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咋这么难
    随着马蹄声来的,正是王瑞早就安排好的,跟着过来打扫战场的马举陈铭等人。

    因为马举在诱敌时,意外遇到了徐福朱磊这两个逃民,所以马举便将这两人也一并带了过来。

    四人一路寻来,一路将沿途受伤未死的建奴兵又大略地清查了一遍。但凡有活着的,几人都拖出来一通虐杀。

    对的,你没看错!是虐杀!陈铭徐福等人可没听说过什么优待俘虏,他们可是人人都和建奴有血海深仇。这个时候谁要是去制止,得到的肯定是两个字:我呸!

    不过,清出十多个建奴出来杀了后,马举终于还是冷静了下来。王瑞还在前面等着他们去接应呢,看到有活着的,给他丫的一刀就是了!这些狗建奴,值得多花时间去杀么?他们不配!

    几人出了气,打消了虐杀的念头,清查起来也就更加快了。总算在王瑞等得心焦暴燥前,紧赶慢赶了过来。

    从反光镜里看到马举陈铭带着人赶了过来后,王瑞总算定下心来。不过,他还是很小心。等到几个人快接近车子一丈来远时,这才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二哥!你真是太威武了!杀得太好了,这些狗建奴!”陈铭大老远就兴奋地恭维了起来。

    然后,他又得意地看着徐福朱磊两人说道:“你们二人快来见过我家二哥。这许多的建奴,便是被我这二哥杀死的!”

    徐福朱磊二人抬头看去,只见四四方方的“天降吉虎”旁,站了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公子。这人衣着华贵,面容白净英武,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气势逼人,不怒自威。

    两人不敢直视,上前几步躬身行礼道:“小人等见过公子!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王瑞突然想起以前自已看过的明末穿越小说,说是明末的士子文人都爱自称学生,觉得这帮东林党的嘴炮们真的是特会装逼。而且这帮人还装得真的很有格调。

    用现代的说法,这就叫低调的装逼,而且人家装的还是雅逼。嗯,那可是拽得不要不要的!

    于是,他决定来个依样画葫芦,按照书中描绘的模样,微笑着拱手一揖:“两位兄弟客气!你我都是汉家儿女,共击建奴正是我辈男儿本分。学生不过是略尽我汉家儿郎责任,两位以后切莫再提!”

    这装逼的话一说完,王瑞自己都颇感有趣和得意。不过,这里没有其它人一同穿越过来。嗯,如果有的话,还可以叫他录了视频发下朋友圈。

    徐福朱磊两人听后,更是钦佩不已:这人本事如此强横,却能如此平易近人,实在是世之少见。

    刚才跟着马举陈铭一路过来,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了一路被撞死撞残的无数建奴士兵。这些平时让他们害怕得要死,畏惧得要命的凶残建奴,就象野狗死猪一般的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开初马举陈铭砍杀未死的建奴时,他们还不敢上去。被少年心性的陈铭一通嘲笑后,他们也上去砍死了七八个。虽然徐福当场就呕吐了,不过一路砍杀过来,两人都是特别兴奋。

    “二弟威武!我们一路过来,把没死的建奴全部都杀了!战马也先收集起来了。现在是不是可以打扫战场了?”马举也过来高兴地问道。

    “好!二哥负责收集金银吃食!三弟负责收拢战马兵器盔甲!”王瑞当即吩咐道。

    然后,他又问了徐福朱磊两人的名字和来路,随即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吩咐道:“徐兄弟,朱兄弟!你们要做的事就更重要一些,当然也要辛苦一点,你们就负责把这些建奴的衣服鞋袜全部收集起来。发现有活着的漏网之鱼,就给他一刀!”

    徐福朱磊两人虽然是刚刚才和这三人相遇,可是这三人做下的事,特别是这个王公子的强横战力,他们都是亲眼见识到的,让他们发自内心深处的佩服不已。

    “是!小的遵命!”两人赶紧拱身应道。他们不但不敢不听,还觉得很是幸运。当即一脸兴奋地跑去把这些死掉的建奴剥光光,忙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王瑞本来也要去帮忙,不过马举却说他战斗辛苦,也怕再有建奴前来,便由王瑞开着汽车一路警戒。

    其它四人则沿着来路,按着王瑞的安排,分门别类地收集着战利品。每个人都高兴得满脸笑开了花,开朗的陈铭和朱磊更是不停地大喊大叫着。

    马举四人就象四只快乐的小蜜蜂,只不过不是飞在花丛中,而是穿梭在建奴和战马的死尸中。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折腾后,四人总算把战场打扫完,不过收获却是出乎意料的丰厚。

    “二弟,金银珠宝少说都有一千两!我都巳经放好了。吃的东西也不少,除了肉干大饼,还有不少的盐巴清水。”马举压低声音在王瑞耳边兴奋地说道。

    “大哥辛苦了!”王瑞高兴地回话道。

    正说话时,陈铭也乐颠颠地跑了过来,滿脸兴奋地表功道:“二哥,大哥,我们发财了!光盔甲就有三十多副,战马也有三十多匹,还有刀枪兵器无数!”

    “无数?无数是多少?三弟以后切莫如此浮报!一是一,二是二,凡事都要弄清具体的数字!”王瑞微笑着教导他。

    熟读史书的王瑞可是知道:这几百年前的古人,可是比礼乐崩坏的后世人更重信义。特别是这种共历生死的结义兄弟,正是自己在这个时空,建功立业最可靠的助力。所以对陈铭,他真的是毫无保留,不吝指教的。

    “好!我听二哥的。谢过二哥赐教。”陈铭小脸一红,又屁颠颠地扎在缴获之中去计数。

    不过,徐福朱磊二人却很出乎王瑞的预料。两人报告时,不但报出了总数,还有分门别类的数量,衣服多少,裤子多少,一切都报得清楚明白。

    王瑞微笑着赞美了几句,心中对这些破烂东西却并不太在意。这些建奴骚鞑子!一辈子都是不洗澡的,这些又脏又臭的衣物,还能有啥用?

    “二弟,这些建奴首级还要不要砍?这建奴首级可是报功的好东西!凭着这些首级,一个指挥使的官位都有了!”马举又凑前一步,兴奋地建言道。

    “哎!我怎么把这碴儿给忘了?砍!当然要砍!就当猪头肉砍!不过,我们还是人数太少,再多上些人手就好了!”王瑞苦笑着说道。

    “人手!有呀!公子!我们一起逃难来的汉民,还有百多人藏在北边山坡上呢!公子,求求你,救救这些乡亲吧!”徐福这才想起山上一起逃难的同伴,赶紧跟王瑞说道。

    “公子!把他们都叫来吧!以后我们就跟着公子,大家都听公子的。”朱磊也上前哀求道。

    “跟看我?那可是要动手动枪,要和建虏鞑子拼命的!你们也还愿意?”王瑞正色道。

    “愿意!我俩这命就是公子等几人救的!我们自愿跟着公子奔个前程。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公子吩咐一声便是!”徐福坚定地拍着胸脯说道。一旁的朱磊也是满脸激动地点头同意。

    王瑞略一思索,便点头同意了。然后又吩咐陈铭道:“给他们两匹马,两把刀,再让他们喝些水,吃些干粮再去。”

    陈铭给两人拿了干粮和水,一边看两人狼吞虎咽地吃喝着,一边凑到王瑞面前低声说道:“二哥,给了他们马和刀,他们会不会直接跑了,不回来了呢?”

    王瑞哈哈一笑,故意用大家都可以听到的声音说道:“我王瑞用人不疑人!我以真心相待,徐朱两位兄弟又与我等肝胆相照,岂会去而不返?三弟切勿乱讲!”

    徐福朱磊二人听到此间对话,急忙过来跪下道:“公子大恩大德!小人等定当永生不忘!今愿向上天发下毒誓:从此追随公子,为公子当牛做马,绝无二话。如有二心,定被天打五雷轰!”

    王瑞见两人要发下毒誓,却并不阻拦。只待两人将誓词说完,才急忙上前,一把将两人从地上扶起。笑着道:“两位兄弟我是完全信得过的,何需发下如此毒誓?你们去把乡亲们平安带回来,就是莫大的功业一件!”

    “一切但凭公子安排!我们会尽快将大家都平安带来!”徐福拱手一揖后,就和朱磊一起上马而去。

    “二哥,真这样让他俩吃饱喝足,还骑两匹马走?”陈铭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好东西,期期艾艾地很是舍不得。他的这个表现,分外让王瑞觉得有趣。

    “三弟,做人切莫小气。咱们现在可是有刀有枪,有钱有粮的,他们不跟着我们,还要跟了谁去?”马举插话道。

    “三弟!他们回不回来,咱们故且不管,咱们还是先干活,砍下这些个建奴脑袋吧!”王瑞笑着拍了拍陈铭的肩。说完,他捡起一把大刀走了出去。

    “二弟!你等等,这等粗活,何需劳你!切莫让建奴的狗血脏了你这身好衣裳!为兄和三弟去砍就好!你还是骑了‘吉虎’,为我们警戒吧!”马举急忙把王瑞拦着。

    王瑞无语,只得苦笑着应了。哎!老子想亲手砍一个建奴脑袋咋就这么难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