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如此怪物
    半个多时辰之前,狼狈逃窜回去的拔什库巴牙喇塔克兰,跌跌撞撞地冲进了正白旗牛录章京多格尼的大帐。扑通一声跪下,惊恐万状地大喊道:“多格尼主子!我们遇到怪物了!”

    “什么怪物?你这蠢奴才!不许胡说八道。”多格尼笑骂道。

    “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怪物,眼睛有两个茶碗这么大,发出雪亮的光!”塔克兰看着桌子上面的茶碗,用颤抖的双手比划道。

    “你这蠢奴才!你要说遇到了苍狼老虎,主子我都信!这辽东地界,那来你讲的四四方方的怪兽!你是不是又跑到哪个村子去奸杀了几个汉狗女人,跑回来编了这些鬼话哄骗你家主子?”多格尼还是不信,轻描淡写地把塔克兰的话当成了笑话。

    “主子!乌力吉他们都被这怪物撞死了呀!”塔克兰一看多格尼不信,刚站起来又扑通一声跪下,声泪俱下地嚎叫了起来。

    “什么?我正白旗的巴图鲁乌力吉也死了?其他的人呢,到底死伤了多少?”多格尼吃惊地问道。

    “都死了!主子!都被这怪物撞死了!”塔克兰更加悲伤地哀嚎起来。

    “啪,啪啪!”多格尼提起马鞭对着塔克兰一通暴打,一边打一边声嘶力竭地大骂道:“你这蠢货!怎么不早说?是不是遇到了大股的东**?”

    多格尼的愤怒是真真切切的,建奴本就人丁稀少,这蠢货带着二十个披甲兵出去,现在居然只有他一个人灰头土脸地逃了回来,你让多格尼如何不生气。

    “主子!不是东**,是真的来了个怪物呀!”塔克兰哭喊道。

    “你这蠢猪,还敢说是怪物!老子现在就带兵去,要是没遇到你说的怪物,定要把你这狗奴才大卸八块!才能解老子心头之恨!”多格尼恶狠狠地骂道。

    多格尼虽然凶残,但并不愚蠢,既然这伙东**能把塔克兰带去的二十来人几乎全部干掉,肯定人数就不会少。要不然,就不只是塔克兰一个人逃回来了。

    他当即点起全牛录可以作战的一百多名甲兵,由惊魂未定的塔克兰引路,杀气腾腾地向南边遇上怪物的地方杀来。

    这帮建奴平日都是骄横惯了,都把塔克兰的话当成了笑话,一个个牛皮哄哄地想要过来痛斩东**,为大金勇士报仇。所以,他们行军的速度极快,两刻钟后,就跑去了营地二十里外。

    多格尼说的怪物他们没有遇到,徐福朱磊带着的一帮辽东逃民的探路队,却倒霉地被他们撞了个正着。一通追杀之后,十多人的探路队,便被杀得只剩下徐福和朱磊两人。

    两人能逃得性命也是因为自已机灵,他们一发现建奴就马上回头往树林里跑。可是,其他慌乱中还在大路上乱跑的同伴,很快就被建奴骑兵追上刀劈马踏的杀掉了。

    他们也不敢往后面伙伴藏身的方向跑,要是让这伙建奴就此咬上,又发现了后面的一百多号人那可就全完蛋了。两人便在树林里穿梭着拼命往南边跑。

    两人大汗淋漓地拼命跑了一刻多钟后,回头看时,却发现刚才冲出来砍杀的那一小队建奴并没有追来。两人也不敢停下喘息,因为建奴大队还在继续往这边过来。

    缓了缓脚步,喘上几口气,两人又继续往南边跑去。他们也不敢沿着大路跑,便往一个树木密集的小山而去。

    现在是夏季,树木葱郁,杂草地丛生,建奴要骑马跑进树林里,肯定是行走不易的,这就便于自已隐蔽逃匿。

    两人刚钻进小山的树林,突然里面传来一个汉人男子的声音:“小兄弟!你们是从哪里逃来的?”

    两人吓了一跳,随即看将过去,只见一个皮肤微黑,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手持弓箭,腰挎长刀,牵着两匹雄壮的战马站在两丈开外的大树旁。此人正是出来诱敌的马举。

    “抢马!”徐福心里一个念头跳了出来。

    但看看马举手中的兵器,他当即便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自已两人赤手空拳的,拿什么去抢?何况这人虽然看着也是辽东逃民,但人家居然能抢得兵器马匹,肯定也不是好相与的人!

    “海州卫的!”朱磊回答道。他也是两眼晃光地盯着马举身边这两匹高大的战马。不过,他的思想就比貌似忠厚的徐福纯朴些,他倒没想着去抢马。

    “你们谁会骑马?”马举又问道。

    “啊,骑马?我们都会!”两人一听,乐得嘴都要笑歪了,兴奋地赶紧回答道。真是想睡觉,便有人送枕头来呀。

    此时在这辽东逃亡的人,还有什么比一匹战马更金贵的?

    “好!我给你们一匹马!你们跟着我往南边跑!跑出去几里后,就有我的兄弟接应了!”马举微笑着说道。

    “好,好!多谢大哥!”两人一边激动地感谢着,一边手忙脚乱地上了一匹马。现在好了,不用抢马了,人家直接给了咱一匹!

    看来这天上还真有掉馅饼儿的时候,而且还真就把自己给砸着了!两人都高兴得眉开眼笑。

    “我叫马举,马德高!你们叫什么名字?”马举自己也上了马,看两人上马后,这才微笑着向两人问道。

    刚才,他也是有所戒备的。这辽东逃民之间,为了逃命,彼此抢夺甚至杀人的事,他可是有所耳闻的。

    “我叫徐福!”“我叫朱磊!”两人急忙回答道。

    心想自己终于捡到这条命了,有了这匹雄壮的马,就可以顺利地逃到东江地界了。

    “马大哥!你怎么在这里?你是不是东江军的?”朱磊好奇地问道。这逃民都是要往南边去的,但却没听说还有人能带着两匹马,躲在这建奴经常会出没的大路旁。

    “我不是东江军的。我和你们一样,也是辽东的逃民。不过,我是永宁的。我到这里来,是要引诱建奴追击的!”马举解释道。

    “啊,引诱建奴!?”徐福朱磊两人听了大吃一惊。这建奴,咱们躲都躲不过,还去引诱?作死也不是这样作的吧,大哥!

    “对!我就是专门来引诱建奴的。把他们引到前面那条小山沟里,我那兄弟就能骑着‘天降吉虎’把他们都消灭了!”马举自信满满地说道。

    “大哥,你的兄弟有多少人呀?那前面可是有一百多个建奴兵啊!”徐福额上冒着冷汗,很是担心地问道。

    “一个人!哦,不对,是两个人!”马举话刚说出口,又笑着自己纠正道。

    “啊!”两人再次被他的说法吓了一跳。坐在马后面的朱磊,就差点吓得掉了下来。

    这大明几万,十万的军队都不抵数,一百多人的建奴兵都能追着几千上万的大明军队打了!你两三个人,还要专门来引诱人家,还要把人家全都消灭了?牛皮也不是这样吹的吧!

    登时两人看马举的眼神都是怪怪的:这人该不是疯了吧!也对,肯定是疯了。要不然,咋会给咱俩一匹这么好的马呢!

    “还愣什么?快跑吧。”朱磊悄悄地对徐福说道。徐福急忙拨转马头,飞也似地顺着小路向南边跑去。

    “哈哈!跑过前面那座小山坡就安全啦!我那兄弟就会冲出来接应了!不过见到‘天降吉虎’,你们可不要害怕!”马举哈哈大笑着,有些得意地在他们身后大声说道。

    他想象着这两个小子,如果咋一眼看到二弟的“天降吉虎”,会不会和自己一样吓着心惊胆战。

    “疯子!”徐福忍不住低低地骂了一句。他真不知道,遇到这样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疯子,到底是福还是祸。

    其实马举才不是疯子,他之所以敢这样大模大样的到前面来引诱建奴,完全是听从了王瑞的安排。

    当然,也是因为对自己这个仿佛从天而降的二弟,以及他骑的“天降吉虎”的狂暴战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虽然刚一听说有大约一百多个建奴兵追过来,王瑞也有些紧张。但是思考一下之后,他就有了计较。

    自已这是装了防弹玻璃的大排量越野车,自重就有两吨多,可以撞翻任何一匹战马,既不怕弓箭攒射,也不怕刀砍枪刺,可以说是金刚不坏之身。还用怕啥?

    只要不被围住挡住,再多的建奴,也能给它丫的全撞散了!老子现在在这个时代,就是超人!就是变形金刚!

    有了计较,就有了好主意。为了最大程度地消灭这伙建奴,王瑞和马举商量后,决定由马举到前面去,将这股建奴引进这条狭窄的小山沟里。这样就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吉虎”的威力,让他们躲都没地儿去!

    只要这伙建奴进了小山沟,王瑞便可以在后面加大油门,开着这“天降吉虎”一路撞将下去。这仗,就能轻轻松松地打赢了。

    看到徐福两人有点生硬地骑着马儿,往王瑞他们躲藏的方向跑去。马举这才拨转马头,迎着建奴大队冲去。

    快到建奴大队二十多丈远时,他开始破口大骂:“死建奴!狗鞑子!”

    “路上遇到的这些汉狗,就是你说的怪物?”牛录章京多格尼远远地用马鞭指着马举,嘲笑着问塔克兰道。

    “主子!就是这个汉狗!他就和那个怪物在一起!”塔克兰是认得马举的,此时一见马举在前面,当即吓得脸色发白。

    “啪!”多格尼狠狠地给了他一马鞭,骂道:“闭嘴!你这狗奴才!这样一个汉狗有啥好怕的?一个逃民就把你吓成这样了?丢我大金勇士的脸!”

    “塔克兰,你这懦夫,这样一个汉狗就把你吓傻了?”周围的巴牙喇都哄笑了起来。

    “全军跟我冲上去,抓着那几个汉狗!老子倒要看看这些汉狗是些什么怪物!”多格尼大声命令着,带头冲上前去。

    这建奴战兵骑马的技术,确实就比马举这样的辽东汉民好,更比徐福这样仅仅说是会骑马的年轻后生强。不到半刻钟,马举刚跑到了徐福的马后。建奴大队也追到了他们身后十丈不到了。

    “想活命,你们就跟着我跑!建奴追来了!”马举猛一抽马,冲到徐福朱磊两人骑的马前,回头对二人大喝道。

    “妈呀!”朱磊忍不棕头一看,大队的建奴离得只有五六丈远了!

    “快跑!”他猛拍着徐福的肩大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