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不作不死
    龙尽虏等人迎面撞上的,还真是赵军旗这个乌龟王八蛋。

    刚才下人一再来报,说是倭寇在庄内见人就杀后,他也慌了。看来这些倭寇是真发疯了,连自己这个带路的狗也要打来吃了!

    他虽然又是疑惑又是害怕,不过形势却由不得他多想,几股“倭寇”正在向他的大院冲来。紧急时刻,什么亲人父母,他都管不了了,他取出一包金银,叫上五个护院,他就往侧后门跑。

    新纳的马芸儿,抱着他的大腿,想跟他一起逃,也被他一刀捅了。现在这逃命的紧要关头,他赵军旗连自己的爹娘都管不了,哪里还管得了这“屑州”买回来的青楼女子呢。

    不过,俗话说得好:“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这赵唯赵军旗,勾结倭寇无恶不作,此时报应终于到了。这帮人刚一冲出大院侧门,便被龙尽虏带领的一个十多人的小队撞了个正着。

    “杀呀,杀!”龙尽虏大喊一声,带头冲了上去。

    “杀呀!杀光汉奸!”两个伍长也带着士兵冲上前去,分成两个小队向对面逃跑的人展开刺杀。

    赵军旗带着的五个护院家丁一见这个阵势,立马就慌了神。这些狗腿子吓吓老实巴交的农民,守个大门护个院也许还行,面对悍不畏死的亲卫队士兵有组织的冲锋时,立马就歇菜了。

    虽然三脚猫的功夫他们也还是有点的,但是这些花拳绣腿可是不能拿来上战场。

    亲卫队士兵的刺杀招式都是极为简洁的招式,就是一往无前、舍我其谁、霸气无比的搏命刺杀!

    有三个护院躲闪不及,当场就被刺了个透心凉!另外两人也腿上肩上也分别中了一枪,他们还没来得及举刀还击,分别又有三只长枪极为迅猛地刺来。余下的这两人也很快被刺死在地上。

    赵军旗这个大汉奸,大腿上也被刺了一枪,他痛苦地惨叫着,一下子跌倒在地上。

    “狗汉奸,还想跑!你跑呀,跑!”龙尽虏抽出枪头,重重地敲在赵军旗脸上,打得他的胖脸更加肿起,就象一只红着脸的大熊猫。

    “军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学生可是良善士绅。不信你去这周边打听!我赵家可是做好事无数的!”赵军旗听到周边士兵的辽东登莱声音,终于缓过了神来,知道是有军队找上了门。他很快平复着心情,向龙尽虏等人诉说道。

    “军爷!你现在知道老子是军爷了?你可知道老子是哪里的?”龙尽虏诡笑着问道。

    见赵军旗直摇头,他又附在赵军旗耳边说道:“告诉你!老子是浮山前所镇海堡的。你不是要伙同倭寇来抢老子们吗?好!老子现在来了。怎么样?”

    “军爷!你们可得守规矩。我家也有人在官府的。您就行个方便,放过学生。学生给每位十两黄金。”赵军旗看风使舵的本事不小,一听是卫所里的穷小兵,就想随便拿点金银打发了。

    这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只有去找阎王了。

    “事到如今,还敢胡言乱语!给我绑起来!”龙尽虏把这他戏耍够了,这才把赵军旗绑了,带着往前面赶去。

    “龙五,你小子怎么进来了?”陈铭一见龙尽虏等人后,就生气地大吼了起来。

    “陈百总!你的军令可没有说不许我进来。庄院后门,我可都守好了!庄里一个人都不可能从后门跑掉。”龙尽虏也语气**地答道。

    “守好了?那狗日的汉奸头子赵军旗都跑了!”陈铭不客气地说道。好象有人跑了就要怪罪龙尽虏一样。

    “跑不了!带上来,给陈百总瞧瞧!”陈铭刚才的官腔让龙尽虏肚子里都是气,他也就言语上对陈铭不再客气,吼叫着让手下把赵军旗推了出来。

    见到赵军旗这个正主后,陈铭也不再和龙尽虏置气,当即吩咐人对赵家人分开进行审问。赵军旗则由陈铭和龙尽虏亲自审问。

    他们审问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让这些汉奸们交钱保命。

    赵军旗一见陈铭好象比龙尽虏地位高一些,他仿佛一下子看到了希望。这大明文贵武贱,自已多少是个举人,粗鄙的小兵对自己可以不理。他就不信,这做百总的军官会对他不在意。

    于是,他很装逼的说道:“我大明太祖祖制,优待读书的士绅,诸位如此盗匪行径,难道就不怕巡抚都司衙门?不怕我大明律令吗?”

    “哈哈!我怕!我怕得要死啊!”陈铭和龙尽虏一听之后,都笑痛了肚子,心里道:这赵军旗真是不作不死啊!这都啥时候了,还敢在老子面前扯那一套优待士绅的陈芝麻烂谷子?

    边上的士兵一见他居然敢骂自家军队是强盗,便要上前抽赵军旗的嘴巴。

    陈铭急忙笑着制止道:“住手!怪不得赵老爷要骂你们是粗人!怎么可以对读书人无礼呢?快!去将这赵家的小公子请来和赵老爷一叙!”

    赵军旗的小儿子才五岁,带过来时吓得瑟瑟发抖,扑进赵军旗的怀里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等他们父子相拥哭了一会儿后,陈铭猛地一把将这孝拉开,狞笑对赵军旗道:“好!老子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如何优待士绅吧!”

    说完后,他突然手起刀落,一刀将赵军旗的小儿子劈成了两半,鲜血立时喷涌了一地。

    杀完人后,陈铭又割下赵军旗衣服上的一块布,装逼地慢慢擦拭着刀上的鲜血,恶狠狠地对赵军旗骂道:“狗汉奸!你要作死,老子便成全你!老子不怕你平时跳得欢,今日一下给你拉清单!将所有的钱交出来,老子可以考虑饶你不死!别他娘的想着耍花招!”

    赵军旗亲眼目睹幼小的爱子惨死,又被陈铭一番恐吓,突然觉得嘴里一甜,一股鲜血从嘴里喷涌而出,一个子就晕了过去。

    在赵家大院的其它地方,各个伍的士兵们也都在各自伍长的带领下,对赵家人进行着残酷的审问拷打。

    这些伍长和大头兵全都是粗人,也没有什么审问的技巧,只知道一昧的凶残打杀折磨。一时间,赵家大院内外哭声惨叫声连成一片。有七八人经不住士兵自创的各种严酷土刑法,竟然当场就被活活地折磨死了!

    有些军官颇感于心不忍,便跑来跟陈铭求情,陈铭生气地冷冷骂道:“你们都他娘的脑子锈掉了?这赵家人都是受过勾结倭寇好处的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都给老子回去老实执行好军令!再敢擅离职守,老子可要军法从事了!”

    经过半个时辰血腥的审问后,赵家庄每个角落的金银和值钱的东西都被找了出来,集中堆在庄门内的空地上。金银玉器等物总价值高达两万多两,还有绸缎布匹等物几十件,粮食更是多达上千担,猪牛羊等也是几十头。

    看着缴获了这么多的东西,龙尽虏等人嘴都要笑歪了:“哈哈9是剿灭这赵家庄的汉奸最爽!缴获太丰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