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士兵突击
    尹大弟和陈松的铁枪很长,而且他们完全是以命相搏的打法。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更没有留有任何余地,就是这么全力一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如此悍不畏死的刺杀,再配上铁枪长度的优势,顿时让断后的两个倭寇很是慌乱。一个想往边上闪,一个则举刀对着枪头劈砍。

    不曾想,杀得性发的尹大弟和陈松此时十分亢奋,长枪冲刺又猛又快!在两个倭寇迟疑的瞬间,两支如毒蛇般窜来的枪头巳经将他们的身体洞穿!

    “我比你多杀一个了!哈哈!”尹大弟一边冲着陈松得意地大笑,一边大喊大叫。

    “快向前冲!杀!”陈松也不管他,招呼一声,又向川木太郞一伙猛冲过去!

    后面的王瑞也注意到了这里,他大声问道:“那两个兵是哪个队的?太棒了!”身边的亲卫左右看看,都不说话。

    这时李仁军走了出来说道:“大人,是陈松和尹大弟!俺隔壁村子的。”

    “大人,俺也想去!”李仁军介绍完后,又期期艾艾地说道。

    “去!都去c样的!你们也去,去杀光这些倭寇!不用管我!都去!”王瑞挥着大手下令道。

    “好嘞!”一帮亲卫队员,早就憋得不行了,正等着王瑞这句话呢。

    众人一听王大人发了话,立马撒了欢般地冲了上去,其中尤以李仁军冲得最快。只见他飞快越过一个个奔跑的身影,直冲最前面的尹大弟陈松方向而去。

    他一边向前冲,一边还用枪将一个个逃跑的倭寇和汉奸抽倒。

    看着他矫健的背影,王瑞开心地说道:“好!又是一员虎将!”

    川木太郞被尹大弟和陈松追得太紧,心里很是慌张,只求着天照大神保佑能翻过山垭,然后逃上船就安全了。

    哪知道逃在前面的倭寇一样的没有好下场,刚到山垭口时,徐福和朱磊就一左一右带着两队埋伏的生力军冲了出来,将惊慌逃命的倭寇拦着又是一通刺杀。

    牛头山狭窄的山垭口,倭寇和赵家家丁的尸体摆满了一地,还有一些人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慌不择路的倭寇们开始向两边散去,手脚并用的在乱石和草丛中穿行着往山峰上爬去。徐福朱磊一见,也各自分出一队人马追击分散的倭寇和带路的汉奸。

    川木太郎一看前面也有伏兵阻挡,知道这次是无法全身而退了,他突然停下脚步来,狂叫道:“天照大神护祐!我们和这些明狗拼了!”

    跟在他身后的五名亲信跟着一顿,就要一同回身厮杀。不过就在这一停顿之间,跑在最后面的两个倭寇又倒了大霉,直接被追在后面的两个杀神借着冲势捅翻在地上,鲜血立时喷涌了一地。

    不过,川木太郞和另外三个倭寇却借机立住了身形。他们都是打老了仗的,配合很是娴熟,很默契地便两人一组,手持倭刀,一起向尹大弟和陈松扑来。

    尹大弟和陈松正杀得兴奋,虽然每个人都是以一敌二,但他们也并不畏惧,仍然是以命相搏的战法,挺枪直冲中间两名倭寇刺去。两个倭寇急忙向两边一闪,慌乱之中,一人躲过,一人被刺中左胸。“我又多杀了一个!”尹大弟大喊道。

    “快往我这边闪!”陈铭见三个倭寇躲开刺杀后,已经欺身上前,着急地对着尹大弟大喊道。

    川木太郞和另外两个倭都是久经战阵的,知道面对长枪远距离讨不了好,便选择了近身上前缠斗。

    陈松一枪刺空后,见几个倭寇近身上前,心道不妙,一边大喊,一边随手将枪头向左一甩,猛地击打到离尹大弟最近的这个倭寇右肩。尹大弟也急忙往后退,同时向陈松这边闪。

    冲上来的倭寇举刀对着尹大弟就砍,急切之间,尹大弟只好抬起枪杆一拦。这个倭寇用力极大,咣的一声砍在尹大弟的枪柄上,几乎就要将尹大弟的枪柄一刀砍断。

    川木太郎一看有机可乘,立马一个冲刺,跳起来猛举着锋利的倭刀向尹大弟劈去。这一刀来得又急又快,尹大弟的气力却已经用老,根本一下躲闪不了。

    这一瞬间,尹大弟突然醒悟了过来:妈的!老子的小命今天要丢在这里了!老子可还要挣钱给家里花呢。

    尹大弟甚至想自己要不要闭上眼?正在绝望之间,一支长枪从旁边斜刺了出来,将跳在半空中的川木太郞猛地刺翻。倒下去的川木太郞,刚好把砍断尹大弟枪柄的倭寇也撞翻。

    陈松一见又来了帮手,也挺枪向之前闪躲过的倭寇刺去。这个倭寇,见几人如此勇猛,刚才又被陈松抽了一下,早已吓得脸色苍白。他脚下踏中一个乱石,一个踉跄之后,正好撞到陈松枪上,堪堪被长枪刺中了小腹。

    尹大弟不等面前的倭寇反应过来,举起手中的枪柄,对着倒在自己面前的倭寇就是一通狂打。

    “打死你!打死你!”他一边猛打,一边狂喊,将眼前的这个倭寇打得血肉模糊,很快气绝身死。

    冲上来救了尹大弟一命的李仁军也反应极为迅速,他抽回长枪,对着川木太郞又是一通狂刺,将川木太郞当即刺死当地。

    陈松一看是李仁军,哈哈笑道:“原来是你这小子!”

    “哈哈!有好东西,老子当然不会放过!老子杀掉的可是一个倭寇头领!”李仁军得意地笑道。

    “窝囊!老子差点让狗咬了一口!李老四,老子今天欠了你一个人情!”尹大弟忿忿地骂道。

    “别多说了!我们三人一组,一起去杀倭寇!”陈松招呼二人道。

    “好嘞!听你的。”李仁军和尹大弟都应了一句。

    三个杀得兴奋的士兵配合得极为默契,见到倭寇和汉奸多的地方就冲将上去,三支长枪如毒蛇般的狂刺,将许多倭寇**细都刺倒在地。

    “小子们!努点力!不然倭寇都让这帮小子杀光了!”朱磊大喊大叫地骂着,指挥士兵们展开追击。

    “镇海堡的,给老子争点气!冲上去,杀光你眼前的敌人!”另一边的徐福也在狂叫。

    他被王瑞留在镇海堡协助马举,总觉得自己离大人远了,而且管的人也还少。现在抓着了机会,那有不拼命表现的道理。

    乌合之众的倭寇在浮山军有组织的攻击之下,很快便溃如散沙,大多数倭寇都被明军当橱杀。往四周逃的倭寇和赵家家丁,也被各个战斗小队杀死或是俘虏了。

    徐福和朱磊指挥士兵将俘虏的倭寇**细集中跪在一地,又命没有见血的士兵上前对未死的敌人补刀。刚安排好这一切,王瑞就带着几个亲卫走上前来了。他

    老远见到二人,就哈哈大笑道:“哈哈,徐百总!朱百总!倭寇和带路党可是全部在这里了?”

    “报告大人!都在这里了!”两人行了个军礼报告道。

    徐福想了想了,又问道:“大人!船上的倭寇可是拦不了了!”

    “放心吧!他们跑不了!”王瑞笑着道。

    “跑不了?我们这里动静这么大,船上的倭寇肯定会开了船就跑啊!”徐福担心地说道。

    “不管了!上去看看去!”王瑞带着徐福和朱磊等人走上山坳,只见牛头滩上也是一片混乱,无数的浮山军士兵正在一边控制倭寇的海船,一边在岸边追歼残敌。

    只见其中一人身穿月白儒袍,手持雪亮的长刀,奔跑得极为迅速,很快便将身后的随从扔在后面。王瑞定目一看,正是他的二哥潘学忠。“是他!他也上战场了!”王瑞吃惊道。

    “少爷!少爷!”两个随从在潘学忠身后一边大喊,一边手持长刀追赶。

    潘学忠并不回头,他不断调节着呼吸,紧紧向前面的两个倭寇赶去。两个倭寇跑得气喘吁吁,其中一人很快落在后面。

    潘学忠很快追近,他的猛地一下跳起,姿势如同雏虎出林,手中的长刀一下将这个倭寇的身体从脖颈处劈开。鲜血溅满他的儒衣,斑斑点点,如同雪中梅点,透着一股血腥的美丽!

    “追上去!干掉前面那个倭寇!”潘学忠长刀直指,指挥着自己的两个随从追击。

    很快,两个潘家家丁追了上去,将这个累得象死狗一样的倭寇轻易击杀当地。

    “好!潘少爷威武!”龙尽虏吼道。带着一干亲卫继续在海滩上追歼残敌。

    “快!潘少爷都杀了一个了!”一干亲卫也跟着叫喊。

    小半刻钟后,王瑞带着众人来到潘学忠和龙尽虏面前。

    王瑞看着满身溅满血点的潘学忠问道:“二哥威武!可有受伤?”

    “哈哈!我岂会受伤!某儒袍长刀击倭奴,书生豪迈有英气!三弟,你二哥也是可以上阵杀敌的!”潘学忠得意地笑道。

    “二哥威武!尽虏!倭寇的海船可都控制住了?”王瑞又问龙尽虏道。

    “报告大人!都控制住了。这帮倭寇也真他娘的傻,哈哈!每个船上居然只留两个人,我们围上来时,他们船都开不跑!”龙尽虏哈哈大笑着报告。

    “他们不是傻,他们是太贪了!”潘学忠微笑着道。

    “大人,战场都打扫完了!”徐福和朱磊这时跑过来报告。

    “这就打完了?”潘学忠问道。

    “回潘少爷的话,打完了。倭寇**细,除了当场格杀的,其余人都俘虏了!”徐福报告道。

    “好!那就杀向下一个目标!”王瑞举起手掌猛地一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