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挺身而出
    气势汹汹杀奔过来的这支建奴军队,正是镶蓝旗甲喇额真库尔纳一行。

    一路追来的途中,他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寻思着打败这股强悍的汉狗后,好去向主子阿敏表功。如果能抓获那杀人无数的汉人怪物,肯定是轰动大金的大功一件。

    辽东的地势都颇为平坦,远远地看到王瑞等人的营地后,他大手一挥,喝道:“快,给我冲上去!杀光这群汉狗!”

    库尔纳看到王瑞的营地时,王瑞也看到了追杀过来的这股建奴兵。

    前一时空就热衷军事历史的王瑞,汽车后备厢里带了不少的军品,比如这高倍的望远镜就是其中之一。此时的他,正站在汽车顶上,拿着望远镜在对着这伙建奴仔细地观看。

    “他娘的!这次来的建奴还真不少!”王瑞一边眺望着建奴兵过来的方向,一边用周围人都听不到的声音低低地骂道。同时,心里也开始思索起应对的主意。

    进入他视线的这面镶蓝旗的甲喇额真大旗,明显比多格尼的牛录章京旗帜更大一些。

    而且,整个队伍行军的队列也更有次序和杀气。王瑞估计,肯定是更高级别的建奴头子带队前来攻击。

    以前的攻击,王瑞是没有后顾之忧的,只管猛打猛撞就可以。不过,现在的情形就大大地不同了。

    营中的这近两百号人,都是需要他指挥保护的。毕竟好手不敌四拳,他不禁暗暗有些担心。

    趁着建奴还没有到得近前,王瑞绕着自己的这个小营地走了一圈,再一次检查了防卫,同时也鼓励鼓励这些对建奴还有些惧怕的难民。至于能不能最终活命下来,就只有看这些人的勇气和运气了。

    同时,他也在心里寻思,这些建奴会采用些什么新的战术。既然这伙建奴现在才追过来,肯定对自己这边的情况有了更多的了解。再想打建奴一个出奇不意,肯定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一点后,王瑞决定先将车开出营地,以免车子冲出去后,营门成为一个明显的破绽。

    叫过陈铭吩咐了一番,王瑞这才将吉普车开出营地,他也不再将车熄火,就这么静静地等着。

    很快,库尔纳带领的建奴军队就行进到王瑞营地前面的一百二十多步开外。不过还好,这伙汉人也没有逃跑的意思,就是将多格尼吓得失魂落魄的庞大怪物,也并没有一下子猛打猛撞地直接冲上来。

    远远的看着前面的这个四四方方的“怪物”,库尔纳并不象多格尼那么害怕。因为他清晰地看到了坐在驾驶室的王瑞,也看到了营栅后面那些惊慌失措的汉人百姓。

    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让库尔纳觉得轻松和熟悉。

    说到底,不过是一个汉**控着一个奇怪的器具而已。库尔纳在心里很是轻蔑地想道。

    他拔出顺刀,指着王瑞吉普车的方向,大声命令道:“阿络格,乌力格,特克多,你们三人一人带三十人,同时从左中右三方发动攻击,我不相信这么多人还打不死这样一个‘怪物。你们都去告诉奴才们,这不是什么怪物,只是一个我们没有见过的奇怪东西而已,你们看,那里面就坐着一个年轻的汉狗!”

    三人远远一看,确实发现怪物肚子中坐在一个人影,就都一下子放松了许多。

    是人就好!只要是人,我大金勇士就能把他给灭了!

    三人当即点齐本队兵丁,所有人都全部跳下战马,以手持虎枪长刀的凶悍甲兵在前,后面再辅以善射的弓箭手,最后是自己亲领的巴牙喇压阵。

    “杀!杀汉狗!”库尔纳一声大吼后,三队人马踏着颇为整齐的步伐,一步步地向山上走来,气势颇为雄壮。

    久经战阵的悍勇气势,让身处车内的王瑞都有了一点点紧张。

    王瑞估计着建奴和自己的距离,他决定在建奴的弓箭手进入射程前便发起攻击。因为他身后的两百人可不是人人都有甲披的,之前缴获的盾牌等物也不是太多。

    如果让建奴有机会冲近放箭,就不知有多少难民会被射中。所以他必须提前发起攻击,以便更快更早地进入狂暴的辗压模式。

    在沉闷紧张的等待之中,三队建奴很快就进入了八十多步。

    “轰!”王瑞突然打开前车大灯,猛地一按喇叭,径直朝右边冲去。

    建奴前队之中,吃这四方怪物亏最多的格尼和塔克兰禁不住吓得猛一哆嗦。

    “放箭!”右队的特克多一声大喊,几十支羽箭一下子射到吉普车四周,车厢和车顶都发出砰砰当当的一通乱响。

    好在前排站满了建奴甲兵,和车子的距离还隔得有点远,抛射的弓箭又都是从天而落,除了扎出点点斑痕之外,对王瑞的吉普车并没有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王瑞很快冲到右边,将三个建奴兵直接撞翻,他再向左一转方向盘,又将几个建奴生生顶翻。

    转过来的车头正好对着建奴兵的前面三排,王瑞再一按喇叭,猛踩油门就横着冲了过去。建奴的血肉之躯,毕竟挡不住大排量吉普车强劲的机械力。一分钟之后,在前出攻击的建奴大队士兵的前面,就辗出了一条铺满残肢断臂的血肉之路。

    看着冲到右边的怪物,又在转身要攻击后面几排,库尔纳急忙大喊道:“勇士们,冲上去放箭!”

    虽然王瑞的车冲得极快,又将十多个建奴撞翻,但还是有十多个建奴冲了出去,嗖嗖地向着营地里射箭。营地里当即有七八个人被建奴的重箭射翻。

    这时,一个难题便摆在了王瑞的面前,是回身冲撞冲过去射箭的建奴,还是对当面的建奴发起攻击?王瑞突然愣了好几秒钟。

    离汽车较近的几个建奴随即冲了过来,对着车身就是一通刀砍斧劈,击打得车身砰砰直响。巨大的响声使王瑞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他一打方向盘便向前面射箭的建奴冲了过去。

    几个冲刺之后,除了逃回大队的几个弓箭手,冲出去的建奴全部都被撞死了。

    快速出现的惨烈场景,将所有的建奴都吓得目瞪口呆,不过也激发出了另外一部分建奴的凶性来。身经百战的库尔纳无疑是后面这些人中的一员,他拔出顺刀恶狠狠地下令道:“全部给我向前冲!冲进汉狗营地去s退者斩!”

    这时这些建奴的实战经验顿时发生了作用,听到命令的所有建奴都开始条件反射般地拼命往前猛冲。

    妈的,这是蚁多咬死象的节奏啊!

    刚刚才生生干掉他们六十多人,少说都有这伙建奴的两成多,他们居然还没有崩溃,还能不管不顾地向前冲来。王瑞不由得感叹:这个时代的建奴蛮兵确实是颇为凶悍!

    不过王瑞也很快做出了决断:建奴一齐冲来,自已没办法全部阻拦,挡了左边,挡不住右边。既然如此,老子干脆就不拦!你冲你的,我冲我的!

    至于营地,就只求陈铭徐福等人自己坚持一会儿了。

    王瑞在脑海中飞快地计算了一下时间,建奴冲到营栅前,自己是有可能撞倒建奴中军大旗再折转回来的。

    说干就干!王瑞猛踩油门,对着库尔纳的中军大旗就冲了过去。

    车身几吨的自重,再加上汽车冲刺时的冲力,轻易而举地便将挡在面前的二十多个建奴撞开,堪堪撞到库尔纳的面前,才因为车轮下建奴死马尸体的阻挡停了下来。

    “去死!”库尔纳也被这怪物强悍的攻击力激发出了决死的勇气,他猛举顺刀死命向车头劈来,一刀便将汽车前盖劈得凹了下去。

    王瑞见他不逃,心里大安,只要能把这个建奴的指挥官干掉了,其它建奴便就再也不足为患。

    他飞快地转动方向盘,越过车轮下的建奴死尸,猛地向库尔纳撞去,直接将库尔纳连人带马一起撞翻。连带着身边的几个亲信巴牙喇也被挤倒在地。

    王瑞也不能现在就下车去看,他想起学车时的倒车入库,赶紧飞快地温习了一遍。

    后世倒车入库的难学路线,此时造成了死亡一片,库尔纳和身边的巴牙喇都被撞死撞翻。

    又一次目睹了怪物杀人的多格尼和塔克兰,当即吓得失魂丧魄,急忙调转马头就往回跑。一边跑,他们还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喊:“快跑呀!快跑呀!库尔纳主子被怪物杀死了!”

    王瑞并不追赶逃跑的建奴,他手脚飞快地转动方向盘,要赶回自己的营门外增援。

    刚才冲在最前面的建奴,此时已经接近王瑞布置的简易营栅,陈铭等人正手持长枪和冲上来的建奴兵对刺对砍。

    但是这些没有经过战阵和训练的农民,作起战来,就是不能和经常打打杀杀的建奴兵可比。几个回合下来,难民营这边就有五六人被建奴刺死刺翻。

    不过,好在王瑞组织难民提前构建了壕沟和胸墙,而且营内的位置又更高,难民这边有地利优势,砍杀起来更为方便,才堪堪将建奴们抵挡在营外。

    由于建奴都拥到营门这边来,陈铭徐福等参过战的伍长也都拥到这里来抵挡。双方在营门口拼了死命砍杀,建奴想要冲进去,里面的难民青壮则在陈铭等人的组织下,凭着血气之勇和这些凶悍的建奴兵们厮杀。

    时间一久,难民青壮和建奴战兵的战斗能力就区别出了高低来。营门口虽然只有七八个建奴,却还是将陈铭等十多人几乎快要逼到崩溃,一时间险象丛生。

    比如靠营门右边的栅栏,便被一个建奴巴牙喇撞开,有几个建奴兵便要跟着冲了进来。“建奴来了!”,“快跑呀!”挨着这一段的人恨不得赶紧有多远躲多远,有些人一边撒着腿逃跑还一边惊恐地大叫大喊。

    “跟我来,杀了这个建奴!”眼看就要让几个建奴攻进营栅时,一个年轻男子突然手持长枪挺身而出,将手中的长枪猛力一刺,正中冲进壕沟里的这个建奴左肩。

    这个建奴巴牙喇极为强悍,他左手抓住矛尖,右手用力一刀猛砍,想要将这男子的长枪砍断。好在这长枪的套头极长,虽然砍得火星直闪,却并没有能把长枪砍断。

    不过,这个建奴拼了命砍在长枪上的大力,还是差点让年轻男子的长枪从手中滑落。

    这个叫龙五的汉子忍着虎口的剧痛,猛地抽回长枪,随即又向这个巴牙喇的胸口猛力刺来。在壕沟里的巴牙喇躲闪极不方便,正好被龙五刺中小腹,居高临下的强大冲力刚好把他的小腹刺穿。看到又有几个建奴冲了进来,龙五赶紧转动长枪,想把长枪收了回来应战。一转之下,带了这个巴牙喇好几根肠子出来,这个建奴身子踉跄着一软,缓缓地倒在了壕沟里。

    “大家快过来s面是山崖,我们跑不掉!快来把这些建奴挡住!”龙五拼命地大喊了起来。几个胆气大些的年轻汉子受到了感染,也拿着刀枪冲了上来,和壕沟里的建奴死命对砍。

    “别怕!我就杀了一个巴牙喇!”龙五满脸通红地兴奋叫喊着,一边发泄杀人之后的兴奋,一边也给同伴打气。更多的难民听到没有了退路,也都拿着刀枪冲了过来。

    正在危急的关头,营门口突然传来徐福等人的大喊:“建奴败了!”,“建奴的大官被公子杀死了!”,“乡亲们!快上来杀建奴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