    一时间火光冲天,整个赵家庄都笼罩在火光和浓烟之中。

    赵军旗和赵家庄所有活着的人,陈铭也一个都没有落下。他命令士兵不管男女老少,全部都押着带到海滩上。

    潘学忠见到陈铭带着军队顺利归来也很是开心,特别是看到带回来这许多的物资,更是对陈铭夸赞不已:“四弟,你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这缴获不错。金银有多少?”

    “没有多少。就是一些破烂货。”陈铭笑笑,并不回答具体的缴获数字。

    其实,潘学忠话一出口,自己就后悔了。他就知道陈铭不会给自己讲实话。

    虽说几人都是结义的兄弟,但是陈铭明显会更向着王瑞一些。

    “有收获就好了。”潘学忠有点难堪地应付了一句。

    为了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潘学忠只好抬眼四处望望。他突然看着抓来的赵家四五十号人问道:“四弟,这些人你准备怎么办?难道还要带回去吗?”

    “那二哥说咋办?在赵家庄已经杀了一百多人了!”陈铭有点心软地说道。

    陈铭如今不过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由自己在赵家庄下令杀了不少人后,他心中早就在天人交战了,此时那里还有什么主意。

    “咋办?肯定是就地格杀!四弟,你糊涂呀!这四五十人,我们抢了他们的钱,杀了他们的亲人,难道你还想把他们都带回浮山前去养起?带回去肯定也只能杀了。”潘学忠微笑着道。

    “这,这可是四五十人啊9是带回去让三哥发落吧!”陈铭有点犹豫地说道。

    “糊涂!你带回去只会让你三哥为难!我们是以倭寇的名义来的。你带回去,难道不怕走漏了风声?再说了,你难道想叫你三哥背上一个好杀的坏名声?你这做四弟的,你不为他杀人,背黑锅,难道还让别人去?这黑锅,龙五可巴不得背了去!”潘学忠象灰太狼引诱着美羊羊,耐心地点化着他。

    “这,这……”陈铭还是有点犹豫。

    两人正谈话间,龙尽虏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了:“潘少爷!陈百总!干脆把这狗日的赵家人全部杀了算了,也省得晚上看管!这天冷地冷的,值夜的兄弟们也是辛苦9要再抽人出来防着这帮汉奸逃跑,实在是凭空多桩事。”

    “四弟,做个决定吧!三弟可是让你全权指挥的。别让他失望!这锅你得背!”潘学忠拍着陈铭的肩笑道。

    “龙五,去将所有未见血的士兵挑出来,由亲卫队监督,杀光这赵家所有的汉奸!一个都不许留!”陈铭狠狠心,很快便下定了决心。

    龙尽虏跑去挑来挑去,发现没有见过血、杀过人的士兵其实很少了,主要是刚过来时晕船的几十个倒霉蛋而已。他二话不说,便将这帮人给挑了出来,由各自的伍长带去执行陈铭的杀人命令。

    现在这帮人的海晕早就过了,开始在各自伍长的督促下,在海滩上,打着火把展开了一次血腥的活人刺杀训练!

    其实在操场上练刺杀,哪怕你练得再厉害,没见过血,心理上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说白了,就是一个杀人的勇气。

    所以,有些人那怕面前绑着的是一个老人或是孝,却照样手在抖心在跳,对着目标刺杀了好几次,仍然还是刺不倒!

    士兵们的低劣表现,引得一众军官在边上不住地呼喝叫骂:“笨蛋!”,“蠢猪!”

    如此吵吵闹闹地折腾了两刻来钟,这“活刺汉奸”的训练才算弄完。

    潘学忠依旧悠然地端着暖壶喝着西湖龙井,微笑着看着这一切,脸上全无一丝不适。看他这跃跃欲试的样子,好象还想自己亲自上场去。

    陈铭偷眼看着他这副优雅高贵的作派,心中羡慕不已:怪不得三哥老是说,人家这才是世家子弟!

    受潘学忠影响,陈铭也学着大气了一回,自作主张的下令杀了四只肥羊,煮了七锅羊肉汤,就着“作战饼”让所有的士兵饱餐了一顿。

    不知道啥叫“作战饼”?就如同后世大街上卖的“锅盔”。王瑞把它的做法借鉴过来,作为短距离作战时的餐食。

    一夜无事。第二日天一亮,潘学忠和财叔看看了风向,当即让陈铭下令全军装运物资钱粮。

    冬日的浮山前所外海滩寒风凛冽,王瑞身穿李姑娘为他做的黑色兔毛披风,笔直地站在海滩边的土山上,身边是同样精神抖擞的五十名亲卫队士兵。

    “大人,他们回来了!”李天昊脸上带着笑跑过来报告道。

    王瑞转眼向西北边海岸望去,只见海面上驶过来几艘巨大的海船。雪白的船帆在大风中被吹成布鼓,每只船上飘着一面很大的旗帜,旗帜上都是一个斗大的“明”字。

    潘家的“潘”字认旗,也挂在每艘船上,不过却明显比“汉”字旗低了一大节。

    王瑞微笑着看着所有的海船次第驶入港湾,等到这些船停稳后,他一挥大手道:“走,去迎接我们这些首次跨海作战的英雄!”

    “二哥!你们终于回来了!”王瑞远远地看着潘学忠笑着道。

    “嗯!三哥,我们完成任务回来了!”陈铭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一边撒开丫脚子跑,一边兴奋地大喊道。

    不过,潘学忠却仍然一副优雅从容的姿态,虽然也是大踏步,可却让人觉得不紧不慢。

    他手中拿着带鞘的长刀,洒脱地指着岸边的海船对王瑞道:“三弟!你的人,你的船!我都给你完完整整地带回来了!”

    “二哥辛苦了!不对,我的船?”王瑞有点不解,这明明白就是潘家的船。

    “愿以海船,助弟远战!昭昭大明,当有四海!人生如斯,岂不快哉!”潘学忠高声吟诵着,气概非凡。

    “少爷!”财叔在边上着急了起来,这四房少爷什么都好,就是一激动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之前见他吩咐在每条船上挂上一个“明”字大旗,以为是方便回航安全。没想到,他却是为了赠船。这可不是小船啊,都是四五百料的大船了,几艘船加起来可得要上万两银子了。现在倒好,潘少爷一句话就送出了。

    “财叔,我不是孝了。”潘学忠回头对着财叔轻声说道。

    然后,他也不管财叔有没有听到,却继续向王瑞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吩咐道:“酒来!人生豪迈,当以酒径!”

    “全体都有!谢潘少爷赠船!”王瑞心中感激,随着他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同时向潘学忠行了一个浮山前所的军礼。

    潘学忠开心地哈哈大笑着,毫不扭捏地受了。笑完后又拿起随从递过来的酒,和王瑞撞杯后一饮而尽!

    陈铭和龙尽虏也过来向王瑞报告了在赵家庄的作战情况,听到缴获如此丰厚后,王瑞也是极为开心:他娘的!这些狗日的赵家人,狗日的汉奸带路党,还敢来挑衅?!终于让老子干掉了!

    前来迎接的一百多名士兵也在陈铭等人的指挥下一起开始搬运,足足花了两刻来钟,才将缴获的物资金银搬回浮山前所军营边上的大仓库里。

    经过从少年营里抽出来的、会识字算数的少年组成的工作组清点后,王瑞下令:在浮山前所召开一个“胜战展销会”,以远远低于市价的价格向浮山前所的军民销售缴获的战利品。

    “三弟,为兄不太明白。这些缴获的东西,你为啥要拿出来卖呢?而且这货价还卖得这样低?”潘学忠不解地问道。

    一旁的马举和陈铭等人,闻言后也同样是一副不明究竟的神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