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利益捆绑
    王瑞等人道是何人,抬眼一看,只见急冲冲跑来的正是平时跟在石绘之身边的随从小厮。

    王瑞和潘学忠对视一眼道:“昨日不是和这石大公子道过别了吗?”

    这随从一边气喘吁吁地向码头上跑,一边焦急地大声喊道:“王千户,潘公子,请稍等片刻,我家公子正从后面赶来!”

    潘学忠听了后,当即便让船工们停下来等待,又叫了王瑞一起去下船等待。

    王瑞知道,这古人重情义,讲礼仪,该做的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的。何况这还是登州同知的公子,以后自已肯定是能用得上的。

    等了大约有一刻钟的功夫,石绘之终于坐着轿子来了,一左一右还跟着两个背着大包小包的年轻家丁。

    潘学忠叫了王瑞迎将上去,哈哈笑道:“石兄,你这副打扮,可是要去什么地方?”

    “去你们去的地方!不知道王兄欢迎不?”石绘之看着王瑞笑着说道。

    “欢迎欢迎!就怕去这荒野地方,怠慢了公子却是不好!”王瑞赶紧拱手一揖回答道。

    “无妨的。小弟我可不是温室里的小苗。这登莱地方,我可是走过不少。古人有言,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正是我辈男儿榜样!”石绘之豪爽地一笑道。

    “好!公子豪迈!请上船!”王瑞做了个请的姿势,石绘之也不客气,当即带了随从上船。

    王瑞现今不过是一个卫所千户官,在这登莱全无根基,真要去到浮山千户所,还不知道上司会如何对待自己呢。

    现在有了这同知大人的公子陪同前去到任,怎么也算是一个背景加持,正是王瑞求之不得的好事。

    事情果不其然,有了石绘之这个登州高级文官的公子陪同,王瑞的上任报道就变得颇为顺畅。前后只花了短短两日,便将王瑞马举两人的上任手续完全办好了。

    王瑞前世在部队就做过军官,退伍后又在商场打拼了十多年,人情世故很是通达。他依照大明官场的惯例,给每位上官都送上见面的银两,礼数颇为周全。

    因为王瑞等人的船队是先到的镇海堡,所以他们的这支难民队伍就先在镇海堡下了船。按照王瑞马举等人事先做好的预案,开始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

    陪同王瑞跑完手续回来后,石绘之看着镇海堡外尘土飞扬的一片大工地,连连赞叹道:“不简单,不简单!想不到王兄的这些属下做事居然如此快捷!而且这秩序还井井有条!确实不简单呀!”

    王瑞从马举手中拿过规划图纸来,给他解说道:“这都是用的原来百户所的无主荒地。右边是兵营,中间是学堂,左边正在建设的是木工工坊和工人工匠住宿房。说起来还得多谢公子呀!安排管家为我找来如此多的工匠。不然一下子去找人,那可不好找!”

    “学堂?!马兄这个百户所还要建个学堂?”石绘之有些疑惑地问道。

    “是呀!有了学堂,这军户工匠子弟才可以就近启蒙入学嘛!”王瑞解释道。

    “有教无类,王兄高义!王兄热心公益,时时不忘乡梓,今日来此初创,便要办个学堂,以为圣人教化万方,实令绘之敬佩不已!日后但有难事,定要告之小弟知晓!”石绘之很是庄重地对王瑞拱手一辑道。

    王瑞急忙推托不受,说是自己虽无功名,可也受过圣言教导,能开堂育人已是三生幸事云云。

    其实他在心里想,如果这石绘之看过自己的这个教材,便不会这样认为了。

    他这教材就是妥妥的大汉民族主义,实用主义,外加对他王瑞感恩戴德的教导。这哪是什么圣人之言?他王瑞的一人之言还差不多!

    反正呢,这启蒙书本上全是他王瑞的私货。就连李老秀才看了,也是颇为不满。好在王瑞一再忽悠他:“这只是初级教材!待这些孩童学会认识一字后,以后方可学习圣人之言!”

    这才将李老秀才的不满平息下来,不至于因此罢课不干。

    近五百余人的建设大军,再加上王瑞让镇海堡原来的总旗小旗招来的百多号军户,累计六百多人在工地上忙碌,只花了十天不到,便将靖海堡的雏形建设了出来。

    这个建设速度,不但潘学忠石绘之这两个外来者觉得超级快,就连一直跟随的马举陈铭等人也是惊叹不已。

    不过王瑞却没有时间去惊叹,他着急着还要赶往浮山前所去上任呢。

    王瑞必须要尽快在浮山前所,建立他的玻璃和镜子工厂。不然这银两花得流水一般,几个月后,他就会破了产。

    潘学忠这趟出来已经很久了,见王瑞马举已经将逃民都安置了下来,便向王瑞马举等人告辞离开。双方约定十月底潘学忠再来。

    王瑞开出了一个长长的物资需求单,交给潘学忠代为采买。潘学忠一看,惊得目瞪口呆:光粮食一项,就是巨量的五千担。整个物资按当前的市价算,起码得需要白银六七万两,光是采买价都得三万多两。

    这么多物资,他王瑞消化得了吗?他怎么会需要这么多物资?或者说,他付得出这么多银两吗?潘学忠心中不禁充满了疑惑。

    不过现在彼此是结义兄弟,潘学忠便不好意思把这样的担心说出口来了。

    王瑞看潘学忠神情不对,当即自信地笑着说道:“二哥不必担心,到时我用玻璃和镜子和你交换。说不定你还得付我银子!”

    “三弟放心,为兄定为你筹备周全。”潘学忠见他如此说了,也就决定赌上一把。

    这些时日看过王瑞太多的神奇之后,他渐渐对王瑞有了更大的信赖。

    刚好石绘之也出来半个月了,便一同随了潘学忠的船回去。

    看着两人上了船,王瑞心中感叹,这潘学忠为人处世可真是大手笔,光看其专门跑这一趟送石绘之回登州去的举动,就超过普通人的思维方式。虽然他口中说是顺路,但是他这船是要往南回宁波的,石绘之却是往北回登州,这顺的是哪门子路?

    送走两人之后,王瑞又和马举一起,将留在镇海堡的人员确定了下来。青壮留下了七十人,全数转为百户所战兵,另外在此征召五十人,凑满百户所的兵额。又留下木匠八户,征招三十名学工,充入设在这边的木工作坊。

    王瑞又抽时间对原来的总旗小旗等军官进行了安抚。一句话,空饷他们照吃,不过堡中的军政事务他们就不用再管。

    这便等于在镇海堡外又新建了一个军堡。这些军官得了好处,又见到王瑞等人如此大的背景,还有这摆在眼前的庞大实力,个个都高高兴兴地应承点了头。

    这帮人轻轻松松便得了不少好处,何况这新来的上官又是实力雄厚不好相与的,谁还狗咬耗子的来惹事?

    安排好镇海堡这边的一切后,王瑞便带着余下的三百多人向浮山前所而去。

    浮山前所,位于现在青岛市南区,全称为浮山备御千户所,始设于明初。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鳌山卫建置后,成为该卫统辖的两个千户所之一。

    所城筑于建文四年(1402年),与雄崖所同时修成。所城周三里、高二丈五尺,为土夯城墙,有三座城门,所城内置衙署、仓廒、庙宇等。

    浮山所设千户一员(正五品)、副千户一员(从五品)、百户一员(正六品),有京操军、守城军、屯田军共2000余人,辖有4个军寨、18个墩堡(湛山、沧口、麦岛、错埠岭、双山、塔山、翁窑、转山头、狗塔山、桃林、中村、东城、张家庄、程家庄、城阳、女姑、孤山、红石),另有军屯9处,土地870余顷,算是这个时代莱州地区的边防重镇。

    到了浮山前所后,王瑞没有象许多穿越历史小说中写的那样牛皮哄哄,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立马要改天换地的作派。他将带来的难民流民全部先行安置在所城之外,然后愉快地接受了一众下属的宴请。

    席间他更是喝得酩酊大醉,还大大咧咧地收下了大家孝敬的见面银。虽说这些礼金连一百两都不到,但有钱收,当然还是白要白不要。

    再说了,你要道德洁癖,连见面银都不收,你如何和这明代的“群众”们打成一片呢?

    作为实用主义者的王瑞,只有处理好事情的策略,没有一点“白莲花”式的心理障碍。

    杯盏交错之间,王瑞又把他在镇海堡的那一套搬了出来,对众人进行利益捆绑。其实招数还是老套路:钱,你们还是照赚,不过兵额便归我了。你们轻轻松松的吃空饷,赚大钱去!

    而且王大人现今带了这许多的人来,就多了无数的物资采买。这浮山前所的军官,都开得有大大小小的各种店,肯定以后都能赚得钵满盆满。

    这一夜酒喝了下来后,浮山前所的军官们便在第二日,满腔热情地参加到了构建浮山前所新驻地的大建设中来。

    有把军户组织过来打零工的,有卖柴火木头的,还有送来各种粮食物资的。王瑞都当即一一付了现钱。

    在王瑞看来,要更好地融入当地,整合当地,利益捆绑便是最为有效的手段。

    折腾了一个来月,花掉银子近三千多两,浮山前所外的那片荒地很快变了个模样。

    首先是哪个巨大的军营,就把以前浮山前所的军官吓了一跳。许多人不由得在心里嘀咕,修这么大的军营这么大的操场,真的用得着吗?哪怕就是安置三千多兵丁,也不会显得小吧。

    不过大家也不在意,这钱是他千户大人自己的,他爱咋花就咋花去!大家还可以跟着落下几个。

    军营边上,还有数排墙上刷了白灰的整齐大瓦房。从辽东带来的难民和登州招来的流民工匠们,开始陆陆续续般了进去。

    这一切待遇,让浮山前所内的老军户们一个个的羡慕不已,差不多就直流口水!

    看到这些人给自已修房子住,居然还有银子拿,有些人忍不住就想骂:“这等好事怎地就没摊上咱?这千户大人是傻了还是咋了?”

    不过,很快千户大人那边就放出风声,说还要再修建两个工坊,修工坊照样有银子拿。修好后,参与修房的人还可以优先加入工坊。那千户大人可是承诺了,进入了工坊做事后,一个月便有半两银子的饷钱!

    这可是大家求之不得的好差事呀!老少爷们都憋了一股气,都跑去千户大人的那什么招工处要报名。

    现在王瑞这千户大人买任何东西,请任何人员做事,都是付的现银。所以,便没人担心入了这工坊会拿不到饷银。

    消息传开后,不要说浮山前所的老军户,就是周边军堡的军户和民户都有不少人涌了过来,要为王瑞王大人建设工坊的大业当差效力。

    王瑞高兴地看着人头汹涌的报名场面,心中笑着感叹道:“看来,在这大明朝,招工还真是一点也不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