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乱世重典
    多格尼正白旗的这支人马,正是永宁这一片人数最多的一支建奴军队。他们受到了几乎全军覆灭的重创后,这一片便几乎没有什么建奴再出来活动了。

    如此情形,倒是为回去寻找同伴的徐福朱磊两人提供了方便,他们一路回去得很是顺利。小半个时辰不到,他们就寻到了一路逃难的同伴们的躲藏地。

    “啾啾!啁啾!唧啾!”徐福摘了片树叶,吹出一串鸟叫声。这是他们出发前和等在这里的同伴们约好的暗号声。

    “啾啾!啾唧!啾唧!”树林里也传来一阵鸟叫声,正是留守警戒的人发现了两人回来。

    “磊哥儿,福哥儿,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回来了?”做哨卫的人有点不解地问道。

    “原来是龙老五!给我们找个地方把马藏好!我会给大家说的。”徐福一边叫这人给自己拴马,一边和朱磊走了进去。

    两人回到藏身地,立即就和十多个在人群中颇有威望的同伴,说了出去探路的情况。

    当众人听到其它十来个探路的人又被建奴杀掉了,都伤心感叹不已。这些该死的建奴,杀起汉人来,可是一点也不会手软的。早上出去时还活生生的年轻后生,一去之后便再也不能回来。

    等众人七嘴八舌地感叹完,徐福两人又详细地将和王瑞等三人相遇的情形说了出来。

    众人听了后,都眼睛瞪得溜圆,完全是一副听到天方夜谭的样子。有性急的人当即便说道:“你二人是不是投了鞑子,跑回来编了这些不着调的假话诓骗大家?”

    “你这说的什么话?就假定我们是投了鞑子,是跑回来诓骗大家。不过,老少爷们,你们自个儿说说,这天杀的鞑子还舍得让我们一人骑一匹这么好的马回来?这建奴鞑子啥时把咱汉人当人看了?莫说一匹马,在建奴鞑子眼中,我等汉人连一头羊都不如吧?”徐福生气地说道。

    “是呀!”,“是呀,建奴鞑子才不会让你们骑着马跑回来!”有些明事理的人开始附和道。因为这徐福确实说得有理:建奴对汉人可是凶残得紧,也是万般防备的,断断不会就这样让两人骑了马回来。

    “不过,徐哥儿,朱哥儿,你们讲的,我怎么听着都觉得不可能啊!这大明八万十万的大军都打没了,也没听说取得这么大的胜利啊!”有头脑清醒的人又分析道。

    “哎,看来是跟你们说不明白了!我们就是讲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了!对吧?”朱磊无可奈何地说道。

    “要不,你们两人留一个在这里,另一个人带几个人回去那里看看?”一个叫张二的机灵鬼出着主意道。

    “好吧,虽然耽搁时间,要放以前,还真担心路上遇着建奴。不过今天不用怕,这个周边最大的这一股建奴,都被王公子骑着‘天降吉虎’消灭得差不多了!也就是耽搁一点时间而已。”徐福神色轻松地说道。

    “那徐哥就留下吧,我们几个人跟着朱哥儿去看看!”张二冲着几个人使了个眼色。

    “好,好!”几个强壮的汉子一边应着,一边不动声色地将徐福围在了中间。

    徐福当然明白大家的意思,这是要把自己当作人质啊!

    不过,他也光棍,大大咧咧地往地上一坐,拿出一个打扫战场时偷藏的大饼,一边啃一边对朱磊说道:“朱哥儿,那你只好幸苦你一个了。你就带他们两三个人去看看吧!”

    是啊,眼见为实嘛。众人商量一番之后,便选出张二和另外一个叫李天昊的机灵鬼,和朱磊一起去看个究竟。

    “好嘞!走啦!”朱磊一甩马鞭,三人分骑着两匹马,高高兴兴地就跑去探查现场去了。

    等到三人赶到王瑞等人的集结地时,这三兄弟才刚砍完建奴脑袋,正坐在吉普车旁大吃大喝呢。

    他们旁边扔满了血淋淋的建奴脑袋,就象烂西瓜式的堆了一地,仿佛后世的摊贩在进行西瓜大甩卖!

    见到朱磊带着两个人回来,聪明的王瑞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过,他也不点破,很是豪爽地招呼几人坐下:“来,来,来!都饿了吧?来吃点东西!”

    朱磊一路回来还算好了,他帮着打扫战场时,什么血淋淋的场景都看过了。张二李天昊两人一路过来,可就惊得脸色惨白了。

    两人先是看到路边那些乱七八糟的无头尸体,现在又看到一大堆烂西瓜一样的建奴脑袋。他们能不晕血呕吐,就算不错的了,哪里还吃得下东西?

    朱磊人在前面,所以就先坐了下来。正要解释一下,王瑞却抬手止住了他,笑着说道:“两位兄弟来了正好,正好帮学生看看,这些是不是真正的建奴脑袋?”

    马举陈铭两人听了,也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张二和李天昊的表现,倒很让王瑞意外。他们也不多说什么,冲王瑞微微一拱手,便小心翼翼地走到那堆建奴脑袋面前,围着这堆“烂西瓜”观看。胆大的李天昊还拿起一个建奴脑袋,翻来覆去地细细的查看。

    两人看完之后,突然一齐走到王瑞等三人面前跪下,李天昊哭着拜道:“多谢公子!公子威武!公子杀了这许多的建奴,也算是帮乡亲们报了仇!我等愿意追随公子,只要能灭杀这些建奴,小人就是死了也在所不辞!”

    张二也哭着说道:“小人也愿意跟随公子去杀建奴,还望公子成全!”

    “都起来,都起来!想杀建奴的人我都喜欢。来,来!现在吃得下东西了吧!吃点东西再回去。”王瑞满脸高兴地说道。

    等两人吃完,王瑞又叫陈铭给了他们三人三匹马,叮嘱他们快去快回。三人兴冲冲地骑马走了。

    “二弟!这么多人来了,可怎么办?”马举有点担心地问道。

    “好办!把他们组织起来!”王瑞自信地笑着说道。

    他知道我大汉民族从来就不缺少血性,也从来不缺少英雄好汉,只是当权者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势,千方百计的想把这个坚韧的民族打散而已。

    只要有人把他们组织起来,引领起来,他们就是跟随骠骑将军远征漠北的铁骑,就是称雄西域的安西军!

    堪堪等了两个时辰,王瑞甚至还打着呼噜好好的在车上睡了一觉,徐福朱磊等人才带着一百多个逃难的汉民,拖娃带崽地走了过来。

    这一百多人中有六七十个青壮年,四五十个青壮妇女,还有十多个半大孝,老人就很少,廖廖无几的四五个人而已。

    王瑞只是略略一看,心里便明白,这艰难的逃亡之路就是一次残酷的生存筛选。生存力坚韧的人,才有活下来的希望。哎!明末的辽东大地,我汉民的苦难何日不在上演?

    看到这些衣衫破烂,饿得有气无力的难民后,王瑞心中充满了怜悯,决定先将衣物吃食分一点给大家。

    徐福,朱磊,张二,李天昊四人手持长刀骑在马上,护卫在王瑞马举等三人身边。王瑞望着这些衣衫破烂的难民说道:“乡亲们!你们受苦了!不要害怕,我就是杀了这许多建奴的汉人!我会给你们吃,给你们穿!”

    “谢谢公子!”,“谢谢少爷!”,人群中一阵哄乱,有跪下磕头的,有拱手作揖的,有低声交谈的。

    “现在,你们一个个过来,领取衣物和吃食。要排好队,一个一个的过来。每个人都能分到,大家不要乱!”王瑞指着堆成小山的衣物和食品说道。

    “有吃的?”这帮难民刚开始看到一大堆建奴脑袋和无头尸体,还很害怕,现在听说有了吃的,有些心思灵动的人就不安分了起来。

    “现在从左边开始。。。”王瑞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人群中有两个身影强壮的汉子和一个满脸横肉的妇女,向着摆放衣服和食品的地方就冲了过来。

    “不听号令者,杀!”王瑞眼中精光闪现,毫不客气地下令道。乱世用重典,铁血铸汉魂!现在可不能有任何“白莲花”式的软心肠。

    “杀!”马举闻令后,立即打马冲了过去,手起刀落之间,便将三人砍翻在地。

    然后,他将滴血的长刀直指,大声吼道:“我家二弟,乃是昆仑山汉威峰上隐士高足,看我汉家儿女苦难,专门下山来拯救众人!这许多的建奴,就是被他扑杀的!既然大家要跟着他寻条活路,就要绝对听他号令!不愿意听号令的,现在就可以走!如是有想抢东西不守规矩的,这三人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

    “不听公子号令者,杀!”陈铭也大声咐同道。徐福朱磊等四人也跟着吼了起来。人群登时吓着安静了下来。

    血淋淋的事实,总是很容易教育人的。后面分发衣物食品时,一争就变得很是顺利,次序也一直井然有序。

    难民们先是从马举手上接过衣物,又从王威的手中接过食品。在马举的指点之下,每一个领了食品的难民,都跪在王瑞面前感激地说道:“多谢公子大恩,赐给我们衣物吃食!”

    “我这大哥,还真会来事儿!咱这大哥可真是结拜得好!”王瑞在心里偷乐道。他不禁就想,真不知道那一天到晚只会哭鼻子的刘皇叔,如果没有遇到张飞和关羽,发达的际遇又会在哪里?

    耐心地等这些难民领了东西,王瑞马上对这群人进行了编组。妇孺老弱被陈铭领去每十一人组成一个小队,由王瑞指定了五个人担任什长。然后又将六十多个青壮汉子抽编成六个小队,由马举陈铭等六人分别担任队长。

    人员编组完毕,王瑞看看天气也不早了,便赶紧安排众人构建宿营地。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努力之后,一个简易的营地终于建立了起来。王瑞在心里感叹道:这些任劳任怨的汉家儿女,真是全天下最好的百姓!给他们一点点的帮助,他们就能聚集起来为你做事!

    安排好这一切之后,王瑞在马举等人的护卫下,开始在营地里巡视。

    走到一个小队前时,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突然冲了出来,跪在了王瑞面前大喊道:“公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那可怜的小女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