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美食引诱
    这各级军官们挨了打,就想着要找一个发泄的地方。

    好了,机会马上来了!第二日早间,王瑞就宣布:开始大练兵!没轮上训练的军官,都去组织本部人马训练。

    于是浮山前所军营的操场里,就开始了各种声嘶力竭的大喊。军官们把王瑞对他们的训练办法,原封不动地照搬了过来。

    只不过他们在龙尽虏的手下挨了打,在千户大人面前吃了憋,多多少少有了点发泄和报复社会的心态。就象那后世的歌中唱道的那样:“翻身农奴把歌唱,一鞭一鞭打回来!”

    这些军官们,对下面的士兵要求就更高,标准也更严。跟着王瑞过了一段悠闲好日子的青壮们,这才知道什么叫做苦不堪言。

    不过,却没有人想着打退堂鼓或是想要不干,大家从辽东从登莱就跟着王大人一路过来,离开王大人的军队,还能往哪里去?

    何况自从跟着王大人后,许多人才第一次吃饱了饭。跟着王大人吃得饱穿得暖,还有什么苦和累,承受不下来?

    再说了,据亲卫的小子们传言,这帮军官受训时,不也是一样的给打得皮裂嘴歪?想到这些后,士兵们觉得这些苦和累,还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心理也就都平衡了下来。

    不过,苦归苦,累归累,每到吃饭时,大家都变得很开心。因为每一餐都是有鱼有肉的,菜里也满满的放够了油。一个个都忘记了操场上的苦和累,争抢着吃得红光满面的。

    有些人就私下里感叹:“家里就有良田百亩的地主老财,也不会吃得这好吧!要说这王大人,虽说他下面的军官对大家要求是挺严,但这吃食,可真没亏欠过大家伙儿!就为这吃食,兄弟伙们,也得好好地跟着王大人干!”

    这样过了二十多天,王瑞总算完成了对军官们的操练,三个巨大的工坊也刚好修完。

    王瑞痛痛快快地给前来帮忙干活的军户民户们付了工钱。周边这些来干活的人,都没想到王大人付钱这么痛快,以前那些千户百户叫大家干活时,那有付过这么多钱的?能有餐饱饭吃,就算不赖了。

    所以,每个人拿到银子后,都高兴得眉开眼笑,口中感谢王大人仁义。

    工匠管理们又来劝大家不要着急回去,说是千户大人还要请大家吃餐好的。有些人想着落袋为安,便着急回家去了。不过,虽然有管理人员来劝,但是对于真正要先走的人却也并不阻拦。

    大多数的人都将信将疑的:这活都干完了,还吃啥好的?真当这王大人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不成!

    但很快,事实就让他们大跌了眼镜。当然,他们哪有什么眼镜!写书的大大就是打个比喻。

    工匠管理员们先是组织大家去参观了浮山前所新的军营,然后还真的就带了大家在军营里吃了一顿。

    “大弟!我把这个油饼给俺妹带回去!”李仁军悄悄地对同一个军堡来的尹大弟使着眼色。

    “刚才那管理员不是说,只许在这里吃吗?你可要当心!别让他搜了去!”尹大弟急忙提醒道。

    “俺藏在俺怀里,他搜不去。要不,你也给你小弟带一个回去?”李仁军得意地笑着悄声道。

    “嗯!”尹大弟一边吃,一边往怀里塞着油饼。藏好之后,他也得意地笑了:“等我回去,我还得去逗下陈松那个憨娃子!老子差点就和他一起先回去了!要是走了,哪还能吃到这些好东西。”

    他说的好东西,其实就是用杂粮煮成的浓粥,不过粥里加了咸菜和面块儿,而且还放了油。每个人还可以打一小碗菜,虽然就是一般的青菜,但第一小碗青菜里,都有一大块肥肉。

    这还不算,还有一个两面煎都得黄澄澄的油饼。关键是那粥,每个人居然可以去打两碗!

    能这样痛痛快快地吃上一餐,回家去,可不得在邻居面前吹上两天?

    “李老四,别光顾着吃!我刚才去打第二碗时,我找了个当兵的问了点事。你猜咋的?说出来吓死你!”尹大弟又去打了第二碗。回来时,他就神神秘秘地对李仁军悄声说着事。

    “什么事?还能把人吓死!”李仁军只顾着埋头大吃,不理会尹大弟要说的这个吓死人的大事。

    “我跟你说哦。就是这些当兵的,天天都是这样吃的!”尹大弟看他不理,心中很没有成就感。附在他耳边更大声地说了一句。

    “真是这样的?”李仁军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来。周边的几个人也闻声凑了上来,竖着耳朵要听稀奇。

    “嗯!真是这样的!我问过好几个当兵的,他们都是这样说的。”尹大弟肯定地说道。

    “我还以为只是今天是这样呢。想不到还天天这样!”李仁军感叹道。

    “我听说呀,这些当兵的,每个月还有一两银子的军饷呢。而且,这王大人可是实打实的发军饷的!”旁边一人马上凑了过来,得意地讲述着自己打听来的小道消息。

    “不行!老子现在就找个军官问问去,看王大人要不要招兵!老子要能当上这王大人的兵,全家的日子可就好过了!”尹大弟狼吞虎咽地几下吃完碗里的东西,碗都没有放好,就飞快地向最近的一个军官跑去。

    “军爷!俺和您打听一个事,王大人这军队还招不招兵丁?俺就想做这王大人的兵!”尹大弟满脸渴望地向一个年轻英俊的军官问道。

    “哦!想当王大人的兵?这可是不容易的。俺们可都是跟着大人打过建奴,杀过鞑子的。你也有这个胆子?”这个军官模样的人笑着说道。

    打建奴?杀鞑子?尹大弟吓了一跳。

    不过,对建奴和鞑子的恐惧,马上就被饷银和今天这美味的吃食压制住了。他憨憨地一笑道:“俺不怕,能吃这么好,又有饷银拿,让俺去打妖怪,俺都不怕!”

    和他类似的情形不断的出现,把一干吃饭的军官们弄得不胜其烦:“咱老子累了一天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地吃个饭?一帮没见识的吃货!”

    不过骂归骂,王大人早训时,可就对大家有过交代,要众人耐心地和他们解释,让他们明天一早过来接受挑选。

    其实,这便是王瑞的美食引诱招兵计划!让众人到军营里吃一顿,最直观地感受一下,可比什么宣传说教都还强。王大人可是为自己的这个妙招得意不已的。

    尹大弟回到村子里后,顾不上回家,就去找了先回家的这个酗伴陈松,很是得意地先吹嘘了一番。

    然后,他又拿出私藏的油饼,逗得陈松口水都快要流得胸脯之上了。这才将最后一个牛皮吹了出来:“松娃儿,我告诉你,以后老子天天都要象这样吃了!”

    “俺才不信!你说你今天吃了一餐好的,俺信!这王大人是好人!你说你要天天这样吃,俺就不信!凭啥王大人要天天给你这样好吃好喝的呢?就凭你这脑袋长得比一般的人大?”陈松摇着脑袋嘲笑道。

    “真笨!”尹大弟趁他不备,拍了一下陈松的脑袋,又得意地说道:“俺明天就去,报名当王大人的兵!到时俺天天吃好吃的!每个月俺还有一两银子的饷银!”

    看着尹大弟一脸向往的模样,陈松突然说道:“俺给俺娘说说,明天俺也去!”

    第二日,这两个酗伴起了个大早,跑去邻村找李仁军时,他爹他娘都说李老四天还没亮就早走了。

    想想也对,有这样的好事,谁不知道要早点去。去晚了,可是没有机会了!两人心里有些着急了,开始撒丫子地往浮山千户所那边飞跑而去。

    等他们跑到浮山前所新的军营外时,这里已经是人头涌动,人山人海了。

    不过还好,很快便有军官竖起一面大旗来,让在浮山前做过工的人首先上前。尹大弟陈松两人得意地挤了上去,很快便找到了做工时的管理员,排入这一行队列之中。

    机灵的陈松在队列里左看右看,看到李仁军远远地排在另一队的前面。回头对尹大弟低低道:“大弟,你看这狗日的李老四!排在那边前面。狗日的,都不等我们,就他娘的一个人早早跑了来!等下出来,老子非要揍扁他丫的!”

    李仁军可不知道后面两人在对他咬牙切齿,他在紧张地等待着坐在第一张桌子前的年轻军官招唤自己。

    “你!快点过来!到你了!”徐福大声地招呼着李仁军。李仁军急忙走了上去。

    “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徐福简洁地问道。

    “俺叫李老四。李家村的。”李仁军回答道。

    “说你的大名!你家有几口人?”徐福口气依然平静。

    坐在徐福后面的王瑞突然在心里发起了笑:“要搁现代社会,这徐福肯定可以弄去管人事。”

    “小的叫李仁军!家里有俺爹,俺娘,俺哥,俺弟,还有俺小妹!”李仁军赶紧回答道。

    “你就直接说,你家多少口人?”徐福心平气和,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

    “我家有六口人!”李仁军喏喏地回答道。

    “你喜欢什么?”徐福又问道。

    喜欢什么?这还用说吗?肯定是吃饱饭,吃好的啊!这军爷咋问得这么怪呢?

    想着昨天吃的美味,李仁军赶紧回答道:“俺喜欢吃肉!”

    徐福问完,便示意李仁军往后走。于是,李仁军又走向后面。后面的陈铭又问了各种详情,李仁军都老老实实地全回答了。

    经过这一通在李仁军看来十分漫长的折腾之后,他总算站到了王瑞这个最后做决定的人面前。

    “李仁军,这就是咱浮山前所的千户王大人!”一边的龙尽虏介绍道。

    “王大人好!谢谢王大人的恩德!”李仁军赶忙跪下磕着头道。

    “嗯,酗子挺不错!不过,可不要跪来跪去的,把我汉家男儿的气慨都跪没了!以后可不许这样!进了军队,就好好地训练吧!”王瑞拍着李仁军的肩笑着说道。

    同样的场景接连两天在浮山前所的新军营前进行,百总级的军官全部都被王瑞叫来参加了这个招兵大典。

    大家伙忙活了两天,终于将八百个新兵蛋子招了进来.

    晚上陪王瑞巡视军营时,陈铭忍不住问:“三哥,为啥咱们这招兵要问这么多?咱们为啥不直接招那些身强力壮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