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各抒己见
    “三弟,你到底是如何打算的?”马举有点着急地问道。

    “我先不发言。我今晚主要是听听大家的意见。如果什么我都说了,安排得很周全了,各位脑子都不需要动一下,以后大家的脑袋可就要锈掉了!”王瑞笑着扫视众人一眼后说道。

    刚才收拾碗碟筷子时,王瑞就安排了亲卫去通知一众军官前来千户公事房开会了。

    “那好,大人!我先说!我主张还是今晚就带兵赶回去,以防万一!”马举改了个称呼说道。

    他用大人这个称呼来摆正自己的位置,以维护王瑞的权威。王瑞不禁在心里想:老天爷对我真好!穿越后,就给自己送来了这样一个体己的大哥。

    “陈铭,朱磊,还有龙尽虏,你们都可以说说!各抒己见嘛。”王瑞微笑着道。

    “我的意见和大哥,也就是马百户,是一样的。就是要尽快的赶回镇海堡去,不然真的让人不放心。”陈铭抓着脑袋说道。

    “既然张二已经通报了徐福,那镇海堡肯定就做好了准备。堡内有一百多名正式的战兵,工坊的青壮也有好几百人,好多人还是跟着大人从辽东过来的,也算是上过战场的。所以,守还是守得住的!如果我们现在就去增援镇海堡,这夜间赶路,可不容易。还有,万一这些倭寇是声东击西,目标是我们浮山前所呢?我的意见是:明天一大早,就是天灰灰亮,我们就去增援镇海堡!”朱磊想了想道。

    “来打浮山前所?这些倭寇有这么大的胆子吗?我可不信。”陈铭说道。

    “你还别说,这帮倭寇要是人再多点,可能还真有这样的胆子!”王瑞插话道。

    倭寇,十四至十六世纪侵扰劫掠我国福建浙江山东等沿海地区的海盗,主要由日本人组成。除沿海劫掠以外,还从事中日走私贸易。后世抗日战争期间,中国人也用这个称呼称日本侵略者。

    朱元璋建立明朝的时候,日本正处于封建割据的南北朝时代。早在伪元顺帝至元二年,打进京都的足利尊氏废黜了后醍醐天皇,另立天皇,自任征夷大将军,设幕府于京都。后醍醐天皇南逃吉野,建立朝廷,史称南朝,在京都的朝廷被称为北朝。

    后醍醐天皇为了恢复王权,推翻幕府,派他的儿子在九州设征西府。除了南、北两个朝廷外,还有许多割据势力--守护大名。他们掠夺财富,除互相争战之外,还常常支持和勾结海盗商人骚扰和掳掠中国沿海地区,形成了元末明初的倭患。

    朱元璋建立大明后,连续派使者到日本,以恢复两国关系,更重要的是为了消弥倭患。但由于日本处于分裂对抗状态,几次派使都毫无结果,倭寇侵扰日渐繁复。北起山东,南到福建,到处受到劫掠。

    洪武二十五年,北朝统一日本。南朝的武士、失意政客和浪人更是失去了依托,于是流落海上,盘踞海岛,形成了一股不小的力量,不时侵扰中国沿海,造成洪武末年日渐炽盛的倭患。

    明初,由于国力强盛,重视海防设置,因此倭寇未能酿成大患。正统以后,随着明朝政治**,海防松弛,倭寇气焰便日益嚣张。正统四年(1439年),倭寇侵扰浙江台州的桃渚村,杀人放火,掘坟挖墓,甚至把婴儿束在竿上,用开水浇,看着婴心啼哭,拍手笑乐。倭寇的罪行,给中国人民带来了痛苦和灾难。

    到嘉靖时期,随着东南沿海一带商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对外贸易相当发达。沿海一带私人经营的海上贸易也十分活跃。一些海商大贾、浙闽大姓为了牟取暴利,不顾朝廷的海禁命令,和“番舶夷商”相互贩卖货物,他们成群分党,形成海上武装走私集团。

    有的甚至亡命海外,勾结日本各岛的倭寇,于沿海劫掠。这些海盗商人如王直、徐海等,与倭寇勾结,使得倭患愈演愈烈。

    同时一些明朝官僚也与这些寇盗建立了联系。嘉靖二十七年,明朝派朱绔巡抚浙江,兼提督福建军务,朱绔到任后,封锁海面,击杀了通倭的李光头等九十六人。

    朱绔的海禁触犯了通倭的官僚、豪富的利益,他们指使在朝的官僚攻击朱绔擅杀,结果朱绔被迫自杀。从此,罢巡视大臣不设,朝中朝外,不敢再提海禁之事。倭寇更加猖獗起来。

    来自后世的王瑞,可是深知这倭寇之患的,说到底就是一帮自私自利的卖国贼勾结倭寇,杀人放火,抢掠中朝沿海各地。

    这些倭寇汉奸们,可是什么伤天害理胆大妄为的事,他们都敢干的!

    不过现在,王瑞穿越了过来,历史在这里转了一个弯。现在倭国,朝鲜,东南亚沿海,要防着的,得是我王瑞的海军了!王瑞在心里发誓道。

    “那可怎么办?镇海堡和浮山前所都临海不远。都有可以成为这帮倭寇的攻击目标啊。”马举皱着眉头道。

    “依我看,咱们不管他们来不来!既然知道这帮倭寇现在在哪里。咱们就主动攻击,直接大军派过去灭掉他丫的!”龙尽虏突然插话道。

    “哈哈!这种风格我喜欢,主动攻击,御敌于外,方是我大汉男儿本色!”王瑞哈哈大笑着,鼓起掌来!

    众人都以羡慕嫉妒恨的眼光看着龙尽虏:看来还是要呆在大人身边,方能知晓大人心意,以后才会更有发展前途!

    看着龙尽虏眼中的得意之色,王瑞又指着他笑道:“单纯从军事上讲,是可以这样做的。不过,我们还得考虑下面几个因素。第一,我们需要评估:我们的军队具不具备连夜奔袭的能力?不要跑到敌人的庄堡前,累得动不了了,这还打什么仗?第二,这个倭寇所在的赵家庄,是在另一个千户所所管辖的防区内,咱们这样跨境去打,会不会引起纷争?说到底,我们现在并没有真凭实据!”

    “哦!”众人闻听后,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不过,这赵家庄,咱们也不能放过!出卖祖宗的奸贼,我们绝不会放过。收拾掉这帮倭寇后,立即奔袭赵家庄,灭掉这帮里通倭寇的贼人!”王瑞眼中闪着凶光道。

    “大人!下命令吧!”众人用期盼的眼光看着王瑞道。

    王瑞本来是可以直接下命令,让众人遵照执行的。但是,他为了培养众人的独立思考能力,所以专门开了这次军议。他要通过这样的军议来介绍军情,提升各级军官独当一面的能力。

    在王瑞的认识中,大明这种文官领军,太监监军,军将带了家丁打仗的模式,可以说是蠢到了家的!外行领导内行,内行不动脑子!

    打胜了功劳是文官和太监的,军将喝点汤。打败了,就是军将不力。反正一句话,好事和武人无关,功劳全归文官,错事烂事,全是武人干的。

    我靠,真当丘八们是傻瓜吗?所以,一打起仗都是军将惜身,动不动就逃跑,要保存自己的实力。至于战争的结果,谁管呢。

    明末时,这样的情形可真的是层出不穷。最后,那些一个个平日高高在上,张口闭口“文贵武贱”的文官,在战时都成了受累被杀的傻比!

    明军以这样一种可笑,可气的模式去打仗,要能打胜,那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所以王瑞决心从自己的军队里,就开始改变这种可笑荒唐的状态。

    “现在我命令:马举坐镇浮山前所,组织好警备防御,我回来前不可轻易出击。陈铭和朱磊,去挑选四百名可以走夜路的青壮,和我的亲卫队一起,我们在半个时辰后动身到镇海堡。现在是酉时中,预计在亥时到达。到达后,立即安排驻营休息。明日一早前往海边设防!一举消灭来犯倭寇!”王瑞果断地下令道。

    众人听了都是精神为之一振,各自下去安排准备。只有马举潘学忠还留在公事房里。

    王瑞知道他有话要说,等众人走后,才问道:“大哥可是觉得小弟安排得有何不妥?”

    “非也!只是这帮倭寇,不过是一帮跳梁小丑而已,何需三弟亲身犯险?我是镇海堡的百户,我最应该去面对敌人的攻击!三弟坐镇浮山前所才是最妥当的。”马举诚挚地说道。

    “大哥的心意,小弟是明白的。不过,这支军队初创,我是这支军队的主官,危难来时,我最应该挺身上前!这是我不能推卸的责任。”王瑞说完,拍拍马举的肩,示意马举下去安排。

    马举还要再劝,潘学忠拉了拉他,两人一起走出了公事房。

    马举抱怨道:“学忠!你怎么不劝劝三弟?”

    “我劝他干啥?我可不想落下一个干涉军政的坏名声。再说了,三弟是这支军队的主心骨,他正要通过这些战斗来树立自己的权威,我们岂能去阻碍他?大哥没看出吗,三弟并不紧张,收拾这帮倭寇他是极有信心的。不然,他那里还有心思来召开这样的军议。”潘学忠神秘地笑着道。

    “哎,你们这弯弯绕真多!”马举感叹道。

    “不过,大哥也应该高兴,三弟对你,可是最信重的!把浮山前所这个根基都托付给你坐镇,这份信任,可不是其它人能得到的。”潘学忠拍着马举的肩道。

    “他把你也叫了去开会,可是却对你没什么交代。这个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忘记啥了?”马举突然注意到,潘学忠也和他一起参加了军议,可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分派,而且潘学忠也没有发言。

    “哈哈,他可没有忘!他是不会让我闲着的。我敢打个赌,马上就有亲卫追出来了!”潘学忠笑着道。

    话音未落,有人在身后喊道:“潘少爷!大人请你回去!”

    二人回头一看,正是王瑞身边的一个亲卫追了过来。

    “真让你说中了!他还能有啥事?”马举疑惑地问道。

    “坏事!去干坏事!哈哈!”潘学忠哈哈大笑着跟着亲卫走了回去。

    一头雾水的马举摇摇头,也跟着亲卫一起往军营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