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发财大计
    见过这石家公子,从望海楼回去后,潘学忠便吩咐随从先回客栈,自己则又跑去和王瑞马举二人睡在一起。

    对,你没有看错,就是睡在一起!王瑞对此颇不习惯,却又不敢有任何表露,因为这三人实在是有太多的话要叙,不抵膝而语,聊到深更半夜,总觉得不太过瘾!

    王瑞觉得这种感觉,就象后世那些十七八岁的好基友!

    回到王瑞等人住的后院厢房,陈铭送来清茶让三人喝了,潘学忠这才抱怨道:“三弟,今日咋不看我脸色示意?真不知这远离登州府城的破烂卫所有啥好的?”

    “哦,是呀?”看着马举也一头雾水的看着王瑞。

    王瑞急忙解释道:“小弟当然明白二哥的心意。我呢,只是不想再引起各位大人关注而已。其实离登州城远点,练兵赚钱才更方便。”

    明末将官,从上到下的发财之道,不过就是吃空饷占田地这一套,这王瑞又能玩出什么新花样?

    潘学忠和马举都知道这样的情况,听了王瑞的话后,不但不明白,反而更是大为不解:你在登州,离大人们近点,运作一下,军饷也好要点吧?

    “三弟,我们在辽东虽然小有缴获,可也架不住这几百张嘴巴吃喝呀!这些天你还拼命的在收拢流民和孤儿,现在又超过一百人了吧?到今天为止,存下的银子都已经用掉五百多两了!你算算,咱们这点钱还能支撑多少天?以后这钱,可从哪里来?”马举这个做大哥的,耐心也是最好的,便跟着潘学忠苦口婆心地劝说他。

    “大哥,二哥!你们真不用担心,我给你看几样东西。你们就不会再担心了。”王瑞自信地笑着道。

    马举看过他太多的神奇,知道他肯定是有秘密的。

    不过这潘学忠,他跑过的地方很不少,可不是轻易能糊弄到的。他皱着眉疑惑地问道:“有什么好东西,能让我家三弟如此放开手脚大手笔花钱的?”

    “好吧,我现在就给你们看看!”王瑞心道,马上就是见证奇迹的时间到了。

    “当铛当铛!”王瑞夸张地比划着,打开了自已的一个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大堆玻璃制品出来。这是他穿越前一路北上时,在各地买的乱七八糟的纪念品,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其中还包括他从汽车上拔下来的反光镜。他全都一古脑儿地摆在桌子上,这才笑着问潘学忠道:“二哥,你是做海贸生意的。你来说说,这些东西能卖出多少银子?”

    潘学忠一见这些物品,马上两眼发光。

    这玻璃制品和镜子,在这个时代就象刚上市时的爱疯四,你就是赚再高的暴利,也不会欠缺为之买单的傻比!

    潘学忠估算了一下,想想道:“如果能都卖掉的话,至少能卖五千多两吧!”

    “那就请二哥帮我卖掉!再过两个月,我每个月至少给你这样的货品一千套。我还只卖你一千两一套。你觉得咋样?”王瑞自信地说道。

    “一个月给我这样一千套?”潘学忠瞪大了眼睛,一脸不信地问道。

    “对,而且这个数量还会不断增加。因为我会造!我开一个工坊来造!”王瑞得意地说起了自己的发财大计。

    “你要真能造!那就是能点石成金了!我的天!你就是卖一千两一套,一个月毛利下来都是一百万两了。你这成本高不高?你真能造?”潘学忠突然很是激动,也顾不得形象,一把抓住王瑞的胳臂问道。

    “我真能造!”王瑞看着潘学忠的眼睛,不再发笑,而是以一种平和自信的口气认真地回答道。

    “你要是真能造出来,我全都能给你卖掉!”潘学忠也很认真地说道。

    同时,他便在心里盘算开了:有了这样稀奇的东西,我老潘家可要大暴发了!

    “大哥!快叫小四儿拿酒!咱们这三弟有此神鬼不测之能,岂能不浮一大白?”潘学忠哈哈大笑着吼道。

    “完了,完了,深更半夜的,又得给哥哥们弄酒弄菜了!”门外的陈铭闻听后嘟嚷道。

    其后不过两日,潘学忠便把王瑞的这些所谓“珍宝”,全部拿出去卖掉了。而且还得银不少,足足卖了白银四千八百多两。

    王瑞不由得在心里惊叹道:“这他娘的才是暴利呀!”

    收到这笔钱后,王瑞当即便拿出三千多两银子,开始在登州买粮买人。说是买人,其实在这个大多数人都吃不饱饭的时代,那还用得着买,很多人听说有口饭吃,就都跟着来了。

    何况这在登莱,流落过来后无所依靠的辽东难民很是不少。

    王瑞便在登州又买下一个宅子。将最近招来的人和以前的人打散编组。每日组织进行简单的站立和队列训练。

    当然,每日都有必不可少的交谈会。主题嘛,简单粗暴的只有一个:忆苦思甜,感谢王公子的大恩大德!主持人呢,除了马举陈铭,还有王瑞挑出来的几个比较能说会道的大叔大婶。

    每天能吃饱饭,又有这种各式各样传销式的谈话和宣讲,很快大家就被进一步洗了脑,纷纷表示要永远跟随王公子,团结在王公子的周围。

    招来和买来的孩童呢,他们除了简单的站立和队列训练,还需要进识字班,分别由王瑞和李老秀才主讲。

    当然,教材都是王瑞口述,老秀才记录下来的。老秀才因此向王瑞抗议过很多次了,他很奇怪,为啥不能采用现成的三字经等启蒙书本?王瑞只是笑笑,却并无言语解释。

    这些孩童少年,现在就如同一张白纸,王瑞绝不允许沾染上他不愿意看到的任何东西。

    他要的只是,把这里的所有人,都变成他“光复河山拓地万里”的大业中的螺丝钉和小器具。他要的只是,一部精密铁血力量巨大的战争机器,仅此而已。

    至于其它,在这个兵荒马乱大厦将倾的时节,谁还能一一顾得?

    在招拢流民孤儿,等待官文告身下来的这一个来月时间里,王瑞几乎天天扎在各个宅院里,将他属下的每一个人都训练得很是守秩序讲纪律。

    马举和潘学忠有时很是费解,现在不过是**月份,在登州城外搭个窝棚就能安置,干吗还要花如此多的银子,非要在这登州城里买下如此多的宅院?

    王瑞只是笑着说,以后这些宅子会有大用,便就不再多言。

    他总不能现在就告诉这两人,几年之后,这登州会出孔有德李九成等人的大乱吧。

    在打造自己起家团队的同时,王瑞也开始采买定制各种建立工厂作坊的物资和器具。

    作为一个前一时空的大学化学系毕业生,造玻璃造镜子对于王瑞还真就不是一个什么难题。不过,再简单的东西也不可能凭空就能变出来不是?

    所以,王瑞和马举开始在登州找了工匠打造准备各种相关的器具,同时也采买造玻璃等物的原料。出乎他意料的是,原材料却并不难买。银子哗哗地花了出去后,王瑞造玻璃造镜子的暴利计划就越来越切实可行了起来。

    在忙碌的准备和不安的等待之中,这一日终于等到了王瑞马举等人期盼已久的东西。

    “大哥,三弟c消息!你们的官服告身终于发下来了!”潘学忠也不顾形象,兴冲冲地跑了进来。只有他身后的石大公子,还是步调沉稳优雅,不紧不慢地跟在后方。

    “哦!领到了?快给我看看!”马举也兴奋了起来。

    最终的结果很是不赖,王瑞被实授莱州浮山千户所千户,马举也被实授镇海堡百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两个地方还相距不远,都在后世青岛的地界上。

    虽然在一众高官的眼中,这样的地方实在是不咋样,不过对于要大练私军建功立业的王瑞而言,却是再好不过的地方了。

    王瑞当即便邀请潘学忠石绘之去望海楼开宴,向两人表达谢意。而马举,他则兴奋地跑去各个宅院,把这个好消息传达给下属的所有人。

    这些人在这宅院里,虽然有吃有喝,天天不过是学学站立排排队列,但王公子并没有说要带大家到哪里去,也没有说以后以何为谋生。时间一长,大家都忍不住心慌:这以后的去向还是不定啊!

    不过现在终于好了,王公子得了这千户的官身,大家也跟着有了一个真正能落脚的地方。

    为了与众人同庆,王瑞大方地让马举安排,给每个人发了一个煮鸡蛋外加一大块肉片。几个宅院里招来的难民流民都跟着一片欢腾。如今这个时节,能吃顿饱饭就不错了,至于鸡蛋肉片,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

    于是,便出现了这样的一幕:每一个去领鸡蛋肉片的人上前打菜时,都有煮饭的大叔大婶在边上劝告:“能吃到这么好的东西,全赖千户大人的大恩大德呀!以后大家可以上心的听千户大人的话,用心为千户大人做事呀!”

    众人一边高兴地领了东西,一边不断地点头称是,有些情绪化的人还当众就流了泪。是呀,这可是以前在辽东时做梦都想不到的好日子!

    属下众人高兴,王瑞也和潘学忠石绘之两人在望海楼喝得也很是高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瑞便问石绘之能不能为自已找些铁匠木匠石匠等各种匠户。

    因为王瑞的思想还停留在前一时空,总觉得工人不好找,工资要求可能都还很高。

    不曾想石绘之听王瑞说愿意每个月付一至五两的月饷后,当即哈哈大笑了起来:“我还以为王兄有何难事呢。这些破落匠户,不要说给月饷,有些人你给口饱饭吃,他就会跟着你跑了!”

    石绘之应承下来后,当即吩咐随从,回去让自家的二管家帮着代办。

    这招工匠的事,还真的就象石绘之所说的那样简单。

    三日之后,他便招募来了三十多个愿意跟着王瑞到浮山前去的各类工匠。这些人又都有家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加起来又是一百多人。

    王瑞属下的队伍,很快便超过了五百多人。由于实行的是封闭式管理,现在各个院子里,到处都站着人,坐着人。

    王瑞知道,这样长期封闭式的将众人放在一起,实在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现在有了真正落脚的地方,还是尽快前去的好。

    他很怕继续留在登州,引出什么不必要的波折和麻烦。

    和马举潘学忠商议一番之后,王瑞决定,就在次日走海路前去。

    考虑到潘学忠的三条船运力太小,又请石绘之出面找了登州水师的三条大船帮忙。当然,这登州水师的船可不是来白帮忙的。

    王瑞按照市面上海运的行情,每条船又加多了五两银子做为额外的补贴。如此大方的表现,将那胖乎乎的水师游击砸得七荤八素的,高兴得差点笑裂了嘴。

    第二日,从卯时一直折腾到辰时,王瑞才总算将这五百多号人和物资全部组织到了船上。

    人员物资装运上船后,潘学忠正要挥旗下令,突然听到岸边有人远远在叫:“潘公子,王千户,等一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