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何去何从
    “两个女子!”陈铭抓着脑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出息!两个女子你就没办法了?”王瑞从车窗里伸出手来,拍着陈铭的脑袋笑着说道。然后,只好下车翻身上了陈铭的马,和陈铭一起往队伍前面跑去。

    只见前面的大路边上,站着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虽然头发零乱,衣服也被荆棘和树枝划破,脸上满是泥土和哭痕,但这一切却掩盖不了她们阿娜的身姿和俏丽的面容。

    呵呵,怪不得陈铭一下子变傻了,不知道如何应对了!看来这美丽的女孩是老虎啊!王瑞在心里笑道。

    “公子,求求你们!带我们一起走吧!”,“带我们走吧!只要不是建奴的地方,去哪里都好!”两个女孩儿叽叽喳喳地恳求道。

    建奴的地方?王瑞一听这话,没来由的有气。后世有满遗就常这样宣传,说东北几省是建奴带来的嫁妆。却不知我大汉早秦汉时,便已于此设立县郡。

    “胡说八道!”王瑞突然愤怒地打断了她们的话。把身旁的陈铭等人都吓了一大跳。

    “这辽东之地,几千年来,就是我汉家之地,何时成了它建奴野人的地方?待某来日收复河山,定要将这满洲鞑子尽数族灭!”王瑞接着又恨恨地补充道。

    两女看到王瑞本来英气逼人的面容,突然之间变成十分狰狞,吓得都不敢再说话。不过,他身边的青壮们听了,却是满腔激情。

    复我大汉河山,族灭建奴鞑子!正是我辈男儿气慨!

    “复我河山,族灭建奴!”陈铭和身边的几个青壮都跟着大声的呐喊起来。

    待众人话落,王瑞这才笑着说道:“两位姑娘别怕!我们也是汉人,正是来解救各位受建奴迫害的汉家儿女的。让我猜猜吧!你们当中,一定有一个姑娘叫小芳?对不对?”

    “对,对,对!姐姐就叫小芳!你怎么知道的?”其中一个活泼的女子瞪大了眼睛,指着另一个文静的女子说道。

    “哈哈!因为我未卜先知的本事!小芳,对!找的就是小芳!你们跟我走吧!到了之后,给你们一个惊喜!”王瑞笑着说完,就回头往吉普车走去。

    “公子,公子,就让我们这样走路去吗?”活泼的少女嘟着嘴在王瑞身后抱怨道。

    “三弟,腾一匹马给她们!”王瑞摇头笑笑,想不到这明代也有野蛮女友!哦,是野蛮女子!

    一个时辰之后,一直焦急地守在营门口的马举,远远地看着王瑞一行人打着长长的火把回来,急忙吩咐守在简易营地外的青壮去把众人全部叫醒。

    等到王瑞等人进入营地,看着一匹匹缴获的战马,还有大包小包的东西,所有的人都变得欢天喜地,整个营地里一片欢腾!

    “二弟,辛苦了!”马举上前拉着王瑞的手慰问道。他又看看满是刺痕的吉普车说道:“这麒麟瑞兽,可是又受伤了不少!”

    王瑞刚才下车时看了油表,发觉最多只能再跑七八十公里的路程了,便面带伤心地说道:“大哥,这瑞兽阳寿快尽了!我下山时,师尊便有言,它当受此一劫!只是,我们要另寻去处了!”

    “哎n去何从呢?”马举也思索了起来。

    两人正在说话间,后来救下的活泼少女突然冲到王瑞面前:“公子!你说的惊喜呢?在哪里?”

    “哈哈!大哥,你看,我把这一碴给忘了!老秀才呢?”王瑞问道。

    “哦,还真没有注意到呢。走,去找找!”马举回道,便会同几人四处去寻找。去

    不过现在马匹很多,众人又在忙着搬运东西,场面颇为混乱,一时还真找不到老秀才去哪了。

    此时的老秀才也正在一众救回来的女子之中寻找,找他那宝贝的小芳。他挨着看遍了所有的女子,却不见自已的女儿在这里,又问了众女子,也没有人说看到。

    失望之余,他伤心欲绝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哭喊道:“小芳!芳儿!你去哪里了?我可怜的孩子呀!”

    众人看他在这里哭得可怜,都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可怜呀!”,“该死的建奴作孽呀!”

    大家正说得欢,王瑞和马举带了两个女子寻了过来。两人看这里围了一圈人,便分开众人走了进来。

    王瑞见正是自己要找的老秀才,便拉起李老秀才说道:“老先生,你看看,这是谁来了?”

    众人顺着王瑞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满脸泪痕的俊俏姑娘站在后方,看到李老秀才便一下子冲了过来,抱着老秀才哭喊道:“爹爹!女儿回来了!”

    “小芳呀!我可怜的闺女呀!总算把你盼回来了!”李老秀才抱着小芳老泪纵横地哭喊道。

    父女两人劫后重逢,哭得分外厉害,也不知是喜悦还是伤心。周围的人也感动得落下了眼泪。

    王瑞也不说话,静静地看着两父女哭抱在一起,讲述着分开后的情形。

    两人哭了小半晌,这才想起王瑞这个救命恩人来。父女两人跪到王瑞面前磕头道:“多谢公子大恩大德!小老儿父女从此定当衔环结草以报!”

    哦,不是以身相许吗?王瑞在心理笑道,看来后世傻比导演胡乱拍的电影电视,真他娘的害死人!

    不过他心里在嘀咕,手上的动作却不慢,有力的大手一把就把李老秀才拉了起来:“老先生切莫这样!你忘了我去救人时讲的话了吗?我大汉人丁兴旺,却没有一个是多余的!救护汉家儿女,正是我辈男儿使命!”

    “如此,如何是好?”老秀才喏喏地说道。他这读书人讲究恩义铭于心,必思其报,便想着如何报答王瑞。

    “很好办!我写个教材,老先生帮我教授这些孩童可好?”王瑞满脸微笑地说道。

    “公子高义!但有所命,学生岂敢不从!”老秀才拱身一礼应道。好呀!能教习这些孩子学习圣人之言,岂不善哉!

    “好!”,“好呀!”,“公子仁义!”周围在场的人听王瑞说还要让这老秀才教孩子们读书识字,都跟着叫起好来。

    这王公子,不但给大家吃的穿的,还要请人教孩童们启蒙识字,真真是太仁义了!

    众人散去,安排好物资堆放后,马举吩咐拿出煮好的马肉,让所有的人又美美地吃了一顿大餐。刚好有搜到建奴的几罐酒,马举便给每人分了一小碗。现在也没有军规军纪,王瑞便由着大家畅快去。

    一时间间营地里,马肉飘香,碗中美酒荡漾,大家开心地享受着胜利的喜悦。

    不过王瑞的情绪却不太高,不为别的什么,只因为吉普车快没油了,再有大股的建奴到来,王瑞就不知道如何去应付了!所以,得在油料用完前将所有人带上船出海。

    至于说在没有吉普车这个金手指助力的情况下,带了这帮不久前还是农夫的人,现在去和建奴干仗?王瑞可是想都不敢想。得了吧,别扯蛋了!

    “大哥!在哪里可以找到船?”王瑞问马举道。

    马举认真回想了自己少年时跟着经商的大伯游历时的情形,半晌才试着说道:“穿过复州,到了北汛口,对面就是长生岛了。听说经常有海船到长生岛,在北汛口应该就可以找到船了。哪怕找不到船,也可以扎了木筏漂去长生岛!”

    听马举这么一说,王瑞紧皱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坚定地笑着说道:“那好!我们明天就去北汛口!去北汛口找船,设法渡辽海去登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