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疯狂计划
    当日晚间,几兄弟欢聚在浮山前所千户衙门内。潘学忠带来的随从水手,王瑞也着人备下接宴招待。

    他们这几个重情重义的少年兄弟,又隔了几月相见,少不得要喝酒畅谈。

    年轻人一喝多了就什么都敢谈,也能坦诚直言。

    “二弟,你这次运过来这么多的粮食物资,我们可没有这么多银子来付帐哦。”马举担心地说道。

    他不管账,镇海堡的物资银两都是从浮山前拨付的。但再不管账,这镇海堡几百人的开支花销他却是知道的。

    他不是豪门世家出身,花钱的气度,比起王瑞和潘学忠来自然是小了不少。

    当然,不是说王瑞就有多大气,多了不得。只不过因为他思想上还是一个现代人,穿越过去后,对银两数据不敏感罢了!

    “哈哈!大哥你还担心这个啊!现在不是你们欠我的钱,是我欠你们几万两银子了。我下午才和三弟对过帐呢。我运过来的东西和白银总价值四万五千两,三弟这边交付我的货品却是价值九万五千四百两。三弟大气,让了我四百两。你看,现在倒过来了!我差着你们五万五千两了!”潘学忠哈哈大笑着道。

    “三哥,我们这工坊出生产出来的东西能值这么多钱?”陈铭又是兴奋又是好奇地问道。

    “值!以后每个月至少赚十多万两银子!”王瑞自信地拍着他的肩说道。

    “就是天天让大家吃白面馍馍,也吃不完啊!”陈铭傻乎乎地流着口道。

    “瞧你这点出息!十多万两银子可不经花!以后咱们这工坊一个月赚回来的可是二十万两,五十万两!”王瑞微笑着说道。

    “三弟,真有这么多银子了,你可有什么花销的计划?”马举问道。

    “花销的计划肯定是有的,以后我们会提前做财务的规划和审计。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扩军的计划,升官的计划r者说是一个血腥的计划!”王瑞有力地挥着手说道。

    看着王瑞脸上露出仇恨果断的神情,潘学忠等人吓了一大跳,他着急地问道:“什么计划?”

    马举和陈铭也是疑惑而又吃惊的神情。陈铭心里就在想:如果三哥要造反,我要不要跟着干呢?反正自己光棍一个,三哥真要造反,咱也跟着干了!

    “哈哈,瞧把你们给吓的!以为我要干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我还想带着兄弟们一起升官发财呢。我的计划是去打倭国!”王瑞哈哈大笑着道。

    “打倭国?为啥要打倭国?倭国现在对我大明并没威胁啊!”马举不解地问道。

    他忍不住心里想:近在辽东的建奴你不去打,你跑去打更远的倭国,是脑子坏了还是咋的?

    “倭国有倭寇啊!不是常来袭扰我大明吗?对!就是这个理由!不过话说回来,我强兵在手,要打谁就打谁,还讲啥理由?打了再说!就是要打它,这就是理由。”王瑞极为霸气地说道。

    “啊!”三人听了都傻了眼,不知道该对王瑞说啥好。

    “强军何来?兵肯定是要练!但更要拉出去打!以后我们军队的升迁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上没上过战场,开没开过枪,受没受过伤,有没有文化!铁血强军,都是从战火中打出来的!但你们看看我们的周边,那个地方能去打?都不能打。山贼土匪?看似很好打,也是很好的练兵对象。但是牵扯实在是太大,一拉出去打,我们的实力就太容易暴露了。这些盘踞地方长久的山贼土匪,有几家没有勾结官府士绅的?以我们现在的官身实力,暂时还不能去打。打了之后,麻烦可不会少!”王瑞耐心地和三个兄弟解释道。

    “可是三哥,这些山贼土匪可是作恶多端,最爱欺负老百姓的。”陈铭是少年心性,听了王瑞的豪言壮语激动不已。

    “不是不打,只是时候不到。等时机成熟了,一月之内,这登莱鲁省的山贼土匪,咱们都能把它们一锅端了!”王瑞大手猛地向下一劈道。

    “三弟,你讲的这些,都有道理。我只是不明白,为啥不去打建奴呢?斩获建奴的首级,军功可是最大的!”马举又出来打破沙锅问到底。

    “哈哈!打建奴,我们没有船啊!难道游海过去吗?”王瑞两手一摊,哈哈笑道。

    潘学忠听了,却是诡异地会心一笑。

    “三弟,你可别乱打哈哈!你去打倭国,就能有船了?”马举皱眉道。

    “当然有船了!喏,二哥这海帮少东家不在这里吗?”王瑞随手一指潘学忠道。

    “你,你这!打倭国就有船,打建奴就没船?”马举有点气结,他可是被建奴害得家破人亡的,自然想着要先去打建奴报仇。

    不过一时生起气来,他明显有些脑回路。

    “是呀,三哥,为啥不先去打建奴?我就最佩服大哥三哥这样杀建奴的英雄!”陈铭的情况和马举差不多,所以他也跟着眼巴巴地问道。

    看着两人认真的神情,王瑞不敢再乱打哈哈了,急忙解释道:“不是不去打建奴。我和你们一样,最痛恨这些把我等汉人象猪狗一样屠杀的满虏鞑子!可是我们现在真的去不了。要打建奴,牵扯到的地方至少有三四方:登莱巡抚,海防道,还有那关宁东江。以我们现今的势力,既便是打赢了,也未必就有什么好下场!要是打败了,我敢肯定,一定是轻轻松松地被一众上官同僚牺牲掉。”

    潘学忠家族中有不少人在官场,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他也站出来插话道:“打建奴,一时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了。我们现时还是不要去挑头的好。”

    听了王瑞的解说,又见潘学忠也出言附同,马举和陈铭两人心中的郁结总算平息了不少。

    王瑞看着两人脸色好转,才又耐心地继续说道:“我们现在马匹很少,又没有骑兵部队。光用我们这些未经战阵的步兵,真要去和建奴打,短期内,我们真还讨不到好。所以我去打倭国,有两个目的:一是可以以战代练的实战练兵,二是还能得到很多的收益。在这茫茫的大海之上,船只钱粮,咱们都可以抢啊!二哥你说说,这倭国周边每日有多少海船在跑?”

    “那可多得不得了!任意一支船队,货物银钱至少也会有七万八万两。三弟可是想打这些船队的主意?”潘学忠诡笑着道。

    “知我者,二哥也!对,咱们出了海,咱们就是王!咱给它来个海上的游击战!遇到船队,能抢的,全部抢了。打不过的,咱们掉头就跑!咱们船上没运重的物资,跑掉总不会有问题吧?”王瑞笑着道。

    “哈哈,三弟,你这个海上游击战不错!当浮一大白!”潘学忠潇洒地举起酒碗招呼道。

    “喝酒,喝酒h了再说!”王瑞附合道。

    马举陈铭虽然听着觉得不靠谱,不过也一并把酒碗端起来呼噜噜地喝了。

    喝完后,马举一边示意陈铭倒酒,一边劝说道:“三弟,这事可得慎重!你在登莱杀了倭寇没事,咱们要是就这么冒冒然的去打倭国,可是有违太祖祖训的!我大明太祖高皇帝可是有定下十五个‘不征之国’。这倭国便是其中之一。”

    “不征之国”的说法,前世爱好读书,见多识广的王瑞还是知道的。

    说来,“不征之国”可是明朝宗藩制度和朝贡体系下的重要政策。

    明朝初年,太祖朱元璋对明代外交定下基调:一要奉行和睦,二则厉行海禁。奉行和平外交是华夏天朝传统的“怀柔远人”之道的延续,也是对蒙元鞑虏统治者穷兵黩武对外扩张的否定。

    洪武二年,朱元璋下令编纂《皇明祖训》宣布将朝鲜、日本等15个海外国家列为“不征之国”,告诫后世子孙不得恣意征讨。这15个国家是:朝鲜国(今朝鲜)、日本国(今日本)、大琉球国、小琉球国、安南国(今越南)、真腊国(今柬埔寨)、暹罗国(今泰国)、占城国(今越南南部,后被安南灭国)等等。

    这十五个“不征之国”的宣布,标志着明朝和平外交政策的确立,在此后给各国的诏谕中,明朝也一再表明“共享太平之福”的立场。

    不过,王瑞可不持这样的立场。和平,只不过是弱者的一个软弱而又无耻的遮羞的布。强者,可从来没有把和平当一回事。

    想我华夏衰弱时,这些明太祖定下的“不征之国”可是从来没有对华夏民众客气过。占我华夏土地,霸我华夏海疆,杀我华夏渔民,他们可是从来不曾手软的。

    对于和平,这样一个无耻的软弱说法,王瑞可是呲之以鼻的。

    “大争之世,实力为准!‘不征之国’不过是那帮书呆子的陈腐说法而已,小弟却是不认可的。既然我不认可,我就不用理它。当然,大哥也不用担心,朝堂诸公腐昧,我们就是杀了东海龙王,这帮草包也是不知道的!”王瑞不客气地说道。

    “大人!张二有要事来报!”门外突然传来龙尽虏粗豪的声音。

    王瑞马举等人对望一眼,心道:“出啥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