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如日初升
    两兄弟聊得喜笑颜开时,龙尽虏从外面跑了进来。

    “大人,派去的工作组和潘少爷的账房财叔回来了!”龙尽虏行了个军礼报告道。

    “让他们进来吧!”王瑞当即吩咐道。

    不一会儿,财叔和两队排着整齐队列的少年走了进来,一下子把公事房挤得人满为患。

    “报告大人!工作组完成本次任务,将来交令!”两个少年向前一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报告道。

    “怎么样?你们两个是这次核算的工作组长,你们一个一个的来。”王瑞笑着问站在前面的两个少年。

    “报告大人:潘少爷带来的物资,按财叔报价合计三万五千两。另有白银五千两。总价值为四万银。我浮山前所交付的玻璃和镜子,按大人的报价,总价值白银九万五千四百两。潘少爷需要再付我浮山前所白银五万五千四百两!”其中一个白净的少年首先回答道。

    “哈哈!现在成了我欠三弟的钱了!”潘学忠闻言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实,他心理真的是乐开了花。这次物资运过来交接给王瑞后,他就赚了近一万两。如果再将这些价值近十万两银子的玻璃制品和镜子,再运回去卖掉,那可是又能赚到十多万两。这样暴利的生意,真的让他开心不已。

    “哈哈!你我兄弟,不分彼此!强子,你来说说,你们第二组统计得和第一组是不是一样的?”王瑞又笑着问另一个少年。

    “报告大人!我们统计和核算的数字和第一组是一样的。我们还列了一个具体的物资分类明细!”另外一个两眼分外有神的少年报告道。

    说完之后,他便将手中的一张写满文字和数据的黄纸递了上来。

    王瑞接过看了看,又转身递到潘学忠手间:“二哥,你看看!我就怕这些娃娃们算得不好。还是以财叔的核算为准吧。”

    潘学忠笑着接过看了看,又随手递给了财叔。这才问财叔道:“财叔,这些小儿郎们算得可准?”

    财叔接过去后,眯着眼睛很是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半晌后,很是激动地说道:“准,准!算得准呀!而他们还把分好了类。了不起,真的是了不起!”

    “财叔辛苦了!财叔既然说数字对得上,那就按财叔说的数字算吧。就算五万五千两好了!”王瑞笑着点头道。

    “好!三弟痛快!不过,我现在可没有现银付给三弟。要不要给三弟立个字据?”潘学忠笑着和王瑞开起了玩笑。

    “你我兄弟,还立什么字据?”王瑞知道他是和自己开玩笑,也笑着反问道。

    可是他话音还没落下,那个叫强子的少年突然大声说道:“报告大人!你上课时讲过:钱财交往,立个字据,清楚明了,对两方都好!所以,最好还是请潘少爷立下字据!”

    “这,这……”王瑞面露难堪,便要训斥几句。

    潘学忠见王瑞难得一见地不好意思,哈哈大笑了起来:“三弟,你可不要责骂他!能在这样的诚直言相劝,有气慨!三弟这里可是人才倍出呀!”

    “好吧!既然潘少爷相劝,我便原谅你的这次冒失。两个工作组,都要开会总结。每个人都要发言,做得好的做得不好的,都要讲出来。都下去好好想想,下次该如何做这样的工作?组长和副组长,每个人,都要写个报告交上来!都下去吧!”王瑞细心地吩咐道。

    “是!大人!”前排的四个组长副组长行了个军礼,带着十多来个组员,队列整齐地退了出去。

    “一,一二一!”一众少年齐声高喊着口号,很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青春少年,如日初升,不外如此!

    潘学忠和财叔看着他们矫健昂扬的背影,满眼都是惊奇。

    “少爷,你是知道的。我们潘家,经商这么些年了,可是要找出这许多能识字算术的伙计也做不到啊!”财叔对潘学忠感叹道。

    “要不,咱们也回去开个哪啥?学习班?”潘学忠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那可得耗费无数纸笔墨砚,这笔银钱可不少。要让公中出,可是艰难!”财叔叹息道。

    “嗯。财叔,你先去休息吧x去后,我会想办法安排好。要做大事,没有人才可是不行的。我这三弟这里,现在象这样的少年可是有上百人了!看着我都眼馋!”潘学忠神秘地对财叔低声道。

    “二哥,你这馋啥呢?我这里的饭菜可比不得你家里!哈哈!”王瑞笑着道。

    “弄好饭菜了?哈哈!我有口福了!”,“就是,就是!有好吃的了!”外面两个爽朗的笑声适时传了进来。

    不用多说,来的正是赶过来兄弟相会的马举和陈铭两人!

    听到二人的声音后,潘学忠激动地起身快步走了出去,口中喊道:“大哥,四弟!我想死你们了!”

    马举陈铭两人一见潘学忠出来,也是兴奋地冲上前去,三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啊,咱这二哥还会说这个名人名言?”王瑞突然想起一张还算不太讨厌的老脸。

    每到讨人嫌的春晚时,必定就少不了他。一上台后,他每次都会傻乎乎地大喊:“我想死你们了!”

    想到前一时空的这些有趣之事,王瑞脸上浮现出了孩子般的笑意。

    不过,马举三人的热情还是很让人感染的,弄得王瑞几次都很想冲上前去,去和自己的兄弟们拥抱在一起。不过,他那颗四十多岁男人的成熟心灵,最终还是制止了自己。

    他最后还是静静地站在原地,微笑着看着他们,体会着古人这浓浓的兄弟情义,眼角边流出了激动的泪滴。

    随后跟着出来的财叔,神色复杂地望着王瑞挺拔的背影,禁不住在心中悄悄地惊叹:这是怎样特立独行的一个人!?这是一颗多么沉稳的心灵!

    那日从辽东渡海回来之时,王瑞的组织能力和管理能力就很令财叔惊叹。

    不过,当时他也只是认为这人和自家少爷一样,都是聪明绝顶的天纵英才而已。

    但今日再看王瑞的大度和从容,却又怎么也觉得应该是一个历经世事的中年人的表现。

    嗯,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