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倭寇来袭
    “传他进来!”王瑞果断地吩咐道。

    不一会儿,张二行色匆匆地走了进来,正要开口说话,王瑞递过一碗酒道:“张二,先喝口酒暖暖身子吧!”

    “是!大人!”张二大老远从镇海堡那边赶回来,脸上冻得通红,他也不客气,答应一声后就接过去痛快地一饮而尽。

    喝完酒后,王瑞又问:“可有吃饭?”

    张二面露着急之色说道:“多谢大人,小的还是先报告了事情再去吃。”

    “好!”王瑞点头同意。不过张二却瞟了瞟潘学忠,并不着急说话。

    “看来我该回避才是!”潘学忠笑道。

    王瑞抬手一止,对张二道:“潘少爷不是外人,你尽管报告就是!”

    “是!大人!”张二体现出了特别良好的特工专业素质,详尽地报告了自己侦探到的消息。

    原来张二今日中午又象往常一样,跑去醉君楼里寻那小翠姑娘。他每次过去都是开一个包房,待这小翠姑娘过来招呼时,偷偷地塞给她一点散碎银两。

    这小翠呢,则把最近几日听到的消息,给他嘀咕一番。他呢,偶尔也会对这小翠动手动脚的戏耍一番。他有时都弄不明白,这姑娘到底是他的线人还是相好。

    但是王大人培训时常常讲,刺探人员就是行走在灰色的地方,不需要分清楚走的路是白是黑,只要能完成任务或是刺探到敌对势力的机密就算是做得好。

    不过,今日小翠打听来的消息都没有什么价值。

    张二照例给了小翠一点碎银,将她打发走了。他看看天色还早,也不着急走,随便要了几个小菜,自顾自地喝起了小酒。

    不曾想,喝酒之时却无意中从隔壁酒客的谈话中,偷听到了一个针对镇海堡的巨大阴谋。

    事情的原委非常简单,镇海堡和浮山前所因为大建工坊,聚集的人员比以前多了七八倍,粮食的消耗也相应地更多了。这些变化就引起了心怀叵测的人注意。

    八十里外的胶州湾赵家庄,作为赵家家主的赵举人,赵唯赵军旗老爷便是这起了坏心思的人之一。

    有些人可能只是想想而已,毕竟对方可是一个卫所屯堡。

    不过这平时号称“赵大善人”的赵军旗赵唯赵老爷不但心动了,并且还真的行动了。他寻来经常勾结的一股势力颇大的倭寇,正想来血洗镇海堡,抢夺堡内的物资钱粮。究其原因,还是以前伤天害理的事做得多了,他的狗胆也变大了。

    当然,也是因为这登莱卫所的军队实在是没有什么战力,所以才会让赵军旗对这些卫所军户们极端轻视。穷卫所兵丁,有啥好怕的!

    派来打探镇海堡情况的两个赵府家丁,今日就碰巧坐在张二隔壁。两个粗鲁的汉子几杯酒下了肚,就胡乱吹起了牛。

    他们吹得痛快,很快便将大致的情况都吹了出来,被隔壁细心的张二完完整整的啥都听到了。

    张二听了这两人说的话后,心头不由大惊,马上结了账回去叫来几个手下,对这两人进行严密监视。

    不过这两个家丁对此却浑然不知,酒足饭饱之后,两人这才返回客栈。慢条斯理地退了房,牵上两匹杂马离开。

    张二一边吩咐两个会骑马的兄弟尾随,一边又去了客栈调查。一个多时辰之后,总算把事情弄明白了。

    这赵军旗图谋镇海堡的钱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想来应该早就派人来刺探过,只不过自己这方尚未发觉。据这两个醉鬼吹牛时所说,这赵军旗勾结来打劫的倭寇至少有三百多名,而且今日已经到了赵家庄海边。想来动手的日子就在这一两天了。

    不曾想,赵家庄的这最后一次刺探,却因为两个家丁贪杯给暴露了!

    弄清了情况的张二,因为没有寻到镇海堡的主官马举,他当即便决定先向镇海堡留守的徐福等人通报了情况,好让徐福等人预先做出警戒。

    做完这一切后,他这才快马加鞭地向浮山前所赶来,好向王瑞马举两个主官报告。

    王瑞等人静静地听着,不时打断张二的话问上一句。

    听张二说完后,王瑞很是欣慰,拍着张二的肩夸奖道:“张二,你这次做很好!快吃饭吧!”

    无独有偶,百里之外的赵家庄里,赵举人赵军旗老爷,此刻正在内室品着杭州府贩来的西湖龙井,和几个倭寇头目商量着如何杀了镇海堡这只肥鸡!

    “老爷,大当家的,这粮食都是这镇海堡买的。一天消耗粮食差不多有一百担。”一个家丁头目正在向赵军旗和另外两个满脸凶悍的大汉讲述镇海堡的情形。

    “你滴,这样说,就是有很多兵的干活?”其中一个脸上一道刀疤的大汉用生硬的汉语问道。

    “没有多少兵。都是那啥,在工坊做工的。最多一百多个兵。听说那姓马的百户会带着训练,不过也只是走走步。花花架子,做不得数。”家丁头目回答道。

    “哟西!快快滴!我们去抢粮抢银抢女人!”另一个凶悍的大汉一脸兴奋地吼起来。

    “夫兵甲之事,当谋定而后动。运畴帏幄之中,方能决胜千里之外!”赵军旗晃着戴着四方平定巾的胖脑袋,手捻美髯,仿佛是张良诸葛再世。这逼格,简直是装得不要不要的!

    “赵萎,你这狗才!谁让你外出办事时喝酒的?可曾有何遗漏?这镇海堡可有新增兵员?听说这马百户可是在辽东杀过建奴的,和那浮山前所的千户是结义的兄弟。这镇海堡里有没有浮山前所的兵丁?快快说来!”赵军旗闻到这家丁头目身上的酒气,生气地骂了起来。

    “这,这,这镇海堡没有新增什么兵。今天听客栈的小二说,这马百户今日下午刚好去了浮山前所。”这叫赵萎的狗才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他可知道这赵军旗赵老爷,虽然人称“赵大善人”,但背后却是做了很多恶毒事。整起人来,可是阴狠得紧。所以,赶紧一五一十地报告。

    “啪”的一声响,却是赵军旗把茶杯砸在了赵萎的头上。这赵萎头上很快流出了鲜血,混和着茶水流得满脸都是。

    正在痛苦间,只听赵军旗骂道:“你这没用的狗才!没打听他何时回镇海堡吗?”

    “老爷!这可不容易打听到呀。不过小人听这镇海堡的人说,这马百户和那千户感情极好,每次前去,都会呆上一两晚。最早也要明天下午才能回来!”赵萎一边擦着头上的茶水和血水,一边低着头回答道。

    “两位当家的!可有何破敌良策?”赵军旗问完家丁头目后,又咨询起两个倭寇头目的意见来。

    “赵桑!你们华夏兵书,有句名言,叫‘兵贵神速’。我们明日卯时就出发,走海路去,也许午时就能到了。杀掉这些破军户,回来喝赵桑的庆功酒!”留着仁丹胡子的倭寇大头目川木太郎志满意得地说道。

    “汉人滴,我们不怕!他们这些朝廷当官的,这些兵,就是软脚虾的干活!哈哈!”凶悍的二头领松下一郎也在一旁放肆的笑道。

    “哈哈,二位太君真豪杰也!我的两个美貌小妾,叫小琼和小瑶,今晚便送与两位侍寝!万望两位太君不要嫌弃!”赵军旗媚笑着道。

    “琼,瑶!这个名字好!赵老爷客气了!我兄弟二人今日便领教领教这琼瑶之媚了!”大头目川木太郎也故作风雅地附合道。心里就象猫抓的一样,想要快点见到这小琼和小瑶。

    “赵老爷,快快地!把琼瑶叫来!”粗鲁的二头领松下一郎催促道。

    “呵呵!两位好汉!勿需心急!长夜漫漫,耽搁不了!这镇海堡,怎么说来也是一个卫所军堡。学生手下尚有一些可战的儿郞,明日便派去五十人为太君带路如何?”赵军旗呵呵地笑道。

    “有你的人带路,当然更好!我们可以更快地杀了这些人,抢光他们的物资钱粮!”二头领松下一郎兴奋地说道。

    听了二头领这么说,赵军旗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也不等大头领说话,就又说道:“两位英雄同意就好!只是抢得的物资,本庄可就要再多分一成了!”

    “多分一成?”大头目川木太郎脸色有点不好看了。

    赵军旗也不回话,这时两个妩媚的女子走了进来,微微向两个倭寇头目行了个礼。

    赵军旗这才谄笑道:“两位英雄,可否看在这琼瑶的份上,多分一成给本庄如何?”

    两个倭寇头目两眼发直地看着这小琼和小瑶,口无伦次地回答道:“好了,好了!便依你说的好了。你滴,快快地给我们安排房间地干活!”

    这样的作为,其实不奇怪,因为这赵军旗就是一个唯利是图有奶便是娘的人。象他赵唯赵军旗这样的人,别说让自己的小妾给倭狗侍寝,你就是让他把自己妈卖了,只要有利可图,他也会眼睛眨都不眨就会干的!

    但是,王瑞等人听闻这个消息之后,却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三百倭寇,都是海上的亡命之徒,还有熟悉镇海堡情况的赵家人带路,可不是能掉以轻心的。

    “三弟,我们还是连夜赶回去吧!”马举建议道。镇海堡是他直接负责的地方,所以他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陈铭也用征询的目光看着王瑞。显然他们两人都是打的这个主意。

    “八十里,八十里!倭寇比我们离镇海堡远了五十来里。他们不可能夜袭。光这八十里的夜路,他们就走不了!”王瑞自言自语地说道。

    “为什么他们就不会夜袭呢?如果他们走得了呢?”陈铭好奇宝宝一样地反问道。

    “就算他们走得了,八十里路走下来,天都要亮了!夜袭的目的,也就达不到了。与其这样,他还不如明日一早来攻击!”马举分析道。

    “大哥说得好!不过我们可不能就这样等着这帮倭寇来打,一点准备和作为都不做了!我要让这股倭寇有来无回,一个也别想跑掉!”王瑞恶狠狠地和众人说道。

    众人连声称是,张罗着收拾好桌椅碗筷。

    “妈的,老子还没来得及去打倭国,这倭寇居然还找上门了?c,老子就拿你们这群王八羔子祭旗好了!”王瑞心里恨恨地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