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趁夜奔袭
    “三弟找我可有何事?”潘学忠似笑非笑地看着王瑞道。

    他一副装逼的潇洒派头,让王瑞羡慕不已。其俊逸的风姿气度,无不表明他才是妥妥的高贵世家子弟!

    “可否借二哥这些海船一用?所需费用二哥开列出来就好!小学会照付。”王瑞微笑着道。

    “我们各写一字,如果相同,我就不收三弟费用。你只需付船工工钱就好。如不相同,这船我就不借了!”潘学忠得意地笑道。

    啊,各写一字?我是不是穿越进《三国演义》里了?居然遇到这一招!王瑞有点蒙了。

    “哈哈!二哥,你倒是说说:我们谁是周郎,谁是诸葛?”王瑞笑道。

    “三弟谬误,你我兄弟几人,岂是周郎诸葛能比?哈哈哈!”潘学忠狂傲地大笑道。

    他一腔豪气毕露,将王瑞也感染得心情分外豪迈。

    “尽虏!给我们笔墨侍侯!”王瑞大手一挥吩咐道。

    王瑞拿到笔后,也不看潘学忠,提笔便在手心写上一个“赵”字。然后,他便将手置于身后,等潘学忠写完,才笑着问道:“二哥所写何字?”

    “哈哈,三弟请看!”潘学忠哈哈一笑,伸出手来,手心中写着一个笔迹潇洒的繁体“赵”字。

    “我这也是赵字!”王瑞也将自己放在身后写了字的手伸到潘学忠面前,笑着看着他。

    “你这是赵字?”潘学忠看着王瑞的手心字不解地问道。

    他左看右看,总觉得王瑞写的这个“赵”字很别扭。如何说呢,就是很难看,没有一点美感。

    “你这个赵字好难看!”最后潘学忠得出一个结论。

    “难看是难看!不过简化了呀!学起来就容易了。我这里所有人,都是学这种简化字的。对,我这学的就叫简化汉字。”王瑞得意地笑道。

    王瑞知道这明末的识字率极低,如果在自己的系统里推广开了简化字,就可以大大地提高识字率。而且这些只会读写简化字的人,以后天然就属于自己的体系。它完全相别于大明的士大夫阶层,只能忠诚于自己。

    这就是王瑞针对东林党、针对大明的士大夫阶层的大杀器,是王瑞最得意的文化侵袭!

    这些学了缺脖子少腿简化汉字的少年和士兵,初时也确实被大明的读书人看不起。不过,顺着王瑞的飞快崛起,会读写简化字,会使用那蚯蚓般数字的人,开始在王瑞的体系内得到重用。

    这帮人一个个牛皮哄哄地自号“将军门生”。其中更是出现了浮山一期,二期等诸如此类表现资历的名称。

    王瑞本人后来听到此事时,也是苦笑不已。看来,这有人的地方,就会讲究个资历。

    看着潘学忠摇头不解的样子,王瑞也不和他多说,现在可不是讨论文字的时间。

    他直接了当地道:“明日己时中分,请二哥的船队出海运人,龙尽虏将带亲卫二队五十人和挑选出来的一百名战兵随行。到镇海堡外牛头滩抢下倭寇的船只,然后立即奔袭赵家庄,杀光勾结倭寇的全庄土贼!”

    “为何要己时中分才出发?还有,你为何确定倭寇一定就在牛头滩下船?”潘学忠不解地问道。

    “哎!我的二哥呀!我在这浮山湾好几个月了,怎么会连这周边的地形都不知道呢?从镇海堡外海海岸地形来看,从牛头滩上岸,是最接近镇海堡的了,而且这条路也是最平顺好走的。这赵家人既然来刺探了好几次,这些带路党们肯定也早就看好线路了。”王瑞解释道。

    “大人,那为什么要己时中分才出发呢?”龙尽虏插话道。

    “哎,你也是个好奇宝宝!你自己动一下脑。你是想天一亮就出发吧?你去早了,倭寇还没有到,你堵西北风去?”王瑞苦笑着道。

    “好奇宝宝?”龙尽虏听到这个新鲜名词后,一头雾水。

    不过,为了打造自己的这支新团队,王瑞只能有点耐心。

    “还有,尽虏,我问你,谁去屠灭了赵家庄?”王瑞准备考究考究自已身边的这个亲卫队长。

    “当然是倭寇啊!大人!倭寇袭扰海边庄院,杀了赵军旗全家!”龙尽虏狡猾地笑着应道。

    “哈哈!你小子终于开窍了!快去挑衙需要的人吧。晚了,好的兵士都让他们挑走了。”王瑞也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哎呀,大人,怎么不早说呀。我走了!”龙尽虏一边后悔地傻笑着,一边急急火火地跑了。

    小半个时辰后,马举陈铭等人全都回来了。报告说可以出发了。

    王瑞握着马举的手道:“一切托付大哥了!”

    “是!大人!保证守卫好浮山前所的军营工坊。要是有倭寇来,定叫它有来无回!”马举正式行了一个礼道。

    王瑞又拍了拍潘学忠和龙尽虏的肩,这才挥手道:“出发!”。

    一条打着火把的队伍开始从浮山前所出发,宛如一条快速穿行的火龙,趁夜往镇海堡奔袭而去。

    一个半时辰后,王瑞等人带着四百五十名战兵和亲卫,连夜赶到了镇海堡。让王瑞等人意外的是,镇海堡和平时并没有两样。

    “叫一个伍上去叫门!”陈铭命令一个小队长道。

    “兄弟们,快开门!我们是浮山前所来的!”这个伍长大声喊道。

    “请稍等,我去报告今晚值守的徐百总!”堡墙上一个人回道。

    不一会儿,堡墙上传来了徐福的声音:“没有王大人军令!不能开门!你们在堡外安营!”同时,徐福向身后军官做着手势,示意各个军官做好作战准备。

    “徐百总,是大人来了!快快开门!”前面的伍长吼道。

    “大人来了,会有手令和腰牌,会有传令的亲卫。全体都有,做好战斗准备!小心倭寇!”徐福大声吼了起来。堡墙上很快亮起更多的火光,同时出现密密麻麻的士兵身影。

    “朱磊,你去!拿我的腰牌和手令去叫门!”王瑞吩咐道。

    见到朱磊和王瑞腰牌的徐福很快令人打开了堡门,不过他却只许堡外的军队几十人一队一队的入内。而他自己,更是亲自带着人守在堡门口监视。

    等到王瑞走近时,他重重地松了一口气,对着王瑞跪下道:“大人,您终于来了!”

    “哼!连大人你也敢挡!”陈铭没好气地冲徐福唾了一口道。

    “陈百总!不得无礼!”王瑞急忙制止道。同时,他快步走上前去,一把将徐福扶起,拍着他的肩道:“建威!军中无跪礼!你可是忘了?”

    看着大人身边没好气的军官和亲卫,徐福期期艾艾地说道:“大人,我一得到张二报备,就马上命令全堡警备了,工坊工人也都迁进堡内了。这倭寇和大明的奸人有勾结,小的实在是怕倭寇扮成自己人来叫门。怠慢了大人,请大人恕罪!”

    “恕什么罪!怠什么慢!徐福,你做得很好!有头脑!”王瑞拍了拍徐福的肩。

    然后,他又回过头去看着众人说道:“你们!都学着一点!这一仗打完后,徐福要把今晚的防卫安排写个报告。你们每个人都要来学习!”

    徐福看着众人羡慕的眼色,又是得意又是为难地说道:“大人!你知道的,我才刚认几个字,哪里写得出报告!”

    “写不出也要写!”王瑞不理他。

    他一边往里走,一边命令道:“按作战预案行事!陈铭带一百人参与今晚的防备,镇海堡撤一百人下来,和增援的浮山前所兵士一起,立即休息!天亮后,徐福和朱磊各带一百人,先行去牛头山凉风垭两侧布防。”

    在众多军官的组织下,浮山前所的兵士和镇海堡的青壮和士兵,很快就进入了营地休息。王瑞带着徐福陈铭等人巡视完堡内各个防备节点后,这才回到军营入睡。

    平时,王瑞是睡眠很好的一个人,属于倒下就能睡成猪的类型。今夜,他却有点睡不着。

    前一时空,王瑞也看过无数的抗日神剧,不过他知道那是当不得真的。就说这倭寇,相同数目的卫所军还真是打它不赢的。不然,也不会由着倭寇在大明的沿海肆虐这么久!

    想到这些,王瑞不禁有点小小的紧张,虽然他以前和很多热血男儿一样,恨不得马上就和倭狗们大干一仗!

    但这真的事到临头了,他还是又兴奋又紧张。不过紧张归紧张,王瑞却并不担心!

    想当年戚少保领着戚家军,每次对战倭寇时,都是以极小的伤亡消灭大量的倭寇**人。戚家军作为大明最精锐的一支军队,却不过是三日一练而已。

    咱这浮山前所和镇海堡的军队,可是每日大鱼大肉供养着,全天苦练的!要真连这些倭寇都打不赢,自己还真就找块豆腐撞死算了9打啥建奴?还改变什么中国的屈辱历史?洗洗睡吧!

    王瑞就这么又是兴奋又是纠结地胡思乱想,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卯时中分,同样兴奋的陈铭跑来让亲卫把王瑞叫醒。

    等王瑞洗漱完备,他满脸笑容的跑过来问道:“三哥!是不是现在就出发了?”

    “全军都吃过早餐了吗?”王瑞问道。

    “吃过了。徐福和朱磊正等着大人的手令出发。”边上一个亲卫过来报告道。

    “传令!徐福和朱磊各带一个百总部先行出发。按我的军令预先埋伏,放过倭寇全队。另外的两百人和亲卫队随我出发!陈铭留在镇海堡,指挥留守的兵丁防备!”王瑞果断地命令道。

    “三哥,怎么让我留守?我要和你一起去打倭寇!”陈铭抱怨道。

    “混蛋!执行军令!我如何安排,自有我的道理。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军中不论私情!”王瑞生气地吼道。

    “是!大人!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醒悟过来的陈铭大声地立正重复道。

    “去吧!给我守好我们的根据地!以后这倭寇有得你杀的!”王瑞拍了拍陈铭的肩,带着一众亲卫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