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报功谋官
    “太多了?朝廷不是巴不得多砍建奴首级吗?”马举放下碗筷不解地问道。

    “我是说,对于你们来说太多了。两位兄台有所不知,我大明自从和建奴开战以来,还真没有一次,斩下建奴如此多的首级。你们这几百个首级如果冒冒然交上去,你说那些大人物的脸往哪儿搁?”潘学忠笑着对马举王瑞两人解释道。

    “哎,那可怎么办?”马举和王瑞有点面面相觑。

    看到两人脸色灰暗,眼中满是失落的神色,潘学忠安慰道:“两位兄台也别丧气,运作好了,谋个千户官身肯定还是没有问题。不瞒两位,我潘氏族中也曾有长辈做到过宁波知府。对这官场中事,多少还是知道一些。”

    “如此便谢过潘兄了9请潘兄满饮此杯!来,二弟,我们兄弟二人先行向学忠兄致谢!”马举赶紧出来打着圆场。

    王瑞也放心下心中的失落,端起酒碗向潘学忠敬酒。

    三人言语投机,杯碗交错之间,便都有了酒意。

    几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很快便进入到了谈理想谈人生的节奏里。说起话来,都是牛皮哄哄。

    马举的目标倒还简单些,用他自已的话说,就是要辅助自家二弟成就一番功业。如能大功告成,便要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筑庐种竹而居,研究自己的木工机械去。

    潘学忠王瑞两人听了,都大笑不已。不过,这马举倒也确实有趣!天启不就是一个木工皇帝吗。

    潘学忠不待其它二人问起,便持杯而起,大声笑道:“某之所愿,不过是:挂云帆以济沧海,运万物发卖于四方,每次返航俱能财货满仓!”王瑞一听,这是一个妥妥的殖民主义者的理想啊!忍不住就想问他:少爷,您是不是还有个先赚一亿的小目标呢?

    不过,以王瑞这个后世人的眼光看来,如果能得他相帮,以后海贸这一摊事儿倒是可以不用愁了!心中更是起了进一步交结的想法。

    马举潘学忠两人随即又问及王瑞心愿,王瑞不禁傻了眼。

    前一时空,日日行尸走肉,苟活于欺诈和压迫之下,各种苛税杂费能少一些,狗血的法规惨事能少一些,他便觉得心愿已足。他早已忘了自已少年时代有过的理想或是梦想。当然少年人的理想或是梦想,又有多少实际的呢?

    十二岁之前时,他梦想着做一个将军,为我大汉民族开疆拓土。人长大一点,觉得在一个以软弱求和平的时代是多么的不切实际。君不见抗议部从周一抗议到周五吗?

    再大一些后,文笔不错的他,又想做一个作家,然后又被家人的期望和冰冷的现实压得粉碎。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但今天,上天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重拾初心。

    他忍不住脱口而出:“愿领汉家铁骑海师,复我汉唐故土,更拓陆地海疆万里!”

    此言一出,马举和潘学忠都呆住了,随即对望了一眼,突然激动地齐声道:“愿助兄弟一臂之力!”

    “多谢两位兄台眷顾!”王瑞面色平静下来,急忙还了一礼。心道:这两人是约好了一起说的吗?不可能啊!

    王瑞前世属于“酒精考验”的战士,此时虽有酒意,却还头脑清醒。不过,潘马两人却是有了醉意,两个翩翩公子开始勾肩搭臂。

    潘学忠更是借着酒意道:“我等兄弟,相谈甚欢,更有共同心愿,何不结义为异姓兄弟,共襄宏图盛举?”

    王瑞和马举对望一眼,见马举点头,便也开心应允。

    择日不如撞日,当即便用小船接过陈铭,四人歃血盟誓,以蓝天大海为证,从此成为异姓兄弟。

    潘学忠只比马举小上几月,便排为老二。王瑞和陈铭两人,则分别成了“小三”,“小四”。四人哈哈大笑着,四双大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潘学忠心里甚是得意:早就看这三弟定非池中之物,如今某醉酒相邀,便打入了他们内部。日后宏图大业,当分某一羹!

    潘学忠没有想到的是,他今日自以为得意的小心机,日后不但让自已成为了潘家家主,更让潘氏成为世间顶级豪族,荣华富贵绵延数百年从未衰竭。

    不过,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以现今情形,却是马举王瑞等人高攀他了。以至于王瑞都在心里想,为何以前看穿越小说,人家都是以王霸之气收拢小弟,咱就莫名其妙拜了两个大哥呢?

    不过,结拜之后的好处却是显而易见的。

    在登莱一上岸,潘学忠便张罗着给王瑞安置这近两百号难民。好在王瑞也不少银子,火急火燎地买下五个宅子,也才不过花了两百多两银子。

    王瑞带来的这帮难民从一开始就有按什甲编排管理,又远跨辽海到了登州这陌生之地。所以,所有的人对他都有所依赖。因此,管理组织起来,也并不麻烦。

    这帮辽东难民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登莱,不跟着他,还能咋办?

    为了以后可以迅速地扩充队伍,王瑞将妇女老人儿童编为什,青壮则编为队,两什为一甲。甲长什长队长,均设立了副职。

    青壮由王瑞本人组织,开始进行队列训练。就连中年汉子,妇女孝也需要在每餐饭前列队排序。王瑞相信,经过这样的一个训练过程后,以后无论遇到任何事情,这些原来的普通人都将变得更有凝聚力。

    王瑞马举等人在忙碌时,潘学忠这个二哥也马不停蹄地四处奔波,为王瑞和马举报功谋官。

    潘学忠除为了利用自己对登州城的熟悉帮着王瑞安置了难民,还特意去找了登莱的官二代,石达石绘之这个好基友。

    几月不见的两人,当即直奔登州有名的望海楼饮酒畅叙。听潘学忠讲了王瑞马举等人的事迹后,石绘之惊奇不已,当即便吩咐跟班前去相请。

    虽然石绘之不是武夫,潘学忠还是暗示,可以给他也算上一份。到时报功下来,传之出去,人道是文武全才,持笔而取建奴首级,岂不是士林美事?

    这石绘之虽是生于官宦之家,家中也是登州大族,但他却颇有魏晋古风,吟诗作画,放荡不羁!特别是他的画功,更是登莱一绝,早年就得了神童美誉。

    现今正十**岁,正是热血未冷之时。听得潘学忠如此说后,也很是兴奋,一再承诺:定会全力周旋达成。

    等马举王瑞两人来时,潘石二人早将事情谈好,并已喝得有了酒意。

    “大哥,三弟!快快见过石大公子!石大公子可是号称登州神笔!”潘学忠开心地招呼着,微微向石绘之一指。

    “两位英雄不用客气,快快入座!听潘兄说完你们的事迹,达已仰慕不已。”石绘之并无官二代外加风流才子的架子,很认真地站起来,对着马王二人拱身一揖。

    王瑞马举两人赶忙拱身还礼,也就跟着入了座。王瑞这才开始细细端详起面前这人,当然石绘之也在注意着新来的这二人。

    “我草!又是风度翩翩英俊少年!是不是这些官二代富二代们,上天对他们特别喜爱?给了权势家世背景还不算,还非要把他们弄这么帅?还有天理吗?”王瑞在心里又将老天骂了一遍。

    石绘之听过王瑞的事情,又见马王二人气度谈吐俱是不凡,心中早就有了认同和好感,所以很快就和两人打成了一片。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这三兄弟有事求人,更是刻意逢迎,一杯一杯地敬酒不停。

    很快,石绘之潘学忠两人就喝得酩酊大醉。

    接下来的十多天里,潘学忠便和石绘之呼朋唤友地四处周旋,王瑞马举二人也跟着去送礼陪酒当磕头虫。

    不过,事情总算最后落定下来:什么登莱巡抚李大人高瞻远瞩运筹千里,什么海防道王大人协力配合调配水师等等。反正前面讲一大堆,都和王瑞马举等人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石绘之却就榜上有名,说是士子风范持笔杀敌,足证圣天子在位云云。

    潘学忠和石绘之在望海楼里,把抄出来的报功文本念给马王二人听时,两人都哭笑不得。

    不过,两人给众位大人送上如此天大的馅饼,功劳也还是有的。只过是短短几句带过而已。

    虽说是一语带过,王瑞还是非常的开心,因为毕竟进入了大明朝的体制里,文本中可是说的百户王瑞总旗马举。

    凭着自己超越这个时代的知识和能力,王瑞相信:自已一定可以赚得富可敌国的财富,所谓早知三天,富贵千年,不外如此而已。

    以后有了钱,又在体制内,用银子砸,也能不断的砸出一个个更高的官位。

    王瑞更是早早地知道明末的军阀化趋势,到时自已有钱有粮,又有官身,打造一支睥睨天下的强军又岂在话下?

    石绘之因为分润了王瑞等人的功劳,据说登莱几位大人均对其十分看好,看来今年秋闺乡试中个举,怕是跑都跑不到掉了。

    现在他又天天和潘学忠厮混在一起,听着潘学忠言必称我家二弟如何如何,所以对王瑞马举等人的安置也是特别上心。

    在潘学忠的指引下,王瑞和马举又给石家送了五百两银子。故而,石绘之今日便过来问问王瑞,希望得到个什么样的安置。

    “两位兄台,这报功文本你们也看了,据家父估计,得个千户,百户当无大妨。不知两位愿去什么地方?”石绘之笑着问道。

    王瑞知道他是代各位大人来询问自己有何要求的,此时不讲,更待何时?当即便道:“多谢老大人挂念周旋,只求在莱州寻一海边卫所,能安置此间乡亲便好!”

    潘学忠和石绘之一听都傻眼了,本以为王瑞有什么好的要求呢,没想到他竟然想去这劳什子鸟卫所。这明末卫所破烂,他们可说是一清二楚的。

    这要去到莱州一个千户所百户所的,还能有何作为?

    “两位有所不知,这登莱卫所实是破败不已。两位立下如此惊天大功,诸位大人也是知道的。何不就留在巡抚标营,又或是登州左近?时时行走于诸位大人眼前,日后也能多些升迁机会。”石绘之得了好处,很为王瑞二人作想,怕他们不明白登莱卫所的情形,急忙苦口婆心地劝了起来。

    潘学忠也急忙冲着王瑞示意,让他有个好的选择。

    不曾想王瑞还是说道:“谢过石公子好意,实在是所带乡亲甚多,能做个卫所千户百户更好安置。我等能逃过建奴屠杀,历经千难万苦泛海而来,能寻到一处地方安置,休养生息就已是幸事了。可怜那无数辽东汉民,东江逃民,却连这一点都还做不到。某实不敢再过多叼扰诸位大人了!”

    石绘之待要再劝,却见王瑞拱身一揖:“万望公子成全!”

    石绘之冲着潘学忠苦笑着摇了摇头,潘学忠懂他的意思:是你自己这个兄弟没弄明白,非要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可不是我石大公子不愿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