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灯枯油尽
    其实营门口的人都知道,现在这简陋营地已是危如累卵。

    陈铭朱磊等人虽凭着一腔血勇和七八个强悍的建奴甲兵苦战,但实战经验的不足,还是让他们好几次都差点让建奴们冲了进来。

    要不是靠着预先构筑的壕沟胸墙,他们这十多人是断断不能将这些建奴挡住的了。

    众人一边和建奴对战,一边期盼着王瑞的“天降吉虎”快点返身前来助战。所以,王瑞的动向他们是最最关心的。

    细心眼尖的朱磊在王瑞冲倒建奴甲喇额真大旗时,就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建奴的大旗倒了!”

    机灵的徐福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瓦解建奴军心的好机会。

    他对着正面壕沟里的建奴猛刺一枪,跟着大声喊道:“建奴败了,建奴的主子被公子杀死了!”

    陈铭一边砍杀,一边不相信地低声问道:“徐哥儿!你也看到了?”

    “看到了!大家快跟着我一起喊!”徐福来不及多做解释,神情坚定地回答道。这兵不厌诈,谁管它是不是真的呢。

    “建奴败了,建奴的主子被公子杀死了!”十多个青壮跟着徐福一起大声地吼了起来。

    建奴在这个时代虽然和后世的日本鬼子一样,屠杀了汉人无数,但他们和汉人的交往却是更多。绝大多数的建奴兵虽然不会讲汉语,但是一般的汉语,他们还是听得懂的。

    快冲到营栅边的建奴兵们听到对面汉人的吼叫,都吓了一跳。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甲喇额真主子的大旗确确实实是倒了,中军位置附近也是一片混乱,而那个四四方方的怪物也正在一路撞飞同伴,快速地向营栅这边冲来。

    “快跑呀!怪物吃人来了!”终于有胆小的建奴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扔下兵器避开王瑞冲回来的方向拼命逃开。其它的建奴也有样学样,扔下兵器就往回跑。

    冲进营栅之后壕沟中的建奴也受了影响,一个个开始找机会向外退去。

    这一有了逃跑的心思之后,建奴兵们的心里就开始了慌乱,攻击也没有了力量。

    陈铭一见建奴兵气势顿减,当即大声吼道:“建奴败了!建奴败了!把这些冲进来的建奴全部杀了!不要让他们跑了!”

    “把建奴全杀了,别让他们跑了!”众人也跟着大声吼了起来,精神头和拼杀的力气都变得更大,登时又将三个在慌乱中着急逃跑的建奴刺倒在当场。

    龙五那边也是一样,冲进来的四个建奴也想从壕沟里往外逃。有两个被众人合力刺死了,而余下的两个,一个被龙五居高临下直接刺中了胸膛,另外一个转身逃跑时也被龙五跳起来从后背刺透了胸膛。

    不过,他却因为用力过猛,摔倒在壕沟里,肩上被自己人失手砍了一刀。

    哎,倒霉呀,老子咋还被自己人伤了?龙五觉得自己肯定是哗了狗了。

    “龙哥儿!俺对不起你!”那个失手的人急忙满脸通红地向龙五道了谦。

    不过这些狗血的事,王瑞可不知道,他正开着车对着营外乱逃的建奴兵们一通乱撞!

    逃跑中的建奴此时就象蚂蚁一样,王瑞随便伸出手指都可以捏死几只。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王瑞脸上满带微笑,唱着粤语版的《满江红》。觉得上天对自己实在是太好了!

    前一时空,西方邪教组织奉行犹太疯子的愚昧政策,对主体民族一昧打压,反抗女真鞑子的岳爷爷居然成了阻碍民猪团结的人。王瑞每思及此,常常愤愤不平!

    今日能痛辗这帮乱认祖宗的建奴鞑子,王瑞自然是兴奋不已!

    王瑞有时会想:完颜阿骨打如果见到努耳哈赤这个老野猪皮,会不会打死这丫的?老子有你这么丑陋的子孙吗?你他娘的通古斯野人,和老子有神马关系?

    经过王瑞的一通乱撞,营门外的建奴兵们,能跑的全都被吓得跑光了。没跑掉的则变成了一百多具残破不全的尸体,乱七八糟地躺在营门外的草地上。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为了将吉普车这个金手指的功效发挥到最大,也为寻船出海争取到时间,王瑞开着吉普车一通疯狂追赶,将任何胆敢聚集起来的建奴全部冲散,也将每一个逃掉的建奴吓得失魂丧胆!

    不过王瑞很快发现,再踩油门时,已经没有那种强劲的动力感了。“妈的,该不会要走路回去了吧?”王瑞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王瑞调转车头开了一会,离着营地还有两里多远时,吉普车终于停了下来,最后悲催地歇菜了!

    “我靠!怎么会这样?”王瑞想干脆走了回去,可是他又担心这样轻易走开了会丢失车上的银两,以及许多从现代带过去的东西。

    于是他干脆下车,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找了一个视线可及路上车辆的地方躲藏起来。

    这时,马举张二等人也从东江军的军堡回来,看着营门外满地的尸体残肢都吓了一大跳。

    这都到北汛口了,离着东江军海边的军堡很近了,这些狗建奴实在是太过猖狂!

    所幸陈铭前来报告,全营只有十多人的伤亡,除此之外,便再无其它损伤。而马举最关心的二弟王瑞,据说是骑着“天降吉虎”追杀逃窜的建奴残兵去了。

    既然建奴被杀得大败,马举也就心安,当即和众伍长一起,组织难民们打扫战场。

    不曾想,花了小半个时辰打扫完战场,王瑞却还没有回来。

    “二弟该不会出什么事吧?”马举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当即挑出二十个参过战的青壮,一路沿着王瑞追杀建奴的方向寻去。

    等马举等人到了汽车近前,确定是自己人后,王瑞才从躲藏地走了出来。

    马举一见他,就担心地问道:“二弟,你没事吧?”

    感受到马举的焦急,王瑞感动于这份浓浓的兄弟情义,很是悲伤地说道:“我没事!只是这瑞兽却是灯枯油尽,郧命于此了!”

    众人听了,都是一片叹息。王瑞虽然也觉得惋惜,但想想一辆越野车,竟能干掉如此多的建奴,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安慰一下众人之后,王瑞便和马举卸下车上的金银物资。离开时抚摸着伤痕累累的吉普车,王瑞和众人都很是伤心。最后王瑞借口留个纪念,将轮胎反光镜等能拆的东西全部都拆了下来。

    到达营门口时,众人看到王瑞等人平安回来,焦急和担心总算放了下来,一起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来欢迎自己的英雄归来!

    虽然难民中刚刚也有人死去,但凶残的建奴无疑则死得多得多,而且打扫战丑,又缴获了无数的东西。

    这次除了两千多两银子,三十多匹战马,还有四十多副盔甲,百来把顺刀长枪,以及足够百多人吃上好几日的食品。当然,还有王瑞看不上眼的破旧衣服一百多套。

    当日,又拖了几匹死马煮了。大伙儿大块大块地吃着马肉,兴奋地讲述着这次作战的情形,一点沒有死了同伴的忧伤。

    王瑞明白,不是大家心肠不好,只是因为在现今的辽东,建奴野蛮的压迫和屠杀之下,实在是人命贱如草。

    王瑞接见了所有拿起刀枪到营栅旁作战的青壮,给每人发了一两银子的奖赏。特别是作战死去的,又有亲人在营里的,王瑞大方地每人给了三十两的抚恤银。受了伤的青壮,王瑞也没有忘记,一人也得了伤残抚恤银十两。

    众人没想到为了自己和同伴作战,居然还能拿到赏银,都跪下磕头,感谢公子的大恩。王瑞很是享受这种救世主的感觉,微笑着将众人一一扶起,时不时还勉励两句。

    一众难民目睹这一情形,都大赞公子仁义。许多青壮更是在心里暗暗发誓,决心从此便跟定公子,那怕是刀山火海也不畏惧!

    虽然一帮难民都开始对王瑞有了依附感和忠心,但这还不是今天让他最高兴的。他最高兴的却是发现了龙五,这个在危难之时挺身而出的小人物!

    道理非常简单,大帮哄跟着别人上前相对容易,危难之时自己单独挺身而出却总是很难。

    所以,吃饭时,王瑞便叫了龙五单独前来。算是和他们兄弟三人一同进餐。

    这个时代尊卑有序,如此待遇,立马让大家都羡慕不已。

    “你叫龙五?头上是不是还有龙大,龙二?”王瑞笑着问道。

    “回公子的话,还有龙三龙四,可惜,这些哥哥姐姐和爹娘全都被该死的建奴杀死了!”龙五如实回答道,突然眼中有了泪花。

    “龙五,你这次表现很好!是好样的!这和建奴的血海深仇,咱们早晚都要报!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吧!放心!有的是建奴鞑子给你杀!”王瑞拍了拍龙五的肩道。

    “多谢公子赏识!小人以后就跟着公子了!”龙五又是感激又是兴奋地跪下说道。

    “哈哈!起来!龙五!以后要做本公子手下大将的,可不许再这么跪来跪去的!对了,你这个龙五的名字可不霸气,我给你一个字如何?就叫龙尽虏吧!”王瑞前世看书时,知道这古人都要取个字,便卖弄着道。

    其实呀,他却是不知道,这一般的泥腿子穷人,有啥字号?那是人家读书人的事!

    “尽虏,尽虏,杀菌虏!这个名字好!谢谢公子!”龙五听了后,高兴得眉开眼开。

    “饿了吧?快坐下来吃点东西吧!”马举看着王瑞表演完,微笑着向两人招呼道。

    王瑞坐下后看了看马举,突然放下刚拿起的马肉问道:“大哥!船找得怎么样了?”

    毕竟他的金手指没有了,是到了寻船离开的时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