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在商言商
    潘学忠拿着这些镜子东照西照,就象我们小时刚拿到镜子一样。

    看到镜子反射出去的光线,照在一个工人的脸上,他有些孩子气地笑了。

    “怎么样?二哥!能卖得掉吧!”王瑞也不制止他,只是平和地笑着问道。

    “卖得掉!卖得掉!你生产再多,我都卖得掉!”潘学忠很是兴奋地自信说道。

    “二哥,你可不能当大白菜卖了!这可是奢侈品!你得饥饿销售,咱们才能得利最大!”王瑞赶叮嘱道。

    “哈哈,我潘家经商多年,这个道理还是晓得的!这么好的稀奇物件,卖了肯定是要赚钱的!”潘学忠安慰王瑞道。

    “那就好!那就好!”刚才话一出口,王瑞就觉得自己挺好笑。人家潘学忠几代海商,自己居然还跑去指导人家做生意,真是和班门弄斧没有两样!

    “对了,三弟,你说的那啥饥饿销售,是怎么回事?”潘学忠想了想,又奇怪地问道。

    “饥饿销售?”王瑞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雷布斯的模样。想到这个他前一时空中的偶像,禁不住自己就笑了。

    短暂地发愣之后,王瑞解释道:“这个饥饿销售,就是每次拿出去卖的东西,你都不要拿够。让这些个要买的人,想买都买不到。能买到的人呢,就会得意得不得了!这样,你这个东西就能卖得贵了!”

    “哦,是这样!”潘学忠若有所思地叹道。

    半晌后,他突然一针见血地说道:“不过,这要饥饿销售的东西,肯定要独一无二才好!”

    “那二哥觉得咱们的这些东西,算是独一无二的吗?”王瑞笑盈盈地问道。

    “说它是,好象又不是。因为红夷人早就有运过来了,玻璃器皿和镜子都有。广东福建一些海商或是富贵人家家里,多多少少都是有那么几件。”潘学忠微笑道。

    “哎,我还以为我这是大明独一无二的呢。”王瑞发觉自已这个开了金手指的穿越者造出来的东西,居然不能占到绝对的优势,不禁很有点失望。

    “不过呢,听说这些东西在红夷人那里也是极为珍贵稀少的。所以,这运到我大明来的就更少了。这红夷人所在的欧罗巴和我大明相隔万里,玻璃镜子之物又是易碎之品,想来运送也是不易!要这样说来,二弟这些物件确实是独一无二的!”潘学忠正色道。

    “更何况,三弟这些物品,无论是品相和尺寸都是优于红夷人的。实在是商家难寻之佳品!”潘学忠赞道。

    “哈哈,二哥能这样说。我也放心了!”王瑞开心地哈哈笑了起来。

    “三弟,你这些产品,就全部交给我为你包销吧!你也少操一些心。”潘学忠顺着话题说道。

    我槽!看来这浙江自古出奸商啊!王瑞在心中暗骂着,心中又浮现出一个外星人般的丑鬼模样。

    不过,他略一迟疑之后,还是正色说道:“二哥现在能全部包销,当然是好。不过以后产量大了,不知大哥还能不能应付得了?要不,二哥就先销往南直隶和浙江?”

    王瑞可是要用这些产品来打开各地的市场的,同时也要用自已独一无二的产品去交接大明各个地方,当然就不能让潘学忠一人包销了。

    不然,自己就是再造出什么稀奇的物事,也还是得受制于对方。

    王瑞的这番心思,潘学忠当然也知道。

    他略一思索,便痛快地说道:“便依三弟所言,我让财叔来结算就好了。”

    一见潘学忠如此痛快,王瑞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在商言商!二哥理解就好!”

    这大明朝都讲究个君子不沾铜钱,其实呢,就是一个假清高。不过王瑞算是运气好,遇到潘学忠这个奇葩,两人这么直来直去地讨论起生意来,居然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王瑞每天呆在少年近卫营时,都有亲自教授基础的数学算术,几个月下来,绝大多数少年都学会了五位数以下的加减运算。

    有时王瑞都颇感意外,这些孩子学起东西来怎么就这样快呢?

    其实,这只是王瑞对这明末的世事不了解。在这时代,大多数人吃不饱穿不暖,读书识字更是大家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所以,这有了学习的机会,每个孩子都是特别的珍惜的,学习起来也就分外的努力。当然,学习的成效也是有目共睹的。

    王瑞特意叫了二十名算术学得好的少年,组成两个工作组,参与统计核算潘学忠的货物。当然,也对浮山前所工坊出产的玻璃镜子等物品,再一次进行统计核算。

    潘学忠注意到,王瑞还在每个工作组设立了正副两个组长。他不禁感叹:咱们这三弟,行事安排果然是不同凡响。

    他是绝顶聪明的人,知道王瑞是要通过这样的实际事务,来培养锻炼人才。但这样一件事,就一下子能派出二十名会识字,会算术的少年,还是很让他觉得意外。

    “三弟,你这可是怕为兄占你便宜?或是担心财叔会在数量上欺瞒于你?”潘学忠和王瑞开起了玩笑。

    “不是,不是的!主要是为了让这些少年人接触些实务,让他学有所用。所以,才要派这样两组。下次你再来时,会派另外的几组。”王瑞急忙解释道。

    “哈哈,我当然是开玩笑!对了,你说下次我再来,你还可以另外派这样几组?你这里到底还有多少能识字算术的?”潘学忠笑着问道。

    “我有一个少年近卫营,招了一百多个孤儿少年,人人都能识字算术!”王瑞得意地说道。想起这些朝气勃勃的少年,以后注定会成为对自已最忠心的人才,他就感到特别自豪。

    “了不起!”潘学忠竖起大拇指来。心里想:咱们这三弟,真的是所谋甚大!不然干吗要花重金培养这么多人才?

    不过,想来王瑞早有规划,潘学忠之前多多少少也是有所了解的。所以,他也不会经纠缠着这一点不放。

    讲完正事后,他突然想马举来:“三弟!可有差人去叫了大哥和四弟回来?咱们兄弟好久不见了,今晚定要好好地喝上几杯不可!”

    “二哥放心,小弟已经安排人去通知了。我们回去喝上一杯清茶,等这边统计核算出来。可能他们就回来了!”王瑞扶着潘学忠的肩道。

    两人回到五瑞的千户公事房,一边喝茶,一边听潘学忠讲述回家后的情形。

    有很多次,王瑞都感动得站起来对潘学忠拱手致谢。看来这位义兄,为了王瑞的发展,也是颇为尽了一番心力。

    “三弟,切不可再做儿女之态!你我兄弟之间,信义相托,生死相交,切莫见外!为兄讲这些,只是为了让贤弟对我家世有所了解而已。”潘学忠微笑着道。

    其实他心里很是得意,毕竟调动如此巨大的一笔资金,来和一个穷千户做生意,真不是轻易能办成的事。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信任和支持!

    而且,如果这一趟不出意外,平安顺利地回去,一定能引起江浙商界的一个轰动。当然,钱肯定是不会少赚的。他潘学忠在家族中的地位,也一定是会直线上升的。

    两人就这样开心地促膝交谈着,亲卫又过来把茶水换了好几次,一个多时辰很快就悄悄地混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