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霸气京观
    “大人!下一个目标是打哪里?这一次你可得让我去!”徐福兴奋地吼道。

    “大人!我也要去!你可不能光想着亲卫队。”朱磊跟着嘀咕道。

    “我呸!你这猪头!亲卫队是保护大人的亲军。战力当然是第一的。好钢要用在刀尖上,你难道不知道?”龙尽虏吼道。

    “吵什么吵?仗有得你们打的。谁去打,如何打,老子自有安排!”王瑞大吼一声制止道。众人都红着脸不敢再说话。

    王瑞才回过头,对潘学忠笑道:“这帮小子实在是太好战了!一有军议,就争个不休。让二哥见笑了。”

    “无妨的!各位军官如此表现,正是我辈男儿本色!功名自从战场取,岂因儒冠误此生c,也算学生一个!”潘学忠哈哈大笑着道。

    “好!正要劳烦二哥!”王瑞笑着击掌道。

    众人也跟着夸赞:“大人威武,潘少爷厉害!”

    “我命令:朱磊留守镇海堡,换陈铭前来报道。从所有未见血的士兵中挑选两百人,随同龙尽虏所带亲卫队五十人,前去突击勾结倭寇的赵家庄。二哥负责指挥航海和海边接应。上岸后由陈铭全权指挥!”王瑞正色道。

    半个时辰不到,向朱磊交接完防备的陈铭兴冲冲地赶来了:“三哥,可是要去打赵家庄?”

    “对!你没有猜错!这次由你指挥,龙尽虏作你的助手。不过在海上,你们都得听二哥的。”王瑞吩咐道。

    “赵军旗一家人不用说了,肯定是要满门皆斩的。其它的庄户呢?”陈铭请示着打开赵家庄后的相关事情。

    “大人,依我看,全部都杀了!这赵家庄勾结倭寇,肯定没有一个好东西!”龙尽虏插话道。

    “二哥可有何妙计?”王瑞不想过于血腥的命令从自己口中说出,所以转向潘学忠问道。

    其实他作为一个具有现代思维的人,多多少少受了一些“白莲花圣母婊”的影响,对于株连和屠杀确实还有点不适应。

    “既然我们是穿了倭寇衣服,打了倭寇的旗号去的,那见到我们躲避的人就都可以放过。凡是不躲避,甚至还笑脸相迎的,都可以当场格杀!”潘学忠想了想后说道。

    于是,陈铭和龙尽虏开始指挥二百五十名士兵换装,准备马上出发。

    要脱下自己漂亮厚实的军装,去穿倭寇们破破烂烂的衣裳,士兵们都满脸的别扭,心中充满了抵触情绪。

    王瑞见状,便决定要亲自对这些去打赵家庄的士兵训话。

    他寻了个高高的土包,站在上面,让所有的士兵都能看到自己。这才大声说道:“这倭寇的衣服是不是很难看?不用说,肯定难看,更不要说叫我去穿,我看着都心烦。但是,你们穿倭寇的衣服,是要去执行军队的任务。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队列中许多士兵,都开始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来。只听到王瑞继续说道:“你们要去打的是赵军旗的赵家庄。就是这个庄子,这些数典忘祖的混帐,勾结凶残的倭寇,到我浮山前所的地方来杀人抢掠。你们说,要不要把这些汉奸全都干掉?”

    “把汉奸都杀掉!把汉奸都杀掉!”在陈铭龙尽虏等军官的带动下,两百多名士兵跟着激愤地大喊。

    “军心可用!”王瑞轻声地对潘学忠笑道。然后,他猛力一挥大手吼道:“出发!”

    看着几百名士兵有条不紊地登船,王瑞心想,是得弄个训导司出来了。他想着如何借鉴后世的指导员和政委制度,对士兵进行思想宣导。

    在部队呆过很多年的王瑞,自然深知思想洗脑和政治教育的重要。一只有信仰的部队,一群知道为谁而战的士兵,才是无敌于天下的雄师。

    不过现在他这训导司可弄不了,很简单,这活没人干得了。人才呀,人才!在这个识字率极低的明代,哪里有什么信手掂来就可以用的实干人才!

    这明代能把文章做得花团锦绣的人是不少,可人家想着的是考举人考进士,那会有人屈尊降贵到他一个武夫的营里,进什么训导司。科举无望的,又多是迂腐不堪的酸秀才。

    再说了,真有人来,又能不能有效地训导王瑞的理念?这可都是问题。

    看着陈铭潘学忠等人登船离开,王瑞布置好士兵守护俘虏的海船。这才押着俘虏和缴获的物资回到镇海堡。王瑞让徐福先在军营里挑出几十个未见血的士兵来,让他们拿赵家的家丁来练胆。

    在前一时空上过无数次战场的王瑞知道,没见过血,没杀过人的士兵还不能算是士兵。他的计划就是要在再次对上建奴前,让每一个士兵都见一下血,最好是每个士兵手上都能有一条人命。

    杀完这些带路的奸细,王瑞又将全堡的军户和工人都聚集了起来,向所有人通报这次倭寇前来袭击的情况。广场上的人群开初听到有倭寇前来,都很是惊慌,有些原来的军户还吓得大呼小叫。

    登莱沿海地界,一直以来也是常被倭寇袭扰的地方,对于倭寇的凶残,大家可是听过不少。

    然后,王瑞又讲了这次和倭寇作战的战况。听说倭寇被打败,有的人跟着兴奋了起来,大喊着“大人威武”“浮山军威武”!

    当然,也有人不太相信:这倭寇可是那么好打的?怀疑的人,更多的是本地的军户,他们虽然听过一些王瑞的传奇,可是却没有人把这些事迹当真。

    “押上来!”顺着王瑞一声命令,几十个五花大绑的倭寇被押到广场上面,然后又绕场一周,让每一个在场的人都能看见。

    这个时代和倭寇和大明人的穿着、发型、长相等等,差别都极大,所以这些人一出现,镇海堡的军民就全都能分辨出来。

    “是倭寇!”,“还是真倭!”一些有见识的人抢先叫了起来。

    “杀了这些倭寇!为受难的百姓报仇!”,“报仇!杀倭寇!”广场中响起更多更大声的叫喊。军民的情绪都十分兴奋。

    王瑞一看火候已到,便下令未曾见血的上兵上场,当着全堡军民的面练起了刺杀!运气好的倭寇被一枪刺死了,运气不好的倭寇遇到胆序是枪法不好的士兵,就只得瞪着双眼,看着这些脸色发白的士兵一次次的端着长枪向自己刺来。

    有时这些士兵刺在倭寇的大腿上,有时这些士兵刺在倭寇肩上,反正是刺偏的不少。可是这些倭寇还没有被刺死,还在不停地哀嚎,他们就只得这样绝望地等待着这些笨手笨脚的士兵下一次刺杀。

    很多倭寇甚至都恨不得拿起枪来刺自已一枪,毕竟要眼睁睁地看着敌人来刺杀自己,实在是让人感觉太恐怖了!

    “你们这些笨蛋!看准了刺!”

    “傻瓜!向胸口刺!”

    “直刺!你的手,对!就是你的手,你抖什么抖?”一干军官看到这些士兵刺了好几次,还没有把倭寇刺死,脸上很挂不住,忍不住冲去对着这帮笨蛋又喝又骂了起来。

    王瑞面带微笑静静地看着,并不前去制止。绑一个倭寇给你杀,你还杀不死,这样的笨蛋,不打不骂?老天爷都不答应!

    以前每次组织训练时,王瑞可都说了: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不打不骂的,哪能练成强军!

    王大人和众军官倒是见多了血腥,可是镇海堡的老军户和工坊工人可没有见过呀!看到这样血淋淋的刺杀现场,听到倭寇们临死前悲惨的叫声,这些人开始感到了恐惧。

    特别是以前的一些总旗小旗,都暗暗地在心里提醒自己:以后千万不要去惹这伙从辽东来的杀神!这王大人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神!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人就都感到害怕,从辽东和登州跟过来的人,就感到特别的自豪、特别的安心。以后在这些本地军户面前,可就真正直起腰来了,咱们可都是王大人的人!谁敢惹咱们?看,这些倭寇就是下场。

    一些脑子活泛的青年就开始寻思:这王大人何时再招兵?看人家那军装多漂亮!那队列走起来多雄壮!以前吹得三头六臂的倭寇,可是被王大人的兵轻轻松松的就全杀了!

    再说了,这王大人的兵吃得那叫一个好!偶尔听这些战兵出来喝酒时吹牛,都能让人听了口水直流。何况,听说那军饷可是足额给的,从来不会拖欠。

    不行!晚上得给我爹我娘说说去,打死我,我都要当王大人的兵!

    王瑞可不知道这次活人刺杀训练,还起到了一个征兵广告的效果,他只是想通过这样一个事件,来震慑一下宵小。同时,也让更多的士兵见见血而已。

    杀完倭寇吓完人后,王瑞想起还缴获了不少倭寇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旧衣服,旧被子,一些小的用具。

    开初王瑞想着分给工坊的工人或是跟着自己的民户,后来发觉自己忘了“斗米恩升米仇”的道理。白来的恩惠,谁还会珍惜?要多上几次还会习以为常,如果再不给,可能还会恨你。

    于是,王瑞便让亲卫队把这些破烂东西弄来开了个展销会。价格当然是定得极低的,和免费白送也差不了多少。

    一干人等,很快忘记了刚才的血腥,就在这鲜血淋漓的杀人场边上逛起了“庙会”!王瑞看着,也是苦笑不已。

    开完这个明代的“展销会”,王瑞下令将三百来个倭寇首级在堡门外堆了一个京观,边上他亲自写了一副对联:“明犯强汉,割首以展!”

    李老秀才跑来看了王瑞这个简化汉字写就的对联半天,总算是猜明白了这一句话的意思,捋着花白的胡须赞道:“霸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