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啪啪集训
    有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投入,王瑞的玻璃厂镜子厂等几个工坊的建设速度进展得飞快。

    很善于工程和项目管理的王瑞,把各项工作细分成了若干小块。每一小块又交由不同的正副两个职位的人去负责。而且还单列出了一个品检部门,对每一处完成的工作进行审视和检查。

    这样做的坏处虽然说是多花了钱,但是却为以后的发展培养了足够多的人才。

    因此,虽然王大人最近开始去折腾那帮军户们嘴里说的“傻子兵”,但工坊的建设速度却一点也没有放慢。

    只是这普通做工的人,一个月只能拿半两银子的工钱。倒是管理人员和那啥品检人员,却是每个月拿的一两银子的工钱。

    到王瑞的工地上来干活的军户匠户们忍不住就嘀咕起来:这王大人什么都好!就是这银子花起来没有一个章法!帮着管理的人,多拿银子也就罢了,那只会走来走去挑毛病的人,为啥也能多拿钱呢?

    再说了,又哪里需要这么多做管理的?

    在前一时空当了十多年老板的王瑞,何尝不知道多出这么多的管理和品检人员,会多花多少钱。但如果有了玻璃厂和镜子厂一个月超过五十万两银子的暴利,王瑞还真就不把每个月多花的一百多两银子当成一个多大的事。

    用他的话说,就是要在工坊和军队之中尽快地形成战斗力。要有战斗力,就要有足够的管理人员和军官。用王瑞的话说,就是要“一手抓工坊,一手抓军队”,而且这两手都还得要硬。

    所以多设立管理人员,除了可以更快更好地促进工坊的修建外,而且还可以多培养出能认真工作,有过管理经验的各类人才。

    在进行基础建设的同时,王瑞也着手对军队开始训练。

    后世有句名言,“枪杆子里出政权”。在这纷乱将至的明末时代,王瑞明白,没有强大的武力保障,谁能保证自己创建的这一切不会成为沙滩上的楼阁?人家轻轻一推就会树倒猢狲散。

    王瑞将原来的六个什长全部提拔为百总,每队编制一百二十人,百总下面再设总旗,小旗。军官名称和叫法也还是和此时的明军一样,王瑞可不想标新立异地让人觉得古怪。

    只不过根据现有的兵丁数量,确定每一个百总部的人员编制而已。王瑞知道框架搭起来了,后面就很好办了,将人员往里面装就行了。

    王瑞在任命军官时,也充分考虑了以后的扩充,在每一个职位上都增设了副职。如此安排下来,原来在辽东参过战的青壮们几乎全部都当了官,个个高兴得眉开眼笑。

    但他们的欢笑时间没持续多长。第二日,王瑞就将他们分成了两批开始了集训。

    考虑到要维护军官们在士兵心目中的形象,王瑞将军官们的集训地放在了千户衙门的院子内。同时传令亲卫队长龙尽虏带领十多个亲卫亲自看守大门,没有王大人的命令,谁也不可以入内。

    首先参训的是陈铭徐福等十七人。他们都是从辽东一路追随王瑞的人。虽然王瑞以前并没有长时间地专门进行队列训练和站立训练,但是大家还是站得笔直,队列也算整齐。

    目光扫过所有人的眼睛后,王瑞很认真地说道:“今天,我们要进行的训练是站军姿。你们也许会想,这就是一个站立,难道我站都不会站了吗?不是!站军姿,就是要站出我辈军人的气势!现在,我讲解站军姿的动作要领,你们要认真听,认真记。”

    王瑞做了一个标准的立正姿势后,对大家说道:“我刚才做的姿势就是立正。立正是军人的基本姿势,是队列动作的基础。口令:立正。要领: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约六十度;两腿挺直;小腹微收,自然挺胸;上体正直,微向前倾;两肩要平,稍向后张;两臂自然下垂,手指并拢自然微屈,拇指尖贴于食指的第二节,两手紧贴于裤缝;头要正,颈要直,口要闭,下颌微收,两眼向前平视。”

    王瑞刚说完,陈铭插话道:“三哥!这两脚尖向外分开约六十度是什么意思?”

    王瑞一听,当即说道:“现在增加一条纪律,在发言前,要喊报告。经得长官同意后,才可以发言。大家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十多人七嘴八舌地回答。

    看到这个场景,王瑞有点生气,大声地说道:“第一,你们现在是一个整体,所以你们的回答要整齐。如果回个话都不能做到整齐,上了战场,你们还如何做到整划一?第二,今天早上,你们都有吃饭,为什么回答这么小声?象个娘们,要有点力气!现在,我们重来一遍。大家明白了吗?”

    “明白了!”十多人这次倒是一起回答的。不过,王瑞还是很不满意,见识了后世的军训,总觉得这帮人的回答欠缺了一点气势。

    如此这般地又折腾了好几次,总算开始有点象模样象样的。

    考虑到这个时代人的理解力比起现代社会中招的新兵,肯定是会差上好几倍的,王瑞只好耐心地将立正的要领又讲了两遍,还看着每个人仔仔细细地做过,一一地指导纠正,这才放心。

    “好!要领大家都基本上掌握了!现在,我们就立正两刻钟。尽虏,你过来监视,连我在内,姿势不对的,直接用篾条教训!”王瑞叫过龙尽虏,对他吩咐道。

    “大人,我不敢!”龙尽虏不敢接王瑞手中的篾条。

    “尽虏,你要违抗本官的军令吗?”王瑞大声地吼道。

    “属下不敢!属下只是不敢打大人!”龙尽虏接过王瑞手中的篾条,期期艾艾地说道。

    “没什么不敢!军纪面前,一视同仁!如果本官的姿势做得不对,你打了,就是对本官最大的忠心!你愿意忠心于本官吗?”王瑞再次大声地问道。

    “愿意!小的誓死效忠大人!”龙尽虏立即跪下回答道。

    “很好!现在执行命令!场中所有人,全体都有,立正!”王瑞大声吼道,同时做出一个立正的姿势。众人也整齐地一起做了。

    “各位兄弟!对不住了!这军令大人自己都要遵守,你们也要遵守,可不要怪罪兄弟!”龙尽虏一边解释,一边在队列中巡视。

    半刻钟不到,就有三个倒霉蛋挨了篾条。一刻钟后,又有五个家伙被打了。

    “哎呀!”陈铭被打了一下,痛得大叫了一声。

    “啪!”龙尽虏又猛抽了他一下:“大人吩咐了,不许叫!再叫就还打!”

    “哎哟!龙五,你这傻瓜!你还真敢打老子?”陈铭的手臂上被打出一条血印,他生气地瞪着龙尽虏骂道。

    “有啥不敢打!他再出声,就给我打!”王瑞大声地命令道。

    “是!大人!”龙尽虏得意地回答道。

    然后他又绕着队列转了一圈,边走边说道:“大家都把姿势做好了!不然,兄弟就只好得罪了!”

    陈铭两眼就差要喷出火来了,心里骂道:“狗日的龙狗子!连老子这个大人的义弟,你也敢打!等有机会了,老子让你好看!”

    不过他心里骂归骂,姿势却是做得更标准了。

    这龙五就是他娘的一个二楞子,他是敢真打的,三哥又还支持他,能有什么办法?难道去和他对打吗?陈铭可不敢做出这种冒犯王瑞权威的事来。

    好不容易结束了上午的集训,到了午饭时,大家开始精疲力尽地回去。

    不过,陈铭却拖拖拉拉地赖在了最后面。等众人都走得有点远了,他才跑来王瑞面前来。

    他心中有点委屈,本想抱怨一句,但看到王瑞严肃的神气,一下子就没了气势:“三哥,累了吗?要不你就不用亲自来练了?”

    “不亲自练?我要不亲自练,你们还不都翻了天?特别是你!你是我的义弟,你还要带头违反军纪?还要带头不遵号令?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如果你不遵号令,不处罚你,其它人会如何想?”王瑞生气地连珠炮一般反问道。

    听王瑞这么一说,陈铭开始明白了,觉得有些自己错了。

    他讪讪地憨笑着道:“三哥,我听你的便是了!”

    “这才对嘛!不过你最好快点回去x去晚了,红烧肉可就没有了!”王瑞拍拍他的肩,有点幸灾乐祸地笑着道。

    “有红烧肉?哥,你怎么不早说呢?我走了!”陈铭一边说着,一边飞快地往兵营的方向冲了去。

    “建威,有红烧肉吃,你还不高兴?”跟徐福很是要好的朱磊一过嘴角流油地咬着红烧肉,一边不解地看着这个兴致索然的“好基友”。

    “我不是不高兴!我是没力气!快吃吧!吃了,你下午才有力气去练站立!”徐福一边对付着碗中的红烧肉,一边没精打彩地应付着朱磊。

    “你们上午不就练了个站立嘛,有啥好练的?站立,谁还能不会?”朱磊满脸不宵之色,一点也不信。

    “哎,你呀m我开初时的想法是一个样!最后,哎,不说了。你小子等着,你也会被累得象狗吃屎一样!”徐福一副过来人的装逼模样。

    “徐哥,这好不容易吃餐好的,你就不能说点好的?”边上一个还没参训的总旗也跟着搭讪拌起了嘴。

    哼!你们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狗东西。下午你们去参训了,你丫的就知道厉害了。徐福在心里狠狠地骂道。

    下午参训的十八人,又重复了上午的故事。王瑞呢,更是喊着嗓子发哑,不过他总算比上午时适应了一点。原来这新兵训练真他娘的累!

    怪不得前世的排长班长都不太爱去带新兵,主要是这些新兵有时真的能把你气得半死。一个显而易见的事,你就得讲了一遍又一遍。

    王瑞适应了,龙尽虏就更适应了。毕竟上午训练时,陈铭这个大人的义弟,他都打过了,而且大人还是支持的。下午这些人,他还有啥怕的!做得不对,一个字:“打!”

    于是,浮山前所千户衙门的院子内,这日下午又时不时地响起了啪啪啪的打人声。

    路过千户所的老军户们,有人听到这打人的声音后,很是疑惑不已:这千户所内,怎么成天都在啪啪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