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众里寻她
    “走!都跟老子看看去!老子还就真不信这个邪!”克宁拉恶狠狠地说完,便叫了亲信的五个巴牙喇,骑上马便向营门口冲去。

    建奴自从在萨尔浒之战中,全歼大明川兵浙兵两只精兵后,就变得更加骄横不已。到现今,更是从来不把明军放在眼里。

    虽说这边的东江军还颇有战力,但是武器装备都很差的东江军,在面对建奴时,从来都是被压着打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建奴的营寨扎得很是简易,营门口也没有壕沟,直接就是一片平地。

    在这辽东之地,从来都是建奴打明军,杀汉人,他们才不相信,会有不要命的敢上门挑衅。

    带着三十多个青壮冲到建奴营门口的王瑞,也是很感意外:怎么这营地也没个壕沟?而且,这栅栏也是稀稀拉拉的c象随手一推,便会倒下。

    不过,王瑞很快就想明白:现在在这辽东,都是建奴在压着明军打,那有明军敢来偷营的?不然,他们才不会这样的大意。

    不过,这样的场景,却让王瑞兴奋不已,开着车直楞楞地冲进去即可。他兴奋地嗷嗷乱叫着,就象读书期间打蓝球时进场那样,猛地踩下油门一头扎了进去。

    简易的营门木栅被撞得木屑乱飞,门后的几个建奴从未见过这样一个力大无穷的怪物,一时躲闪不及,当场被撞死在地。

    “跟着公子往前冲,千万不要散开!遇到建奴,就给我往死里砍!”紧跟在王瑞车后的陈铭指挥道。

    惊惧不已的建奴被王瑞的吉普车撞了一地,又被陈铭带着一帮青壮一通胡砍。从营门往内,建奴血淋淋的尸体很快就倒了一地。

    王瑞开着车快冲到中军大帐时,刚好和克宁拉带着的五个巴牙喇撞上。

    此时天色已经微黑,吉普车的大灯便显得格外雪亮,这让从未见过汽车的建奴兵们都惊恐不已。克宁拉身后的五个巴牙喇也是一样,这个眼冒亮光的庞然大物让他们很是害怕。

    “嘀嘀,嘀嘀嘀!”王瑞按着喇叭,跟这帮愚昧无知的建奴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象是一个调皮的孩童在走着“之”字型。当然,这仅仅是表象而已,王瑞以这样的行驶路线开车其实是颇有深意的。

    他这样开着车,既不用和建奴的虎枪矛头对撞,还可以出其意料地将这些凶悍的建奴用车身撞倒别倒。同时,自己的攻击面也扩大了不少。而且这样,还能有效地保护身后的陈铭等几十骑人。

    不过,事实证明王瑞真的是想多了。他这次遇到的可是愚昧无知的克宁拉。无知者无畏嘛!王瑞的车身别过来时,他也不躲闪,大喊一声:“刺!”

    几只虎枪的精铁枪头瞬间扎在车厢上,当当地暴响。汽车车身的机械转动力,再加上建奴枪头的反作用力,直接便将这四五个建奴顶倒在地上。其中两个建奴还直接被巨大的车轮辗在腰上。

    克宁拉刚要坐起,又被倒回来的车身撞倒了。他倒霉地被辗在车轮之下,肠子鲜血都被压了出来,死得不能再死了!

    “怪物把主子杀死了!快跑呀!”不远处一个建奴见此情形,拼命地边跑边叫。

    一些机灵的建奴也跟着加入逃跑的行列里。更有不少人趁乱要抢东西,也有人跑着要去抢马,建奴营中一片混乱。

    “哈哈,这些狗建奴,就象猪一样!死到临头还不知道跑!给我杀!”陈铭带着大家跟在车后杀了不少建奴,对建奴早已不再害怕,他哈哈地笑骂着,领着兄弟们继续冲杀。

    十分钟的时间还不到,王瑞便带着兄弟们将建奴的营地冲了个对穿。他也不管那些零星逃走的建奴,又带着陈铭等人开始绕着营地攻击。

    当然,发现拴马的地方,王瑞首先便驾车冲了过去。将建奴挡在营地里,不让他们骑马逃跑,才能给这伙建奴予最大的杀伤。

    这伙建奴的营地是建在平地上的,里面更没什么工事,加之现在又是夏季,不过就是各自搭个帐蓬而已。所以,这样的设置,就给王瑞等人的攻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王瑞只要看到有帐蓬,就直接辗将上去。看到人多的地方,就一踩油门冲去。

    当然,也还是有少数象克宁拉那样的傻比,拿了刀枪弓箭对着王瑞开的这防弹车展开攻击。

    只不过这些攻击,除了给王瑞的车身增添了无数破痕外,并不能真正地阻挡这钢铁怪兽的前进。

    遇到这些愚蠢凶残,还敢出来抵挡的建奴,王瑞每次都分外兴奋。他灵活地转动着方向盘,狂暴地将这些野蛮人一一辗成了肉饼。

    见到如此惨景之后,所有的建奴都被吓得胆战心惊,大呼小叫着拼命地要逃出这血腥恐怖的死亡之地。

    当然,对刀枪不入的杀人怪物的恐惧,可是不分汉人还是满州野人的,一干包衣阿哈也跟着四散逃去。以王瑞前世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历史知识,他当然不会认为这营地里就只是建奴。不过,现在可不是分辨清楚的时候,只能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走一个”!

    建奴如野猪,杀一个就少一个。包衣阿哈,也是在为建奴干活的,他们间接壮大了建奴的力量。

    所以,出发前,王瑞就作出了安排:冲进建奴营地后,所有人跟在他驾驶的“天降吉虎”身后作战。凡是遇到男丁,都一录诛杀!

    王瑞开着这个钢铁怪兽在建奴营地里冲撞了几圈,营地里便再也没有活着的建奴,只留下十多名女子,呆如木鸡般的吓得瘫倒在原地。

    等到将所有受了伤还活着的建奴和包衣阿哈全部绑了起来之后,王瑞这才叫陈铭将所有的女子带了过来。

    他面带微笑,耐心和大家解说了事情的原委。这些女人终于不再害怕,有好几个女子听说是汉家的儿郎好汉前来相救,更是高兴得流下泪来。

    不过,这些女子之中却并没有一个姑娘叫小芳。正在迟疑间,有个女子报告说大帐里今天新抓了个少女回来。

    “哦,把这里给忘了!”王瑞笑着道。他刚才带着大家冲了个对穿,然后又穿插着冲了几圈,中间的大帐却被大家选择性的遗忘了。

    而且这古人的思想,都认为中间大帐里有好东西,自然是要等到王瑞去缴获的。

    王瑞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走进克宁拉的大帐,细细搜查一番后,却没有找到什么女子姑娘。

    不过收获却是不少,光金银珠宝搜出来的至少就不止一千多两,还有一些带血的金银首钸。当然,毫无疑问,这些东西肯定也是打杀了无数汉人村庄抢夺而来的。

    王瑞想起后世那些炫富的野猪皮子孙,真想对着她们的脸大吼一声:“我呸!”

    夜空中繁星点点,天色已晚。

    虽然以这个时代的消息传播速度,不可能再有其它建奴会赶过来,但王瑞还是有些担心马举等在集结地的同伴安全。他最后决定还是连夜打了火把回去。

    在王瑞陈铭的组织之下,众人点起火把迅速打扫了战场,。

    除了金银等物交给王瑞放在车上,陈铭还把他认为值钱的有用东西都绑在马匹身之上。看到这个情形,王瑞忍不住都担心:这么多东西,会不会把战马给压坏了。

    不过他们的运气很好,王瑞等人冲进营地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所以大部分的马匹都没有走散。因此缴获的战马很是不少,加上他们骑来的三十多匹,总计有九十多匹,每一匹马身上都被装得满满当当。

    临走前,王瑞又让众人将这些建奴和包衣的脑袋全砍了,顺便再找找这个叫小芳的姑娘。

    砍首级时,终于有青壮不适。其中有七八个人更是吐得脸色惨白,陈铭徐福等几个伍长指着他们一通暴骂:“他娘的!你们这点出息!”

    王瑞也不去管他们,团队要成长,就要让下属去学习,去磨砺。比如现在这种骂人,其实也是一种变相的提高团队凝聚力的方法。

    陈铭等人又折腾了一刻多钟,可是除了砍下百多颗建奴脑袋,还是没能把那叫小芳的姑娘找回来。

    整个营地,除了一个乱跑被马踏死的妇女外,就再也没有一个女人尸体了。

    所以,这些能活下来的女子个个都是很有运气的。只不过,王瑞出来时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将小芳带回去的想法却就落空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救谁不是救呢?只要是我汉家儿女,每一个人都是值得花大力气去营救的!

    “徐哥儿,杀得痛快呀!”,“我杀了三个了!”众人兴高采烈地说着自己刚才杀虏的事情。

    看着自己手下这些兴奋的儿郎,王瑞大声地说道:“弟兄们!你们都是好样的!虽然没有救到李小芳,但是也救到了这么多的汉家姐妹!大汉人数虽多,但没有一个是多余的。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功劳的x去后,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一两银子的作战津贴!”

    “多谢公子!公子威武!”陈铭带头叫喊道。其余的三十多人也跟着叫喊起来。娘也,跟着公子出来杀建奴,居然还有银子可拿!一个个的都乐得眉开眼笑。

    “好!现在陈铭这一队打头,我和徐福这一队断后。出发!”王瑞大声地命令道。

    看着队伍鱼贯而出之后,王瑞突然想起自已上大学时流行的一首民谣: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

    不过,断后的王瑞刚离开建奴营地二十多米不到,队伍打头的陈铭却突然骑马从前面冲了回来:“二哥,我们被拦住了!”

    王瑞一惊:“还有谁敢来拦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