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铁骑对撞
    “轰”!徐福朱磊两人所骑的马,刚跟着马举冲过小坡,突然左边发出一声巨大的暴响。

    一个庞然大物从侧边的小路里冲了出来。正是王瑞驾驶的大型防弹越野车吉普指挥官。

    “怪物!”两人在马上吓得大叫了一声,差点就没坐稳,要跌了下去。他们身下的马儿,也暴燥地竖起身子前蹄乱踢。

    “哈哈!别怕!”马举爽朗的笑声传来。两人抬头一看,只见马举已经勒马站住了,就在前面不远,身边还有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少年。

    “你们不要害怕!这是我家二哥,他骑着‘天降吉虎’打建奴去了。”陈铭得意地笑着和两人打起了招呼。

    徐福赶忙勒着马,满脸惊恐地说道:“马大哥,建奴马上就要来了,我们还是赶紧跑吧!”

    “哈哈!跑!往哪里跑?我们都不用跑!我还要看我家二弟,如何把这些建奴都杀掉呢!”马举哈哈大笑着,打马上前,抬手指着吉普车前进的方向说道。

    徐福虽然有些不太放心,不过还是跟着马举和陈铭两人的马走到路边。这时,王瑞的车已经加大油门,冲得离建奴前队很近了!

    “女真铁骑_!老子这也是铁骑!来吧!老子和你们这帮野人来个铁骑对撞!”王瑞在车内咬牙切齿地骂道。心中突然想起“我大清”僧格林沁在京外八里桥,带着三万多满蒙骑兵被英法联军痛欧的狗血事。

    三万多人的骑兵,对战几千人的英法军队,被人家干掉了一万多人,而对方死伤却极少,仅仅只有可以忽略不计的十二人。这百家讲坛老包衣们口中天下无敌的满蒙铁骑,在科技和钢铁面前,表现不过是如此的低劣丢人!

    不过,嘲笑归嘲笑,在前一时空上过十多次战场,又在创业路上打拼了十多年的王瑞可不鲁莽。战略上虽然要藐视敌人,战术上也得重视不是?

    王瑞可不会开着吉普车直接去和建奴的战马对撞。撞一地的战马死尸堆在一起,这车还怎么继续朝前开?

    吉普车快开到离建奴前队两丈远时,王瑞突然打开了远光灯,同时猛按喇叭。前队的建奴战马都被吓得一怔,王瑞趁机一踩油门向左边斜冲了过去。

    王瑞的反应快,久经战阵的多格尼反应也相当的快,一见真有怪物冲出来,他便大喊道:“放箭!”

    这些冲在最前面的建奴兵,都是打老了仗,最强壮彪悍的白甲兵,一听到多格尼的命令,都条件反射般地抽箭就射。伴随一阵叮叮当当的乱响,弓箭象雨点似地落在王瑞的车上。

    可是,这个怪物并没有停下,它斜冲到了左边,将左边的几骑建奴撞得人仰马翻。然后,王瑞又猛打方向盘,将车头向右边拼命一甩,又将四五骑建奴撞翻。

    最前面的三个建奴反而是最幸运的,他们刚好躲过这突发意外的一劫。但他们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王瑞一推倒挡,“砰”的一声巨响,强大的机械力正好把车尾后面的三匹马撞倒。

    马上的三个建奴也被撞下了马,有两个建奴还被压在车轮下,压得鲜血流了一地。另外一个建奴,也被撞到几步开外,当即便倒地晕了过去。

    不过王瑞想象中的溃散并没有出现,血淋淋的车祸场面,哦,现在叫战斗场面,反而激发了多格尼和这些建奴的凶悍。所以说“狗撵摩托,不懂科学”嘛!

    “快,快!不要怕!冲过去拿刀砍!”多格尼大声地吼道。一左一右两队建奴听到命令后猛催战马,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

    王瑞也不示弱,猛踩油门向前冲去,发动机发出呜鲁呜鲁的轰隆声,吓得从没见过如此庞然大物的战马,都嘶叫着往两边闪去。

    毕竟马儿是最有灵性的,遇到有危险,它们自己就会躲闪的。

    等到车身刚冲过建奴小队的一半,有些身手矫健的建奴便挥刀对着车身猛砍,砍在车身钢板上砰砰碰碰地暴响。王瑞将车头向右一甩,车身瞬间打横,左右两队建奴都被轻易而举地撞翻。

    于是,山路上又留下一地的残肢断臂,建奴兵们肮脏的鲜血又染了一地。

    “哟呵呵,来呀!你们这些愚蠢的狗建奴!”王瑞仿佛又回到了打击暴恐分子的战场,兴奋得大喊大叫。

    这一来二去,时间不过几分钟,前队的十多个最彪悍的建奴,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被王瑞撞死辗死了。

    血淋淋的惨烈场景,让后面的建奴吓得目瞪口呆。他们是野蛮,但不是野兽,鲜血淋漓的场面摆在面前,他们还是一样的会感到恐惧和害怕。

    “快跑呀,怪物来了呀!”再次见到如此惨烈场面的塔克兰,首先便被吓得不管不顾地大喊了起来。

    “怪物来了,跑呀!”有些看到前面“怪物”撞人撞马的建奴,也吓得跟着乱喊了起来,然后掉转马头就想跑。

    不过,后面有些人还没有看到,还在朝前跑,而前面有些人又想掉转马头往回逃,一时间人叫马嘶,场面一团混乱。

    “哈哈,想跑?好!老子看你们跑不跑得过汽车!”王瑞一踩油门,又冲了上去,同时猛地一按喇叭:“嘀嘀,嘀嘀嘀!”

    靠前面的建奴一听这奇怪的声音,都吓得心胆欲裂。

    刚才这怪物就是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把前面的建奴兵辗死了:“这是怪物要吃人,杀人的前奏啊!”

    于是,一帮建奴都惊慌失措地打马往回逃去,恨不得骑着的马再长多两条腿。王瑞开着车追了上去,遇到有掉在地上的建奴,就直接一踩油门撞将上去。

    建奴这是个一百多人的大队,要在这样一个最多并排跑四五匹马的山路上转向,也颇不容易。

    一通耽搁下来,在后面的十多人又被王瑞开着车撞死压死了不少。这些倒霉建奴的死尸,就这样横七竖八地摊了一地。

    不过,王瑞也没得意好久。很快,这些建奴便和他拉开了距离。在短距离的冲刺里,这些吓得想尽快逃命的建奴骑兵,一时间还真的跑得比汽车还快。

    再加之王瑞有时还要停滞下来,收拾掉在地上的建奴。而建奴兵呢,此时都在拼命的猛抽战马,要逃离这死亡之地。所以,他与建奴之间的距离,很快就拉开了几百步。

    不过王瑞在前个时空是骑过马的,他知道一匹马的时速最多跑四五十余里。而且,这样不惜马力的跑,最多不过跑半个小时而已。

    于是,他很快调整了一下坐姿,就象在前一时空开着车在山路上越野,以每小时五十码的时速紧紧追了上去。

    战马再强悍,它也是一种动物,跑得久了,它就会累。所以追了一刻钟不到,王瑞就追上了建奴的后队。

    作为一个在前一时空驾驶技术极好的“老司机”,他再次无耻地学习了“锦官城路怒症娘们”的蛮横作风,对着前面的建奴又是撞又是别。又有几十个建奴,就这样悲催地被这不知疲倦的“怪物”撞死撞伤在地。

    不过幸运的是,逃亡的建奴终于还是跑到了一片开阔的草地。有聪明的建奴总算明白了:不能聚在一起跑,再一起跑,再多的人都会被这刀枪不入的怪物撞死了。

    “分开跑!”,“快分开逃!”有几个机灵点的建奴开始大喊道。

    “呵呵!终于有个聪明的了!”王瑞笑着道。

    不过,他可没有指望着,就凭他一人一车,就能把这么多的建奴一下子全消灭了。但是,能多干掉一些建奴总是好的。

    他很快转动方向盘,踩着油门,二话不说,便先往那马多人多的地方冲去。

    这个恐怖血腥的死亡追逐游戏,仅仅持续了一刻多钟,便又有十多个建奴兵被追上遭了殃。

    如此往复追击,直到王瑞的视野里再也没有了成群的建奴,他才将车停下来兴奋地喘着粗气。分散而逃的建奴,也最终得以跑掉二十多骑。

    “啊,爽呀!”王瑞一边抹去额头上的汗,一边从车上的一个小便盒里摸出一支红双喜点上。

    舒服地吸了一口后,他感叹道:“原来开车撞人的感觉居然这么好!怪不得孝子都爱去玩碰碰车呢!”

    不过,他却不敢轻易下车,也不敢随意按下车窗。说起来也很好笑:他是怕万一有建奴躲起来偷袭自己。嗯,电影电视不是常常这样演的?主角都获胜了,最后被躲起来的敌人偷袭所伤。

    其实他不知道,能活着离开这条死亡之路的建奴,早都被吓得魂魄出窍了!谁他娘的还有留下来偷袭这刀枪不入的怪物的胆量?

    王瑞就这样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地戒备着,又过了一刻多钟,身后终于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