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一路捡漏
    次日卯时,一百多人的难民队伍便在王瑞等人的带领之下向北汛口进发。

    不过他们这伙难民可是超级豪华版的。建奴两个牛录战兵的物资武器,有一多半都归了他们。兵器盔甲七十多套,战马九十多匹,衣服棉被两百多件,还有肉干大饼盐巴等各类食物。

    当然,这都是大家眼睛可以看到的。大家不知道的是,马举陈铭两人牵着的那几匹大马上还有黄金白银近三千多两。

    大家看着近百匹马儿身上鼓鼓囊囊的一个个布包,很多人都时不时的忍不住想要发笑。有了这么多的物资,大伙儿跟着王公子找个地方,也能过上好日子了。

    虽然大家心情轻松,但是王瑞和马举却很是紧张。带着这么多的物资转场,就好比一个孩童抱着金砖在大街上乱跑,莫说让建奴追上,就是遇到东江的军队都不好办。

    东江这帮人可不是好相与的。王瑞用脚趾都可以想象到,逃到东江的难民,有几个没有被他们盘剥过的?

    如果有东江军冲上来抢东西,是不是还是开了吉普车直接冲将上去?王瑞在心里反复地问着自己。却一直心情复杂,找不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不过南去的路还算顺利,走了一日,就过了复州。

    一路上又收拢了几十个逃民,王瑞马举熟练地将他们又编进以前老的行伍。而且还从昨天到来的老难民中选出几人来,担任新的小队什长。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人是非常纯朴忠厚的。在得到王瑞发放的食物和衣物后,后来的逃民也很快地融入了团队里。

    他们在辽东家乡时,日日受到建奴残忍的剥削,别说吃肉,野菜杂粮都从来没有吃饱过。

    现在遇到王瑞这个“败家子”,大块大块的马肉,放足了盐,让大家敞开了肚子造。很多人口中吃着肉,眼睛中满是感激的泪水。

    第二日,王瑞一行再次又收拢了几十个难民。一通折腾一路捡漏后,总算在天黑前的申时末走到了北汛口。

    到达北汛口海边后,王瑞和马举骑着马四处查看,找了两刻多钟,才确定了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作为队伍的宿营地。

    虽然大家对两人这次确定宿营地的折腾很是不解,不过这一通看似不必要的折腾,还真的就在次日救了大家的命。

    这不,镶蓝旗的甲喇额真库尔纳,现在正阴着脸看着王瑞等人前日的宿营地。

    前日晚间午夜时分,库尔纳正在摧残一个抢来的汉人女子,一个亲卫跑到外面报告,说是多格尼打了败仗回来了。正在兴头上的库尔纳随口问了一句:“这个狗奴才!打了什么败仗?和东**打,能打出多大一个败仗?”

    “主子!他只剩了几十个人回来9说正白旗克宁拉那个牛录的营地,都被什么怪物冲破了,正白旗也死了很多人!”门外的亲卫回答道。

    “啊!我大金的勇士,就这样被他带去把命丢了?狗奴才,气死我了!”库尔纳一声大骂,顺手抄起床头的顺刀,对着全身**的汉女就是几刀。

    这个可怜的女子当即倒在血泊里,库尔纳还不解气,又是一脚将尸体踢到地上。

    如果王瑞在此看到这个惨象,他肯定会安慰自己,这女人肯定是一个天天做着白日梦,想穿越成建奴鞑子女人的傻比清穿女!

    看着**着上身,手中还拿着滴血顺刀的库尔纳,多格尼心中很是害怕。他匍伏着过去,抱着库尔纳的大腿,声泪俱下地哭着讲述了他遇到怪物的经过。

    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库尔纳并没有对他又打又骂。他只是静静的听着,时不时还问上一句,问完后就沉默不语。

    多格尼没想到库尔纳是这个反应,偷偷瞄了他几眼,心道:这主子就是主子!你看人家这处理事情的方式,就是高过自己!

    次日巳时,又有巴牙喇来向库尔纳报告,说是正白旗克宁拉整个牛录都被一个怪物和一帮汉狗整没了。

    库尔纳将多格尼的话,和几个巴牙喇的话一对照,最后确定多格尼并没有说假话。

    不过,他却不相信有什么刀枪不入的怪物,只是觉得多格尼等人指挥得有问题。他相信如果换了自己去指挥,结果肯定会不一样。

    所以,他立马就带上三百多人的建奴兵,还带上多格尼和塔克兰这两个和怪物碰过几次照面的见证人,一路观察一路追赶过来。

    经过一番探查,他终于确定,这个怪物还是有弱点的。首先就是,它只能撞人压人,刺在它身上虽然没事,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刺到过它的脚和腿。如果能刺到他的腿呢?它还能不能再跑?

    而且大家都在讲这个怪物如何如何的厉害,那跟着它的这帮难民呢?如果我让勇士们攻击这些难民呢,它会不会去救?

    还有,塔克兰说,好象看到怪物中坐着一个汉狗,会不会这个怪物只是一个奇妙的器物呢?汉狗们不是爱搞这些花里唿哨的奇技淫巧吗?

    不过,库尔纳从来就不会感到害怕,在满洲铁骑面前,汉狗那些花花招式啥时候真正起到过作用?

    “明天跑快点,就能追上这些汉狗了!到时主子我教教你们如何打仗!”库尔纳轻蔑地瞄了一眼多格尼等人,很是自负地说道。

    “是,是,是!主子高明!”多格尼点头哈腰地奉承着。不过,他脸色却是变得惨白,心中嘀咕道:主子也,你惹谁不好?偏偏要去惹那刀枪不入的怪物和那帮不要命的汉狗!

    此时他们又恨又怕的几个汉狗,正坐在一起讨论何去何从。“二弟,我们干吗不去投东江军?有了这些建奴首级和缴获的物资,至少可以给二弟弄个参将当当!”马举兴奋地说道。

    陈铭听马举如此一说,也是两眼发光:二哥如果当官了,还能少了咱?

    “哎!大哥呀!东江可去不得!东江这帮人都是自成体系的。我们插队进去,送去再多的物资和首级,也不过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来的。到时别好处没有捞到,还被这帮人给算计了!大哥,你再想想,这东江,除了占了些小岛,还有什么大的地方?没有一个广阔的腹地,人力物力得不到补充,便能坚持多久?”王瑞苦口婆心地解说道。

    “听二弟这么讲,还是到登莱更好!不过,这渡海的船可难找?我们这里快两百多人了,到哪里去找这么多船来运呢?”马举想了想又问道。

    “所以我才和大哥商量嘛,大哥能不能明天带几个机灵点的小子出去?就是找找船去!不过不是去找东江军,找海商,找水师的都行。买路钱要付,但不用付得太高,以免引起对方的贪婪之心!”王瑞脸上露出自信而又优雅的微笑。

    “反正我都听二哥大哥的!你们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才懒得动脑经。”陈铭大大咧咧地说道。

    “哈哈,你这小子!”马举一听乐了,随手往他脑袋上一敲:“猪就不爱动脑经!睡觉”!

    一夜无事,第二日,马举便带上张二李天昊两人,往北汛口的东江军军堡而去。

    而王瑞王大公子,则指挥着这近两百人的难民,开始修建壕沟胸墙。因为他昨晚就知道,吉普车已经没有多少油了。如果再遇建奴,就只有用备用箱里的油能够支撑了!

    不过,一干难民都不太理解,特别是那些新加入的难民更是不解。这都到东江地界了,还用得着这么紧张吗?但是,王瑞却没时间去一一说明,只是很细致地要求下面的什长队长执行下去。

    王瑞根据三面面崖,一面临路的地形,重点在面路这边进行了布防。除了在营外挖了一条壕沟,还在营内栅栏处又挖了一条壕沟,并且将挖出来的泥土在营内堆出一个很高的胸墙。

    不过,营门口他却让人弄得格外平整。不但将树木杂草全部砍倒搬开,连大一点的乱石枯木也都被王瑞让人一一搬开。

    他这一折腾,大家都不明白,这哪里是要布防,这是方便建奴来攻打自己吧?只是,现在这王公子是大家的衣食父母,也没有谁敢来置疑。

    不过,生活中的事情就是这样:好的不灵,坏的灵!眼尖的陈铭突然指着北面的天际大喊道:“不好,建奴真的来了!”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条黑线远远地向着这边漫延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