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一睡百年
    其实被二十多岁的马举唤着小兄弟的王瑞,在前一时空都已经四十二岁了。他是重庆人,穿越过来前,在广东经营一家小型的机械模具加工公司。

    说起这王瑞的经历也是蛮丰富曲折的。少年时代的王瑞很是喜欢动手折腾,属于什么东西都想动手去捣鼓一下的那类男生。上了高中后,做化学物理实验就成了他喜欢的事。当然,喜欢的原因说起来也相当的狗血:因为教物理化学的,是两个美女老师。

    因为喜欢做实验,又因为教这两科的老师和他特别亲近,所以王瑞的化学物理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的。高考填报志愿时,被教高中化学的美女老师一忽悠,他就意想天开地想做中国的诺贝尔,呆愣愣地报了一个重点大学的化工系。而且,还以高考分莫名其妙地被第一志愿录取了。

    大二时,父母说他这专业毕业了工作不好找,便花钱送礼将他弄成了国防生。毕业后,王瑞便悲催的被扔到了荒凉的新疆边防部队。

    作为新兵的王瑞当时真的是郁闷得要死,心里老是想着回去继承老爸的机械厂。可不,折腾各种机械模具,本来就是他最喜欢的事。

    但是,既来之则安之,王瑞可不敢当逃兵。生性乐观的王瑞,很快便爱上了这片承载了我大汉民族无数英雄传奇和梦想的土地。口齿伶俐为人豪爽的他,很快便和驻地的老乡打成了一片,还学会了骑马射箭。连村子里的老猎户者都忍不住夸赞这汉人儿娃子很有天份!

    在王瑞以为可以这样轻松快乐地完成他这守土卫疆的英雄梦时,边疆某地却爆发了数起针对汉人的暴恐袭击,几百名无辜的汉族平民百姓被信奉邪教的异族恐怖分子野蛮屠杀了。

    一贯坚持民族平等和时时在网上呼吁大汉民族觉醒的王瑞,这次没有再当键盘侠,他报名参加了军区组建的反恐特遣队。

    有时我们不得不承认,有些家伙的人生就是开得有外挂,就是比普通人好运。而王瑞,刚好就是这样的幸运儿。

    在两次突袭暴恐分子的行动中,他都作战机智英勇,打死和俘虏暴恐头目多名。他也就幸运地获得了个人的一个三等功和二等功。

    战斗结束后,表现出色又上过大学的王瑞被推荐进入陆军军官大学学习。毕业时,更是被集团军老首长点名要了回去,要重点培养,委以重任。

    又带着部队参加了几次成功的行动后,二十九岁的王瑞升为了营长。正当大家都以为这小子会在部队里大展宏图时,他却打了报告要申请退伍了。

    原因无他,一次回家探亲时,他陪老爸老岳父喝酒,一时兴奋,便把战斗经历拿出来吹嘘了一番。他这一吹嘘不要紧,可把在一旁看电视的老妈和未婚妻吓坏了。

    于是,王瑞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便天天哭着闹着,催着他退伍转业。虽然还热爱着部队,但家里亲人爱人也不能不管不顾,对吧?这和平年景,保家卫国也不少他王瑞一个不是。

    王瑞就这样,又稀里糊涂地转了业。据说集团军首长听说他要转业,可是当场就扔了杯子:“这小王八羔子!”

    转业后的王瑞并不顺利,因为理念的不同,他在老爸的喧械厂工作了半年,便带着自已的转业费和退役金,去了广东开始艰苦创业。所幸经过十多年的打拼,上天不负有心人,王瑞总算把自己小作坊般的小公司,玩成了一个两百多人的中型机械厂。

    喜欢越野的王瑞今年终于狠下心来,花了八十多万买了这辆吉普指挥官。虽然很耗油钱,但王瑞还是觉得很值,厚实的车厢,还有很装逼的防弹玻璃,都分外让他满意。

    刚好今年夏季生意比较清淡,他便开着心爱的吉普车从深圳开始出发,沿着海岸线一路向北。一路观赏我华夏大地的美丽风景,一路和各地的战友网友喝酒聚会。

    昨天到了辽省瓦房店,他刚刚参加完一个汉服群的聚会,见了一大堆的年轻帅哥美女,觉得自已仿佛也年轻了几岁。“年轻真好!我要是能再年轻二十岁就好了!”年过四十的王瑞一边开车,一边脸上带着笑,心里一通胡思乱想。

    其实四十二岁的王瑞,内心深处还是潜藏着不少的少年心性。他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爱泡论坛,爱看穿越小说,爱在各种群里和美女们斗嘴打趣。要不是这样,估计他也不会和一帮陌生的年轻人混在一起吹牛喝酒了。

    因为管不住自己这张爱喝酒的破嘴,或是干脆说是架不住聚会的帅哥美女们的热情,王瑞忍不住就多喝了几杯。

    看到指示表显示没什么多少油了,王瑞便决定在郊外先找个加油站把油加满再进城去。嗯,城区里的加油站,对于他这样一个外地人来讲,可不会好找。

    可是,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你怕那样来那样!刚加满油转上大路不久,正要往大连方向开去时,却发现前面有好几辆警车的警灯在恶心作剧般地闪亮。

    妈的,老子可不能被抓个酒驾,王瑞急忙开着吉普车转到了边上的一条小路上。他息了车灯,远远地看到前方的交警车灯还在闪烁。笑着自言自语地说道:“老子睡上一觉再跑!”

    他这一睡,交警倒是躲过了,可是却一下子睡到了天启六年,他一下子穿越了!

    今天一大早睁眼醒来后,他很惊讶地发现:不远处的加油站和居民楼房都不见了。嗯,还有那四车道的水泥国道马路。王瑞开始怀疑自已是不是穿越了。

    不过幸运的是,他参加的是汉服群的活动,正好穿着汉服,不会被这个时代的古人认为是异端。拦着几批逃亡的的百姓打听了半天,王瑞终于搞明白:自已是穿越到了天启六年。

    确认了这个千真万确的事实后,王瑞抽了好几支烟,又是兴奋又是遗憾。前一时空的家业亲人,自已算是顾不上了。不过,好在这些年来,挣下的家业也不少,儿子也上高中了,家里的日子也还能过得下去了。想到这,王瑞惶恐失落的心情开始平静了下来。

    上天让我此时穿越过来,不知是不是看着这汉家儿女,马上要经历太多的苦难,便让自己穿越过来,把这一切都铁血改变呢?王瑞弄明白了现在是天启六年后,开始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大哥!说话呀!”陈铭见王瑞皱着眉良久地不语,便心急地催促了起来。

    “我叫王瑞,是从昆仑山汉威峰上下来游历的,几天前才骑着这‘吉虎’从登州府泛海而来。不过这瑞兽受了辽海热寒,所以我便在此休整几天,然后就遇上你们了。”王瑞张口就编出了这样一套无法查证的说辞出来。

    “王大哥真威武9有这个‘吉虎’。你一个人就能打死这许多的凶残建奴,我太佩服了。从此以后,小的就跟着你做个家丁吧?”陈铭看了看马举,期期艾艾地向王瑞恳求道。

    “对,王兄弟是杀建奴的英雄,好汉!我马举不才,也愿以兄弟的马首是瞻!从此以后,只要兄弟吩咐一声,刀山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马举也拱着手,激动地说道。

    “如此甚好!我等三人结成异姓兄弟如何?”王瑞没想到自已借着这吉普车的王霸之气,穿越过来不到一天,就有人争着来做家丁做小弟,当即便激动地提议道。

    “那我可就高攀兄弟了!”马举一听王瑞居然提议大家结拜成兄弟,很有点喜出望外。

    “太好了,我可有两个大哥了!”陈铭也开心地吼了起来。

    三人当即对了生辰八字,王瑞也弄不清自已现在这个身体到底是多少岁,便根据刚才自已在镜中看到的面容模样,报了个十八岁。重返十八岁,谁不喜欢?不喜欢的都是傻子!

    马举最大,二十三岁,便做了两人的大哥。王瑞十八,便为二弟。陈铭最小,十七岁,便为三弟。三人也找不到鸡头纸钱,便头顶青天,膝跪大地,在马举的叫喊声中三拜上天,结成生命兄弟。

    “大哥!”,“二弟!”,“大哥,二哥!”随着几声含着热泪的叫喊,三双汉家儿郎的大手握在了一起。

    “从此以后,我们三兄弟就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不过,我只是年纪比二弟虚长几岁,一应大事还得由二弟定夺,为兄自会一一尊从,绝对不会有所异议!”马举正色道。

    “对对,我们都听二哥的!”陈铭也激动地附和道。

    “好!我们兄弟同心,定能复我汉家河山!建奴鞑子,定要叫他们灰飞烟灭!”王瑞豪气干云地说道。

    三个新结拜的兄弟都沉浸在兄弟情中,望向彼此的眼神都满是激动。用后世的话说,那就是满眼的小星星!

    “又有建奴来了!”正在开心时,马举突然竖着耳朵正色说道。说完后,他又将耳朵贴在地上听了大约七八秒,站起来脸色大变地说道:“二弟,这次建奴来的可是不少!少说也有百多骑,正从北边追过来了!”

    “啊!这么多!”不说陈铭,就是王瑞也被吓了一跳!他娘的,一百多骑啊,你如何开车去撞?要是陷在马群中,那可就动都动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